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七章 情敌来袭

书名:轻风归南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鱼水之欢 更新时间:2019-03-15 10:28:49

  “我想上厕所”。陆轻风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说完她的脸颊便泛起了红晕,要不是离得太近,陆归南大概也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

  陆归南反应了良久才移开自己的手,他单臂撑着床沿儿坐起身子,揉了揉发胀的眼睛下了床,因着身上的米白色毛衣被压的有了褶皱,他皱起眉的扯了扯衣角才将陆轻风身上的被子全部掀开。

  想了想,他又弯腰从床底下拿起昨晚护士送进来的尿壶,十分自然的就要伸手去拉陆轻风的裤子,吓得陆轻风立刻瞪大了眼睛,她下意识的大声问道:“你要干嘛?”

  这一问倒是让陆归南有些懵了,他的手向前伸了伸反问:“你不是要……”。陆归南下半截话没吐出便顿住,他扬了扬手里的尿壶,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

  “我的意思是要去卫生间”。似乎是怕陆归南不明白,陆轻风还伸手指了指,然后用缩回去一脸警惕的捏住衣角。

  “哦”。陆归南点了点头,弯腰放下尿壶时,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扯了扯。

  却不想正好被陆轻风发现,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归南,语气恶劣的斥道:“你笑什么笑!”

  说完陆轻风就后悔了,毕竟是她现在有求于人,现在张姐也不在这,要是陆归南一生气不管她了,她非被憋死不可。

  不过万幸的是陆归南倒是没有计较,他抿了抿嘴,伸手轻巧的将陆轻风拢到怀里抱起,陆轻风自然而然的抬臂环住了陆归南脖颈,两人离得太近,陆轻风始终垂眸,耳边传来陆归南轻缓的呼吸声,心里忽然涌起莫名的安全感。

  陆归南抱着陆轻风一脚踢开卫生间的门,里面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他又不得不退回来让陆轻风抬手拍开灯,陆轻风犹豫了一下,陆归南便不耐烦的冷声道:“快点,别磨蹭”。

  “哦”。陆轻风断了脑子里的胡乱想法,立刻用手指按下了开关。

  再次走进卫生间,陆轻风的眼睛被苍白的灯光晃的眼前一花,她趴在陆归南的怀里闭了闭眼睛,等眼睛再睁开,陆归南已经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了马桶上,她的手还搂着陆归南的脖子,陆归南不得不保持现在的姿势目光淡淡的盯着她,陆轻风反应迟钝了一下,便立刻缩回了手。

  陆归南在一旁站了两秒,见陆轻风迟迟没有动作,便转过头询问:“怎么?要我帮你脱?”

  闻言,陆轻风立刻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她磕磕巴巴的说着:“你……,你先出去吧,你在这我没发……”。

  她的话音未落,陆归南斜眼迅速的扫了她一眼,然后沉默的大步走了出去,并且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大概半分钟后,陆轻风在里面轻声叫着陆归南的名字,听到声音的同时陆归南的耳朵上下轻微动了一下,不过不知出于什么心里,他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靠在门口的墙壁上继续的一下一下的嘬着烟,脸上透着淡淡的闲适。

  “咚咚咚……”,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响起,陆归南吐出一口烟圈才沉声道:“进来”。

  银色的门把手拧动了两下,张姐推门进来,抬眼看见陆归南脚下立刻顿住,她又看了看紧闭的卫生间门,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微笑着跟陆归南问好:“陆总,早上好”。

  “嗯”。陆归南点了点头,眉毛聚到了一起。

  听到外面有话音儿,陆轻风立刻又叫了一声:“陆归南你在吗?”

