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42、抖m天性(一更)

书名: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侧耳听风 更新时间:2019-04-16 06:00:04

  某个人为了他脱口而出的‘黑姑娘’三个字付出了代价,尽管没见血,但已和见血没相差太多。

  被他一个天生的白人嘲笑,她怎么也是咽不下去那口气。这已经可以上升到人身攻击的高度了,利用自身的长处去嘲笑别人,此种行径,不把他打成猪头他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收拾了他一顿,她也出了心里的那口恶气。宇文玠被砸的疏通了筋骨,任督二脉都要被她打散了。

  洗漱了一番,将散乱的长发重新梳拢起来,对照着圆圆的不大却十分清晰的镜子看着自己这张脸,她不觉得自己黑了。

  说到头来,还是宇文玠那小子瞎说,她岂会那么容易就被晒黑,再说这鹭阙坞的太阳也没有多烈。

  将自己打理妥当了,白牡嵘便下了楼,夷南兵已经自己去把早饭拿回来了,没有婢女做事,他们承包了一切,眼力见是一等一的。

  宇文玠已经坐在那儿等着她了,倒是乖巧。

  “估摸着这个时辰,我那三艘船应当已经快到家了吧。”心里不由惦记,希望路上不会出什么岔子。

  “嗯。”宇文玠给予淡淡的一声回答,然后便拿起了筷子用饭,他果然是在等她。

  扫了他一眼,白牡嵘摇了摇头,也不再说话了,用饭,不时的扫他一眼,忽然之间又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新的毛病,他吃饭时除了夹菜夹饭张嘴之外,其余的时候嘴都是合上的。然后,咀嚼的声音也很小,除非有一些青菜会发出声音之外,他基本上都是静音模式的。

  他长这么大,都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她不知道,反正他保持的挺好的。直至现在称王称霸了,也依旧这么保持着。

  沉默无声的用完了早膳,这边刚放下筷子,一个夷南兵和宇文玠的一个护卫就前后脚的进来了。

  他们各自的走到自家主子身边禀报,其实他们说的是一样的,白长士邀请所有的客人去赴宴。说是要为所有的客人接风洗尘,进行一次比较正式的接风宴。

  来到这儿好几天了,才想起弄接风宴的事儿来,怎么听着也是稀奇。

  相信这宴席不是普通的宴席,背后必定别有意义,而白牡嵘却是很期待,因为她觉得这一天早就该来了,现在这都已经晚了。

  磨磨蹭蹭,不是她的风格。勾心斗角,累的脑细胞死掉一半。

  “你别那么兴奋,今日见到其他人,最好收敛一些。因为无需你出头挑事,自有人坐不住。与宋掌柜的妹妹也不要有那么多的口舌之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她在为楚郁争风吃醋呢。”宇文玠淡然的交代,整个人就像个长辈一样,说出口的每个字都是经验。

  白牡嵘哑口无言的盯着他看,待他说完了,她才重新开始呼吸。

  “我不挑事,等着看别人挑事。但是宋子婳嘛,那小丫头不招人喜欢,我不喜欢她也完全是因为她不将兄长放在眼里还恨不得他死而不爽而已。”争风吃醋?亏他想得出说得出,白姐岂会争风吃醋,太没档次了。

  她否认,宇文玠也没说什么,只是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静静地喝。

  又装腔作势,他这模样看的白牡嵘脑仁儿疼,反正觉得是有事发生,可是具体会发生些什么,又让她不由得开始猜测。

  多种可能在心里,就像有猫在心里挠似得,挠的她痒痒的。

  她也跟着喝了一杯清茶,最后实在坐不住了,“咱们什么时候过去?”赶紧过去,也能看得到热闹。

  “不急。”宇文玠却是很坐得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屁股和椅子长在一起了呢。

  深吸口气,白牡嵘开始在大厅里转圈圈,来来回回的走,能看得出她心中的憋闷已经要溃堤而出了。

  她倒也不是个沉不住气的人,只是在这里待了几天了,心里头憋着一股气,这会儿都要发泄出来了。

  看她在那儿转了十来圈,宇文玠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走吧。”

  听他说完,白牡嵘便一个转身直奔大门,裙摆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摆,漂亮的很。

  走出了门口,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扭头看向那个已经走到他身后的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你什么时候成我领导了,是否出门,居然还得等你发话。”她也是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走到她旁边,宇文玠水汪汪的眼睛带着些许笑意,“你也可以不听的,本王并没有强迫你。”

