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三十章 心火燎原

书名:画灵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悠悠慢 更新时间:2019-06-12 23:56:07

  尽管多少显得有些仓促,但是话又说回来,却也在情理之中。这毕竟是早在过年的时候,就已经准备谈起的事情,仓促之处是在于,谁也不知道我在山上一待就是这么久,回到家又因为昏迷耽搁了四天,于是到省城稍稍停留了三个多小时后,便登上了飞向张晓微家所在城市的航班。

  虽然张晓微父母,对自己放下女方的矜持主动问起,我家才终于想起来似的决定上门说亲,却又迟迟定不下日期,直到才忽然决定下来颇有微词,但架不住自家闺女此时胳膊肘已经完全往外拐,不遗余力帮着解释,所以也就欣然接受了。

  日期定不下来,是因为昨天之前,我还处在昏迷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更不知道醒来后会是什么情况,不过为了不让张晓微爸妈担心,认为我这个未来女婿是个身患隐疾的病秧子,小女人也就主张了不把情况告诉他们,把情况说成了我家对这事很重视,定不下是因为想挑一个足够好的日子。

  张晓微是独生女,父母又是知识分子,而我家却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所以从家庭环境来看,毫无疑问是对我这个未来女婿挺不满意的。何况还隔着那么远距离,一旦嫁出去,往后想再见女儿就没那么容易了吗,再说单单只是从长相来看的话,我其实也有些配不大上张晓微,所以不喜欢也很正常,什么都不说就喜欢才是怪事。

  不过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经过这大半年下来,女儿的心意他们已经再明白不过,该说的话也早已经说过,知道女儿已经认定了人,强行拆散不现实,也不可取,所以也就没再说什么难堪的话,还算比较热情的接待了我一大家。

  于是停留了三天,也认真谈了两次后,张晓微父母便收下了聘礼,我和小媳妇的亲事,也正式定了下来,定好等到了年底,双方都做足准备后,再坐下来商量结婚的事。

  以张晓微爸妈的想法,自然是不希望将来女儿离他们太远,而是希望我能来一线城市发展,并且愿意为我铺路,只要我愿意来,我家也同意就行。不过以他们大半年下来对我的已有了解来看,知道我就算有这个心,恐怕也没这个力,毕竟我人生轨迹和平常的年轻人不大一样,这一点他们多多少少已经知道,所以也并未强求,只是提了一嘴,让我们将来有一个可以参考的方向也就作罢了。

  至于物质方面,张晓微爸妈也没有太多要求,只是说他们女儿是在城市里长大,从来没有在农村生活过,对农村各方面都不懂,也不习惯,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在省城里扎根下来,尽早买套房过日子,装修的费用由他们来出,这样以后他们想去看女儿和外孙的话,也会更加方便一些,不用来来回回折腾那么远。

  总之,虽然心底对我这个女婿并不满意,但也拿出了足够通情达理,无可挑剔的开明态度。既然我们已经互相认准,他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愿意真心实意地接纳我,也不提那些故意刁难人的要求,只要我们以后能把自己日子过好,不要让他们女儿苦受罪就行。

  即将要把女儿嫁出去的亲家如此开明,发自内心认为自己是高攀了这门亲事的老爸老妈,自然也不甘示弱,于是一口便应承了下来,答应给我们在省城买套房将来过日子。好在省城的房价虽然也贵,但也不像一二线城市那样离谱,尽管对我家这样的家庭来说会有压力,却也不至于完全无力去实现,再说老爸老妈本来也是这样的打算,就算张晓微爸妈不说,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要我们回老家长住,所以没什么好犹豫的。

  亲事定下来,让张晓微爸妈领着到处游玩了两天,尽够了地主之谊后,一大家子便尽兴而归,飞回了省城。

  由于张晓微今年春节都没在家里过,忽然说走就走,中秋节也近在眼前,于是便没有再和我们一起回去,要留在家里陪爸妈一段时间了再回省城。

  又在省城停留游玩了一天,和芸姐家人见过面,认了亲,也参观过我们师徒住的小三合院和店子后,才在十四这天中午启程回家。由于明天就是十五了,所以三个叔和叔母没有再回老家,直接驱车回了市里,只有陪我们从老家出来的一起回去,而李林则因为今年中秋没有连上周末,只有一天假期回不来而留在了学校。

  过完中秋,自然便是大秋收。好些稻谷种得早一些的,在中秋之前就已经开始,过了中秋开始进入高潮,到处都是在稻田里忙活的人,农村氏族的力量也在这时候再一次展现了出来,今明两天帮你家收,后天大后天又帮我家收,机器轰鸣声和人工脱粒稻禾撞击木斗上的声音此起彼伏,热闹非凡。而我家虽然稻田并不多,自己收满打满算也就是四五天的事情,但在互相帮忙的情况下,却也前前后后帮活了十多天,直到整个李家的稻谷差不多收完,才得以停歇下来。

  说起来,我虽然还是农村人,但自从跟随老头子去到省城后,在老家待的时间一直很少,农活更是几乎没沾过,如今既然已经出了山,又还要在家里待一段时间,自然能多帮一点就好一点,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大半年跟块木头一样只知道打坐是,早就已经有些憋得慌。

  随着秋收农活逐渐闲散下来,我自然也顺理成章的渐渐重新回归了“正常生活”。

  自从接触画灵后,隔三差五练习画图,有时间便记图,已经算得上是深入骨髓的一种习惯,起初一个人待在山上,之所以躁狂,自暴自弃,一定程度上便有无法画图,手痒了的原因。直到明白了老头子的用心良苦,自己也开始有了一些明悟后,内心想执笔画图的这种躁动,才一点点平息了下来,随着在冥想打坐中,收获的东西越来越多,心里也就愈发平静。

