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3昏迷

书名:妖怪都市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轻云淡 更新时间:2019-06-12 13:01:02

  见铁冠道人毫无还手之力, 钱总眸中不由闪过一丝异色。这么看, 林少没诓他,带来的道士虽然年轻, 可确实有几分能力。

  林元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心里则在想, 不愧是跟无尘散人并肩的男人。说揍就揍, 一点不含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胖胖的道长,听到慧明大师的名字, 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科学!

  众人心思各异, 宋婧不疾不徐走到床边,探了探病人鼻息。

  呼吸绵长, 钱萱就像睡着一般,面容平和,安静地躺在床上。

  宋婧仔细瞧了瞧患者的紫府,接着便以无比笃定的语气道, “神魂没出窍,只是被人用巧妙的手法封住了。只要把封印解开,人就能醒。”

  “当真?”钱总又惊又喜。

  铁冠道人受了教训, 原本待在一边装鹌鹑, 等着看好戏。听到宋婧得出跟自己全然相反的结论, 登时大怒, 忍不住高声斥责,“胡说八道!魂魄分明已经离体, 急需召回。”

  “封印手法十分巧妙。一般人诊断,确实很容易误以为神魂离体。”宋婧说了句公道话。

  然而这话听在别人耳朵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钱总眉头紧锁,心中暗忖,难道方才铁冠道人信誓旦旦,说的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其实连病症都没说对?

  “无知小儿,越说越不像话!”胖道士恼羞成怒,“你说误诊就误诊?我还说你满嘴胡话,故意找茬!”

  白彦明眼皮子跳了跳,又想动手(抬蹄)。

  不料胖道长先一步跑开,并大声呼喊,“别以为你打架厉害,招魂也厉害!术业有专攻,招魂可是本派专长!”

  钱总眸光微闪,本来倒向宋婧二人的天平再次偏移。

  铁冠道人说的没错,打架厉害不一定救人也厉害。别看无尘散人说的有鼻子有眼,事情真相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

  他希望两人都试试。谁能让他闺女醒过来,谁就是对的。

  “你确定是神魂离体,必须举行招魂仪式?”宋婧抬眸。

  胖道士挺了挺肚腩,坚决回答,“我当然确定!”

  “那让我按照思路,试着解除封印怎么了?”宋婧只觉得莫名其妙,“如果是神魂离体,不把魂魄召回来,人肯定醒不过来。”

  “倘若你真的有把握,大可以站在一旁,等着失败后看我笑话。”

  胖道士一时语塞。过了会儿,他强硬表示,“谁知道你那什么解除封印,会不会有后遗症?万一影响我招魂怎么办!”

  “如果让你先上,确保能救醒钱萱?”

  “我……”胖道士眸中露出迟疑之色。

  可一想到竞争对手讨人厌的模样,他便把心一横,重重点头,“我有八成把握!”

  “道长,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钱总疑惑。

  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记性不差。刚才铁冠道人说的分明是,“即便是我,也得做法七七四十九天,才有一丝希望找回游魂。”

  一丝希望,什么时候变成了八成把握?

  铁冠道人讪讪地笑了下,“我这不是怕把话说太满么?”

  钱总哑口无言。

  “你有十成把握也没用。”白彦明不客气打断,“魂魄未离体,而是被封锁住,就算招魂九九八十一天,也不会起效。”

  “你说不会起效就不会起效?”胖道士怒斥,“三番两次阻挠我举行招魂仪式,到底是何居心!”

  微微一顿,他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该不会是你们背地里动了手脚,怕病人苏醒后把事情说出来,所以故意妨碍?”

  “只是不想看你白费力气瞎折腾。”白彦明一脸的冷漠。

  胖道士气的直哆嗦。

  跟少年掰扯不清,打又打不过,他索性换个人交流,“钱总,到底信谁,您给句准话。不需要招魂的话,贫道现在就走。”

  钱总没吭声。按照他的想法,最好两边都不得罪。多个人,多套解决方案,救醒女儿会更有把握。

  林元适时表明立场,“我相信无尘散人。”

  宋婧是谁?那可是慧明大师的高徒!整个市里比她强的屈指可数。

  “钱总也这么认为?”胖道士执意要让钱总表态。

  可惜对方装死不出声,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

  等了一会儿,不见挽留,胖道士心凉如水。他怒极反笑,“好好好,既然如此,贫道就不打扰了!”

  说完甩袖离去,头也不回。

  “早该走了,留下也是添乱。”白彦明哼声道。

  林元非常认同,“有散人坐镇,用不着其他人在这碍手碍脚。”

  闻言,钱总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虽然他想两边不得罪,但铁冠道人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不管愿不愿意,如今选择已经(被迫)作出,他也只能期待奇迹降临。

  至于为什么选择无尘散人,而不是铁冠道人……

  一来林少力荐,二来散人对其他道长并不排斥。

  而铁冠道人,好像不管其他人做什么,都会影响招魂仪式。说实话,他有些反感。

  胡思乱想间,病床上的钱萱缓缓睁开眼。

  “醒了,萱萱醒了!”林元大喜,连声高呼。

  钱总先是一怔,随即快步走到床边,不敢置信地看着女儿,“萱萱,你真的没事了吗?”

