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75章 :宁公子

书名:爷本佞臣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浅如月 更新时间:2019-03-15 10:58:46

  发现苏小姐,还有……

  还有之后,是一片血迹,字迹已然不清!

  但,‘发现苏小姐’这几个字,已足够让人心潮澎湃了。

  宁侯伸手拿过莫尘手里的信,看着上面血渍,还有信上内容,眸色隐晦不明,“没想到她还活着。”

  对苏言,在他未遭她‘毒手’前,宁侯对她也只限于知道京城有这么个人,至于其他没了解过,也没兴致了解。

  甚至包括长相,也是隐约有印象而已。

  宁侯从未想过跟这么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女娃子会有什么交集。直到,被强!

  一下子就从隐约知道,变为刻骨铭心。苏言一举,让宁侯一下子记住了她,且这辈子怕是都难忘记她。

  “本以为她早已化作了一堆黄土,没曾想她倒是坚强。如此,挺好!”

  与其死在别人手里,自然是死在他手里更好。

  “莫尘,你带着人亲自去一趟义安县,查清楚冷平出事原委。然后,把苏言给本侯带回来。”

  “是!”

  莫尘领命,疾步离开。

  宁侯走到桌前,拿起酒壶到一杯酒,轻抿一口,轻喃:“苏言……”

  一句轻喃,带着丝丝酒香,夹带着难以忽视的戾气。

  五年了,她宁愿在外颠沛流离,吃苦受罪也不回来。是因为怕他不敢回来?还是……因强的是他不是宁晔,她心里不能接受,不愿回来?

  以上两种,会是哪一种呢?

  最好是前者。如果是后者的话!那,等着被活剐吧!

  一个强了他,还敢嫌弃他的女人,剥了她皮都不足以解恨。

  ***天大地大,茫茫人海,想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萧瑾也知不易,但苏言情况不同,她带着一个娃子,离开了义安县后户籍问题将会是她最大的难题。

  在异地他乡没有户籍,田地,落户根本不可能,甚至于出城进城都困难。

  所以,那流落街头的众多人中,客栈破庙中,或总有一个会是她。

  然,三个月了!

  整整三个月了,义安县周圈的县城府衙被找了一个遍,好多街头乞丐都能叫出名字了,但苏言却毫无踪影。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娃子会跑到哪里去呢?

  萧瑾凝眉沉思。

  “少爷,宁侯的人好像还在继续找苏言。”

  闻言,萧瑾抬眸。

  周广肃穆道,“虽然少爷在义安县,在苏言待过的地方都做了安排。但是,宁侯爷身边那个护卫莫尘,好似并不完全相信,仍在继续探究苏言的来历过往,以及她的下落。”

  为阻止宁脩的人找到苏言,萧瑾暗中做了不少动作。比如,首先以相公的身份,以寻人为由,率先贴出了苏言的画像。画像上自然对苏言的容貌做了稍稍的改变,让莫尘看了只会觉得那个人似驸马府小姐苏言而已。

  其次,让人对呆呆和苏言的年纪做了伪证,对他们母子的年纪做了更改,包括县府的户籍上,也一并做了手脚。

  在萧瑾的一番操纵下,现在苏言是一个年过二十,生有一个三岁儿子的萧家姨娘。除了长相与莫尘所要找的人有些相似之外,其他再无任何共同之处。

  “莫尘既能成为宁脩的左膀右臂,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想轻易骗过他没那么容易。”萧瑾淡淡道,“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先他们一步找到苏言。”

  宁脩派了莫尘下来,足见他对找到苏言的态度。而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苏言真实情况早晚会被莫尘查到。

  “少爷说的是!只是,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娃子到底是躲到哪儿去了呢?”周广皱眉,实在是想不出来。

  萧瑾听了淡淡一笑,笑的意味深长,还有丝丝幸灾乐祸的味道,“如果她那么容易就被找到,又怎么能躲过宁脩这五年。”

  在莫尘找人的过程中,萧瑾已然确定,宁脩是确实不知道呆呆的存在。因为莫尘在找人时从未追问过‘是否带着一个孩子’这些字眼。

  他所有的探查都只针对苏言,对苏呆从未提及,更是一无所知。

  而宁脩怕也是因为不知道苏呆的存在。所以,在寻找苏言的事情上,之前并未倾尽心力吧!不然,凭着宁脩的势力和腕力,苏言绝对躲不了这么久。

  萧瑾心里想着,又开始思索苏言可能会去的地方。

  ***

  冬去春来,转眼又到初夏!

