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被人跟踪

书名:前夫不及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金攸悠 更新时间:2019-03-15 10:14:49

  她抬眼看着漂亮小姐一张一合的红唇,满腔的复杂情绪涌了上来。

  顾云曼伸过一只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便用力握了握。

  林清婉扭头看了她一眼,浅浅扯了扯嘴角。

  只听漂亮小姐继续说道:“这妹妹对珠宝设计特别有天份,她设计的很多作品得到了她老师的大大赞赏,其中有一件作品当时有人出了上千万要买下,可是她却不为所动,后来才知道,那件作品是她为心爱之人所设计的,在她的心里是无价之宝。只可惜那条项链长什么样,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我也没见过。

  我们老板跟这对姐妹认识是因为有一次姐姐把老板给救下来了,接触之后两人发展成了恋人,两人的感情十分稳定。后来老板无意间发现妹妹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已有了姐姐,只能负了妹妹……”

  漂亮小姐突然顿住了,因为她看见林清婉的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她吃了一惊:“小姐,你还好吧?”

  林清婉牵强一笑:“我没事。”

  漂亮小姐感慨道:“小姐,你是这么多听过故事的人里面,最最最感动的一个,可是后面的才算凄美。待我继续同你说。”

  林清婉点点头。

  顾云曼把她的手握得更紧。

  漂亮小姐道:“在老板和姐姐大婚前夕,出了一场意外,姐姐落了水,妹妹为了救姐姐,被大水冲走了,被打捞上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水泡烂,好好的一条生命就这样没了。后来姐姐发现了老板对妹妹的心意,便与他解除了婚约,移居国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而这珠宝店,是老板为了纪念妹妹而创建的,至于为什么要叫贝儿,那是因为,据说有一年姐妹俩生日的时候,老板在沙滩上分别送了一个贝壳给她们,并在贝壳上刻上了她们的名字,妹妹对这块贝壳喜爱得不得了,一直带在身边。这贝壳,是老板送给妹妹的唯一礼物……”

  林清婉听得一愣又一愣,眼泪也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

  这故事,听到最后令她很是纠结,前面和后面说得分明是她和姐姐,可是中间妹妹离世,姐姐移居国外,又是什么梗?

  难道,说的不是她?

  顾云曼问:“你的意思是,你们老板在妹妹离世后,突然发现自己爱的人是妹妹?”

  漂亮小姐点点头:“是的。够凄美吧?”

  林清婉笑。

  漂亮小姐奇怪了:“小姐,你没事吧?”

  故事说到一半明明哭得稀哩哗啦的,怎么讲到最后,却笑了?

  林清婉笑道:“我只是觉得很搞笑。”

  这是一个胡说八道的故事!

  她已经确定下来,这珠宝店的创始人无疑是路凡城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

  漂亮小姐尴尬一笑:“其实我们都没有见过老板本人,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多大年纪我们也都不知道,但是大伙都猜测,老板大概已六七十岁,或者是更大的年纪。”

  闻言,林清婉和顾云曼面面相觑。

  漂亮小姐含笑道:“两位小姐进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林清婉和顾云曼点头,两人走进了珠宝店里。

  漂亮小姐跟随在她们身后,只要她们的目光看向哪一件珠宝,便立即开口介绍。

  林清婉突然在一个陈列柜的面前停了下来,她看着柜子里面的十件珠宝,眼里面是满满的震惊。

  漂亮小姐道:“小姐,你喜欢这几件?只可惜,这些都不卖。”

  顾云曼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漂亮小姐叹了一口气:“你们有所不知,这几件珠宝,其实就是妹妹,也是老板深爱的人所设计的,属于无价之宝,老板把它们摆放在这里,嗯,这里是总店,一来是为了纪念妹妹,二来,也是为了圆妹妹生前的梦想。”

  林清婉沉默。

  当年她跟韩傲云的时候,除了那“心之城”,也有好几件拿得出手的作品,当时那几件作品被不同的人买了去,她没想到,路凡城会把它们全部收回来了。

  心里的情绪翻涌着。

  在各个陈列柜里,她又看见了好几个比较有名的珠宝设计师的作品,包括韩傲云的。

  店里不时有顾客进出,有好些客人也看见了林清婉的那几件作品,纷纷表示有意,无奈那是非卖品,顾客不得不婉惜的去看其他的珠宝。

  在店里流连了好久,林清婉选了一款带心形的情侣手链,顾云曼也选了另外一款情侣手链,两人各自刷了自己的卡,并没有动路凡城的卡。

  漂亮小姐高高兴兴的送她们出门。

  林清婉提着袋子,心情十分沉重。

  顾云曼揽住她的手臂,问:“小婉,你不高兴吗?我很肯定,这珠宝店是路大哥为你而开的。”

  林清婉摇头道:“是不是为我开的,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心里很乱。”

  她忽然发现,原来她一点也不了解路凡城。

  按照刚才漂亮姐姐所说的,这珠宝店是四年前才创建的,时间上是她入狱将近一年的时候。

  那个时候,路凡城应该是痛恨她才对的,又怎么会是为她而创建一个珠宝店呢?

