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零五章 李长梦

书名:画灵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悠悠慢 更新时间:2019-05-16 00:06:35

  画灵,诞于隋唐,源于道教符咒术与国画丹青的融合。北周覆灭,隋文帝杨坚登基称帝初期,一个修道之余喜欢画画,并且丹青之道造诣颇深的中年道士,心血来潮突发奇想之下,尝试将平时用来祛病退邪的符箓拆解,连同咒语一道融入水墨画中,偶然发现这竟然不会导致符咒失效,而且因为可以将“神”的形象直观画出来,效果甚至比单纯的符咒还要好一些,遂而潜心研究,为此付出数十载心血后,终得大成。

  然而倾注毕生心血,开创符箓丹青融合之道,这个道士所收获的,却不是“鲜花与掌声”,而是严厉的排斥与指责,文坛画坛视之为奇巧淫技,认为这道士是在亵渎诗图,不该在画道之中,添加那些牛鬼蛇神蛊惑人心的东西,道教中人更是直接斥之为外道邪术,严厉要求这道士将邪术封存,后来更是将其逐出道门,勒令其不得再以道人自居,否则将遭到制裁。

  这道士一生行善修德,光明磊落,自然不愿承认此为邪术,更不愿毕生心血白流,于是被道教驱逐后,愤然之下自立山头,将此术名为“画灵”,创建画灵派开始广收门徒,传授画灵之术。

  结果显而易见,在道门重压之下,画灵派从建立这一天起,前路就铺满了荆棘,历经坎坷,处处受到道教打压,甚至弟子被暗杀这种事情,也时有发生。但即便如此,这个彻底失去了道人身份,成为画灵派“掌门人”的道士也并未放弃,仍然还是顶着巨大压力,将门派建立了起来,收徒传艺,广行善举。

  这个道士,自然便是画灵派开山祖师。

  有些巧的是,开山祖师爷刚好和我一样姓李,名长梦。

  然而任何事物都是两面性,甚至多面性的,就像医生的手术刀一样,既能救人,也能杀人,画灵也同样不例外。尽管开山祖师李长梦是个好人,毕生钻研画灵术的目的,也是为了行善事,但在将画灵善的这一面挖掘出来的同时,恶的那一面也被释放了出来。

  道教的严厉斥责其实不无道理,画灵术虽然同样有许多正面作用,但相比起来,利用画灵作恶,却是远远要比用来行善容易得多。随着年纪增长,从“破旧立新”的激情澎湃中逐渐冷却下来,李长梦也完全认识到了这一点,不加以遏制的话,画灵展现出来的负面意义,要远比正面意义大得多,其危害性,根本不是单纯的符咒术能比拟的。尽管在挑选弟子的时候,已经尽最大努力,去挑选那些品德兼优,为人正直,心性温和善良的人收入门下,但也依然无法完全避免。

  就在画灵派顶着道门压力,逐渐步入正轨,开始初具规模,李长梦也已是古稀之年的时候,积蓄已久的问题终于爆发。弟子之中开始出现心术不正之人,并且瞒着师门发现了画灵术的恶面,私底下偷偷钻研,等到此时已经接掌门派的李长梦大弟子,也就是第二代掌门人:陈安发现问题严重性,请示师尊准备进行整顿时,已经为时已晚,以二弟子吴越为首的一干心术不正之人,很快暴露了出来,并在即将遭到惩处时叛离了师门。

  而在这之前,以吴越为首的一干叛徒,早已在暗中壮大,腐蚀蚕食了绝大部分弟子,并且做下了不少恶举,利用画灵术蛊惑人心,控制他人,随着公开叛离师门后,更是愈发肆无忌惮,弄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最严重的,据说甚至已经有人潜伏到了当朝皇帝身边,致使其性情逐渐大变,喜怒无常好高骛远,导致天下大乱,饿殍遍野,民不聊生,于是当前朝被推翻,新朝建立后,画灵派便很快招来了前所未有的血腥镇压,连带着从未做过不义之举的无辜弟子,也遭到了屠戮,门派一夜之间基业全毁,荡然无存。

