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九章

书名:梦里什么都有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星球酥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5:37

  第一百一十九章

  -
“所以那本子里到底是什么?”陈啸之想了想,又补充道:“现在有时间了。”

  沈昼叶停顿了一下。
在女孩停顿的间隙, 细碎太阳从树荫缝隙里落了下来, Arasterdero外的住宅区绿草如茵, 绣球花生长其中。
“那个本子里……”
沈昼叶停顿了一下, 看向车外。她在思考该如何给陈啸之将这个问题解释明白。窗外晴空万里, 沈昼叶甚至能望见湛湛蓝天,远空白鸽, 在异国他乡的校园上方徘徊。
直接说么, 还是迂回着讲?
沈昼叶其实有点害怕陈啸之会对这种超自然的故事嗤之以鼻, 搞不好还会建议她去看看医生――感情可能没那么深。

  他会不会当自己疯了?
沈昼叶有点拿不准。
然后她听见陈啸之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沈昼叶想了许久,开口道:“那本子里其实有魔法, 能穿梭……”

  可她还没说完呢, 那辆保时捷嘣地撞上什么,忽然一个迅猛颠簸,陈啸之立刻急刹车!
那一瞬间沈昼叶差点被甩出去, 尖叫一声,陈啸之骂了声操, 护了下沈昼叶的头, 接着将车门一推, 长腿迈下了车。

  “……”
沈昼叶惊魂未定:“怎……怎么了?”
车外, 陈啸之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英俊眉头深深皱着, 绕着保时捷走了一圈,道:“后车胎被扎瘪了。”
沈昼叶:“……”

  -

  扎瘪了保时捷车胎的, 是一个举着长刀的小锡兵。

  他们抛锚的地方正是住宅区,是偏郊区的老房子和小别墅,小孩子多得很,罪魁祸首肯定是找不到了。问题就在于这个车胎瘪得特别巧合,毕竟那只是一个玩具。
沈昼叶在树荫下坐着,陈啸之心烦意乱地换了轮胎,又将小锡兵从破裂橡胶里取了出来,捏在手中把玩。

  “怎么会被这个扎轮胎呢?”沈昼叶挠了挠头上的淤青,纳闷地问。
陈啸之随手将小锡兵抛给她,将头发向后一抓,露出同款青紫,漫不经心道:“我哪知道,但想被这玩意扎破可不简单。”
沈昼叶端详手中玩具,那玩具只有一个角度――长刀笔直向上时,能扎破厚重轮胎,还得在一个极其刁钻的受力角度的前提下。
沈昼叶将锡兵收了起来,道:“是。”

  这实在太巧合了,陈啸之本就拥挤的日程表一下子多了一项换轮胎,还要给保险公司打电话走流程,立刻就变得非常忙碌。
可尽管如此,他仍是将自己的小女朋友送回了宿舍,并将她沉重的行李拿了出来。

  ……
宿舍门口微风吹拂,晴空如水。
沈昼叶去拖行李箱,对陈啸之体贴又关切地道:“我这里你不用管了,你还是去换轮胎吧。”
陈啸之眯起眼睛,看向她。沈昼叶望着他额头的淤青,忽而一阵没来由的愧疚,觉得陈啸之可能的确是垃圾,但是自己更不应该诉诸暴力。
于是她体贴又愧疚地解释道:“我这边真的没问题,你把我送回来就行了。”

  “你一个人能搞定?”陈啸之嘲道:“就你那小胳膊小腿的――你有一米六么?”
沈昼叶:“…………”
沈昼叶焦急地辩解:“我有的,我高中体检……”
陈啸之瞟她一眼,矜贵又挑剔道:“――你他妈也是真敢说,小时候跟我讲自己二十五岁一定是个大胸御姐。沈昼叶你今年二十五了,做到了大胸御姐里头的哪个字?”

