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七十六章 无法上身

书名:画灵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悠悠慢 更新时间:2019-04-15 23:57:07

  短短一天时间,就经历了迢迢千里外赶来缠绵,又经历了被黑警用枪指头的惊吓,和连夜的东躲西藏,张晓微早就筋疲力尽了,随着绷紧的弦一点点放松下来后,就在我的安抚下,抱着我一只手渐渐睡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芸姐那边也终于有消息了。

  由于时间紧促,和一些暂时还不得而知的原因,她未能联系上那个,一开始就在帮着追这件事的刑警分队老同学,而是通过另一个在警方的朋友打听到的消息。说是今天一早,南郊分局确实接到报警,在白果井萧哥那个废弃山庄附近国道旁的一片小树林里,确实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证实,死者是一个叫胡九洲的人,大概是昨晚十点到一点之间被杀的,被反绑住了双手双脚跪地,从背后一刀抹喉而死,血染红了一地。

  但具体情况,那个不在刑警系统,也不在南郊分局的朋友,就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说案件已经移交到了市刑警大队,正在侦办中,还没听说有锁定嫌疑人,也没听说发了内部协查通告什么的。

  虽然这还远不足以说明,抓捕我只是那个黑警的个人行为,但无论如何,只要还没发那个协查通告,消息还没在警方内部大规模散开来,就说明情况还不是很糟糕,至少不用担心走到哪都会被围追堵截。

  这就已经足够了,我最担心的,就是真的已经被列为嫌疑人展开通缉。

  没出现这种情况,就说明我起码暂时还可以走动。

  我不想坐以待毙,所以这样的机会就显得非常有必要,哪怕只有一晚上的时间。

  接下来的方向先前就已经想好,等的就是一个暂时还能走动的消息而已,于是又等了一会,让张晓微多睡了一会后,我便轻轻叫醒她,收拾好东西出了旅社,从后面的黑巷子离开,吴老先生在后面远远跟随。

  之前找地方栖身的时候,不光要担心被警方追捕,更要担心有非人的东西暗中跟随,所以下车之后,我便让老先生在附近游走,帮我留意附近范围内,有没有它的同类跟踪。

  要对付我的人手眼通天,黑白阴阳通吃,从昨晚选择在萧哥废弃山庄附近杀胡九洲来看,明显从头到尾都知道我的行踪,所以这样的防备也就非常有必要。虽然想一直避开不现实,但能争取一会,就肯定还是要争取一会。

  白天在罗文信小区的时候,我已经从物业工作栏里,默默记下了郑经理和那姓杨的电话,而从黑警闯进包房后,郑经理刻意与之保持一些距离,隐隐持看客立场,尽量什么都不参与来看,我相信这人并非不可突破,至少比黑警一出现,就得意了起来的姓杨的要好拿捏多了,于是离开黑旅店,换上一张早已备好的新卡后,我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铃声响了好一阵,电话才接通,然后传来郑经理疲惫模糊,像是刚刚醒来的声音。

  “喂,是谁?”

  我没有忙于回答,而是摈住呼吸,轻轻挡住了通话麦克风,尽量去听他那边的环境音,以确定要不要说话。

  一连问了几下,都没能从我这边获得回应后,郑经理也沉默了,但却没有挂电话。

  “小兄弟,我知道是你,既然打来了电话,那就还是说话吧,放心,我这边……”就在我未能听出任何异常,正犹豫要不要说话时,郑经理忽然又开口道。

  没再有任何犹豫,我啪的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人不能再联系,只能自己去想办法打听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还没来得及关机取出卡,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正是郑经理发来的。

  点开一看,是一个短视频,里面的内容,是郑经理穿着睡衣拍自己周围环境,先是卧室,然后又出门拍了客厅,从环境来看,应该是他自己家里,除了走出卧室的时候,依稀看到床上还睡着个女人之外,没有再出现别的人,还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小兄弟,看见没有,我在我自己家里,除了老婆孩子,没有任何外人,环境是安全的,可以放心说话。

  就在我皱起眉头,猜不透他证明自己环境的用意是什么时,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小兄弟:我知道你有顾虑,不相信我,担心我和别人串通好了,就等你来电好套出你在什么地方,但我没有这么做,也保证不会把你联系我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看了视频,愿意相信我的话,就给我回电。

  看完短信,我眉头顿时更加皱紧了。

  又是拍视频证明环境,又是保证不会泄露,这么殷切地想和我通话,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犹豫片刻后,索性心一横,重新给他打了过去。

  这次,铃声刚响两下,郑经理就接了。

  没让他说话,我便抢先低声道:“我就一句话,我想知道那个警察的身份信息,不用太多,只要知道他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就好。”

  郑经理那边沉默了几秒后,回答道:“孟海生,湾区派出所,副所长。”

  “谢谢,我不会再打扰你。”我轻轻说了一声,就准备挂电话。

  在猜不透这人究竟什么企图的情况下,实在不宜和他说太多,反正也只是问了一下那个黑警察的身份信息而已,不会导致我这边暴露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那边郑经理,又叫了一声小兄弟。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的动作顿时就顿住了,没有立即挂电话,但也没有再说话。

  而郑经理那边,叫了一声小兄弟后,也沉默了下来。

  想了想,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在不暴露我这边任何消息的前提下,探一探他究竟在盘算什么,于是打破沉默道:“为什么会猜到是我,还这么轻轻松松,就把你后台的信息告诉我?你的如意算盘是什么?”