  所幸李长梦一生磊落,善名远播,于是在画灵派毁于一旦后,道门也生起了怜悯之心,转而向新朝求情,使其获得赦免,同时准许画灵术,以一脉单传的方式往下传。最终,除了李长梦和陈安,及身为后者弟子的第三代掌门人之外,其余弟子皆锒铛入狱,以确保画灵术不再外传,而与吴越一系相干者,则皆被处决。

  为感激新朝特赦之恩,此时已行将就木的李长梦,主动请求清理门户,追剿已经逃之夭夭下落不明的吴越,并在成功找到吴越,亲手将其清理后,即将辞世时立下门规:此后每代弟子,皆只传授画灵术,禁止修习道术,违者视同叛离堕入恶道,掌门人需亲手清理门户。

  此外,每代画灵人首要职责,便是在世间搜寻吴越那一系叛徒的踪迹,一经发现,不得留手。

  自此以后,昙花一现般的画灵派,便基本上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只以单传的方式,一代一代的往下延续,微弱的星星之辉,再也没有燎起过任何一片火光。即便后来道教自身都变得四分五裂五花八门,王朝也经过了新的更迭,再也没有谁会注意到这星黯淡之火,后世每一代画灵人也选择了继续谨守门规,没有谁再动过重新发扬光大的念头。

  而那些用来害人的灵图,除了需要焚毁,绝对不能再往下传的,绝大部分也被收进了《禁灵》里面,随着正统画灵术一起传了下来。

  至于我当初用来对付害死萧清荷那两个禽兽的“五通喜神图”,正是出自《禁灵》这本厚厚的图志。

  “学道即为叛离师门,堕入魔道,前代掌门人需要动手清理门户?”

  饶是老早就已经知道,画灵传人禁止学道,禁止学符咒术的门规,但真听到触犯这一条的惩罚措施时,我心里也还是忍不住轻轻震了一下,觉得脖子有些发凉。

  还好我也算得上是个“好孩子”,说禁止学,就真的一点也没有去好奇过,即使和袁金柱这个假道士真流氓厮混到一起也没有,要是之前一个没忍住跟他学了几手,现在恐怕就已经触及到“生死线”了?

  但是看老头子这个样子,如果我真的学了,他会真的动手要我小命吗?

  “小子,别怀疑。你也是读了不少书的人,历史上出现的新鲜事物,新奇门派学说还少吗?但是在一次又一次朝代更替的风涌云动中,能传下来的又有几个?尤其像画灵这种,从一开始就一脉单传的,甚至为师有理由相信,我们可能是唯一做到这种传承的人。能做到这种壮举,你以为历代祖师靠的是什么?还不是靠着恪守门规,不越雷池,无惧生死,甚至无惧痛苦这几点才能传下来,所以该做的尽管做,不该做的就千万不要去做,否则真越过了雷池的话,即便是为师,也无法保全你。”人生到目前为止,有将近一半的时间,我都是和老头子一起度过,所以他早已对我了如指掌,何尝看不出我在想什么,于是用慢吞吞的语气说。

  我轻轻一震,连忙收回心思讪讪一笑。

  老头子将无惧痛苦说在最后,就说明无惧痛苦比无惧生死更重要,更艰难。

  那么,是什么样的痛苦,才会比生死性命还难呢?

