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五十章、各自的痛

书名:天助弱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心梦阑珊 更新时间:2019-03-15 10:49:49

  在坐下来吃饭的时候,牛振时不时给符春夹菜。想到吕强对自己的苛刻,符春几次偷的抹眼泪。

  牛振懂,就安慰:“过去的忘了,从头开始!”

  符春眼含热泪使劲点着头,但她心里明白,她欠牛振的,余生的好好补偿。

  吃过饭,牛振去医院送饭了。符春就动手打扫卫生。她干活的时候,钟钟像个跟屁虫,跟来跟去。

  符春看儿子可爱样,生怕摔着儿子,让他坐沙发上别动,说时用手挠儿子痒痒肉。钟钟就笑的躺到沙发上。

  看到儿子幸福的样子,符春的眼泪又下来了。想想自己真是心狠,为了吕强,居然把爱她的老公和可爱的儿子不要了。

  钟钟看妈妈抹眼泪,一下坐起来,伸出小手就给妈妈抺泪,还问:“妈妈,我惹你生气了吗?”

  听到儿子这句话,符春把钟钟拥进怀中,嘀咕:“妈妈再也不离开你和爸爸了。”

  钟钟的小头就在妈妈怀中如捣蒜。

  符春问钟钟:“爸爸好,还是妈妈好!”

  “爸爸、妈妈、奶奶都好!”

  “对!还有奶奶!”符春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快三岁的儿子。

  儿子都知道奶奶好,可她却对婆婆……,她决定给苏雪打个电话,告诉一声,她同意和吕强离婚。然后安安心心,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而苏雪因吕强妈对她大献殷勤正烦着呢?她生怕这样下去,真的对吕强和符春婚姻不利,决定搬家。

  谁知给薇薇一讲,薇薇一开口就训她,现在这个时候还敢折腾吗?万一动着胎气咋办?

  又骂符春挖你墙角,你为她想那么多,她想过对你的伤害吗?凭什么你利利索索给她把地儿腾了,还要考虑她的感受。

  你醒醒吧!你一个沒有亲人的离异女人,带个孩子多不容易。不搬。

  现在的苏雪为自己的处境真的沒了主意。还想她的想法一告诉薇薇,薇薇大力支持,没想到这丫头发了一大通牢骚,就是不同意苏雪搬家。

  挂了苏雪电话后,薇薇这丫头就给吕强打电话发火。

  让吕强把他妈和符春管好,现在苏雪与你们吕家没有关系了,再不要来打挠苏雪的生活。

  如果再不听,她就给苏雪做工作,这个孩子坚决不能要。

  吕强一听就怕了,劝薇薇,千万不能让苏雪把孩子做了,他会想办法补偿。

  薇薇这丫头口气大,说补偿不用,把自己家人管好就行。

  薇薇给吕强下了命令,吕强想给苏雪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可他又不敢,生怕苏雪一生气真吧孩子弄没了咋办?

  他不打,苏雪更不想给他打。

  搬房子的事薇薇不同意,苏雪还在纠结这事儿咋办?

  符春却打来电话告诉她,她同意和吕强离婚。

  苏雪就认为符春跟吕强离婚就是因为她。她就叨叨,她以后再也不会和吕家人来往了。并讲了,她都想过搬房子的事。她真的沒有再想过把吕强夺回来。

  符春听了反感慨:一厢情愿的爱情,在你一头扎进去的那一刻,就注定痛苦会伴随而来。

  我现在是明白了,爱情中,爱你的人把你当宝,你爱的人把你当草。

  一个幸福的女人不是拥有豪车豪房还有很多钱,而是在爱情中你是他的唯一。

  符春突然的反常,苏雪还担心是不精神受了刺激,乱发感慨。

  还是一再表态,她真的不会再和吕家人来往了。

  符春听了笑出声:错的是她,她应该表态。

  苏雪听出符春说的是真话,就问符春以后的打算。

  符春就讲,这次陈灿真的是马上就回来了。回来她们就商议开店的事。

  苏雪回应,她要入股。

  两个女人都笑了,但笑过后眼中都含泪。

  一笑抿恩仇,两个女人的恩怨化解了。但吕强却犯了难。

  下班回到家,看不到符春,突然不习惯了。

  在换鞋子的时候,故意干咳了几声,以示让符春听到。结果鞋子换好,衣服挂好,还不见符春出来。

  他情不自禁地叫喊符春的名字,还快快去卧室看,卧室里没人。看到墙角的拉杆箱不见了,他预感到什么,气的一下拉开衣柜,衣柜里只有他的衣服。

  气的又把衣柜拉上,右胳膊支在衣柜上,左手掏出手机拨符春电话。

  一通就训:“符春你什么意思?”

  符春正在医院陪婆婆,生怕婆婆听到不高兴,去了门外接电话。

  听到吕强问她这话的口气,更气:“你不是要离吗?我同意了!”

  “你在报复我!”

  “我报复你什么?你不是闹着要离吗?”

