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0章 先追杀后绝症

书名:天后当年十八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宋青柠 更新时间:2019-04-15 23:40:11

  “厉夫人为什么要帮她?”我慢慢垂下手,有点想不通,“就算她走投无路,又另有打算不想找你,找了唯一还算有点交情的湛炀也还说得过去,可是找厉夫人就说不过去了。”

  宋祁言沉默片刻,示意司机开车,打开窗户,由着冷风吹进来,冷得我一个激灵。

  他忽然转过头来,眯起眼睛看我,“湛炀那天出车祸之前是去见你的。”

  “是啊。”我有点懵。

  他眉头皱了皱,抿抿唇,开口问:“他来看你,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我吸吸鼻子,实在是想不出那天有什么事特别重要的,还有湛炀刚出医院就出了车祸,确实是太巧合了,那个时间点正是穆伊柔逃亡的重要时间。

  “他也没说什么,走的也很早……”我捏了捏眉心,在脑海里一遍遍过那天的画面,寻找一丝丝的蛛丝马迹。

  “少爷,有人在后面跟着。”司机黑大哥忽然出声提醒。

  我和宋祁言相视一眼,第一反应就是转头,宋祁言眼疾手快地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挡住了我转头的脸。

  “把车往偏僻的地方开。”宋祁言吩咐司机。

  “你想做什么?”我有点不放心,生怕后面的人不要命往上撞。

  他面色冷静,淡淡地道:“现在这个情况,像不像湛炀那天的情况?”

  我心里一震,现在这个情况是我们知道对方有问题,如果湛炀那天也知道,岂不是是故意被撞的?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脑壳疼。

  车开的方向越来越偏,这一片都是居民区,主道偏僻,如果后面有人撞上来,我们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这车经过改装,就他那破车,撞不到。”宋祁言瞄了我一眼。

  “前面是最小的路,不能冒险,万一被……”

  我话没说完,司机忽然加速,惯性使然,整个人都往后倾倒。

  果然,后面的车猛地加速,不要命地往我们的车上撞,幸亏黑大哥反应快,加上这车的性能好,要不然刚才那一下绝对是车毁人亡。

  我心跳加速,终于转头,直直地盯着后面车座上的人,对方带着墨镜,标准的保镖打扮。

  宋祁言将我搂住,另一只手打电话,吩咐顺哲立刻赶到现场,查清楚这人的身份。

  车即将开出居民区,宽阔的大道就在眼前,我稍微放下心,忽然身后一阵巨响。

  我浑身一震,感受得到空气里那一片灰尘的扑腾,在一瞬间透过窗户冲进来,带来强烈的震感。

  “这人疯了吗?”

  我在宋祁言怀里转身,看着那辆几秒之前还贴着我们的车撞在了电线杆上,车前玻璃已经碎成了蜘蛛网,距离越来越远,那片血雾迅速扩散,远远的看着就是一片血色。

  “没撞到我们,回去也没好下场,倒不如自己了断。”宋祁言的声音冷冽,目光阴森,嗤笑一声,“真舍得下血本,面子里子都不要了,光明正大地要我们的命。”

  “想杀湛炀,还想杀我们,背后的人到底想做什么?”我咬牙切齿,“你那个爹想杀你是狠心,可是湛炀和他有什么关系?”

  我深吸一口气,抱住宋祁言的腰,有点疲惫,刚才身子僵硬太久,要不一阵酸胀痛。

  他将下巴搭在我的头顶,大概是看出我状况不对,嘱咐司机先回山庄。

  出了这种大事,周围路口也有监控,调查的人肯定会找上我们,到时候又是麻烦。

  黑大哥一路快速开回山庄,宋夫人站在门口,看到我们回来,一脸担心地走上来。

  “怎么回事?听到顺哲的电话,我吓都吓死了,是不是寻宋阳那个衣冠禽兽又动手了?”