  “爸,怎么了?出事了吗?”钱萱有点迷糊。她只当自己睡了一觉,浑然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事。

  “闺女,你睡了快有十多天了!”钱总眼中隐约有泪光闪烁,“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十多天?钱萱惊讶的合不拢嘴。

  眼角余光瞥见某人的身影,钱总发自内心地表达感谢,“多谢散人出手相助。”

  铁冠道人说什么招魂七七四十九天,施法期间绝不能受干扰,还什么八成把握,统统见鬼去吧!
无尘散人出手,不到五分钟,闺女就醒了过来。这就是差距!

  钱总万分庆幸,还好他选对了人。

  一旁,宋婧眉头紧锁,脸上不见喜色。沉吟片刻,她说,“我知道钱小姐刚醒,身体虚弱,不过事关重大,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我没有感觉不舒服,道长有什么想问的,随便问好了。”钱萱回答。

  “钱小姐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宋婧开始提问。

  “我也不知道。”钱萱一脸茫然,“我就是觉得很困,然后闭上眼睡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你们围在床边。”

  “昏睡前,有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

  钱萱低头思索,过了会儿抬头问,“点了熏香算吗?”

  “什么样的熏香?以前点过吗?”

  “前些日子逛街时买的,以前没用过。听说有助于睡眠,我就买了一盒试用。”钱萱拉开抽屉,取出木盒,“只用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都在这里。”

  宋婧打开木盒,取出一枚锥形香凑近闻了闻。香味清幽淡雅,十分好闻,使人的心情不自觉平静下来。
只是,其中夹杂着一股若有似无的怪味,跟她刚进门时闻到的一模一样。

  “奇怪,这是什么味道?”宋婧感觉很熟悉,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

  白彦明靠近嗅了嗅,立时反应过来,“这是月华草的味道。”

  月华草?宋婧微微一怔,随后面色凝重起来。

  “散人,这熏香是不是有问题?”钱总看出了什么。

  “配料没问题,也能助眠,只是有人在里面多加了一味草药。”宋婧解释道。

  “就是刚才说的月华草?”林元追问,“它有什么功效?”

  “有一种异兽,以月华草为食。闻到月华草的味道,哪怕远在千里之外,也能寻着味找过来。”宋婧拧紧眉心。

  “在屋里点燃熏香,人会睡得很沉。就算有贼偷偷溜进房间做手脚,当事人也察觉不出来。”

  钱萱心里一紧,“你是说?”

  “有人故意把加料的熏香卖给你。等到晚上熏香点燃,他就能顺着香气找到你,接着封住神魂,让你陷入昏迷状态。”

  “怎么可能有人进的来!”钱总不愿相信,“别墅防护严密,从没听说有贼能闯进来。”

  “对常人来说或许很困难,对某些人来说轻而易举。”宋婧垂下眼帘。

  一道隐身符、一道飞行符,就足以在别墅里来去自如。

  钱总脸色难看,却无法反驳。不管是陷入昏迷,数日不醒,还是稍稍用了点手段,就把人救醒,一切超出常识之外。

  “可是为什么呢?”林元百思不得其解,“平白无故的,干嘛把人弄的跟植物人一样?萱萱招谁惹谁了?”

  宋婧不语,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对方大费周章,到底求什么?

  钱萱反复回忆,最终摇了摇头,“我想了很久,应该没有得罪人。”

  “会不会是钱叔做生意招惹了仇家,对方把气撒在萱萱头上?”林元猜测。

  钱总眼皮子直跳,手指轻颤。如果因为他,闺女才有此一劫,那么……

  不等他细想,白彦明出声打断,“刚才离开的胖子,身上有月华草的味道。”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宋婧微感错愕,“我怎么没闻到?”

  “可能离得远,没注意?反正我闻见了。”少年神情淡漠,“不仅闻见了,还看见道袍袖口沾有月华草粉末。”

  “月华草可不是那么常见的草药……”宋婧低声自语。

  她灵光一闪,猛地转过身,找人确认,“钱总,之前铁冠道人有没有进过房间?有没有翻找过抽屉里的熏香?”

  “进是进过房间,但只是给萱萱把脉,并没有翻抽屉。”意识到话中含义,钱总沉下脸,嗓音冰冷,“散人的意思是,铁冠道人自导自演?先把萱萱弄晕过去,然后再上门救治?”

9822 3576954 MjAxOC8xMi8wNi8jIyM5ODIy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6/9822_3576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