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爻冲世

书名:微信小程序之死神交易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然道人 更新时间:2019-07-07 18:16:33

  我忙掏出手机,想告诉老司机我的最新发现。

  还想让他帮我解释一下小高刚刚读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司机听完,先是一愣。

  然后反复念了几遍。

  “鬼爻冲世,世指的是我,应该是有鬼对我不利。”

  老司机也说得模棱两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句话确实出自京房,可见小高不是瞎胡诌的。

  “临卯,卯日东方有鬼来,凶。”

  这句是说,在卯日,会有鬼从东方而来,凶。

  老司机说,这应该是一句断语,但应验在哪就不知道了。

  而“以铜剑可制之”,说的是破解的方法。

  就在这时,我家的门铃响了。

  难道是山雨濛忘了带钥匙?

  我先挂断了电话,等回头再跟老司机细聊。

  起身开门,发现来者是胡三汉的助理张磊。

  他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手里还拎着个纸袋子。

  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我把手插在口袋里,等着他先开口。

  他可能以为我会请他进屋,但半晌我都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他。

  张磊估计有些尴尬了,咧了咧嘴,“要不,我先进去说。”

  实际上,我是打心眼里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除了胡三汉的二儿子胡建业为人还好些,别的,不管是胡三汉这个土匪头子,还是他的大儿子胡建国、死鬼小儿子胡建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尤其是那个死鬼小儿子,竟然还想出让我烧一个亿的纸币,这种违法的事情,打死我也不会做的。

  趁早死了这心吧。

  我是有前车之鉴的,别放了空枪,射了虚弹,最后打不着狐狸还惹一身骚。

  我故意冷着脸,“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我真没什么想听你说的。再者说,你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好,何苦亲自过来一趟。”

  我心说你要是给我打电话我还能拒接,这送上门来了,只能答对答对你了。

  张磊脸皮还是很厚,他显然听出了我的逐客令,但仍然说,“亲自跟阮大师说,不是更显得诚意吗?另外也方便给您送见面礼啊。”

  张磊边说,边拿出了包里的一对金黄色的物件。

  看样子很有分量。

  我定睛一看,是一对金条,心里不由得燃起了莫名的兴奋。

  但转念一想,不能为这点钱出卖了自己,毕竟现在也是有几百万身家的人了。

  张磊显然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先是伸手把金条放在了门边玄关柜子上,然后咧着嘴,低声说道“自打芙蓉苑小区的事件平息后,我们胡董对你是刮目相看,之前的事情您别往心里去啊。”

  “这次呢,主要是请您来我们胡董的办公室看看。这对金条,权当赔罪,之后另有重谢。”

  “有什么重谢?”我咧着嘴,歪着脑袋,两只眼睛斜着看他,倒不是我真想去,只不过心里痒痒的,也不免有些好奇。

  “我上次看您是坐货车来我们公司的,像您这样的大师,这么能如此屈尊呢。所以,胡董命我帮您提一辆G-CLASS。”张磊一脸谄笑。

  我心里一颤,心说这老胡头还挺大方,这车少说上百万,不过转念又想,上次没少吃他的亏,还是算了吧。

  张磊一直在观察我的面部表情,看我时而惊喜时而忧虑,最后说道,“这次,你可能不得不来。”

  我听他语气,蓦然怔了怔,这不像是在说气话,他说的有板有眼,一字一句,仿佛我有什么把柄不得不去一样。

  我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那,让您失望了。”

  张磊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我刚关上门,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是微信小程序的提示信息。

  我心里下意识的猛地一惊,瞥了一眼,果然发布了新任务。

  时间:今天晚上7点。

  地点:胡三汉办公室。

  任务:相宅。

  奖励:4积分。

  我看完后皱了皱眉,这张磊刚走,小程序就发来了任务,再加上刚刚他笃信的表情,难不成小程序的任务跟他们有关?

  胡三汉一直让我摸不清头脑,也未尝不可能。

  此外,让我更懵逼的是,我特么根本不会看风水啊。

  上次去他办公室就一个屁都没放出来。

  其实我不跟张磊去,主要的原因也是我根本就不会,抓个鬼到还可以,可这风水就真一窍不通了。

  但小程序的任务已经发布,只得硬着头皮。

  什么也没有命重要啊!

  我打开大门,打算看看张磊走了多远。

  结果刚开门,吓了我一激灵,原来张磊根本就没走,一直在门口站着。

  见了我,一脸堆笑,“阮大师,改主意了?”

  我有点尴尬,也没回应他,只说,“带路吧。”

  在路上的时候,我又给老司机打了电话,看风水我是一窍不通,但老司机懂啊。

  有点什么事也能帮帮忙。

  他还是很热情,二话没说就赶了过来。

  等到了胡三汉的办公室,见胡三汉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

  他穿着一套扎眼的明黄色的西服,敞着怀。

  里面一件黑色的衬衫,领口也是开着的。

  在他西服上面的口袋里,塞着一块白色的手帕,那手帕上还有一道红色的不规则条纹。

  手帕上隐隐约约散发出一阵花香。这种花香一时间还说不出是什么花,而且味道里还混着血腥的生肉味。

  整个办公室顿时营造出一种骇人的气息来。

  只见胡三汉眯着眼睛,他的脑袋像小鸡吃米一样,打着瞌睡。

  张磊轻轻地走到他面前,试图叫醒他。

  就在这时,我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心脏也蹦蹦直跳,不自觉地向后挪了几步,结果一下撞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同时有一只肥胖发白的手拍了拍我的肩,一股子腥臭味夹着花香袭来。

  我扭头一看,一张圆圆的大脸,灰黑灰黑的,像干枯的老树皮,没半点血色,这人长着个塌鼻梁,两只斜白眼,歪嘴巴,嘴唇还特别厚,门牙露在了外面,我再细看那眼皮,又黑又烂。

  而那股子恶臭味,从他嘴巴里直往外冒。

9800 3585952 MjAxOC8xMi8wMS8jIyM5ODAw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1/9800_3585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