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6章 答应还是不答应

书名:妃常难驯:王爷霸上小毒妃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水临界 更新时间:2019-03-15 13:14:50

  “好了,你去叫那人进来吧!”墨北泽好生哄了唐玥玥一阵子,见女子心情好了一些,赶忙对着等在门口的小兵说道。

  不多时,小兵便引庆和皇帝派来的人进了屋,还是从前见过的那个大太监。

  门帘被人掀开,唐玥玥感受到冷气冷的直打哆嗦,外面的冷风顺着缝隙溜了进来,那个太监身上也落了一些雪花,抬眼看了看坐在高坐上的墨北泽不敢多言,先冲着对方行了一个礼。

  “王爷安好,奴才这厢有礼了。”眼神之中全都是对这人的畏惧,原本庆和皇帝让他来传旨他是不愿的,谁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稍有不慎恐怕小命都难保了,但是自己不去又怎么能行,禹王,庆和皇帝都不是好惹的主,自己惹怒了哪个都没有好果子吃。

  “好了免了这些虚礼吧,我都是有名无权的王爷了,你干嘛还对我这么客气。”墨北泽温怒道。

  前些时日他也偶尔去上朝,只是从前对他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大臣就像是吃错了药一样,一个两个都用鼻孔看人见到自己也是爱答不理的,当时墨北泽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回府后细细一想,方才发觉这些人那副模样明显是瞧不起自己,觉得自己有名无权被庆和皇帝架空了,成了一个空壳子王爷,现在既不领兵也不打仗了。

  “这,奴才怎么会这样想呢,王爷你可折煞我了。”大太监皮笑肉不笑。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方才想起了一句答话,匆匆说了。

  唐玥玥白了他一眼,若不是看在他曾待谢沉钰不薄的份上她非要撵这人出去,现在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听着了,“说罢,你究竟要说些什么,又代替陛下传什么圣旨,我们都听着,你只说便是了。”

  见那人迟迟不开口,唐玥玥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们早就知道庆和皇帝会说些什么话,这有什么难启齿的,说出来即使不对,夫君也不会像皇帝一样杀了他。

  “这,陛下也未说什么,只是让王爷您去前阵对敌,您也知道天盛现在腹背受敌,陛下急得不得了。”大太监慢吞吞的说道,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句话说下来含糊不清,就像是字烫嘴一般。

  唐玥玥原先做的倒还端正,可是听对方这么一说,立刻不乐意了,猛地站了起来,气得直跺脚,一副疯魔的模样,恨不得上前去打这太监一巴掌,“岂有此理,庆和皇帝也太看得起我们了,朝中大臣将军那么多,派谁去不好,为何非要派夫君去,我看他分明是没有安好心!此去凶多吉少,他本就看夫君不顺眼,这下可好有了这么一个机会,赶紧把人给派了出去,也省的碍他的眼。”

  “你说,你家皇帝是不是按的这个心!”唐玥玥窝在墨北泽怀中的时间太长,脚有些发麻,发冷,走了几步就觉得小脚疼痛难忍,路走的踉踉跄跄的,摇摇摆摆的来到了大太监的跟前,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指着对方的鼻子问道,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一直问的架势。

  墨北泽也不说话,只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既不阻止也不说别的。

  大太监哪想到说完那话会是王妃来质问自己,碍于身份尊卑,他并不敢仰头直视,再加上对方是女子,他要格外尊重些,即使对方有几句话说错了,他也得担待着。

  一脸尴尬的神色,“王妃陛下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眼下情况危急能够解天盛危机的只有王爷了,除此之外陛下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奴才可以作证。”

  对方不说还好,越说唐玥玥就越觉得火大,她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庆和皇帝是一个三面两道的家伙,有用就把你给唤来,无用时就把你给丢开。

  眼睛睁的大大的,如同炸毛了一样,“没有花心思,我看不像,你家皇帝坏心思可是多着呢,我也不怕砍头,您尽管听了和你家主子说去,还有你快说让禹王去前敌的主意究竟是谁出的,我看不太像庆和皇帝出的点子。”

  “这……”大太监虽未亲眼见着,但也听别人说了,这个主意是唐家的家主唐鸣栓出的,为这皇帝还赏赐了他万两黄金呢!只是这话虽知道,但是要怎么说出来却是难题,毕竟世人皆知禹王妃是从她家出来的,在未出阁前是唐家的二小姐,若是让她知道这件事情那还了得。

  “王妃,没有人出主意,王爷的能力和厉害这是谁都知道的,再者说先前王爷一直待在西凉地界对那里的人和物都熟悉,陛下能想到王爷也是合情合理啊。”

  见对方说的真而切真,是个人都会相信,偏偏唐玥玥不是那样只一听就相信的人,一双眼睛上下转动,嘴巴一撇,“你说不说,你要是在不说的话,我就亲自去问了,你也不看看你这模样,哪是像说实话的样子,一双鼠眼来回转动一看就是做了错事的模样!”