  宋祁言将我从车上抱下来,宋夫人以为是我出了什么事,脸色一变,宋祁言立刻解释,“她大概是被吓着了,休息一下就好,妈你别担心,我们都没事。”

  宋夫人松了口气,招呼着身后的女仆送我上楼,再三叮嘱。

  调查的人果然很快就来了,顺哲三言两语解决了,死的人是个身分不明的人,对方不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来找宋家的茬,胡乱应付场面也就过去了。

  我躺在床上,忽然就觉得不舒服,宋夫人亲自端了糖茶上来,“要不要请家庭医师过来一趟。”

  “不用。”我坐起身,揉了揉额头,“估计是起早了,加上坐车时间太长,有点头晕而已。”

  说话间,我手机震动了一下,消息跳动,范时延三个大字轻轻跳动。

  宋夫人的视线落在上面,不动声色地挪开,接过我喝的杯子,面色不变,道:“祁言在楼下,马上上来,有什么不舒服的别瞒着。”

  我嘴角抽了一下,刚刚还关心我的身体,现在就提醒我你儿子还在了。

  “嗯,妈妈放心。”

  她脸色好了一点,转身往外走。

  我舒了口气,点开范时延的信息。

  ——安全吗?

  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皱了皱眉,摩挲着手机,犹豫要回复什么。

  那边不死心,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无法回避,我只好接听。

  “喂……”

  “为什么不回我信息,你明知道我会担心!”

  “你既然知道我出了事,就该知道我没事。”我靠在床头,舒了口气,“范时延,你在跟踪我。”

  那边顿了一下,半晌才开口:“我只是不放心你,最近宋家事情太多,想要宋祁言死的人多如牛毛,你每天都和他在一起。”

  执迷不悟。

  我闭了闭眼睛,又觉得脸颊两边紧绷绷的了,微微的刺痛,就像是有一张网盖住脸颊,说不出的感觉。

  用手抹了一把脸,感觉还是很强烈,连带着耳朵都好像受了牵扯,范时延在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咚!

  手机落地的声音,夹杂着范时延一声声的呼唤,可是我却没办法转身,整张头皮都在被拉扯,麻木感就像是被打了一针发麻醉,整个世界只剩下嗡嗡嗡的声音。

  “范媛!”

  门口传来宋祁言的声音,我挣扎着直起佝偻的背,眼前一片雾,并不能看清他的身形,隐约之间好像有人快步走了过来,将我抱住。

  “范媛?”

  “顺哲!”

  他将我一把打横抱起,一阵天旋地转,麻木感瞬间消失。

  眼前立刻变得清明,我愣愣地看着他,有点懵,剧烈地喘着气,还没有回过神,刚才的一切好像都是梦境。

  “叫医生!”男人没发现我已经恢复,看着冲上来的顺哲大吼,声音都在颤。

  我张了张口,试着发出声音,“宋……宋祁言……我没事……”

  他看了我一眼,眼神清明开来,只是下一秒就吼了我,“你这叫没事?!你刚才是瞬间失明了!”

  失明……

  我刚才看着他的样子应该是无神的,连他都发现了。

  江宇腾亲自来的,山庄里有自带的检查仪器,这货白大褂一上身整个人气场都变了。

  我想开玩笑,结果周围一圈人看着我,连老爷子都惊动了,我几次张口都把话咽了下去。

  “眼睛睁大。”江宇腾拿着手电筒,对准我的眼睛。

  他皱着眉,找了半天,也没说话。

  核磁共振一系列检查做完,看着他拿着检查化验单去找了宋祁言,一群人准备出去说。

  “走什么走,就在这儿说,我还能得绝症?”我拉住宋祁言的衣角,看向一直绷着脸的江宇腾。

  “闭嘴!”宋祁言瞪了我一眼,唇角没有血色,明显紧张。

  江宇腾翻了翻白眼,转过身,缓缓张口:“你这身体……”

9790 3552389 MjAxOC8xMS8yNy8jIyM5Nzkw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7/9790_3552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