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三十五章 静妃

书名: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情醉微醺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6:35

  对于当初他一时兴趣画下来的那个女子,沐易佐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虽然穿着跟他们京城不同,但是也没有多想。

  更没想到那人就是宸恒的姐姐,是盛国有名的明公主。

  反而有些头疼。

  听顾瑾郗和阮采苓的意思,明喻萱是个强势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他真的可以驾驭的住吗?

  沐易佐说,“等人来了再说吧,联姻是大事儿,不能同概而论。”

  不过沐易佐倒是真的跟着阮采苓去了后面试衣服,礼部侍郎看到沐易佐动身了,对阮采苓简直是感恩戴德,感激了好半天。

  龙袍自然是合身的,毕竟已经量过好几次尺寸了。

  从御书房里出来,顾瑾郗带着阮采苓在宫中转一转,没有人不知道阮采苓的身份,而且他们都听说,皇上很听这个大小姐的话,所以,不管是有什么事儿都紧着阮采苓在宫中的时候安排。

  于是宫中的侍卫宫女就看到了这么一个现象。

  宣王世子的寝宫外面,排了好长一条队伍,也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每个人都进去一会儿,然后兴高采烈的出来。

  “这是怎么了?”小宫女问身边的掌事太监。

  老太监看了小宫女一眼,哼了一声,“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大小姐入宫了。”

  “大小姐?哪个大小姐?”小宫女一连迷茫,当看到老太监眯着眼睛要骂人的脸色时,立刻反应过来了,捂着嘴说,“就是那个……那个……哎呦,定国公府的大小姐?”

  “对啊,还能有谁称得上大小姐这么一声?这不是最近宫中礼仪官想要趁着大小姐在宫中的时候,把皇上不配合的事儿都给办成了么!大小姐在皇上那边好说话,总比咱们管用。”

  小宫女怯生生的看了眼那边的长队,突然觉得……大小姐好可怜啊!

  不光小太监这么想,连阮采苓自己都这么想。

  她一抬手,旁边顾瑾郗就笑着端过来一杯茶。

  其实顾瑾郗早就想到,阮采苓入宫会是这么一个场景,毕竟新官上任三把火,沐易佐上任的又是皇上!

  这可是天底下最大的官儿了!

  谁能烧的过皇上呢?

  所以啊,宫中这么多人都不敢得罪沐易佐,也不敢往沐易佐的眼前晃悠,可是要做的事情这么多,平日里,他也冷着脸,这群人自然也不敢来找顾瑾郗,只能看着阮采苓好说话。

  稀里糊涂的喝了口茶,还没等阮采苓咽下去呢,就见门口有走进来一个人。

  陪着笑脸喊了声,“大小姐……”

  阮采苓,“……”

  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顾瑾郗看了眼门口进来的人,依稀还能看到外面排队的人,他侧头对阮采苓说,“你要是累了我就让他们先走,明日再来。”

  明日!

  她难得入宫一次难道还要被关在这里不成!她才不要跟哥哥和瑾郗一样,被关在皇宫里给沐易佐办事儿呢!

  阮采苓深吸一口气,摆摆手说,“不了,今日事今日毕,都搞定就好了!来,你是哪儿的?”

  “我是监督长明宫建造的铸造官!”

  其实以往皇后居住的宫殿都是长宁宫,不过是因为明喻萱的名字里有一个明字,沐易佐大笔一挥,就给改成了长明宫。

  听到这个,阮采苓还挺感动的,这么说来沐易佐对明喻萱还是挺用心的,估计盛国那边也收到消息了,直接把皇后居住的宫殿名字改了,沐易佐是第一人。

  但是太上皇也没说什么。

  既然沐易佐已经皇帝了,那所有事情就都交给他安排,太上皇难得清闲,就在后宫跟太后安享晚年。

  虽然太上皇还是有几个妃子的,但最终留在太上皇身边的依旧是沐易佐和沐易霏的母妃,现在已经是太后了。

  再过段时间,等沐易佐大婚之后,太上皇和太后就要搬去行宫,离开皇宫了。

  以后这里就只是沐易佐的天下,再也不是太上皇的皇宫。

  “怎么了?”阮采苓问。

  其实长明宫的建造没有什么问题,可就是他们对盛国那边的装潢不是很清楚,本来是想要问问皇上对皇后的寝宫有什么要求,结果沐易佐一张口就一个要求。

  就是有皇后?

  下面一群人听到这个要求,纷纷沉默了。

  这不是他们能做主的啊!

  他们的职责就是建造出一个皇后皇上都满意的寝宫,至少能让皇上喜欢去皇后那里!这是很重要的!

