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莫名的兴奋

书名:前夫不及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金攸悠 更新时间:2019-04-16 00:12:04

  眼前的女孩,他了解她的为人。

  尽管长大了还像小时候那样粘着他,但是如果没有人唆使,她是断不会做出刚才那般逾越的举动。

  他知道母亲从卧室门口经过。

  他知道自己名义上的舅舅已经把他和小菱“亲密”的一幕拍下来了。

  而事实上,或许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

  许依菱眼泪突然如决堤的洪水般流了下来。

  “可是,可是你明明对我有感觉的。”

  白天的时候,她也有对他做出很亲密的举动,可是,他明明没有拒绝她的,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冷漠了?

  望着他湿答答的头发,许依菱伸手取过放在一旁的吹风机,哽咽道:“阿城,我给你吹头发,好不好?”

  路凡城叹了一口气,拿过她手中的吹风机,放缓了语气:“我自己可以,菱菱,你回房间去休息吧。”

  许依菱的眼泪又“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了,她抬头看着路凡城:“阿城,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是对我没有感觉,还是因为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和他从小就认识,自然也知道他曾经受过情伤,她想,他的未婚妻去世已经五年了,他应该已经从伤痛中走出,或者,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路凡城摇头道:“菱菱,不管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对你,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我拒绝你,跟任何人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吗?”

  “我不信!”许依菱哭着说道,“是不是我不够美,不够聪明,如果我有哪里做得不好的,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路凡城耐着性子说道:“菱菱,做你自己就好。我看你累了,回房间休息去吧。”

  眼见他脸色渐冷,许依菱尽管还有许多话想要说,但是又怕他生气,不得不委委屈屈走了。

  待许依菱离开后,路凡城取过手机,按下了林清婉的电话号码,但是在电话拨出去之前,他却挂断了。

  他将手机扔在床上,倒在一旁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婉儿,对不起。

  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负你!

  只是,你一定要等我!

  ——

  许依菱狼狈的跑出了路凡城的卧室。

  她知道,自己不该生出那样的妄想来,可是若自己不按杨思承说的去做,未来的日子,怕是要生不如死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昨天她刚从国外归来,杨思承便要她同他一起入住路家。

  因她从小就跟杨思承夫妇俩一起生活,所以路家人自然而然的也把她当成了亲人般对待。

  她是感恩他们的。

  偏偏,却对路凡城动了情。

  她慌慌张张进了房间,立即把门反锁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蓦的在耳边响起。

  她险些被吓个半死。

  抬头,却瞧见杨思承脸色难看的站在眼前。

  她心里恐慌不已:“叔叔,你……怎么还在这里?”

  杨思承没有回应她,而是伸出手掐住她的下巴,用力抬起:“这么快就回来,看样子是没得逞!我是怎么教你的?勾、引男人这种事你不是很在行么?”

  许依菱惊恐的摇头。

  杨思承放了手:“怎么回事?”

  许依菱眼里尽是慌乱之色:“我……我有主动,可是他不为所动……”

  杨思承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后者察觉了什么,忙将那可怜的坎肩裹紧,以遮挡住自己的身子。

  杨思承嗤笑了一声:“掩什么?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见过?”

  许依菱垂下眼帘,眼泪流了下来。

  杨思承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阿城他居然对你没反应?没理由啊,除非他是那方面不行!”

  许依菱沉默。

  行不行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没本事勾起路凡城的兴趣。

  “下次你再试一试!”杨思承命令似的说道,“如要再不行,可别怪我不客气。”

  许依菱脸色发白,她突然朝杨思承跪了下去:“叔叔,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伤害阿城。”

  杨思承抬脚朝她踢了一脚:“臭婊子,老子养了你多年,如今叫你帮忙办点事情,你就不肯了?”

  对路凡城言行举止亲密暧昧,自然是他指使的,在杨思晴的面前,他不过是演戏罢了。

  许依菱一脚被他踢倒在地,她忙爬起来,恳求道:“叔叔,我真的没办法,我做不到!”

  杨思承冷哼一声:“你如果不乖乖听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你敢违抗我,到时候,所有认识你的人都会收到你的果照,甚至跟床、照,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有多烧,多浪!”