  过了几秒钟后,郑经理回答道:“我知道你脱了身,肯定会想办法查孟海生的信息,既然你能记住我名字,弄清楚我车牌号,那肯定也会记下我的手机号。我有家有室,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只是不想在太触及底线和法律的情况下多挣些钱,不想卷进杀人嫁祸这么大的事情中,所以我不想再和孟海生牵连太多。”

  “关键是,今晚的事情真的把我吓着了,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不是因为小兄弟你能命令那些东西,而是孟海生和他背后的人,展现出来的心狠手辣。”

  停顿下来,只听他吸了一口气后,又道:“其实你说的胡九洲,我有见过他一次,只是不知道名字,今晚吃饭时,也不想承认而已,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就这样杀了他。为了陷害你,他们可以随随便便杀胡九洲,谁知道要是这次不成,或者为了让你更加无法翻身,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了呢?呵呵……反正都是一些小虾米……而且你晚上还堵过我,在那么多人面前和我发生过冲突,呵呵……”

  最后几声呵呵,我听出了一股淡淡的,从骨髓里灵魂里冒出来的恐惧。

  一下子,我也明白过来了。

  郑经理的担心不无道理。和从未谋面的胡九洲比起来,众目睽睽下,和我发生过冲突,还被我强行带走过的郑经理,确实是更加适合用来嫁祸的工具。

  “所以你怕了,把这个黑警的身份信息告诉我,就是想反过来帮我扳倒那些人,让自己成功上岸?”一个人内心的恐惧,是很难伪装出来的,所以这瞬间,我更加倾向于相信郑经理的话。

  “没什么上不上岸的,我本身也没怎么下他们那潭水,也不存在帮你的说法,我谁也不想帮,只是不想卷进去太深,真落到和那个胡九洲一样的下场而已。”郑经理压低声音说。

  “行吧,那你好自为之。”既是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更无需再多说什么了。

  于是想了一会后,我最后又问:“现在我要去什么地方,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个人?”

  郑经理显然早就已经准备好答案了,只是我没有问,为了不让我起疑心,才一直没有主动说而已,此时听我终于问起,很快便回答道:“在市二医外科住院楼11楼23室,你们走后孟海生就晕了过去,好一会才醒过来,还摔伤了腰,有些脑震荡,所以就送医院去了,不光孟海生,杨光德也在,就和他一个病室。”

  “谢谢,我知道了。”我也没想着去直接找这黑警面对面,所以只需要知道个大概地方就可以了,说完便准备挂电话。

  就在这时,郑经理又叫了一声小兄弟,一副欲言又止的语气。

  “你还想说什么?直接说吧,不用顾虑什么。”既然人家都倒戈过来帮我了,那搞得太僵硬就不大合适,于是我问。

  郑经理沉默了两秒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提醒小兄弟你小心一点,这些人背后势力很大,不好对付,虽然我知道的也很少,但我能明显感觉得到,就算孟海生,也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也不要说是我告诉你这些的……”

  我轻轻一怔,然后,不禁笑了。

  “放心吧,既然已经开始露出头来,我就不会再轻易让这些人威胁到我,就算翻了船,也不会把你说出去,倒是你自己……但愿你能好自为之,平安无事吧。”

  说来奇葩,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我和这人,就隐隐有些成为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的意思了,经郑经理刚才那么一说,我现在还真有些担心他会步胡九洲的后尘。

  如果孟海生背后的人,真转头就又设计把姓郑的弄死,嫁祸到我头上的话,就会比胡九洲的死更加麻烦许多。

  听出我话中的自嘲意味,郑经理顿时也苦笑了起来。

  没有再说太多,互道珍重好自为之后,便挂断电话,打了个车往市第二人民医院赶去。

  即便情感上已经相信,这不是姓郑的给我下的一个套,但这么多事情经历下来,我也不会天真到别人说什么都无条件相信了,医院要去,但不能没头没脑的去,于是在距离还有一段路的时候,我好张晓微便下了车,又在附近逛了一会后,趁着夜深人静,登上了后门小马路对面一栋正在修建的大楼。

  大楼位置刚好正对住院大楼,只隔着一条马路,和一排步梯楼,登上15楼,随便找了个还没有门的户型钻进去,来到阳台处,不到百米外的住院大楼,便尽收眼底了。

  这个距离,如果有望远镜的话,甚至还能从那一扇扇亮着灯的窗户中,准确找到黑警孟海生的位置。

  这时候我又不禁想起了袁烂人,这贱人就有随身带望远镜的习惯,如果他在的话,没准就真能看到孟海生和杨光德了。

  在我们爬楼的时候,吴老先生也始终在附近跟随,于是在阳台处停顿下来,向随后赶到的老先生点点头示意后,它便按照已经说好的,往住院大楼那边飘了过去。

  此行目的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让吴老先生直接上孟海生的身,迫使他把自己知道的,包括胡九洲究竟是被什么人杀的,又是如何设计嫁祸我的,都在众目睽睽下说出来。

  别人信不信无所谓,警方会不会采纳这样的“自首”也不是很重要,重点是我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就行。

  既然自己气势汹汹的跳了出来,还被我给溜了,那就必须要承受被我溜走后的代价,不能让这家伙白白拿枪顶着我脑袋。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直接用吴老先生上身“逼供”的打算,却失败了。

  仅仅只过了十分钟不到,吴老先生干枯瘦小的影子,便出现在暗沉沉的半空中,往我和张晓微在的阳台飘了过来,回到阳台外边定住后,用有些严肃的语气对我道:“上师,我已经找到那个人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上他的身。”

9733 3552401 MjAxOC8xMS8xMC8jIyM5NzMz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3_3552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