  自然不是很难猜。

  所以,老头子说得越是含蓄,语气越是柔和,就越是能够引起我的重视,知道他绝非在开玩笑。

  如果我真胆敢做出门规所不容许之事,等待我的就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好在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很低,我可不认为,在明明知道哪些是不能碰的雷区后,我还会有冒险去碰的想法。那不是我这种性格能做出来的事。

  见我充分理解了这些话的意思,认识到门规的严肃性后,老头子接着道:“每代画灵人首要使命有两者,其一为发现吴越那一系,利用画灵术作恶的人出没时将其清理,其二既是传承,在前一代离世后,接任掌门职责的传人,就需要开始着手寻找弟子,培养下一代传人,这一点小子你需要谨记。”

  “他日为师若是死了,这个事情就要开始准备,别耽误太多时间,毕竟天道命运无常,谁也不知道第二天,甚至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这种事情,能早一天就好一天。当然在这之前就开始物色人选也可以,找到了也只用告诉为师一声就行,无需带来给为师看,同时在为师死之前,也不可正式收徒,不得向其传授画灵之术。”

  “为什么?”我不禁有些奇怪,“按理说,有师父帮着甄别人选,帮着一起传授的话,不是会更好一些吗?”

  老头子摇摇头道:“表面上看,那样固然是好,但是却违背了开山祖师自他之后,世间只可以同时存在两代画灵人的意愿,原本在门派覆灭,获得一脉单传的特赦时并无这一条,但开山祖师是个有心气的人,硬是自己加了进去立成门规。此外开山祖师还认为,教导弟子不应该有旁人打扰,即使这个人是师公也不应该插手,所以才会有,世间只可同时存在两代正统画灵人这一条。”

  “正所谓人多必心杂,心杂必生乱,画灵能传承到现在,和这一条其实也不无关系。”

  “好吧……可是这样一来,一定程度上倒是能避免出乱子的可能了,但是也加大了断传承的风险不是吗?”我还是有些无法理解,不大能接受这样的固执。

  老头子有些意味深长地沉默了一会后,看着我道:“小子,你还没明白过来吗?虽然传承是每代画灵人两个重要使命之一,但不要忽略了,清理叛徒吴越那一系可能还潜伏的人,是排在传承之前的首要使命。所以很大程度上,传承的目的,就是为了寻觅那些人的踪迹,或者那些人出来作乱时将其清理,如果正统一脉都出现了乱子,无法再秉承开山祖师初创画灵术的目的,那你认为,传承还有必要进行下去吗?”

  我不禁一愣。

  老头子无声叹息了一下,接着又道:“李长梦祖师所立的门规,绝大部分都不是为了能更好的传承,虽然他从未正面提及,但后来的几代祖师,也还是从他立下的门规,留下的遗言和晚年一些札记中分析出,自吴越那一系人叛离,门派覆灭后,他其实已经心灰意冷,不再想让画灵继续传承下去了,只是因为实在舍不得毕生心血诞生在自己手里,又葬送在自己手里,利用所学害人的叛贼也尚有余孽还在潜伏,才给画灵之术留下了一条生路而已。若非如此,在弟子遭到屠戮,门派覆灭的时候,他极有可能就会彻底毁掉所有画灵之术了,所以门派技艺能否传承,对于他来说根本是可有可无的事,能往下传固然好,不能实际上也没什么。”

  示意我不要说话,老头子停顿了一下后,继续道:“所以这门融合了道教符咒术与丹青的技艺,能在历史潮流中传到现在还没断,真的是一个奇迹,是每一代画灵人恪守门规,为之付出毕生的结果。所以小子你要记住,以后寻找你的传人时,这个人可以天资愚钝,碌碌无为,只要心地善良意志坚定,不容易受他人影响蛊惑就行,切记不可看上八面玲珑心思繁多,你需要花太多精力进行引导之人,这种人或许聪颖好学,懂得讨你欢心,但他日成长起来,也最容易生出二心,与你的期望背道而驰,很难再约束。”

  “最关键是,务必要谨记,绝对不可挑选富有野心之人成为你的弟子。一个人若是心性跳脱,行事乖张,只要本性善良,甚至不是太坏,就即便行差踏错也仍有回头的可能,但如果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野心家,那就绝无一丝回头的可能了,只会一步踏错,步步错下去……”

9733 3566250 MjAxOC8xMS8xMC8jIyM5NzMz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3_3566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