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31章 逝女诡信

书名:地府巡灵倌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7-12 17:46:43

  我的眼睛就是一亮!

  进来的这对男女,都不过二十左右的岁数,虽穿着朴素,但难掩天生丽质。

  没错,这两个青年长相都很是出众,小伙子大概一米八的个头,身材健硕面庞线条硬朗,鼻梁高高的,极为英俊,我估摸着,怕不是村里特别招风的青年?喜欢他的女孩一定不少。

  女孩就更是耀眼了,一双会说话般的丹凤眼,大概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爆好,看一眼就难以移开眼神的那种,更不要说天生的巴掌大瓜子脸了,这姑娘走进来,似乎,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

  只看到这对男女,我就知道李盘儿有多漂亮了。怪不得不但李堡葫痴心不改,连神秘的降头师都为其费尽心思。

  转头看了看钱大姐中等级别的脸,我心中都是狐疑:“她如何生出这样漂亮的儿女来?”

  “咳咳。”李屋树咳了几声,轻声说:“唉,孩子们都长大了,每次看到他们,我就想起放羊老弟了。他当年英俊的,简直不像话了,十里八村的姑娘为之倾倒,谁不知李放羊天生一张明星脸?钱大妹纸,说实话,我们真没有想到放羊老弟最后迎娶的是你。”

  这话一说,我和牛哄他们恍然大悟。

  原来,孩子们长的漂亮,是遗传自父亲的基因,也能看出,那个名字土爆了的李放羊,基因是何等强大?孩子都继承了他的优点,没有继承母亲姿容平平的缺点。

  “呸,当年可是李放羊死乞白赖追求的我,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钱沫涂骄傲的挺直脊梁骨。

  “是,是啊,正是因为这个,你才是十里八村的传奇人物啊,堪称巾帼女豪,不知道多少美貌大姑娘痛恨你来着。”

  李屋树似乎想要暂时摆脱儿子死亡的悲痛,故意往调侃的路上走,可惜,我还是听出刻意调侃背后隐藏的悲伤,心底只能连连叹息。

  钱大姐深深看了眼村长,上前一步,安慰的拍拍村长臂膀。

  李屋树哽咽了一声,调侃不下去了。

  “你俩快点过来,见过三位师傅,这位是姜师傅,这位是……。”

  钱大姐将这对金童玉女喊到近前来,为他们介绍。

  两个出众的人儿礼貌的问好,我们都客气的回应了,这期间,也知道了他俩的名姓。

  男青年名为李盘川,女青年名为李盘衣,李盘川比李盘衣大一岁,排行第二,李盘衣自然就是小老么了。

  我听着他们的名字,忽然意识到,钱大姐说她家从不重男轻女,这讯息不见得可靠。

  李盘儿,后两个字的谐音不就是盼儿吗?盼儿、盼儿,字面意思可不就是极度盼望下一个生大胖小子吗?

  结果,第二个孩子真的就是男孩了,李盘川。

  这名字中的深意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若是后者,那她强调自家不会重男轻女,是不是不可信?

  若果这方面不可信,那她亲口讲述的故事,可信吗还?

  越是往深了想,我越是感觉惊悚。

  急急收回了思绪,有时候,不能天马行空的乱猜测,很容易迷失方向的。

  还是精力集中于分线任务中细分出来的三条小任务吧,即便只完成一个,按照上一次分线任务的经验,过后也会颁发权限奖励的,那才是我需要关注的。

  认识完毕,钱大姐接过儿子李盘川递上的一个信封,看样子有些老旧了,但保存的完好。

  摆摆手,钱大姐示意两个孩子出去等着,但不要回家。

  李盘川和李盘衣很是不解,扫了我们几眼,就退出房间。

  我暗中直吸冷气,因为,方才那一霎间,漂亮姑娘李盘衣暗中递给我一道‘秋波’。

  对这种状况我并不惊讶,我可是蜂村的金主儿,别的不说,只说财力方面,那绝对吸引目光,虽然长相上比出众的李盘川要差一筹,但气质方面完胜。

  毕竟,我是做过姜家大少的人,那种骨子中的自信和谈吐方式,不是农村小伙能比的。

  所以说,到蜂村之后,大姑娘小媳妇看着我的眼神都很炙热,包括让人心生好感的李阿如,看我时都有那么几分意思。

  经历的多了,我本不会惊讶,但方才我真的惊了!

  因为,李盘衣送来的那道眼神,像是带着魅惑钩子,几乎将我的三魂七魄给拽出去,我不由的吃惊。

  这姑娘的丹凤眼魅力无穷,配合出众的脸盘和身段,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存在。

  我没有想到,在这样个村落中,能遇到眼神如此勾魂儿的美人,暗中直喊‘厉害’。

  但这道秋波只是昙花一现,等我想要认真去看的时候,姑娘已经恢复了平静如水的眼神,似乎,方才只是我眼花。

  我深深注视了姑娘一眼,直到她和李盘川一道退出房去,才收回眼神,却发现钱大姐正警惕的打量我,而李屋树村长也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显然,我看李盘衣的时间略长,这是被人给误会了吗?

  老脸就是一红,尴尬的扭了扭脖子,示意钱大姐将遗书递来,给我看一看。

  钱沫涂防狼一般的盯了我好几眼,这才面沉似水的将遗书递过来,但身体语言说明,这中年女人正在防备恶人觊觎她的漂亮姑娘呢。

  我额头上出冷汗了,心里直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过多看了两眼,还是你家姑娘主动来招惹我的,你就这样防狼般的防着我?这不至于吧?”

  遗书封皮写着‘李盘儿绝笔,妈妈亲启’等字眼,是一手娟秀的钢笔字,只从字迹就能看出其主人文化素养高深,这手钢笔字像是要从纸上腾跃起来一般,才气逼人啊。

  “果然是才女!”

  我暗中赞了声,打开信封,从中拿出发黄的信纸,展开,逐行逐字的看了一遍。

  内容和钱大姐不久前所言一致,但我还是看了好几分钟,这才将遗书递给牛哄和悬庸。

  他俩接过去,分别看几分钟,然后和我对视了几眼,暗中,我们的眼神交流完成了。

  我就对牛哄点了点头。

  牛哄举起那信,对着钱沫涂凝声问:“你确定这是李盘儿的字迹,绝不是他人代笔的吗?”

9734 3587487 MjAxOC8xMS8xMC8jIyM5Nz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0/9734_3587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