  “你在哪里?”

  “我凭什么告诉你?”

  “符春!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你不是闹着离吗?我现在答应你了。”

  “你是不找苏雪了!”

  “对呀!我告诉苏雪了,我要离婚!”

  “你威胁她!”

  “我威胁她!吕强我告诉你,要不看在苏雪的份上,我耗死你!”

  “你……”

  “你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才发现牛振比你强一百倍。”符春把电话挂了。

  吕强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和符春分开的方式却是互相伤害。

  气的把手机扔床上,四仰八叉躺下反醒。肚子饿的咕咕叫。无奈起身去冰箱看看。拉开冰箱,里面只有挂面。气的又狠狠关上。

  进了厨房,厨房符春收拾的干干净净。算了,还是叫外卖吃。

  刚要打电话,他妈的电话打进来了,问他在干什么?符春呢?

  吕强就说他在吃饭,符春出去了。

  他妈现在是苏雪为重,问和符春离婚的事怎么样了。

  吕强现在也气母亲一会东一会西。沒好气的回答:“马上就离!”

  他妈生怕儿子吃亏,就给教:“符春要什么都不能给,不能便宜她了。”

  吕强不言语。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不见儿子回应,他妈气的问:“听到没!让净身出户!”

  吕强还是不言语。

  “你要给了钱,给了房子,我不同意!”他妈发完火把电话挂了。

  吕强气的把手机往沙发一扔,双手叉腰吼:“能不能不要管我的事。”吼完,跌坐到沙发上,气的闭目养神。

  他这会儿特想苏雪,也不知道苏雪这几天妊娠反应重不重了。他不打电话,苏雪也不给他打。

  反正对符春的这件事,苏雪真的开始怀疑他的做人做事。

  就在他困的昏昏欲睡时,电话响了,一看是苏雪来电话了。

  吕强一下坐正身,还以为苏雪出了什么事,接通就问:“苏雪,没什么事吧!”

  苏雪回答没事,就没了下文。

  吕强知道,苏雪打电话,一定是想他了,就讲了符春同意离婚的事。

  他还想,他讲出来,苏雪会高兴的说让他过去,或者说他们复婚吧!

  苏雪噢了一声,又说符春已告诉她了。就不在说什么?

  吕强本想问,你咋想的?

  他正要开口,苏雪却说时间不早了挂了。

  听出苏雪没有了先前的热情,吕强噢了一声。亲眼看到手机显示通话结束,满怀希望的心情一下跌落低谷。

  双手抱着手机,支在额头发愣。他知道苏雪在意了。

  苏雪的不冷不热,是吕强一夜失眠了。这反倒是他更不放心,决定亲自开车去苏雪家一趟。

  到了门口,他犹豫了,他怕苏雪不开门,他怕苏雪不在,他怕苏雪问他来干什么?正要抬手敲门,门开了。

  苏雪一看是吕强,他们两人沒开口,豆豆这小布点就咋呼上了:“吕强叔叔。”说着小手就拉住了吕强的手。

  豆豆一缓和气氛,吕强的胆子就大起来了,一下抱起豆豆,问:“叔叔送你去学校高兴不。”说完望苏雪,苏雪却望着豆豆。

  “高兴!”豆豆说着小胳膊就环住吕强脖子。

  “叔叔得去店里,妈妈送你!”苏雪说着就伸手要接豆豆。

  吕强知道,这个骨节眼上,他的死皮赖脸,在说之前,望一眼苏雪,还讽趣:“告诉妈妈,今天叔叔送!”

  苏雪听了,就望吕强,当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豆豆这熊孩子真就嚷嚷让吕强送。

  吕强一不做二不休,抓过苏雪胳膊上挎的书包,叮嘱一句:“在家等我!”就抱着豆豆走了。

  返身回到房子,苏雪刚喝了一口水,又恶心的要吐。

  这几天她也害怕了,妊娠反应还和以前一样,吃什么吐什么?看这样子,必须得去医院看看了,别引起胎儿营养不良就后悔了。

  吕强送豆豆回来,苏雪给他一开门,就晕倒在了他怀中。

  吓的吕强要打120,苏雪不让。要求吕强扶她去床上躺回就好。

  给苏雪冲了一杯葡萄糖水喝时,他妈电话打来了,问他干什么呢?

  他就讲了苏雪晕倒的事。他妈一听就训,送医院去看看呀!咋回事!

  吕强说苏雪不去。

  他妈听了气的甩一句:“都是三十岁的人了,让人不省心!我马上过去。”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后,吕强问苏雪想吃什么?

  苏雪不是摇头就是摆手,以示什么都不想吃。

  看着苏雪的痛苦样,吕强一会摸她头,一手摸苏雪手,着急的叮嘱:“实在不舒服就去医院。”

  听到敲门声,吕强几乎是小跑着去开门。

9769 3539337 MjAxOC8xMS8xOS8jIyM5NzY5 http://m.clewx.com/book/201811/19/9769_3539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