  这下陆归南不能再装作听不见了,他立刻掐灭了手里的烟转身推门走进去,等陆归南将陆轻风从卫生间抱出来,张姐已经将早餐摆上了茶几,她又笑着跟陆轻风问了声好:“陆小姐,早上好”。

  “张姐,又得麻烦您了”。陆轻风一脸真诚的说道,张姐反倒是不好意思,她连忙的摆了摆手,然后走到洗手间洗手间里拿了条湿毛巾出来递给陆轻风,趁着陆轻风擦脸的功夫,张姐熟练的将陆轻风搭在肩上的长发编成了整齐的麻花辫。

  擦完脸的陆轻风整个人精神了不少,虽然脸上没有上妆,可一张素白的小脸依旧明艳的让人心生悸动。

  张姐多看了两眼,忍不住回头跟陆归南感叹:“我们陆小姐长的可真俊呀!都比得上天上的七仙女了”。

  “俊”是张姐家乡的方言,就是形容女性的容貌漂亮异常。

  此话一出,坐在沙发上的陆归南也抬头打量了陆轻风两眼,此刻的陆轻风坐在床上,身上虽然穿着病号服,因着眉宇间那一抹羸弱,却显得别有一番风味,一双杏眼在淡金色的阳光下潋滟着水光,看起来十分的勾人。

  陆归南的目光虽然毫不避讳,可当陆轻风抬眼回视他时,他仍是有些不自然错开,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便低头摸起筷子夹了一个小笼包送进嘴里。

  看着眉来眼去的两人,身为旁观者的张姐偷偷的抿了抿嘴。

  吃过早饭,肖旭来接陆归南,走进病房的时候,手里抱着一束百合花,花色莹白,陆轻风不禁微笑着多看了两眼。

  见此情形,肖旭觉得自己的马屁拍对了,可没等到他扬起眉毛,转头便见陆归南阴沉着脸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吓得他嘴角上的笑容立刻僵住,来不及和陆轻风打招呼,立刻跟在陆归南的身后离开病房。

  陆归南他们走后,一夜未合眼的陆轻风眼皮像有千金重似的,挣扎了一会儿,便妥协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等中午午饭时,张姐才叫醒陆轻风,看着张姐一一摆上桌的菜,瞬间感觉就饱了,她厌厌的摇着头说:“我不饿,您先自己吃吧,张姐”。

  “那怎么行?你这生着病呢,不吃饭病怎么能好”。说着张姐便又端过来一碗和昨天一样黑糊糊的骨头汤。

  陆轻风推回了两下,却拗不过张姐,只得勉强的就着她送到嘴边的勺子艰难的咽了两口。

  “咚咚咚……”,敲门声忽然响起,陆轻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推开张姐的手,大喊了一声:“进来”。

  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愉悦,张姐当然知道这是为何,无奈的摇了摇头。

  “噔……”,高跟鞋的脆响带着一阵香风袭来,等张姐从陆轻风的身旁闪开,陆轻风才看清来人的面容,她嘴角上的笑容立刻收起,她光疏淡的看着对方,抿着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半晌过后,还是对方先开口:“你好,我叫胡瑶”。

  对方只字不提那天见过一面的事,可此刻的自然又不像对待一个陌生人该有的态度。

  陆轻风犹豫了一下才说:“你好”。

  “请坐吧”。陆轻风伸手指了指沙发,胡瑶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将手里捧着的鲜花交给张姐,然后扯着自己的裙角姿势优雅的坐到了沙发上。

  胡瑶送的花虽然和肖旭一样都是百合,可这次陆轻风却连看都没看一眼便让张姐送到里屋找了花瓶插起来。

  “谢谢”。陆轻风客气的说道,同时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胡瑶的脸,此刻的胡瑶不同于那天挽着陆归南时的小女人之态,她脊背绷直的坐在沙发上,不经意的撩动额前的碎发时万种风情尽显,这样的天气她身上只穿了一件酒红色的丝绒长裙,陆轻风忍不住扭头看了看窗外,虽然距离很远,可她还是看清了树叉上残留的白雪,不禁下意识的缩着脖子打了个冷颤。

9787 3539330 MjAxOC8xMS8yNi8jIyM5Nzg3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6/9787_3539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