  沈昼叶脸唰地红透,憋憋地看着他,面前的陈啸之比姑娘家足足高了一个头,长腿宽肩模特身材,衬衫下肌腱结实有力,富有美感。

  “嗯?”陈啸之还恶意十足地撞了她一下,重复道:“还大胸御姐呢?――真他妈对不起我对你的期待,小矮个,跟着我走就行了。”
沈昼叶小眉头一拧:“你才矮。”
陈啸之看着她,神色平和安详地道:“谁矮谁尴尬。”

  “……”

  “总之以后不准跟我抢东西拎。”陈啸之面无表情地总结道:“我家没这习惯,我家男人更没有。”
然后陈啸之将大箱子和小拉杆箱一手一个,稳稳地一提,以肩膀顶开了宿舍的门。
沈昼叶:“……?”

  他为什么连做好事都……这么像个混球?沈昼叶觉得有点迷茫,跟着他走了进去。

  房子静谧如诗,阳光温柔穿透细纱,陈啸之提着行李,以眼神示意沈昼叶带路。那时正值工作日的白天,宿舍里没什么人,连惯常吵闹的苏格兰人都安静得不行,张臻应是去办公室了。
沈昼叶带着他向上走去,楼梯吱呀一响。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
“你觉得我们有必要开个组会吗?”沈昼叶停顿了下,好奇地开口。
陈啸之:“……?”

  沈昼叶又喃喃自语:“……感觉说是组会好想也不合适,课题组总共就咱们两个人。”
陈啸之道:“组会……想开随时可以开。怎么了?”
“就是之前你说的课题。”沈昼叶沉思道:“我想和你认真讨论一下,共享一下我们现有的进度,前段时间在国内我们忙的别的事情太多了。”

  “……你有进展?”陈啸之拧着眉头问:“我先说吧,我目前为止还没有。”
沈昼叶想了下:“……我也不算有进度,但是我有很多疑问。大概需要花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一个半小时……”陈啸之沉吟片刻:“我今天抽不出一个半小时,一会儿我得回学校销假,不出意外的话乔治找我还得有点事――”
然后陈啸之停顿了下,纠结道:“……下午还要去换轮胎,还得和保险公司打交道。”
沈昼叶微一思索:“我今天也不行,我这边也一堆事儿。”

  楼梯吱呀响了,沈昼叶爬上最后一层楼,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前,从门口盆栽摸出了备用的钥匙。

  “那就明天吧,”陈啸之扛着行李道:“正好今晚你也整理一下要问我的问题,再给你留点休息时间……明天上午九点?”

  然后她咔哒一声,开了自己宿舍的门。
沈昼叶揉了揉额头上那块淤青,温和地说:“好,明天上午九点。”

  -

  小阁楼光线温馨,陈啸之将沉重的行李放了下来。沈昼叶则跑去开窗通了风,她开窗时鸟雀啁啾,金光映亮飞扬尘埃。
新鲜空气大股大股涌了进来,沈昼叶无意识地回头,看向陈啸之的背影。

  陈啸之背影高大帅气,领出门的话极其长脸,正弯着腰,将沈昼叶的行李箱扶正,并没有回过头看向她。

  他们两个人太过于老夫老妻了,沈昼叶想。
她隐约地知道陈啸之爱自己,却不太确定陈啸之对自己有没有激情,是不是更像家人,是不是更有种相敬如宾的感觉。他们交往之后好像也只亲过一次……陈啸之从未流露过还想亲她的意思,也不再有那种必须从早到晚粘在一起的热恋期。
沈昼叶:“……”

  破镜重圆的爱人都是这样的吗?沈昼叶迷茫地问自己。
这样是正常的吗?
不对,青梅竹马都是这样的么?――没有新晋情侣的互相试探,没有你进我退的舞步,跳不出恋人的华尔兹,像是已经被调整进了最合适的圈子里。他们年少相识,见过彼此的童年与少年,深知对方的一切坏毛病和小习惯,目光望向同一片星海,犹如伊甸之地中太初的、为彼此而生的红土与肋骨。