  阮采苓皱着眉想了想在盛国皇宫里,看到明喻萱的寝宫大致的装潢,随口跟铸造官说了几个,就已经够用了,毕竟是个盛国来的皇后,寝宫中还是要有点盛国的特色。

  顾瑾郗说,“你记得还挺清楚。”

  “不是我记得清楚,只是在明喻萱的房间里,跟她的对话让我印象深刻,所以连带着她房间里的东西我也随便记住一些。”

  在离开盛国之前,明喻萱曾把阮采苓叫过去,在公主殿中说了好久的话。

  后来阮采苓出宫,再也没提过那些事儿,连顾瑾郗都不知道,这两个人说了什么,阮采苓闭着嘴就是不肯说,但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不然阮采苓至少会跟顾瑾郗和阮诩尘商量一下。

  应该就是两个姑娘之间的对话。

  这会儿阮采苓突然想起了当时明喻萱的样子。

  让明喻萱嫁过来,说得好听点是沐易佐对明喻萱有心意,说难听了就是两国的牺牲品,明喻萱无怨无悔,不管是为了宸恒还是为了自己,她都愿意。

  其实明喻萱早就到了该婚配的年纪,可就是因为要撑着整个明家,也要等宸恒回去,所以才迟迟没有嫁人,就算是以后她嫁人了,没有过来联姻,应该也只是盛国一个普通的官员。

  既然这样,明喻萱还不如嫁过来当皇后呢。

  凭明喻萱的性格与本事,的确是可以稳坐一国皇后的位置。

  悲哀的是,明喻萱没有喜欢的人,她选择的人是最适合自己的,也是她想要得到的结果。

  却不是爱的人。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能让皇上这么上心,原来是定国公府的大小姐啊!”

  门口突然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阮采苓愣了愣。

  进来的女人穿着粉色的长裙,带着护甲的手指揉了揉眼角,露出一个不怎么友好的笑容。

  这人是谁啊?

  宫中怎么还有女人?

  阮采苓疑惑的看向了顾瑾郗,顾瑾郗却冷着脸说,“静妃,皇上不喜欢你到前面大殿来,你怎么又忘了?”

  哦,这人就是静妃啊!

  之前硬塞给沐易佐的那几个女子中身世最显赫的一个,剩下的两个封了贵人,只有她是妃子,在明喻萱来之前,沐易佐的后宫就只有这么三个人,而且还……

  一个都没有宠幸过!

  沐易佐对这档子事儿本来就不怎么上心,因为是自己不感兴趣的女人就更没有那个心思了,索性也不缺钱,就养在后宫。

  倒是太后总怕子嗣的问题,跟沐易佐说了好多次。

  沐易佐一概当听不见。

  静妃翻了个白眼,她就是不喜欢顾瑾郗的态度,仗着自己是皇上的宠臣就不可一世的样子,不过就是个世子而已!她现在可是静妃了!臣子又怎么样?

  “我这不是听到了动静就来看看吗?大小姐好大的阵仗啊!”

  听着静妃的语气,阮采苓就知道沐易佐一辈子不会喜欢这种人,自然也不会跟她们有什么可能性,阮采苓无奈的叹息一声,伸出一根手指揉着太阳穴,“我没什么阵仗,不过就是有事儿要忙,静妃还是尽快回去吧。”

  本以为阮采苓会稍微客气一点,没想到也是一上来就给她脸色看,静妃登时就不高兴了,杏眸一瞪,“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不过就是皇上退了聘的女人!也敢跟本宫指手画脚的!你还不来给本宫行礼?”

  行礼?

  阮采苓挑了挑眉,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可笑的词语了。

  放眼整个京城,就没有哪个女人敢不要命的让她行礼,阮采苓眸光一冷,瞬间定格在静妃的身上。

  “静妃娘娘,臣女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是太上皇亲封的大小姐,享的是正一品诰命夫人的尊荣,不过是因为我尚未婚嫁,所以才没有穿诰命服,我是官眷之首!你一个三品嫔妃,也敢让我行礼?”

  虽然以权压人这件事儿她不喜欢做,但是对静妃这种人,也只有这种方式是最管用的。

  果然,阮采苓看到了静妃青了的脸。

  “你……你!你敢用身份压本宫!你算什么东西!”

  “本世子的未婚妻,也轮得到你说三道四的指着?静妃,只怕你是不知道皇宫的冷宫有多远吧?”顾瑾郗怒了。

  静妃顿了顿。

  她是刚入宫的妃子要是直接进了冷宫,肯定是所有人的笑柄,但她实在是气不过阮采苓用太上皇给的身份压她。

  “而且啊,你去问一问你们皇上,当初退聘的事儿,究竟是他主动的还是我拒绝的,虽然这么说有点伤人,但你若是不怕死可以去问一问,到时候,你再来与我对话。”

9781 3587299 MjAxOC8xMS8yNC8jIyM5Nzgx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4/9781_3587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