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8章 让她自甘堕落不是更好

书名:你是心底小欢喜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苏阡陌 更新时间:2019-04-15 23:55:07

  对于娱乐会所,陈默知道的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去过,当初陆庭深为了买泰和大厦的办公室偶尔也会在这种见客户,她跟着去过几次。

  所以最终她还是妥协了,准备先卖卖酒或者陪吃陪喝陪唱之类的,相信只要自己坚守底线他们也不会乱来,毕竟这是个法制社会。

  当天晚上陈文杰亲自开车来接陈默,见她妆化的不够浓说了一句:“又不是去奔丧,化成这样给鬼看啊?”

  陈默不客气的怼回去:“又不是去青lou接客,化成鬼样想吓死谁?”

  陈文杰耸耸肩:“算了,随你自己,反正又不是我的老娘要死了,只能靠烧钱吊着一口气!”

  陈默也不说话了,脑子里又浮现出了那个问题——值得吗?

  从去年起赵淑敏就一直在烧钱续命,可以说如果没有她的拖累,陈默养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最重要的是,没有赵淑敏他们就不会知道那个残忍的真相,那陈默和陆庭深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不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而是责任和道德,她根本没办法见死不救,只能不停的想办法弄钱再烧进去。

  不多久他们又来到了面试的大楼,但这次他们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一个只有几把椅子的房间,里面有两个年轻女人在小声说着话。

  陈文杰颐指气使的对陈默道:“前三天是培训,你好好学,免得到时候钱没赚到还得罪了人,那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也没人管你老娘了。”

  越是豪华的会所来的人身份越显赫,一般人根本得罪不起,哪怕会所的老板再有后台也不能只手遮天,所以必须事先培训好员工,尤其是跟客人近距离接触的小姐们。

  “这三天很重要,你能不能拿到预付就看你的表现了,自己掂量着点。”陈文杰朝陈默吐了个烟圈,扔下这句便大摇大摆的走了。

  陈默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既然已经选择了妥协,自然也不会再矫情,即便对于前辈教的一些东西很不屑,却依旧学的比另外两个都好。

  这件事陈默没有告诉萧荷,实在是没脸说,怕她知道了看不起自己,虽然明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但也还是希望能隐瞒一天是一天。

  三天培训结束,陈默成功拿到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预付工资,但如果她违反了合同,将要给予十倍的赔偿。

  正式上班的第一晚,胡蝶心情很好的来观摩,甚至还特意带来几个男人,想让他们羞辱陈默,结果却听说陈默目前只做服务生,给包厢送酒水。

  胡蝶很不高兴的问陈文杰:“你怎么办事的?为什么不直接让她出tai?这样还有什么意思?你们不会是联合起来骗我的钱吧?”

  陈文杰陪着笑:“怎么会,你们财大气粗的,我们哪里敢骗你们的钱,这不是怕逼的太急她狗急跳墙,你反而得不偿失吗?”

  胡蝶不以为然:“她妈还吊着半口气,她能怎么跳墙?真有这本事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陈文杰摇头:“那可不一定,一个人的人忍耐是限度的,我看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不如让她缓一缓。”

  胡蝶冷嘲热讽起来:“哟,陈大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怜香惜玉了?该不会是良心发现吧?”

  “良心是什么?能卖钱吗?”陈文杰嗤之以鼻,“你也别讽刺我了,这只是我的个人建议,决定权在你,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不要逼的太急了!”

  “哦?”胡蝶玩味的看着陈文杰,越看越觉得他这人很man,不知道那方面的功夫怎么样。

  陈文杰似乎没发现胡蝶炙热的目光,继续说道:“你知道猫抓到老鼠之后并不会第一时间吃吗?”

  胡蝶恍然大悟:“你是想让我玩她?”

  陈文杰笑着抽了口烟:“差不多吧,这里的环境我们都清楚,她的情况又摆在这里,既然你想折磨她,让她自甘堕落不是更好?”

