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57章 我们结婚啦!

书名:天后当年十八线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宋青柠 更新时间:2019-05-16 00:07:33

  领结婚证遇到前任,也真是缘分——孽缘!

  范瑶龇了龇牙,下意识地抓住范时延的手臂,抬起下巴看向我,“你来干嘛?”

  我挽住宋导的手臂,微微笑,“结婚。”

  “和你们不一样,我们是第一次。”

  范瑶翻了翻白眼,哼了两声,拉着范时延准备出队伍,“哥,我们插队,不要排了。”

  范时延有点无奈,将她的手臂拉住,压低声音,“外面都是狗仔,最近黑你的人很多。”

  “我不排队他们说我仗势欺人,排队他们说我装样子,随便他们怎么说。”范瑶没好气,瞪我我一眼,仍旧是把范时延把我往外拉。

  嘁——

  走了我们前面还少了一对呢。

  范时延刚被拉出去,我立刻就伸出脚,打算往前挪一个,结果范瑶忽然转过头,去而复返,一只脚又插了回来。

  “你有病?”我瞪她。

  她哼了一声,抱住范时延的手臂,“哥,我忽然觉得排队挺好,我们排队吧。”

  我:“……”幼稚。

  懒得理她,靠着宋祁言,从包里摸出我俩的户口本,美滋滋。

  一抬头,看到范瑶也是握着两本户口本,我略微狐疑,这俩人不是应该去复婚那一列嘛。

  手被人掐了一下,一抬头,就对上宋导幽幽的眼神,我捏了捏鼻子,把视线从范时延的证件照上挪开。

  前面队伍实在是长,我一双高跟鞋也挺高,脚都酸了,宋祁言不动声色地搂住我的腰,分去了我的大部分重量。

  范时延转身看了我一眼,落在我捂着小腹的手上,目光略微一晃,抬头,和我四目相对。

  相交,然后迅速移开。

  他一定是想起了他和范瑶的孩子,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没得,我也不清楚,范瑶愿意放下一切原谅他,大概也是爱惨了他。

  上次在邮轮上,他已经弥补了当年对我的放手,我们之间,再也没有联系了。

  “范瑶,范时延。”

  广播里正在叫,周围的目光瞬间聚集过来,一群年轻人议论纷纷,没想到会遇到明星单独出来办结婚证,拍照的人不少。

  我和宋祁言无法幸免,抬着头任由路人拍,领结婚证就是要告诉别人的,无所谓。

  范瑶也是乐得让人知道,挽着范时延的手,下巴抬得老高,比在台上领奖的姿态还要骄傲。

  我忽然想起又一次范时延在学校带队拿了软件设计的冠军,上台领奖的时候我和范瑶都去了,我只是在台下等着,范瑶却在门外排了一排鲜花,扑上去抱住了下台的范时延。

  其实那个时候老天就判定了吧,她比我爱范时延,无所谓方式不方式,就是爱的程度不同。

  换成是宋祁言,我也会飞奔过去抱住。

  “妆花了。”耳边忽然痒了一下。

  我赶紧低头拿镜子,细细照了一下,发现妆容没有任何缺点,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抬头,无奈地看着宋导,“你很无聊?”

  他双臂环胸,靠着墙壁,闭着眼睛,“范小姐,你真的很没有眼力见儿。”

  “嗯?”我略微挑眉。

  他微微睁开眼睛,“你看不出来吗?”

  “我在紧张。”

  咦?

  我眨眨眼睛,忽然反应过来,小妖怪这是在撒娇呢。

  啧——

  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摸摸头,不怕。”

  他白了我一眼,“紧张和害怕是两码事。”

  “要把自己一辈子交给另外一个人了,想想都觉得不靠谱。”他瞄了我一眼。

  我哭笑不得,“这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吗?”

  “等会儿拍照我该笑吗?”他忽然又扭过头,面色严肃。

  “啊?”我傻眼,“这个……”

  “笑的话,该左边唇角上扬,还是右边唇角上扬,又或是两边对称上扬?”

