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二章

书名:梦里什么都有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19-03-15 00:08:55

  第二十二章

  -

  第二天, 陈啸之依然没有出院。
关于陈啸之的流言越传越凶, 已经不再满足于陈啸之进ICU了――他已经为了救一个女生被混混捅得肠穿肚烂,生死未卜,那个被救的女生也和沈昼叶没啥关系,成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沈昼叶去小卖部买绿舌头吃的时候,正好听见两个女生讨论陈啸之。

  “四班那个班长你记得吧, ”一个女孩子鬼鬼祟祟地道:“据说他为了保护他看上的的别校校花,一个人单挑了十八个混混,现在在ICU躺着, 据说快凉了。”
沈昼叶:“……”
沈昼叶举着绿舌头, 回去找魏莱说这件事,魏莱和徐子豪疯狂地拍桌大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哈哈哈哈陈啸之快凉了――”
魏莱笑得眼泪都要喷出来了。

  教室正好是中午午休, 一群十四五的弱智男孩在后面拿着扫把学习日本刀法之拔剑出鞘, 乒乒乓乓的。沈昼叶在这背景音中迷惑地举着冰棒,问:“不是,为什么这个故事的女主角变成了外校校花?是我的转学生身份不能满足看客了吗?男主角还是那个男主角, 为什么女主变了?”
过了会儿沈昼叶又不太开心地补充:“就算传桃色绯闻, 也是我和他传啊?我还活着呢――”
魏莱对着沈昼叶的脑瓜就是一巴掌:“你有点数好吧。陈啸之一天到晚对你拉着张脸, 路人为啥会传你和陈啸之?光‘我还活着’有啥用?”

  “……, ”沈昼叶被说服了:“魏莱,你说的有道理。”
魏莱补充:“补药碰瓷。”
沈昼叶一抬手:“对不住!是我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
徐子豪在一边笑得捶桌。

  “不过他为什么还不来啊?”徐子豪抹着眼角快乐的泪花,问。
魏莱想了想:“不晓得, 我昨天看他活蹦乱跳的。”
他们三人小组又是一阵快乐的大笑,沈昼叶急忙补充道:“他们医院病床那么紧, 一床难求,他不出院,肯定是医生觉得不可以啦。”
徐子豪叹道:“还不出院呢!”

  沈昼叶安详地啃完了一支冰棒,接着就被潘老师叫去了办公室。
语文办公室里有一个警察,警装笔挺,看样子等级不低,那警察叔叔看到沈昼叶先与她握了个手,然后表明了来意:

  “小姑娘,我来带你去做个笔录――顺便指认一下嫌疑人。”

  -

  沈昼叶是本次案件主要的目击证人,也属于众多受害者之一。

  她对打官司和法律其实懂得不多,以她的印象,一开始以为这件事会是两个律师上法庭打架,或者那群混混赔钱蹲号子了事。然而沈昼叶一进公安局,等着给她做笔录的人,居然是一个检察官。
那件事显然不打算以一个普通事件结尾。
――它隔了三天才传唤沈昼叶的原因,是因为它成了个刑事案件。
检察官正准备以故意伤害罪和敲诈勒索罪对那群混混提起公诉,其中敲诈勒索罪是主体,取证困难,因此那检察官从沈昼叶处问了不少信息,并全数记了下来。这件事为什么会被刨根问底沈昼叶不得而知,但是有可能和陈啸之的父母有关。

  沈昼叶从公安局出来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十月的太阳仍嫌毒辣,她一出来就觉得晒的要命,用手掌挡了下脸,发现自己的手指肚儿被阳光映透了,红莹莹的。

  路边泛黄梧桐被凉风吹拂,斑斑点点的光落在石砖上。
下午三点,此时回学校已经不太合适,毕竟回去也听不满一节课。
沈昼叶只花了两秒钟就下定了决心――她掏出自己的小钱包,在街边水果摊上称了两斤又红又青的山东冬枣和红心蜜柚,挎着自己的书包,坐公交车去了军总医院。

