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55章 惊爆坟茔

书名:地府巡灵倌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4-15 17:45:06

  “我过去接一下鱼茹她们。”

  始终保持着正常女人大小的蝎妙妙留下这么一声,身形一晃,就消失在林木之中。

  瓢把儿山并不算高,山路也不够崎岖,所以,登山并不会太难。

  大约十几分钟后,当身穿卫衣的王探出现在墓碑之前跪下去时,我身边已经多出了宁鱼茹她们。

  我们在宫重的示意下分散开,远远的‘包围’了这块墓地。

  此地的风水格局特别好,一定是王家请风水大师给选的落葬地,一般的人儿还真就消受不起。

  我挪移到一棵古树之后,借着前方茂密的灌木丛遮挡身形,同时,运转法力掩饰痕迹。

  之所以分散开,是因为我们得完成包围圈。

  一旦确定三个嫌疑者中谁是血月,那就不能被其逃走了。

  已接近午夜零点了,空气中似乎凝结了大量的水汽,要不是我运转着法力,估摸着已经被打透了衣衫。

  两人一猫,就保持着原来的姿态,两个人跪在墓碑前不言不动的。

  黑猫蹲坐在那里也不出声,高空的乌云愈发的厚重,眼看着就要下大雨了,但似乎,这三位能够保持这么个姿态到地老天荒。

  “到底在搞什么?你们倒是动一下啊!”我都等的不耐烦了。

  零点到。

  ‘咔嚓’一声雷响,闪电劈下来。

  这动静出现的非常突兀,吓了我一大跳,因为,万籁俱寂的环境中,突然爆出这么一声响来,实在惊人。

  但更惊人的还在后头,随着这道闪电,我就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就发现那结实的墓碑上,不知不觉中就多了一个人,一个本不应该此刻出现的人。

  那是个穿着西装、长相硬朗的中年男人。

  他竟然盘坐于扁扁的墓碑上端,坐的那个稳当,似乎,永远不会掉下来,也似乎,他本就存在于那个位置。

  我震惊的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再度看去,就感觉一股股的寒意从脊梁骨传上了天灵盖,几乎让我暴跳起来。

  王图斤!

  没错,骤然出现的人,就是本已经死掉了的王图斤。

  我的眼前阵阵发黑,知道自己失算了,甚至,宫重和蝎妙妙他们也失算了。

  我们只是在存活者之中去找嫌疑人,却不知道对方玩儿了一手灯下黑,或者说是金蝉脱壳?

  谁会将已经死亡的人归置到嫌疑人之中呢?

  “哎呀,你来的这么早?”

  一道女声忽然响起。

  我吃惊的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那边,灌木丛之后,走出来个中年女子。

  看到这人的一霎,我浑身颤栗,几乎变成了被惊爆的气球!

  因为,这个戴着眼镜的死女人我认识啊!

  秦筷的老婆红姐,沈红(关于此事详情,请回看281章)。

  不是说这女人早就死了吗?

  因为嫁衣事件,她偷鸡不成蚀把米,结果玩脱了,那么多人的运势被劫夺,这份大因果,沈红是承担不下来的,所以说,她暴毙身亡了。

  这个消息传到我耳中时,我感慨了许久。

  没想到,今夜竟然再度见到了活生生的沈红?这简直比见鬼还要让人头皮发凉。

  忽然想起,当日,我质问沈红为何要施展梦降术劫夺他人运势时,她回答说是为了儿子秦虚奇所做的,但我当时就表示了不信。

  因为,她的梦降术锁定的目标,包括了自家的儿子秦虚奇和准儿媳巫小千,那绝对是在献祭品,不是要去做成全,所以,沈红想要帮着改造根骨资质的人,绝不是她的亲儿子秦虚奇。

  而此刻,她‘死而复生’的出现在了这里!

  方才的那句话,明显是对着坐在墓碑上的王图斤所说的,短短的几个字,却透出一份亲切感来。

  遥想当年沈红知道秦筷在外养女人后,就给她老公秦筷下了梦降邪术,让他老公成了个废人,我隐约的明白了,沈红在外的那个男人,有可能是……,王图斤?

  “那么,王离塔……?”

  我骤然盯住此刻还眼神茫然的塔塔,心中弹出疑问:“塔塔小盆友,是不是沈红和王图斤的孩子呢?如果是,那做为王图斤原配夫人的崔雅,是否知情呢?”

  想到崔雅所生的那三个儿女联合起来的欺负着塔塔,我就感觉毛骨悚然:“难道,是崔雅暗中示意自己的亲生孩子们,去欺负丈夫在外抱回来的‘野孩子’塔塔?”

  这个推测让我的头皮发炸了,感觉世界都要在眼前崩溃了!

  在此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还存在有这种可能性。

  但愿只是我想多了。

  我眼前回闪着崔雅对塔塔的态度。

  她一直在扮演‘黑脸’,但若果结合眼前的场景去看,是不是说,她那不是扮演,而是……,本色出演?

  “天啊!”

  在此推论上,另一个问题浮现。

  本该死去的红姐,当初针对那么多人的施展了梦降邪术,谁才是受益者?王图斤?还是塔塔?

  我直觉的感到,是为了塔塔做的。

  因为,这符合一个母亲的特性。

  塔塔这孩子给人的感觉很是特别,但她的根骨只是中下,说白了,不适合修行古武和法术,若果说,塔塔其实就是红姐在外和王图斤所生下来的孩子,那么,红姐想要通过邪术为塔塔去逆天改命,其实,蛮说的通呀。

  但这只是我的一份推测罢了,事实到底如何,还得看下去才成。

  王图斤和红姐到底是怎样的关系?目前,还不能就此断言。

  我拼命的压下脑中翻滚着的诸多猜想,竖起耳朵,等着听王图斤的回答。

  直到目前,塔塔他们三个还是保持着原样儿,似乎,不晓得这里多出了一对死而复生的男女来。

  场面极度诡异,压力愈发沉重,让人有窒息的感觉了。

  “哈哈,红儿,你来了,本座都想你了。”

  王图斤咧嘴一笑,宛若没有重量般的从墓碑上飘了下来,落地生根,站的牢固。

  只看他的这番动作,我心头就是一沉。

  这人绝对是练家子,只说古武方面,就比我要高明好几倍,可能赶上宫重的水平了,果然是个扮猪吃虎的厉害角色!

  “血月哥哥,你就会油嘴滑舌的讨人欢心。”

  沈红加快脚步,一溜烟冲进了王图斤的怀抱。

  “血月?”

  我心头巨震,不敢置信的看向伸出双臂抱紧了沈红‘嘿嘿’直笑的王图斤。

9734 3552271 MjAxOC8xMS8xMC8jIyM5Nz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4_3552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