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79章 近墨者黑也污染

书名:萌宝当道:早安,总裁爹地!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云想月 更新时间:2019-05-16 11:37:39

  方若宁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妥,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流氓在一起久了,她居然也被染黄了,大白天的脱口而出这种话!

  瞧见男人震惊的眼神,她更是瞬间脸颊爆红,眼神羞得都不知该落到何处,当即一把撇开他,转身欲逃。

  然而,还是没来得及。

  手臂被拉住,男人邪魅地笑着凑上来,她羞赧地不肯与他直视,撇开头别扭地道:“你干嘛啊!我要出去了,该吃饭了……”

  她越是羞涩,霍先生越是不舍得放手,调教了这么久,总算有点起色了,偶尔还能来几句调情。

  “刚才说什么,嗯?”拉着妻子的双臂不让她逃,霍先生俊脸凑近故意在她唇边低声暧昧地问,“再说一遍,晚上干什么?”

  方若宁躲躲闪闪,要笑不笑,被他闹到无地自容,佯装生气地道:“你有完没完啊!出去了!”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

  拉着她的手臂收拢,女人柔软的娇躯整个被他困在怀里,霍凌霄俯颈吻下来,灼热的呼吸拂过她的面颊,将她敏感的细胞都悉数唤醒,整条脊椎骨都忍不住僵硬起来。

  “不要闹了……”

  “说!”

  “我说不去公司!”

  “为什么?”

  “职位不满意,待遇不满意。”

  “唔……那要么,你做总裁?”

  什么?

  方若宁眼眸瞪住,盯着他。

  霍凌霄也不乱来了,分开些许,亲了口认真地说:“我做董事长,你做总裁,怎么样?”

  “不怎么样。”方若宁推开他,正色看着,“你别开玩笑了!凌渊都做不好,你让我去做!那会加速霍氏的消亡。”

  “那要么……董事长助理?”

  女人更吃惊,“你认真的?干嘛非要我去霍氏上班啊?”

  霍凌霄看着她,微微勾唇笑道:“霍太太这么有能力,不为自己家的公司效力,出去给别人打工,这太亏本了,我是商人,当然要利益最大化。”

  而实际上是,他想把这个女人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最好是时时刻刻掌握她的行踪,那么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让她做自己的贴身助理。

  “等我回去,董事长的职位也由我担任,就算陈航回来继续做总助,这两份工作叠加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正好,你来帮我。”

  方若宁没说话,想了想,似乎可行,但又犹豫,“可我并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怕做不好。”

  “不怕,我相信以你的天赋和能力,很快就会学会的。”

  方若宁拢着眉宇,没说话,霍凌霄转身走向书桌,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对了,致远地产那个项目的安全事故已经调查清楚了。”

  方若宁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走上前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李媛媛的父亲是徐家请的工人里面的,出了事之后,徐成功不想拿钱赔偿,又怕公司知道了责罚他,便自作聪明让包工头把人辞退了,扔了几千块医药费在医院,就不管了。徐成功本想把这件事压下去的,可没想到受伤工人的女儿正好是李媛媛,你这碰巧知道了。调查清楚后,职业经理人直接把那个包工头辞退了,现在重新聘请工人继续施工。公司也已经派人去慰问李媛媛的父亲了,也给了第一笔赔偿金,具体要赔偿多少,需要等他治疗结束后,看看伤势恢复情况再做定夺。”

  方若宁听完一点都不吃惊,无语地摇着头道:“我就知道,这事很可能跟徐家那几人有关,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只有他们干得出来!”

  “嗯,事情查清之后,徐成功也被停职了,项目部的负责人也被扣了绩效奖金,这件事暂时算是处理好了。只不过,徐成功肯定要去找徐美慧,最后估计又要闹到你这里来。”

  “闹到我这里来也没用,我之前就说了,他们想继续留在公司,就必须遵守规矩,他把这话当做耳旁风,那只能让他承担后果。”

  霍凌霄点点头,瞥她一眼,勾唇温柔笑笑,突然说:“我看你挺有管理公司的风范,利落干脆,赏罚分明,不错,以后一定能做个好老板。”

  方若宁瞥他一眼,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

  霍凌霄猜测的一点也没错。

  徐成功被停职后,从公司离开就去了方家。

  气横横地进门,外甥冲着他喊舅舅,他不耐烦地甩甩手赶人:“一边玩儿去,别来烦我。”

  方宇涵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转身跑了。

  徐美慧抱着一只折耳猫走过来,瞥了弟弟一眼问道:“怎么这是?这么早就下班了?”