  -

  这是沈昼叶第三次来探病,也是她运气最好的一次。
――因为这次陈啸之睡得很熟,不需要等待入睡,而且病室里只有他一人。

  风吹着窗帘,日光如潮汐般涨落,俊朗少年的病号服下露出截干净绷带,正侧着身熟睡,眉头舒展,有种无忧无虑的赤子感。

  沈昼叶将自己买的水果悄无声息地放在陈啸之的床头,蹑手蹑脚拉开凳子,在他身边坐下了。

  他的床头晾着两本大部头英文原著,应该是他这两天啃的。
沈昼叶好奇地瞄了一眼,发现一本是《2001:A Space Odyssey》,书签在书页中露着一角,另一本是《Hubble:Imaging Space and Time》。
前者沈昼叶很早就读完并推荐给了梁乐,后者沈昼叶听说过,那是国家地理出版的新书,是一本以哈勃望远镜拍的许多相片制作的的合集,封面十分漂亮且极具收藏价值,精装――沈昼叶十分想要拥有,愿意把它供到书架上,然而它的定价是足足50美元。
五十美元,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沈昼叶就悄悄翻了下那本书。
哈勃望远镜相片集应该刚买来不久,翻开时还有铜版纸与胶分离的清脆响声,沈昼叶吓得咽了口口水,生怕把陈啸之吵醒了,连喘气的声音都不敢太大。

  ――被他看见就完了。沈昼叶想。
沈昼叶打开第二页,那一瞬间,陈啸之大约是睡得不太舒服,翻了个身。
沈昼叶:“…………”
小转学生吓得一哆嗦,想起陈啸之最后的羞辱,将书偷偷摸摸地放了回去。

  不碰了,他的东西有毒,沈昼叶耳根通红,委屈巴巴地告诉自己。

  ――妈妈教她怎么躲人之后,沈昼叶才发现,自己是真的不敢和他碰面。
沈昼叶的感恩是真的,对他怀有的好感也是真的,可她从陈啸之处受来的冷眼也是真的。

  十五岁的女孩无声地坐在救她的人的床前,一声不敢吭,无声地守着陈啸之,看着他肩上的和腕上的绷带,充满酸涩和歉疚地低了一下头。
谢谢你,她想。

  ――可这世上,没有人不怕冷眼。
没有人。

  -

  陈啸之一个舒舒服服、准备养精蓄锐的午觉醒来,床头多了一袋红心蜜柚和一袋冬枣。
这次他连贺卡都没收到,来送红柚和冬枣的人就像个来了又走的田螺姑娘,留下好吃的,但是却记得带走了她自己的保温桶。
她还能这个点来?陈啸之头都要炸了,三点多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今天,来给他送作业的是,他的同桌徐子豪。
徐子豪坐在窗边,跟他聊天,第一句话就告诉他:“沈昼叶今天被叫去做笔录了。”
陈啸之:“……”
“下午一点的时候她就和警察走了,去了警察局一直没回来,”徐子豪懒洋洋道:“应该是做完笔录就回家了。真羡慕啊,我也想去做笔录……”

  “沈昼叶最大的好处是什么你知道不,”徐子豪的废话又传了过来:“她没等布置作业就走了,所以今儿这作业她不用写。陈啸之你就不一样,你在住院,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陈啸之心里一团乱麻,敷衍地嗯了一声。
徐子豪又说:“不过你什么时候出院啊?我看你都活蹦乱跳的了……”

  陈啸之终于正眼看了徐子豪一眼。
“你怎么批话这么多?”陈啸之不爽地道:“我问你,你回答。”
徐子豪慷慨大方道:“行啊,你问呗。副班长这几天替你开会啥的,搞得好端端一个人老抱怨,要我说,你这班长真不是人做的……”

  陈啸之被吵得脑仁疼,无意识地揉了揉额头。
“沈昼叶这几天怎么样?”陈啸之犹豫道:“她心情看上去很差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子豪诚实地说:“她?挺好的啊,天天都带糖,跟我们分着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陈啸之:“……”
陈啸之突然想起阿十还给他分过糖,一时之间肠子都悔得有点儿青……
他不死心地问:“我问她怕不怕和人相处。我没问你给不给你吃糖。”

  “挺好的,”徐子豪大大咧咧道:“她今天去小卖部买绿舌头,回来还和我们讲八卦了呢。”
“……”
徐子豪拿了陈啸之的零食来吃,吃了会儿,又说:“陈啸之,沈昼叶人真的挺好,还挺大方。你是因为什么恨她?”

  陈啸之坦白:“我从来都不恨她。”
吃着绿豆糕的徐子豪:“???”
“――这样吧,”陈啸之双手交叉,冷静地问:“――徐子豪,我用多少钱能收买你?”