  ――可是他们二人之间,实在是太熟悉了。
沈昼叶闭上眼睛,揉了下自己泛青的额头。

  幼稚可能是真的,沈昼叶合眼的视野被阳光晕红,她觉得额头有点轻微迟钝的痛楚,像是莲花入水的钝痛。

  可是我对他,是有激情的。她揉着额头想。
――我想和他去一号公路的海岸看日出,看海雾笼上如火照样,看从沉没于北海公园的夕阳在美国西海岸冉冉升起。
我想在海雾弥漫的公路畔,与他接吻。

  沈昼叶睁开眼睛,看向陈啸之的背影。
他肩膀宽广,站在尘灰飞扬的日光中,那是一种令沈昼叶感到安全的气息。他拍了下手,回头看向沈昼叶。

  沈昼叶眨眨眼睛,与他对望。

  陈啸之手上似乎都是灰,看着沈昼叶问:“我难得来一次,有什么需要修的东西吗?”
沈昼叶一愣:“诶?”
“家具,什么重东西,水龙头或者别的什么,”他淡漠地道:“或者搬家具。你一个小姑娘干不了的,我顺带就给你解决了。”
沈昼叶摇了摇头:“好像没有,东西都挺新的。”
陈啸之不强求,说:“那行,有事叫我,我随叫随到。”
“好。”沈昼叶温温暖暖地笑了起来:“那你是不是打算先回学校了呀?”

  陈啸之点头:“回学校销假,销好了给你发微信。”
沈昼叶眉眼一弯:“好呀,那我送你下去。”
“不用送,你这儿工作量还不小,”陈啸之莞尔道:“我发微信你记得回就行。”

  沈昼叶笑眯眯地嗯了一声。

  上午朝阳温暖,陈啸之在她的浴室里洗了下手,将手上的脏污冲洗干净,出门时忽然看到门后所贴的,她父亲的照片。
那张照片被时空裹挟而来,只是无人知道它所经历的旅程。十九岁的沈父笑容灿烂,站在柏林的大地上,国际物理奥林匹克镀金的大字在照片上闪着光。

  陈啸之:“……”
沈昼叶注意到他在看什么,温和柔软道:“怎么了?”
陈啸之擦着手问:“你爸?”
沈昼叶:“嗯,怎么了?”

  “……,”陈啸之眯起眼睛看着少年人的照片,四十年的时光凝固在里头。
他问:“你爸也是国际奥赛金牌?”
沈昼叶眉眼一弯:“是呀。――不过你在国外,也知道我拿金牌了?”
她看不太分明陈啸之的表情,但是明显感到他僵硬了一下。

  “……知道。”陈啸之专注地看着那照片道:“2011年七月,泰国曼谷,你全金,实验第二。”

  沈昼叶一愣:“你怎么连地点都知道?”
这种赛事虽国际认可度不低,也并非冷门赛事。但因为其观赏度低、话题度低、亚裔(尤其是国人)屠版等原因,其实报道的规模很小――顶破了天,也不过就是说几句我国出自XXX中学的XXX斩获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而且七年前信息并不像如今那么灵通。

  他身周尘土犹如发光的蜉蝣。
陈啸之背着身,没回答她。
“你爸和你挺像的,”陈啸之静默道:“……尤其是眼睛。”
沈昼叶笑眯眯:“是吗?”
陈啸之:“是,你长相随华阿姨,但是眼睛像爸爸。”

  他拍了下那张老旧的、近乎黑白的照片,走到床前,弯下了腰。
然后,陈啸之在光里,专注地吻沈昼叶的唇。
那个吻非常轻柔,犹如春风与湖心水莲,又像是夏夜细草,清淡得像是生怕惊扰着小姑娘家一般。沈昼叶顺从地闭上眼睛,仰起头与他接吻。