  她想了想,便说:“路凡城他是个商人,或许,这是他经商的一种手段也说不定。”

  顾云曼却不同意她的观点:“不,我更认为,是因为路大哥他爱你。”

  林清婉沉默,爱?那几年,他是恨不得她死吧?

  顾云曼问:“小婉,如果想要知道他的心,你去问问他。”

  林清婉犹豫:“我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小曼,你再陪我去走走吧。”

  顾云曼:“好。”

  两人走出了这片豪华的商业大街,往前方不远处的公园走去。

  走着走着,顾云曼的心突然变得不安起来,好几次,她突然停住脚步回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林清婉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顾云曼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厉害,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刚才我老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林清婉一愣,也立即回过头去,那边,一道人影急急躲过了她的视线。

  林清婉并没有发现什么,她拧了拧眉头,说:“那我们赶紧走吧。大概是我们刚从珠宝店出来,被人盯上了。”

  顾云曼听她这么一说,便抱紧了怀中的小袋子,袋子里的两条链子,花了她好大一笔钱。

  “难道他想要抢劫不成?”她愤愤的说道,“我们往人多的地方去,我就不信,他还敢下手。”

  可是她们猜错了。

  两人立即变道,往人多的方向走去,果然没多久,顾云曼原本被人盯迫的感觉便消失了,但是她心里的那股不安依然存在。

  她想不出为什么,直到路凡城站在她们的面前,她不安的心才完全放松了下来。

  有他在身边,她总会觉得安心。如同站在洛大哥身边一样,不会害怕。

  路凡城盯着她们手中的袋子,皱眉:“就买这么一点?”

  林清婉回道:“没什么要买的。”

  顾云曼笑:“小婉是想着给你省钱呢!”

  路凡城一听,伸手搂住林清婉:“傻瓜,不用为我省钱。我赚的钱,你随便花。”

  他突然间想起那天,她扒拉着垃圾桶的那一幕,满腔的心酸与心疼涌了上来,他把她搂得更紧,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恨不能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哑声道:“婉儿,对不起。”

  林清婉在他怀中动了动身子,有些意外。

  “为什么说对不起?”

  “对不起,是我让你吃了太多的苦头。”

  林清婉沉默了几秒钟,抬手回抱他,脸埋在他的胸膛里,久久不语。

  “哇,你们,你们不要太过份了!”

  洛奕铭出现的时候,就看见已经吻在一起的两人,而顾云曼则抬眼看天空,嘴角弯弯,脸红红。

  “喂,你们注意点形象好吗?太过份了!”洛奕铭对着路凡城和林清婉瞪眼。

  林清婉羞得再次把脸埋进路凡城的怀中,当起了鸵鸟,抬手,用力在他的后背掐了一把。

  这混蛋,刚刚也不知怎么的就吻下来了,而她,居然,居然忘了这是在大街上。

  腰际传来一阵疼痛,路凡城闷哼了一声。

  “你这个粗暴的女人!”他阴沉沉的说道,“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清婉的身子抖了抖。

  而一旁的洛奕铭则打了个哆嗦,他忙拉住顾云曼的手,说:“曼儿,我们走,再呆下去,我们的牙非酸掉不可。”

  顾云曼笑:“小婉,路大哥,再见。”

  走了两步,她突然回头问:“小婉,你今晚回御景雅苑吗?”

  林清婉来不及作答,洛奕铭插、进话来:“他们现在如胶似iis漆,恨不得分分秒秒粘在一块,美好的夜晚,怎么可能舍得浪费?别管他们了。”

  林清婉听了脸更红:“我迟一点就回去。”

  路凡城拖住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回哪?要回就跟我回华园。”

  就这样,林清婉被他带回了他们曾经的婚房里。

  房门刚合上,路凡城便急切的将她抵在了门板上,凶悍的吻便落了下来。

  林清婉反抗不得,又被他搬过了身子背对着他。

  她被他折腾得迷迷糊糊的,眼看他已解除了所有的屏障就要进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说道:“等一下。”

  路凡城愣了下,喘着气问:“怎么了?”

  “你先告诉我,贝儿珠宝店是怎么一回事?”

9764 3539324 MjAxOC8xMS8xNy8jIyM5NzY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7/9764_3539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