  他又摇了摇头,“不对,结婚是一件严肃的事,笑得太过分也不好。”

  我:“……”拍个照而已。

  “你为什么不紧张?”他啧了一声,“你是不是没放在心上。”

  我:“……不是,就拍个结婚照而已。”

  “而已?”

  他提高音量,不可置信,“范媛,你是嫁给我,嫁给我,明白吗?”

  我咬紧牙关,“知道,是我赚了。”

  他顿了一下,扭过头,“也不是,就是觉得太顺利了。”

  “按照电视剧的发展,我们这已经算是注水了。”我撇撇嘴,“男女主相爱,底下应该就是绝症了,再然后的发展就要看全局的画风,如果是小清新,十有八九得死女主,如果是逗逼,那估计要峰回路转。”

  他看了我一眼,“你挺逗的。”

  我:“……”

  “范媛,宋祁言。”

  “到我们了!”我猛地站起身,搓搓手,“宋宋?”

  男人看了我一眼,直起身,扯了扯衣边,看着我,“你还没告诉我该怎么笑。”

  “……微微笑。”我瞪了他一眼。

  拉着他进去,里面拍照的工作人员还在窃窃私语,估计还没从范瑶和范时延那一波缓过来,我一转头,就看到范瑶和范时延正坐在信息采集器前面,旁边一圈人围着。

  “两……两位坐。”

  拍照的人提醒了一下,小心翼翼。

  我朝对方笑了一下,拉着宋祁言坐下。

  凳子很短,好像是故意想让新人坐近一点。

  “两位看镜头,靠的近一点,然后……微笑……呃……微笑……”

  我听出工作人员的为难,扭头看了一眼宋祁言,这货一脸被迫微笑的僵硬,眉头还皱了。

  一边笑,一边皱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抬手,戳了一下他的脸颊,“微笑,不是假笑。”

  他啧了一声,搂住我的腰,又靠近了一点,深吸一口气,微微笑。

  “宋宋,牙能收回去吗?抿唇。”我无力提醒。

  拍照的小姐姐噗嗤一声笑出来,接触到宋祁言的死亡凝视,立刻暗搓搓地挪到摄像机后面。

  “好,就这样,可以了!”

  好不容易调整好姿势,我和宋祁言都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快门按下,结婚照也就定下来了。

  程序太复杂,拿到结婚证已经是下午两点,和范瑶他们又是迎面对上,我们也是默契,拉着自己的人,上车,老死不相往来。

  砰地一声关上门,我就听到宋祁言重重地舒了口气,扭过头,瞄了一眼我手上的红本本。

  “啧……小妖怪,你一脸诡计得逞的表情,肯定肖想我很多年。”我啧啧舌。

  旁边哼了一声,一把扯出我手里的红本本,“睁眼说瞎话,你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阿西吧。

  我咬咬牙,伸手去抢,他已经眼疾手快地锁进了车的抽屉里,然后拔出钥匙,放进口袋。

  “你毛手毛脚,别碰了。”他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这孩子是真的没见过世面,结婚证也要当个宝似的供起来。

  我撇撇嘴,坐回位置上,摸摸肚子,悠悠地道:“儿子,你爹是个傻子,可别像他,那就完了。”

  “像你,那真是我们宋家作孽了。”宋某人凉凉地道。

  “小妖怪,民政局还在眼前,我们要不还是离婚吧。”

  他哼了一声,钥匙立刻插进车里,刷的一下从民政局门口离开。

  “太远,开回去麻烦。”

  嘁——

  心里开心,刷个围脖,果然,我和范瑶同一天出现在民政局已经挂在榜首,前五名全都跟我有关。

  范媛和宋祁言领证,范媛和范瑶同天领证,范媛和范时延有故事,范媛疑似再次怀孕……

  围脖几度瘫痪,天娱的高层估计已经将我和宋祁言骂了个狗血喷头,又敢怒不敢言,这么久都没人敢打电话来问一句。

9790 3566251 MjAxOC8xMS8yNy8jIyM5Nzkw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7/9790_3566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