  天气暖,农家忙,田间地头挥铲剔草的,给庄家松土的处处可见,一番热闹又繁忙的景象。

  地头,正盘腿坐在地上小歇的老汉,看着迎面走来两人,笑呵呵打招呼,“江大,江小,你们父子俩这是去哪儿呀?”

  “家里没米了,我带儿子去买些米。”被唤作江大的年轻男子,笑眯眯的回着话,并不忘道,“吴大爷,您老今儿个看起来精神头好多了呀!”

  吴老汉听了高兴,“都是托了你的福!喝了你给的药,我昨儿个夜里出了一身的汗,今儿个早上起来这身上就爽利了。”

  “吴大爷您见外了,这都是我身为小辈儿该做的。日后您老有什么不舒服的,尽可来找我。我别的不会,可把个脉看个头疼脑热的还行。”

  “行,行,以后呀少不得麻烦你。不过,也不能总是让你白忙活,往后你田里有什么活儿,尽管知会一声。”

  “好,有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不跟大爷您客气。那大爷你先歇着,我们就先回了。”

  “好。”说着,看那父子俩走远,吴老汉转头对着剔草剔到地头的婆子道,“这江小子刚来的时候,看他长的粉头粉面的不像个庄稼人,没想到接触下来人倒是不错,踏实又能干。”

  吴婆子听了,放下手里的铲子,抬脚走到地头,拿过地上水壶猛喝几口水,一抹嘴巴,在地上坐下,抹着汗道,“我早就跟你说了,他虽长的白净细发,瞧着跟个公子似乎的。可祖宗上定也跟我们一样都是在田里刨食的粗人,绝不会是啥达官贵人,你当时还偏不信。”

  吴老汉稀奇道,“你当时咋一眼就看出他是刨地的出身了?”

  “听他的名字就知道了呀!自己叫江大,儿子叫江小。这名字取的,一看就不说啥有学问人,还没我家崽儿的名字好听。”

  吴好山,吴好水,吴丰收!

  好山好水好收成!这名字,又好听又吉利,一听都不愁吃喝。

  吴老汉听了,看一眼自我感觉良好吴婆子,站起来继续除草去,不跟她抬杠,他家三个儿子的名字好听吗?好听个屁!

  吴等于无!

  无好山,无好水,无丰收!

  仨儿子的名字合起来,可不就是一贫如洗吗?吴老头想到仨崽儿的名字就闹心,他当时脑子一定是被驴踢了,不然怎么就取了这些衰名儿。

  名字不咋地也就算了,为人处世也不如人家呀!看看人家江大,不但嘴巴讨喜,还会探脉诊病。一外乡人才来吴家庄没多久,在这村子里都混的开开的。

  但凡田地里有个活儿,知会一声都愿意帮他干。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江大给人看病从来不收钱的缘故。不过,也必然承认人家是真会来事儿。

  “爹,喝水。”

  “好。”江大接过江小递过来的水,一口灌下,嗓子眼感觉舒服多了。

  “爹,刚才在镇上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说县城那边好像又要派人下来查户籍了。”江小满是担心道,“爹,我们的户籍没问题吧?”

  “我们的户籍是里长担保县府那边经办的自然没问题。”

  江小听了,忍不住道,“爹,有个问题儿子一直想不通,最开始我们去找里长落户的时候,他明明都不搭理我们的,怎么没几天的功夫就变了呢?”