  徐子豪:“……????”
“收买我?”徐子豪颤抖道:“老陈你是要收买我的心智还是收买我的肉体?先说好想收买我的肉体可以但是你得先去变个性然后隆个胸我喜欢G罩杯……”

  十五岁的陈啸之权当没听见,冷静道:“接下来的几天,放学之后,沈昼叶什么时候走,你什么时候给我发个短信,通知我一声。”
徐子豪一声尖叫:“啊啊啊啊啊陈啸之你居然想让我当变态跟踪狂!!”

  陈啸之眉头烦躁地一拧,问:“我他妈什么时候让你跟踪了?”
徐子豪:“……?”
“我让你在沈昼叶离开学校的时候通知我一声。”陈啸之心烦意乱地道:“我他妈让你跟踪了?你跟踪下试试?”
然后他又看向自己的同桌,一字一顿道:“说。多少钱能收买你?”

  徐子豪一听,立刻伸出双手:“五十。”

  陈啸之冷漠地看了他三秒,扭头去床头摸钱包。
这人的动作已经颇为流畅,可见恢复的程度相当不错了,伤口也没有渗血,动作丝毫不受限。

  徐子豪在接过那眼神中满含‘你这个廉价的狗东西我真嫌弃你’的陈啸之的五十块钱时,突然意识到――陈啸之这样,早他妈该滚着出院了!
这他妈还不出院,就是在浪费医疗资源。

  可他怎么还不滚?

  -

  周三放学后,沈昼叶被叫到了物理教研办。
物理老师询问了一下她的近况,然后给她塞了几本自己曾经用过的大学教材。

  “听说你在集训的地方做的很不错嘛,”李正廷老师笑道:“就是答题不太规范。”
沈昼叶羞赧地挠了挠头,说:“答题不规范确实挺要命的。”
于是沈昼叶去教室收拾了东西。

  她背上书包,又提起了一个新的保温桶――那保温桶里是她今早搞出来的改良版玉米排骨汤beta2.1。沈昼叶不知道自己的上一桶汤到底是进了马桶还是进了下水道,也不敢去想,但是这是沈昼叶对陈啸之表达谢意的途径。
希望他还是喝了一点的,沈昼叶有点难过地想,不过以自己的地位,还是先认为他都倒了比较好。

  沈昼叶和李老师一同下楼,她的身后,夕阳璀璨地落在楼梯间里。

  李正廷老师忽然道:“小沈,你去给陈啸之探病的时候,顺便把那些材料给他带一份。”
沈昼叶提着保温桶笑道:“好的呀老师,我今天下午就去。”
“那可太好了,”李正廷老师莞尔道:“不过咱班班长受伤不轻,搞不好已经残废了,我不敢指望他。小沈你的预赛可得努努力啊。可就是这个月了。”

  沈昼叶忍俊不禁,在校门口,与老师落落大方地道别。

  沈昼叶正准备去买点什么别的,却突然看到了徐子豪,夕阳斜沉,学校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徐子豪却背着个书包,靠在学校正门口。
沈昼叶看到同班同学,开心地笑起来,问他:“你怎么还不走呀?”
徐子豪深沉地道:“我在这等钱来。”

  ――这回答实在没头没脑。
沈昼叶怀疑是自己没跟上国内同龄人的梗:“嗯……嗯?好吧。你等钱来,我去医院。”

  沈昼叶又跑去水果店,给身负重伤,住院四天还没能脱离护士姐姐观察的陈啸之买水果。
那时天都快黑了,十月秋夜,夜长风急,已经有点冷。北风一刮,沈昼叶没带厚衣服,被吹得裹紧了身上的校服外套。
这水果店的阿姨都认识她了,一看到她就笑眯眯地问:“啊呀,小妹妹又要去探病啦?”

  沈昼叶哆嗦着蹦了蹦,可怜兮兮地道:“是呀!好冷哦,阿――阿姨,帮我拿两斤――斤,皇帝柑……”
“好嘞,”阿姨一抖塑料袋往里装柑子,叮嘱她:“降温啦,多穿点呀小朋友。”
沈昼叶可怜地点点头,无意识地回头,朝学校的方向看了一眼。
暮色之中,徐子豪仍靠在校门口,吧唧吧唧地摁着手机……

  徐子豪这家伙发啥短信呢,他不是在等钱来么?

  寒风夜色萧萧然,路灯温柔亮起,时年十五的沈昼叶被白炽灯拢在光里头。
――看上去,有点儿惨兮兮。

  

9768 3539238 MjAxOC8xMS8xOC8jIyM5NzY4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8/9768_3539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