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把她处理掉!

书名:前夫不及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金攸悠 更新时间:2019-05-16 10:12:37

  他难以置信,曾经堂堂林家的二小姐,此刻居然蹲在垃圾桶旁,认认真真的翻找着什么,脸上是紧张的神情。

  宋烨磊站在她的身边,试图帮助她,但被她拒绝了。

  垃圾桶里特有的酸臭味扑鼻而来,她毫不介意。

  当她将那些不值钱的玩意翻找出来的时候,脸兮兮的小脸上立即绽放出甜美的笑颜来。

  路凡城一时呆住了。

  他看着那张脸,透过时光,他似乎看见了过去那两张长得一模一样的美艳小脸,同样的身高、身菜、背影、发型、笑容、衣着打扮,甚至连说话的声音、语气、神态也是相似到连神都难以区分的地步。

  那些日子,他们三人常常在一起。

  不看她们的手镯、不看她们的右耳上是否有一个耳仓,每次见面,他只需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其中一个女孩扑进他怀里,当然,这个女孩是林天雅,而林清婉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在一旁甜蜜……

  林天雅会腻歪他,而林清婉不会。

  他就是这般将她们区分开来的。

  那时候,他带她们出去,多少人艳羡他,找了一对貌美的双胞胎,有的还调侃他,将两人都收了吧,反正两个都一样。

  是的,她们两个都一样。

  但在他的心里,他却分得很清楚。

  因为,林天雅曾经为了救他,差点连命都丢了。如果不是她,他现在也不会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只可惜,她却……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眸中已恢复了万年冰霜,他调转车头,离去。

  那边,林清婉找回自己的东西之后,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弄丢就好。

  宋烨磊问:“二小姐,你要去哪,我送你。”

  林清婉扯了扯嘴角:“宋大哥,谢谢你。我有公交卡。”

  她晃了晃手中的卡:“宋大哥,再见。”

  宋烨磊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陷入了沉思中。

  ——

  路若萱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见里面烟雾缭绕,一股浓浓的烟味顿时扑鼻而来。

  她皱眉,捂住鼻子,一眼就看见了倚在落地窗前的高大男人。

  他站在那里,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他望着窗外,指尖的烟支忽明忽暗。

  听到声音,他转过了身子。

  “萱萱,你怎么来了?”

  路若萱把手中的保温盒搁在茶几上,埋怨道:“阿城,你少抽点烟。要是妈知道了,又要唠叨了。”

  对于她没大没小的称呼,路凡城拧了下眉,却没有再纠正。

  好像是从她十五岁开始,人后她再也不肯称他为哥哥了。他说过很多遍,她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路凡城抬手吸了一口烟,将烟支掐灭在了烟灰缸里。

  路若萱走过去将窗户大开:“阿城,你不要再抽烟了,我讨厌男人抽烟。你以前从不抽烟的,却从四年前开始……”

  得知林天雅死了以后,他就开始接触烟支,渐渐的,似乎就离不开这种东西了。

  她该庆幸,他只是吸烟而不是酗酒。

  可想而知,林天雅在他的心里占据了多么重要的地位!

  “她都死了几年了,你还没有忘记她。”

  她也该庆幸,他惦记的是一个死人,而不是活生生的女人!

  路凡城看着她缠着纱布的手,开口道:“你手受了伤,小心点。”

  听了他的话,路若萱很高兴,暂时将那个死去的人放下。

  她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折回茶几处,打开保温的盖子,很快,鸡汤特有的香味立即弥漫了整个空间。

  “妈看你中午都没怎么吃东西,叫我给你送鸡汤。”她把汤倒出了一碗,递到路凡城的面前,“趁热喝了。”

  路凡城接过,却搁在了桌面上。

  “我现在不饿。”

  路若萱道:“怎么会不饿呢?午餐你都没吃几口。”

  路凡城:“我一会喝。”

  就在这时,秘书推门走了进来,同路若萱打了个招呼后,便将一叠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路总,视频会议准备开始了,这是会议需要的资料。”

  路若萱一看两人已经聊起了工作上的事戸,便不好再打扰,离开前一再叮嘱路凡城记得喝鸡汤。

  会议结束之后,路凡城盯着茶几上的保温盒,和盛在碗里的汤汁,起身,将碗和保温盒拿进洗手间里,面无表情的,将汤全部倒进了马桶里。

  ————

  夜幕降临。

  青江边上的风徐徐的吹着,带来一股股凉意。

  林清婉看着四下无人的江边路,有些疑惑的问林天雅:“姐,不是说阿城哥哥在这里吗?他人呢?”