  直到下了山,看到老头子穿着画灵派的宽袍站在堂屋大门中央,那股久违的感觉,才一下子又重新冒了出来:哦,原来我已经这么久没有再画过灵图了。

  但即便如此,从昏迷醒来,到前去张晓微家说亲,再到回来的这些天里,我也始终没有动过重新研墨,画张灵图看看和以前究竟有什么不同的念头,甚至连老妈已经帮我收起来放好的笔墨纸砚,都没有打开看过一眼。尽管还记得出山那天早上,将军魂离开时,让我抽时间去见见他,把白面书童这大半年近况告诉他的要求。

  因为已经不需要老头子再说,我心里就很清楚知道,距离我成为真真正正的画灵人,还有最后一步,也是最至关重要的一步要走,而现在还不到时候。

  所以我在等。

  而老头子也同样在等。

  想知道白面书童近况,需要画图把他和萧清荷召唤回来,所以新阳江畔的将军魂,也和我们同样需要等。不是等我可以画图的时候到来,就是等到萧清荷下一次回来——这大半年时间里,由于我未能如期画图召唤见面,萧清荷实在等不下去回来过一次,但那次并未得以见到我,而是刚发现我在山上,就被暗中关注着一切动向的老头子拦了下来,见到我妈,得知我当时的处境后安心离去,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将军魂想知道青赐近况,更现实的办法还是只能等我。

  但具体要等多久,我心里也不是很清楚,唯一知道的,只是不会需要太久,至少和在山上静坐的时间比起来。

  于是当从稻田里收回来的稻谷晒干进仓,农活一点点闲散下来,基本不需要我再做什么,老爸老妈也能应付过来后,我便很少再出门了,把一家人的一日三餐承包了下来,每天除了做家务活,固定时间和仍然还留在家里陪爸妈的张晓微联系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回到了在房间地板上静坐的状态。

  只是静坐的时候,面前多了伴随我十几年的笔墨纸砚。

  但和起初的那些天一样,尽管笔墨纸砚就摆在我的面前,我也始终没有动过研墨拿起笔的念头,更确切说,我一直在压制动笔画图的念头。不仅没有尝试画过图,就连将这些东西拿出来,一一摆放到每天静坐之处面前的懒人桌上时,我也一点都没有去碰过,而是让老妈帮我拿出来放好。

  而在每天对着笔墨纸砚静坐发呆,却始终克制着不去碰的情况下,心里的那缕火苗,也在这种煎熬中日益壮大,愈发的压制不住。

  直到有一天,心里实在按捺不住这股已经壮大到了一定程度,仿佛即将喷发燃烧起来,将我整个吞没的火焰,手完全忍不住地伸了出去,在指尖距离近在咫尺的笔墨只有几毫米距离,深吸一口气抬起左手,倾尽全力往右手手背上狠狠抽了一巴掌,强行收回来,逃一样的起身离开房间,再也不敢多看一眼后,我决定暂时先放弃这种自我煎熬,出去走走放松心情。

  “小子,还是没有准备好?”当天晚饭,不经意瞥见我右手手背肿得老高,拿筷子都已经有些不方便的时候,老头子轻声问。这是自从我开始为最后一步准备以来,老头子第一次和我说起与画灵有关的话,而且还是当着家人的面,此前一字半句都没有说起过。

  “还是没有,我觉得有点困难,也有点害怕。”下意识将肿得老高的手往回收了收,我摇头一声苦笑。

  听到我说有些困难,还有些害怕,老头子顿时也没什么好再说的了,轻轻点点头后,便继续吃起了饭。

  “那就继续准备吧,不要操之过急,水到自然渠成。”

  这时老妈和爷爷也因为我收手的动作,发现了我手背上的红肿,有些奇怪地看向我,碍于我们师徒在说话,不好轻易打扰,才没有开口问。

  “妈你不要担心,是我自己弄的,没什么大不了,过两天自然就会好。”轻轻向他们摇了摇头,笑着表示没事,想了想后,我又看向老头子道:“师父,我打算明天休息一天出门走走,重新放松下心情……你看行不行。”

  “去吧,出去走走也好,一天不够就两天,两天不够就三天,为师还是那句话,不要操之过急,也不要为难自己。”话音刚落,老头子便爽快地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疑议。

  “好,那我明天就出去一天,尽量天黑之前回来。”见老头子答应得爽快,心里像是有火在烧,又像是有一百只老鼠在爬的感觉,顿时也减轻了不少。

  由于看到我手背高高肿起,知道是我自己打的,难免有些心疼,晚饭过后,白天忙了一天的老妈没有再让我收拾碗筷,说我心里闷的话,就趁天黑下来凉快出去走走,不要老是闷在家里,还问我明天出门要不要钱。

  这几年来,但凡手里宽裕的时候,我都会将多余的钱交给老妈存放,自己只留一些足够周转和生活开销就好。本来在将店子完全交给张晓微打理的时候,还想把剩下的积蓄全部交给她,没想她说什么都不肯要,就连续房租的时候,也是先从芸姐那借来过后再还,说什么都不愿动我手里的,于是那张大概有七万出头的卡,便在我手里留了下来,从张晓微家回来后,便全部交给了老妈,所以我此时基本处于赤贫状态。

  但就算再穷,也不至于穷到身无分文,明天出门逛逛都没钱的地步,再说也根本不用花钱,于是便笑笑,拒绝了老妈把那张卡还给我的想法,领着精力旺盛的欢欢出门,在马路上溜达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朝着杨家坝上面一直走,直到老爸开着拖拉机从茶山塘回来,一人一狗才爬上货斗一路吹着凉风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便又坐上拖拉机,和要去拉水泥的老爸一起去了县城。

9733 3577123 MjAxOC8xMS8xMC8jIyM5NzMz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3_3577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