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四十九章 劫人

书名:画灵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悠悠慢 更新时间:2019-03-16 00:18:52

  罗文信被砍了两根手指,割了一只耳朵?

  听到小玉的话,我当即有些愣住了。

  “你是怎么看出,那个人送来的断指和耳朵是罗叔的?”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但我相信,罗文信既然是同一个时候,和老头子袁金柱一起不见的,就肯定是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对于他被砍了手指和耳朵,我第一时间就不相信。

  更何况断指和耳朵,还是那个叫胡九洲的人送过去的,就算有人能让罗文信受伤,或者已经遭遇不测,胡九洲那样的人也还不够资格参与进去。

  小玉轻声抽泣着,叹了一口气后说:“我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和你说清楚,但我相信我的感觉不会错,那个人送来的指头和耳朵,就是罗叔的。”

  一听她这么说,我顿时小小的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根据一些明显的特征得出的判断,就不能轻易确定,断指和耳朵是罗文信的。小玉一个女流之辈在,在先听多了罗文信已死的谣言,心里已经惊慌不定的情况下,冷不丁收到这些东西,再加上胡九洲信誓旦旦地一吓,相信那些东西,是从罗文信身上割下来的也很正常。

  当然,就算断指和耳朵,真的是罗文信的,我也会想办法说成不是,目前这情况,还是先把小玉稳下来最重要。

  于是想了想后,我对她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担心罗叔的安危,但越是这个时候,你就越是要冷静一些,不要轻易听信外面那些谣言,相信我,罗叔真的是和我师父他们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好好安下心,等罗叔他们回来,你就知道我没有在骗你了。”

  “至于那个人让你看见那些东西,明显是想故意吓你,真是从罗叔身上掉下来的可能性极低,你不用相信他的任何一句话……”

  好生安慰了好一阵,小玉的情绪才总算是稳定下来了,开始相信我的话,答应不再胡思乱想,也不再轻易相信外面的谣言,安下心等罗文信回去。

  特意打电话过去,我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安抚她这么简单,而是要帮助她,暂时先离开是非之地,不然等不到罗文信或者我回去,她恐怕就已经先承受不住了。

  于是等小玉好了一些后,我告诉她:“罗叔现在有事在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我这边也有事要处理,一时半会回不了省城,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还是先找个地方安身,不要留在罗叔家里了,没必要再三天两头承受那些人的骚扰。”

  “李念小哥,其实也不完全是我不想走,是走不掉……”小玉有些无奈地说。

  “什么情况,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听到这话,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有想过她之所以仍然留在罗文信别墅里不走,恐怕是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原因,现在看来,情况还果真是这样,甚至可能比我想的还严重一些。

  果不其然,轻轻抽了两下鼻子,微叹了一声后,小玉说:“自从那个叫胡九洲的人过来找麻烦后,就在门外附近留下了好几个人监视,只要我一出门,无论去什么地方,都会有人跟着……”

  “那些人胆子已经这么大,都敢跟踪监视了?”我顿时有些意外,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小玉说,是的,屋前屋后至少都有四五个人轮流监视,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我想换个地方,也根本躲不过他们,甚至一个不好,还会弄出更多事。

  停顿了几秒钟后,她又说:“我那年从老家出来后,就直接来了罗叔家,很少出去别的地方,对省城根本不熟悉,也没有朋友,这几天我也想过要不干脆回老家算了,但现在这个情况,我一旦回老家,那些人肯定也会跟着去……我不想,也不敢把麻烦带回老家……”

  我眉头紧紧皱起,心里再次生起了一些冷意。

  没想到,那个叫胡九洲的人,还真是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都肆无忌惮到这种程度了!

  “罗叔那是高级小区,安保向来严密,那些人是怎么能在门外监视的?就算罗叔不在,你也可以让物业把那些人赶出去的吧。”沉默片刻后,我试探性地道。

  果不其然,小玉接下来的话,就让我真的意识到,自己先前低估了事情的复杂程度了。

  “我有向物业反应过,甚至还投诉过了的,但是物业那边,应该是收了他们的好处,或者有人打过了招呼,总之一直是敷衍的态度,没有真正管过,我只是罗叔家里的保姆,他现在又完全联系不上,所以就算物业不管,我也没什么办法……”

  “那报过警了吗?不会警察也不管吧?”我压下心中的寒意问。

  “报过了,警察也先后来了两次,不过,态度和物业也没多大区别……每次都用没有证据能证明,那些人是在监视我的理由把我打发……倒是那个叫胡九洲的人,警察承诺会调查他,如果他再来的话,我可以立即报警,他们马上就来抓人,但这也只是一个说法而已了,不用想我也知道,就算那个人再来,警察也肯定抓不到他……”

  物业不管,警察也是百般推诿……

  很显然,光是一个多年来,被罗文信压制得只能装孙子,毫无存在感的胡九洲,不大可能有这么大能量,所以这件事情背后,弄不好真的有能量不小的人在暗中推动,胡九洲只是放到明面上的一条狗而已。

  老头子究竟带着袁金柱和罗文信去了哪里,七煞的事情又是怎么处理的,而在他们离开后,又是什么人在暗中推动“清算罗文信”的事,目的又是什么呢?