  林天雅笑道:“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小婉,来,把这个喝了。”

  林天雅将一个透明液体的杯子递给她。

  林清婉问:“这是什么?”

  林天雅没有正面回应她,脸色突然间沉了下去:“小婉,我知道你爱他。但是你别忘了,他是我的未婚夫,我未来的丈夫,你的姐夫!你不可以对他产生别样的感情!也不可以把他从我的手中夺走。”

  林清婉慌了,解释道:“姐,我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他占为己有!”

  林天雅摇头:“不,小婉。我了解你。你有过这种念头。”

  她举了举杯子,含笑道:“小婉,听姐姐的话,喝了它,你会需要一个男人,你会从男人那里享受到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乐。相信姐姐,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而且从此以后,你再也不会想他了。你以后,能想到的是带给你快乐的那个男人!”

  林清婉很快明白过来,杯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愤怒的打翻了杯子,里面的液体也洒了出来。

  林天雅扑上来掐住了她的脖子。

  林清婉无法呼吸,她拼命挣扎。

  眼看就要失去知觉,脖子上的压力突然撤去。

  她看见,路凡城站在了她的面前。

  “林清婉,你这个毒妇!”他朝她咆哮,伸出大手,如同折树枝般,生生将她的左前臂折断。

  “咔嚓”!

  “啊……”她叫了起来。

  好痛,好痛!

  “阿城哥哥,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杀死姐姐的!”她失声痛哭。

  没有人回应。

  她睁着模糊的泪眼。

  眼前,没有波光粼粼的江水,没有徐徐的夜风,也没有愤怒的姐姐和路凡城。

  此刻的她,正躺在狭窄的小床上。

  良久才缓过神来。

  她又做噩梦了。

  她大口喘着气,伸手摸了摸左手前臂,那股剧烈的疼痛似乎还在,真实得不像是梦!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谁?”她胆战心惊的问道。

  “是我!李老板。你开门一下。”

  林清婉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房东。

  她起身,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扯过一件外套披上。

  她看了眼窗外,光线透过窗帘布洒了进来,照亮了这昏暗的小房间。

  天还没黑。

  从市区回到郊区的出租屋后,她洗漱了一番,便躺在床上了。

  没想到,一觉睡了三个小时。

  她拉开房门,只见胖胖的房东大叔站在门口,眼珠子在她的身上瞄来瞄去。

  “我听到你的哭喊声,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清婉的心暖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做噩梦了。李老板,谢谢你。”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太好,任谁从房门前经过,都能听见她的哭叫声吧?

  李老板“噢”了一声:“我查看一下水表。”

  说着就要进门,岂知,一只胖乎乎的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拧住他的耳朵,将他使劲往外拖。

  “你是查水表还是想干什么坏事?”一个女人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

  原来是老板娘。

  李老板疼得龇牙咧齿:“我……我干什么坏事,我就是想查水表!”

  老板娘愤愤的瞪了一眼林清婉:“一副狐狸精的模样!不要有人敲门就开门!你这是引狼入室!”

  林清婉摸不着头脑。

  她关了房门后,隔着门板,隐隐听见了李老板凄惨的叫声。

  她不知道的是,李老板被肥肥胖胖的老板娘一顿胖揍之后,躲进洗手间里打了一通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就要得手了,只是出了点意外。”

  “你是猪吗?”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声音已经经过处理的呆板的男声,“如果事情顺利,我会付你剩下的十万。但是如果事情败露,那么,你正在读大学的一双儿女……”

  “别动我女儿!”李老板惊慌的说道。

  “呵呵。如果失望了,那么主角将会是她们!所以,你只许成功!”呆板的男声突然变得阴森森。

  挂了电话,李老板抬头擦汗。

  真是晦气。

  他在心里大骂了一通。

  他只是建了一栋楼,把整栋楼改成了小间出租出去,过着靠收租过日子,这种小日子别提多幸福,多惬意。

  岂知,两天前,忽然有人找上门来,要他干点事情。如果不同意,就拿他的女儿开刀。

  他不得不应下来。

  为了女儿,他只能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对林清婉说对不起了。

  只是,为什么有人要他去做那种伤天害理之事?这林清婉到底是何人?她又得罪了什么人?

  李老板陷入了抓狂的状态………

9764 3566368 MjAxOC8xMS8xNy8jIyM5NzY0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7/9764_3566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