  “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可我没多少耐性呢。”其实最重要的是她最近又忙了起来,因为雅兰公司那边已经采取了行动。

  “那你时不时的加把火就行了。”陈文杰无所谓的道,“她就一个人,你玩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行,那就玩玩好了。”胡蝶一边说一边把手明目张胆的伸向了正在吞云吐雾的陈文杰……

  ……

  陈默的业绩很差,她培训的时候虽然学的很好,但只限于纸上谈兵,真正上了战场她根本就放不开。

  这已经是今晚她第六次被虹姐破口大骂了,那不堪入耳的辱骂让她忍不住流下泪来,结果被骂的更惨。

  虹姐是专门负责新员工的小领班,这里跟普通职场的潜规则差不多,新员工受欺负再正常不过,所以陈默也只能忍着。

  过来休息的钟瑶给陈默递了纸巾,小声的安慰她:“默默,你别哭,虹姐最讨厌别人哭了,你这样只会让她更生气骂的更难听。”

  钟瑶是这里的老员工,也是陈默目前最熟悉的人,经常会给她一些实用的小建议或者贴心的提醒。

  偶尔她还会维护陈默,但仅限于对老员工,像虹姐这种有点职位的人一般老员工也不敢放肆。

  陈默努力的吸着鼻子想把眼眶的眼泪憋回去:“我知道……可我实在忍不住……”

  虹姐鼻子里哼着气:“贱人就是矫情,老娘这里是让人来寻欢作乐开心的,不是来上坟看你哭丧的,晦气。”

  钟瑶陪着笑:“虹姐,我来劝劝她,你忙了一晚上也累了,歇一会儿吧。”

  “还是瑶瑶懂事,要都能像你一样我就舒服了。”虹姐说着瞪了陈默一眼,冷冷道,“多跟瑶瑶学着点,再敢坏我好事有你好看!”

  陈默唯唯诺诺:“是,虹姐……”

  虹姐又骂了几句,然后才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走了。

  钟瑶找了件自己的衣服递给陈默:“默默,你的衣服又湿了,先去洗个澡换上我的将就一下吧,否则客人注意到了又会不高兴。”

  “谢谢……”陈默这里也有几套衣服,只是已经没得换了,客人一不高兴就肆意往她脸上身上泼酒,害她身上满是酒味,不换自然是不行。

  钟瑶在这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不过据说她的脾气不是很好,所以没什么朋友,难得她对陈默有好感,愿意主动靠近。

  陈默刚洗完澡换好衣服,顺便补了一下妆,虹姐就踩着点过来叫她准备一下去给某个包厢送酒水。

  送酒水也是有区别的,越是豪华的包厢要求越高,比如有些包厢需要跪着服务,让客人享受帝王般的待遇。

  陈默因为是新人,很多规矩都不懂,这种包厢还去不了,否则不小心得罪了客人怕是连总经理都搞不定,得大老板亲自出马了。

  大老板是个很神秘的人,在这里基本看不到他,陈默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大家提他色变。

  陈默应了一声便去准备酒水,这时已经很晚了,她端着酒水去往包厢时,在拐角处看到一个包厢里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是齐天磊。

  他来这种地方倒是在情理之中,毕竟她自己也曾跟着陆庭深来过,只是夏城会所那么多,他为什么偏偏来这里?万一被他看到……

  然而,还没等她想象完后面的事,韩幸紧跟着出来了,还回头看了一眼,她突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是陆庭深也来了吧?

  果不其然,陆庭深也出来了,惊的陈默手一抖差点把酒水都给摔了,连忙转身躲回了拐角处。

  如果陆庭深看到了她,她这个样子要怎么解释自己在这里的原因?

  陆庭深出来后跟他们一起往这边走,因为这是离开会所的必经之路,陈默不想撞上他们就只能往回走,于是她转身逃也似的跑了。

  她也是倒霉,路上居然遇到了虹姐,看她端着原封不动的东西,虹姐皱着眉头疑惑的问:“怎么这样回来了?是酒水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是,是我自己有点事。”陈默紧张的不行,再不快点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要被陆庭深看到了。

  哪怕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并且老死不相往来,她也不希望他看到自己如此堕落的样子。

  虹姐厉声怒喝:“什么事这么重要?你当自己是什么人了,磨磨蹭蹭的怎么能让我们的客人满意?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顾客是上帝?”

  陈默焦急的找借口:“我知道我知道,对不起虹姐,我例假来了,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就去给客人送酒。”

  拐角处,陆庭深三人已经转过来了,他正在和齐天磊说着话,韩幸走到了最前面,一眼就看到了陈默和虹姐,但没认出陈默,只是觉得有点熟悉。

  陈默本来就是背对着他们,然后穿的衣服又那么性感,和以前判若两人,这种情况下想要一眼认出她很难,除非是对她印象非常深的人。

  比如说陆庭深。

  陆庭深只是说话间抬头看了一下前面的路,然后便看到陈默,并且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9730 3552398 MjAxOC8xMS8wOS8jIyM5NzMw http://m.clewx.com/book/201811/09/9730_3552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