  既然事情复杂程度远超预料,就更加不能让一个年轻女孩,独自身处风暴之中,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了。

  于是拧紧眉头想了一会后,我对小玉说,现在这个形势,你不能继续留在省城了,准备一下,我想个办法帮你摆脱那些人的监视,回老家过年去吧,其它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再去管了,一切等我和罗叔回去了再说,这段时间就先由那些人猖狂。

  小玉沉默了几秒钟后,有些犹豫地问我,真的能帮她摆脱那些阴魂不散的人吗?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再度考虑了一会后,又说,那既然这样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就在省城帮我找个地方落脚,放心,我不挑,只要能够避开那些人就可以,哪怕去住地下室也没关系。

  “没多久就要过年了,你不回去?”我有些奇怪的问。

  小玉有些支支吾吾地道:“如果、可以的话,就不回去了吧……我还是想留在省城。”

  闪烁其词中,我多少听出了一些坚决,或者叫抵触的意味,不禁轻轻愣了愣。

  没有再问为什么,考虑了一会后,我说要是想继续留在省城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样会更麻烦一些,你先准备好吧,等我安排妥当了就联系你。

  听我没有多问就答应,小玉连忙说起了感谢的话。

  叮嘱她在我联系之前,就留在罗文信别墅里哪也别去,把电话挂断后,我又拨通了芸姐的电话。

  小玉在省城没有朋友,我的朋友也不多,想来想去,能帮她摆脱那些盯梢的,也就只有芸姐一个人了。

  虽然对方身份不明,看起来还颇有来路,但以芸姐的心智能力,把小玉从那些人的手中弄出来,应该也不成问题。

  得知罗文信别墅里的小保姆,已经被社会上的人困住了好几天,芸姐也是有些意外,弄清楚大致情况后,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把人弄出来找地方安排问题倒不大,关键是要在帮小玉摆脱那些人的同时,还不能暴露身份,不能让那些人知道,究竟是谁在和他们作对。

  几个社会上的二流混子,自然不足为虑,但他们身后的人,可是能让一个高级小区的物业安保失声,就连警察也睁只眼闭只眼的人物,我可不想因为小玉,就让芸姐惹上这样的人。

  好在芸姐是见惯了你争我夺,心思玲珑的人,无论我能想到的,还是不能想到的,她都能想得到,基本不用我多说什么,很快就有了主意。

  商定好今晚十点,芸姐就安排人去罗文信别墅接人后,我就把消息告诉了小玉,并让她用手机加了芸姐的威信,以便于到时候联系。

  解决好小玉的事,天已经开始擦黑,其他后面去接的先生,也已经全部到齐了,在我打电话的期间里,灵堂里也已经响彻起做法事的钟鼓声。

  经过小半天的忙碌,先生们初步要用的东西,也都已经准备妥当,由于人数众多,石树生他们已经决定好,这五天里大家互相轮流吃饭休息,各种各样的法事一刻也不中断。

  吃过晚饭后,石树生便叫着三个先生和他进了法堂,将石树生几人替换了下来。

  十三道场相送的大戏,得是在上山前一晚才开始,会整整持续一晚上,所以现在进行的都只是些“开胃菜”,也没什么好看的,我大都已经见过,于是在灵堂里待了一会,得知临时担任“总管”的老村长,已经又找好了三个年长的人,和我满爷轮流做“香灯师”,已经没我什么事后,就干脆进了旁边先生们画符抄经书的房间打帮手。

  其实也没什么好帮的,先生们早就已经对这些熟得不能再熟,一切都在看似凌乱的场面中,按部就班的各司其职,旁人胡乱插手的话,反而会添乱,所以主要还是陪着一起聊天。

  这五天时间里,石树生主要负责的,就是准备做十三道场时,需要用到的符箓灵牌和经文,对此我挺好奇,和他也比较熟悉,于是就干脆帮他裁纸研墨,时不时递点东西什么的,聊的都是有关十三道场的话题,没有再提起省城的事。

  十点刚过,芸姐就发来了威信消息,说她安排的人已经到罗文信别墅的小区了,也已经见到那些在屋外蹲点监视的人,马上准备动手。

  由于不能让芸姐暴露,所以过去接小玉的,都是一些她临时通过朋友,从外地找来的相对比较可靠的人,她就和朋友在给小玉安排好的落脚点等。等会摸清楚情况后,过去的人会直接对罗文信别墅外面的人动手,把人接出去兜几个圈子,换几趟车后,再送到芸姐面前。

  就算胡九洲背后的人再神通广大,经过这一弄,想再找到小玉,也不再是那么容易的事。

  走出潘昌宏家院子,仅仅等了十分钟后,芸姐就发来了语音通话,说那边已经接到人,出了小区了,没发现后面有跟上来的。不过为了彻底避免另有耳目暗中跟随的可能,依然会按照原计划,在城里兜几圈,换两趟车再送到落脚的地方。

  听芸姐把过程描述得像电影画面一样,我在放心下来的同时,心里也感觉到有些激荡。

  “最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是说那个罗文信,是你们这个行业里的土皇帝吗?怎么现在搞得生死不明,连老窝都被人监视起来了?”随着成功把人接出来,芸姐也才算真正有闲心问起了具体情况,半笑半认真地问。

  我回答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还是今天遇到一个,在这次风波中受到波及,不得已提前回老家来的人,才得知发生了这样的事。”

  “你之前说,罗文信是和师伯他老人家一起走的,现在他出了事情,师伯会不会也受到了牵连?”芸姐沉默了几秒后又问,语气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我苦笑一声,叹息道:“我也不知道啊,那些人还给小玉送过两根断指和一只耳朵,我越想越觉得,可能真的是罗文信的,我现在也挺担心老头子的,但这么久以来,始终联系不上,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那要不,我想办法去打听一下?”

  “你不是这个行当里的人,对这里边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完全就没有了解,怎么打听?”我继续苦笑,对她的想法并不抱希望。

9733 3539607 MjAxOC8xMS8xMC8jIyM5NzMz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3_3539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