  我想拥有陈啸之,接吻时沈昼叶怦然心动地想。

  ……仅仅这点不够。
我承认我斤斤计较,承认我的自私自利,承认我身为人的卑劣和得寸进尺。我想逼他忘记自己之前有过的前任,删除掉那段没有我的岁月。沈昼叶意乱神迷。我想让他为我神魂颠倒,冲动又富有激情,像走过初恋的少年。
我想让他从始至终都属于我。我想成为他的唯一。

  她睁开一丝眼睛,望向陈啸之英俊硬朗的眉眼。

  -

  ――我想在所有的方面,在各种意义上,拥有面前的青年人。

  -

  ……
…………
“所以你的额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臻不依不饶地问:“你被人揍了吗?”
沈昼叶捂住额头:“没有……”
张臻担忧地问:“是不是他家暴你?”

  “…………”
“……他看起来真是挺凶的。”张臻咋舌道:“你和你导师在一起,感觉你特别吃亏。”

  早晨八点四十五,办公室,天色昏暗。
坐在窗边的沈昼叶拼命遮掩自己淤青的额头,前所未有地后悔自己对陈啸之诉诸的暴力。
那天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楼下有几个本科生高声聊天。沈昼叶捂着额头,飞速啃着装在塑料袋里的三明治,面前摆满了文献和演草纸。
沈昼叶一边啃早饭一边狼狈道:“吃亏?怎么说?”

  “吃亏嘛,”张臻小声比比:“你性格这么软绵绵的,爸妈教得又好,你导师那么横,还他妈有点少爷脾气,一看就娇惯长大的。以后你们万一搬到一起,他还不得奴役你?”
沈昼叶一愣:“……诶?我不太懂……”
张臻:“…………”
“你是哪里没听懂?”出国前连着被亲妈送去相亲数日,饱尝人间冷暖的张臻女士关心地道:“哪没听懂我给你慢慢解释,是‘吃亏’俩字不懂还是‘少爷脾气’不懂?”

  沈昼叶认真地摇了摇头。
张臻:“……是‘搬到一起’不懂?搬到一起就是说你们怎么也要考虑一下同居,住在一起会暴露很多矛……”
“不是诶。”沈小师姐捏着自己的小关节,期期艾艾地道:
“……我不懂‘奴役’。”

  张臻:“……”
张臻嘴角一抽,解释道:“‘奴役’就是说你可能要包揽很多家务,给他洗衣服,给他做饭,被折磨成黄脸……”

  张臻那个‘婆’字还没说完,门上忽然‘笃笃’响了两声。

  陈教授推开门,拧着眉头道:“沈昼叶,早上吃了什么?”
沈昼叶一愣,扬了下手中的小塑料袋,塑料袋里是形态不明的、勉强能看出可能是三明治的面包团――那是沈昼叶会做的唯一早饭,她一举起来,生菜叶子和切开的西红柿就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像是不堪沈昼叶□□,羞愤自杀了。
张臻:“……?”

  “我他妈就知道,”娇生惯养的少爷脾气陈教授不爽道:“过来,来我办公室吃。”
沈昼叶:“噫?”
“――我早上熬了粥。”陈啸之眉头皱着,将手中的保温桶一扬:“你胃还不好,谁准你早上吃凉的?来我办公室吃,还有凉拌鸡丝。”

  张臻:“…………”
沈昼叶呆呆地问:“鸡丝里要拌糖蒜汁,拌了吗?”“……拌了。”陈教授忍辱负重,咬着牙关:“没见过你这么屁事多的,赶紧来行吗,吃完跟你开组会。”

  沈昼叶很犹豫地嗯了一声。
张臻几乎以为自己活在梦里,她呆滞地看了看自己好像少根筋的天然呆室友,又看了看她老同学的导师兼现任陈啸之陈教授。

  张臻看见陈教授高贵的额头上,一个同款淤青。

  “…………”

  

9768 3587297 MjAxOC8xMS8xOC8jIyM5NzY4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8/9768_3587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