  “得了便宜卖乖。”挥手在他手臂上捶了一下,瞧他那得意劲儿。如果夷南落到他手里,她肯定无法跟他争领导权,这人领导欲望太强了,根本不会听别人指挥。

  宇文玠只是稍稍闪躲了下,但终究是没躲开她的拳头。别看手小又黑,但是劲儿却不小,捶上一下很疼。

  走出小楼,白牡嵘将自己的夷南兵都召集过来,询问了一下他们是不是都吃饱了,免得啥时候出力气的话再吃了亏。

  各自人马都准备好了,前后左右一呼百应,浩浩荡荡的朝着今日举行接风宴的金鹭厅走过去。

  并肩而行,看着不时经过的白家的下人还有护卫,大都是朝着金鹭厅那个方向去的。下人没什么特别的,手脚麻利的干活,挑不出毛病来。倒是那些护卫,各个手里拿着兵器,看起来,气氛不同于以往。

  白牡嵘盯了过去的好几拨,自是也发现了不寻常,她转动脚步靠近宇文玠,一边低声道:“你就没觉得这帮护卫行动诡异么?这白长士不会是打算今天要把我们都砍死在金鹭厅吧。”

  “你带领的这群野蛮人还打不过他们么?”这群夷人的战斗力才是最强的,别看他们普遍长得矮,但是身上那股子野性和狠劲儿是别的族群没有的。

  “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我的人怎么就成了野蛮人了?”说话就说话,开始攻击她的人,她可不乐意。

  宇文玠点了点头,一副知道自己失言了的模样,“仆随主,是本王多言了。”

  “我还听不出你的画外音?少跟我玩儿文字游戏。我是野蛮,不及你白白嫩嫩秀色可餐。但你也别张狂,你一个男人白嫩出奇,你就没因此而羞愧过么?”说着话,她一边抬手将自己的手肘搭在了他肩膀上。个子不及他高,但也不耽误她做这个动作。

  宇文玠直接肩膀一矮,就把她甩了下去,“你才应该为自己不及男人白嫩而羞愧,平日里无事不要总是往山里钻,好好琢磨琢磨如何能养护好自己的皮囊。”

  “嘿,你还来劲了是不是。”他倒是真的很骄傲,让人忍不住想再揍他一顿。这厮挨打一次觉得不够,还想再来第二次啊。

  宇文玠抓住她扬起来的手,无声的笑,很容易就能把她气的炸毛。

  边走边拌嘴,那些护卫习以为常,毕竟还在皇城的那个时候,他们俩还动不动的就打起来呢。这会儿只是拌嘴没动手,已经很给面子了。

  那些夷南兵则眼神儿都不善,他们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只是在来鹭阙坞之前的那一天忽然之间冒出来的。这外族人狡猾,肚子里弯弯绕绕都是坏心眼儿。若不是碍于白牡嵘不曾发过话,他们早就把他扫出去了,能让他在这儿如此放肆。

  往金鹭厅走,路径也是九曲十八弯,一会儿是石砖小路,一会儿是悬空的长廊,极尽精美。

  就在下了这条底下悬空都是清水养鱼的长廊后,便碰见了另外一伙人。

  他们是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的,亦是将所有人都带在了身边,大队人马于此相聚,又各个露出一股逞凶斗狠的表情来,场面一时之间好像有点失控。

  停下了脚步,白牡嵘看着对面的人,宋子婳此时在这帮人之间战斗力为零,几乎都能看得到她头上悬着血条,血条只有几滴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而后面那些是玄甲军,他们拥有充分的战斗经验。

  白牡嵘身后的那些夷南军有大部分都认识这些玄甲军,虽说未必叫得上名字,但都知道对方是谁。旧怨不小,狭路相逢,甚至有几个人嘴里都发出了如野兽一般的声音,一听就是兴奋起来了。

  朝着自己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叫他们淡定,不说别的,就凭夷南军和玄甲军的旧怨,想结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楚郁伪装成的护卫就站在宋子婳身后,他看起来倒真像个护卫。

  扭头,本想看看宇文玠,可谁想到自己扭过头之后什么都没瞧见,她自己站在这前头,那小子已经不见影子了。

  诶,真神奇了,忽然之间又躲起来干嘛?还是说,他担心被对方看穿自己的易容?

  宋子婳看到白牡嵘便不开心了,那张脸冷着,好像谁欠了她几百万。

  缓缓地,她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其实她也并非是故意,只是觉得那个女人若出现了,他必然会失神。但当亲眼见到了,怒气比她想象的更多的冲上了脑子,那一刻她险些咬碎了自己的牙齿,臭女人!

9818 3552435 MjAxOC8xMi8wNS8jIyM5ODE4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5/9818_3552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