  听对方这么一说,大太监就像是被戳破了心事一样登时就不说话了,看来纸包不住火,禹王妃免不得要去唐家大闹一场了,也罢反正那是他们唐家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要打要闹就由着他们去反正和自己没有关系。

  思及此,脸上的表情来了一个一把八十度的大反转,“是,是奴才错了,不该欺瞒王妃,没错这件事情的确是别人提出来的,说这话的人想必王妃十分熟悉,就是唐家家主唐鸣栓。”

  什么,竟然是他!

  唐玥玥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唐鸣栓,脑血栓这个老家伙胆子何时这么大了,竟然敢出这样的注意,难道就不害怕自己治他的罪吗!

  手紧紧的握着,唐玥玥即使有千般万般的怨恨,在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在怎说那也是她唐家的事情,虽然她不认自己这个家,但是落叶归根追究说的不错,任谁提起她唐玥玥总会说她是唐家出来的二小姐,可见这名号怕是要一辈子跟着她了。

  “哼,我就知道是他,除了他谁还有这种小心思,王谢两家刚刚覆灭,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崭露头角了,只是他配吗,就凭他这种人配名扬千古吗?”唐玥玥心情欠佳,张口就说,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做唐家的女儿,否则也不会说的这么难听了。

  “小姐,您何必这样说呢,再怎么说您也是唐家的女儿啊,在那里还有您的父母。”竹蔺倒是怀旧的人,虽然唐家对她不好,但是她还是念念不忘,知道唐玥玥心情不好,竹蔺说起话来也是小心翼翼的,挣脱了莫修染拉住她的手,来到了唐玥玥的身旁,小声说道,唐家纵使有千百般的不是,小姐也要多担待些才是,因为小姐身后背负着的不只是她一人的名声,还有整个唐家的声望。

  唐玥玥哪会听竹蔺的话,竹蔺总是如此心软,纵使唐家的人当初如此待他,事到如今她还在为对方开拓。

  眼眸之中泛着一丝怒意,竹蔺太心软了,对方为什么会把夫君卖出去,还不是为了加官进爵,那时他可曾想过我是唐家的女儿。

  “够了,不要再说了!”唐玥玥扭过头厉声呵斥道,她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这还是他第一次对着竹蔺发这么大的火,只是这火气多半是冲着唐鸣栓去的。

  墨北泽手上紧紧攥着腰间的玉佩,恨不得将这个东西给捏成两半,刚才两人的对话,他听了一个清清楚楚,虽然不喜唐鸣栓,对这人的感觉可谓是厌恶,但是天盛王朝自己该救还是要救的。

  “我答应了,你回去向陛下说一下吧。”

  墨北泽脸上平淡无波,说起这话来就像是在说一件平淡无奇的小事一样,将气得头发散乱的女子拉了回来,替对方拍了怕后背。

  唐玥玥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顾不上自己生气了,就像是见鬼一样扭头看向了墨北泽,问了一句,“你疯了,你可知道此去有多凶险,这一次出征可是与以往不同,人家可是都打到我们家门口了!”

  夫君疯了,夫君一定是被这群无耻之徒给气疯了,否则怎么会答应对方这么无礼的要求,她唐玥玥不是什么女中豪杰,她只求自己可以在这乱世之中保全自身的安危,可是现在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自己夫君答应了不过数日就要随着大军去前敌了。

  墨北泽笑着看了唐玥玥一眼,觉得女子生气的模样也是这般娇俏动人,“好了,即使是唐鸣栓推举我的那又如何,此事木已成舟,容不得更改,我只要保全天盛安危就可以,毕竟我姓墨是这天盛皇城中的皇室一员。”

  此话说的合情合理,这个时代就算是再豁达的人也逃不开家族的掌握和姓氏的束缚,墨北泽是这样,唐玥玥也是如此。

  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唐玥玥再发不出火来,“你这样也没错,只是我担心你,那个家伙明知道此去凶险还要你去真是气死我了。”唐玥玥眼中满是悲壮的神色,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墨北泽的手上,柔声说道。

9703 3539381 MjAxOC8xMS8wMi8jIyM5NzAz http://m.clewx.com/book/201811/02/9703_3539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