  不但把他们认作是远方亲戚,还尽心尽力的给他们把户籍给落了下来。态度前后转变之大,让江小心里有些不踏实。这里长对他们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或是……

  江小想着,看看自己模样俊秀的爹爹,心里更不踏实了,不会是发现他爹其实是女扮男装吧?

  没错,这江大,江小父子俩。其实就是乔装的苏言和呆呆。

  之前,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现在重新换地方生活,直接把性别也给变了。

  在这时代,还是做男子行事更方便些。

  苏言听了,看着呆呆难掩担心的小脸,嘴巴动了几动,最后只憋出一句,“等你大些再告诉你。现在,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如实的告诉呆呆,她给是里长服了壮阳药,让他重振了雄风才得以顺利办下了户籍吗?这个,感觉这实话,太不正经,不是一个当娘的该说的。

  所以,他糊涂就继续糊涂着吧!她一个当娘的对着娃子讲画本上的东西,也相当有负担。

  哎!

  这么看的话,父母双全还是很重要的。父对子,什么都好说。可惜,呆呆的爹到底是哪个呢?仍然想不出来。

  苏言挠头,算了!虽然记不起呆呆爹是哪个,但一个男人都昏迷了,还能起反应被她得逞,看来也不是啥好东西。

  待呆呆再大些,她直接买小画本让他自己看,自己理解就行了。

  “江贤弟,你在家吗?”

  听到声音,苏言转头看向呆呆,“是齐秀才,应是喊你去念书的,你记得好好学。”

  学好了,把字都认会了,以后才能看懂小画本。不然,一个男儿若是连画本都不会看。那,也是挺悲催的。

  “娘放心,我一定好好念书。”

  看苏言如此郑重的嘱咐他,呆呆以为他娘亲是希望他念好书,将来有出息。其实呢?苏言只是怕他看不懂小画本而已。

  为让呆呆有人教,苏言特别买了这处别人口中风水不好的宅子,就是为了跟秀才住对面。

  “夫子,您来啦!快里面请。”对温文知礼,饱读诗书,虽有些古板,但腹中有真才华的齐秀才,苏言相当的客气。

  同样是夫子,相比萧瑾的伪善,齐文心性是真淳厚,就是有的时候太过一本正经,让苏言与他说话时,不觉小心翼翼的,就怕自己一时失言爆了粗话出来。

  “江贤弟不用这么客气。我过来就是跟你和江小说一声,今天下午我可能要招待一个贵客。所以,怕是无法教江小断文识字了。还请江贤弟见谅才好呀!”

  苏言听了,摆手,“无碍,无碍!夫子您先忙自己的,江小这里不急。”

  这万事好商量的态度,却让齐文眉头皱起,“江贤弟,此话差异!子曰:读书之事,从无小事,更是一日不可懈怠。你刚刚那话,已是散漫了!”

  苏言:顺着他也错了?!

  “所以江小,纵然今日我没空,你也不可懈怠,要好好读一个时辰的书才行。而今日拉下的,明日我会一并给你补上,你万万不可偷懒,知道吗?”

  看被训,不知声的娘亲,呆呆垂眸,掩下眼底笑意,恭应,“是,学生一定谨记。”

  看呆呆如此,齐文心下满意,转头对着苏言又道,“江贤弟,日后在江小做学问的事上,还请……”话没说完,被打断。

  “哥,哥,你快回来,宁公子来了!”

  听言,齐文顾不得再对苏言说教,转身,疾步往外走去。

  而苏言站在院中,不由往外探了探头望了望,想看看齐文口中的贵客是何模样?

  在苏言张望中,一马车映入眼帘,随着一身姿倾长,穿着雅致的男子从马车上被小厮扶下来。

  “齐老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呀!”

  温润低沉的声音入耳,苏言眉头微皱,这声音,莫名有些熟悉,好似在哪里听到过。

  心里这样想着,又仔细望了望,直到那男子面容映入眼帘。心,猛的一跳……

  熟悉,很熟悉!

9793 3539338 MjAxOC8xMS8yOC8jIyM5Nzkz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8/9793_3539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