  徐成功在沙发上重重地转身过来,语气愤愤,“姐!你得想办法啊!我们在公司被排挤的都没生存之地了!你弟弟我现在直接被停职了!”

  徐美慧脸色登时变了,“停职?为什么?”

  “还不是前几天工地上那个老头子受伤的事,明明我交代了那些工人全都不能说的,不然就滚蛋,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被荣总知道了!那个包工头是我手下的,荣总查清楚后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把那包工头赶走了,直接给我停职了!”

  徐美慧听完也生气,“我早就跟你说了,这件事不能这么处理,你非不听!”

  “关我什么事?本来我们现在就没什么油水了,每个月拿点死工资,这件事要是不压着,荣总知道了肯定又要扣我钱,我以为能压下去的!”

  “你啊!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徐美慧,我是你弟弟,你现在不想办法帮我弄回公司,说这些干什么!”徐成功从小被宠大的,哪里受过训斥,明明做错了还理直气壮,强词夺理。

  徐美慧也生气,她心里很清楚,那个职业经理人荣总是谁的走狗,也知道这是谁的意思,只能怪他们倒霉,被人家抓住了把柄。

  “行了行了,停职就停职,你先休息一段时间,我来对付那个死丫头。”徐美慧眼神阴冷,不知又琢磨着什么伎俩。

  徐成功看她一眼,又来了精神,“姐,你有办法?”

  “呵!你当我跟你一样是猪脑子?我当然有办法,只是时机还不成熟。”

  方秉国下楼来,听到这姐弟俩的对话,沉着脸警告说:“徐美慧,你给我安分点!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呵!什么意思啊?你现在不就是见那死丫头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才对人家好的吗?以前我欺负她时,你怎么不为她讨回公道啊?”徐美慧跟方秉国的夫妻情缘也已经走到尽头,两人虽住在一个屋檐下,但跟仇人差不多了,平日对话总是夹枪带炮。

  方秉国现在里外不是人,想要讨好女儿,可女儿根本不领情,这边的妻子也与他有了二心,成天不是挑刺就是吵架,日子过得极其糟心。

  可尽管这样,在权衡利弊之后,他还是暗地里给方若宁发了信息。

  看到消息后,方若宁没有隐瞒,直接把手机转过去,给霍凌霄看。

  “什么东西?”男人刚从浴室出来,露着精壮性感的胸膛,看着妻子的脸色,皱眉问道。

  “方秉国发给我的,说徐成功去找了徐美慧,姐弟俩又在商量怎么对付我。”

  霍凌霄拿过手机看了那条信息,淡然不屑地一笑,“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吗,放心,有我。”

  “我不是怕他们,我只是觉得奇怪,方秉国现在对我好像越来越关心了,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男人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在床沿坐下,不解地问:“他是你父亲,父亲关心女儿,难道不是天经地义?为什么你反而抵触?”

  方若宁幽幽一声叹息,腰背都耷拉下来,想了想说:“如果我们是正常的父女关系,那他关心我当然是天经地义,我也会感到父爱的温暖。可偏偏,他在我的童年跟少年,对我那么冷漠,甚至暴力相向,而且,他还用那么卑鄙的手段间接气死了我妈,我早就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跟他来往,可没想到,这种血缘关系不是我想断就能断的,尤其是我跟你在一起后,他知道从我身上有利可图,反倒对我殷勤起来。可是这种殷勤,根本就不是发自肺腑的,他只是因为想从我这里捞好处,你说,放在谁身上,谁不会抵触?”

  霍凌霄早就知道他们父女之间的恩怨,只是每当听她说起,胸腔里依然划过酸涩的疼痛,忍不住把她揽过来抱在怀里。

  “我明白,原生家庭带给你的阴影这辈子都无法磨灭了,但现在你过得很幸福,其实也可以试着去遗忘这些。他愿意表达关心,你接受就好,他不表达,你也不奢求,平常心处之。”

  “嗯,我知道。我只是怕,我对他的态度一旦好转一些,他会越发得寸进尺……”抬起眼眸,清澈如明镜般的眸子深情温柔地看着揽住她的英俊男人,她微微勾唇,又重新靠在他胸前,继续道,“我更怕,他的得寸进尺,会给你带来麻烦。”

9802 3566391 MjAxOC8xMi8wMS8jIyM5ODAy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1/9802_3566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