  许依菱脸色一白:“叔叔,不要!”

  杨思承道:“如果你乖乖按我说的去做,等一切事成以后,我会把你所有的证件都还你,到时候,也可以放你自由。”

  许依菱眼睛亮了一下:“真的?”

  “自然!”杨思承点头道,“那你要听我的吗?”

  许依菱含泪点头:“我听。只希望叔叔到时候能说到做到,放了我,还我自由!”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杨思承胡乱回应道,他的目光落在女孩的身上,突然变得贪婪起来,“路凡城这小子,送到嘴边的肥肉居然不吃!他不吃,我吃!”

  他说着,一步步朝许依菱走去。

  许依菱脸色更加惨白了,她一边往后面缩一面求饶道:“叔叔不要,这是路家,万一被他们听见了……”

  杨思承邪笑道:“放心,每一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

  ——

  路凡城坐在电脑桌前,目光紧盯着电脑屏幕,俊脸上是清冷的一片。

  电脑屏幕里所展现出来的景物,正是许依菱所在的房间。

  他看见,大床上,是一对男女,正上演着不,堪,入目的一幕。

  他并没有偷|窥的嗜好,只是杨思承和许依菱所做的事情令他不得不提防。

  他们的谈话,透过窃听器,一字不漏的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他突然将电脑合上,起身,走到窗台前,点燃了一支香烟,放进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

  演戏是吗?

  好!

  他不介意陪他们一起演!

  只抽了半支烟,他便将烟支给扔了,掐灭。

  他将脖子上的链子取出,置于眼前,目光久久的落在铜块上方的“凡”字上。

  他已经查到了,为了自己的野心,杨思承将刚出生没多久的他从父母身边抱走了……

  那之后,他带着妻子离开了青城。

  如今,眼见他那两位堂弟路司衡和路常柯即将出狱,他突然回来,还带着许依菱,他又想做什么?

  ——

  许依菱的房间里。

  许依菱趴在床上,默默的流泪,身后的男人令她恶心,可是她却没办法反抗。

  在这个世界上,她举目无亲,甚至连一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她就像一条频死的鱼,被人置于砧板上,任人宰割,却无能为力。

  她恨,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杀了。

  可是杀人偿命,她没有勇气将自己的下半生投在监狱里。

  而且这个男人也警告过她,如果她杀了他,那么她所有的果照和视频都将会在网上疯传,不管是不是真的,她,真的赌不起!

  她也想将他对自己的残暴公布于世,让世人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的丑恶嘴脸。

  可是,她不敢。

  她对未来还是充满着希望的。

  她没有谈过恋爱,她也不知道跟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什么样的一种滋味,她想要体验这种人生。

  她告诉自己,千万要忍一忍,等拿到了自己所有的证件,她就恢复自由身了,到时候,她就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啪”的一声响,杨思承在她的臀上狠狠的落下了一掌。

  许依菱疼得眼泪直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停息下来。

  杨思承起身戴整齐之后,将一叠现金甩到了她的床上,冷冷的说道:“这笔钱你拿着,明天你到医院去做个CN膜修补术,到时候跟了路凡城,一定要让他知道,你跟他是第一次。男人对女人的第一次都情有独钟,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加有把握抓住他的心……”

  他想到了什么,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张照片扔到她的面前:“照片上的人你最好认识一下。她叫林清婉,这个女人对路凡城有一定的影响,不,她把路凡城迷得神魂颠倒,你的任务是抓住路凡城的心,把这个女人从路凡城的身边赶走。”

  “如果你真能抓住路凡城的心,嫁给了她,那么你以前的事就永远埋在土里,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杨思承突然笑了起来,俯身,拍拍女孩的脸,笑得阴森森的:“如果路凡城爱上了你,并真心娶你为妻,那么以后,我们是什么关系呢?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想到这个,我居然莫名的兴奋。”

  “宝贝,我祝你好运!”

  许依菱没有吱声,直到杨思承抬脚离开,直到房门被关上,她仍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久以后,她捏起那张照片,定定的看着照片上的女孩,脑海里快速闪过了什么,原来是她!

9764 3552416 MjAxOC8xMS8xNy8jIyM5NzY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7/9764_3552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