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章:御船、搭袋、狗官

书名:达摩的剑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巽易主人 更新时间:2019-04-08 11:29:20

  根据燕柒回忆,那日受到武刃委托,叫他亥时在古龙桥下接应张哲,带他到处兜圈子。

  张哲上船后,燕柒御船,溯流而上,一直保持较快航速,次日天色将明,在奥县“金鳙港”靠了岸。

  燕柒提议上岸用些饭食,但是张哲着急回家筹集赎金,茶饭不思,便独自留在了船上。

  鉴于航程还远,燕柒在港市上采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后在一家小食馆简单用过餐饭,并好心给张哲打包了一份。

  左右是为了拖延时间,燕柒不紧不慢,提着大包小包走到岸边,却远远看见一个头顶圆斗笠的小个子解脱了自己的船缰。

  “住手!”意识到事情不对,燕柒利落将所有包袱扎在腰间,纵气飞身,向船头掠去。

  那小个子似乎不屑与他废话,竖掌如刀,劈风打来,燕柒岂非等闲,身若蝶影,晃了开去,复又闪回,紧接一脚蹬出,印在小个子胸前。

  奇绝!怪绝!

  按理说,燕柒这一脚虽说未尽全力,但即便是一头老水牛,也踢得翻了,然而那小个子受这一脚,屁事儿没有,拍拍胸前灰土,微一低身,抄起竹篙,看似随意摆动两下,却接连点中燕柒肩井、脚踝。

  燕柒真气护体,并不吃疼,只是被打这两下,分了心,反应过来,船已离岸远去。

  张哲是武刃所托,千万也丢不得!

  燕柒念起身动,正巧一艘梭子船靠岸,还没停稳,燕柒纵上船头,把一块玉塞到船主手心,船主愣神儿的当口,燕柒一把拎起他抛上岸去:“这船我买了!”

  燕柒御船疾行,一艘平常无奇的梭子船周身被他的真气裹挟,气将船身与河水相隔,阻力近乎于无,船自然行驶如飞。

  这种以气御船之术并非一朝一夕可以练成,需要耗费的真气,更非寻常“化身境”内家武者、炼气士所能支付。

  更奇!更怪!

  燕柒自恃御船之术,天下无匹,不曾想,今个儿碰上了对子!

  转入主河道,两艘船你追我赶,巨浪接天,始终僵持不下,燕柒虽然功力深厚,真气不断,时间一久,也倍感吃力。

  表面是两艘船比快,实际是拼谁的内力更足,正当燕柒卯足了劲儿,引动元海中的“纯阳气”,做最后的冲刺,不料对方一个急拐,转入一条支流,因为是顺流而下,燕柒虽然及时撤回真气,也刹不住船,依着惯性,冲出去好远。

  他转念一想:

  响水集镇是航线要道,无论他怎么走,总要经过那儿,我便放任他不管,顺流直下,回响水堵截!

  注意既定,燕柒好比吃了定心丸,御船往下游驰去,转时靠近响水,从旁里弯道斜插进一条船,燕柒眼尖,认出是自己的船无疑,旋即一抖袖,两条原本柔软的匹炼布巾倏然飞射而出,在半空中打了个回旋,死死缠绕住对方船桅,燕柒“嗐”的一声,卸去了一股真气,只见那布巾瞬间软了,收缩回去,燕柒便接着这收缩之力弹上了对方船尾。

  那小个子出来接战,上回吃了小亏,长了教训,这次没有冒然出掌,而是像只小蛮牛一般,盘转纤腰,燕柒见状,心下不偙吃惊:这哪里是人的腰杆,竟能够任意扭曲?!

  令燕柒出乎意料的,远不止此,他凝气在手,一个擒龙爪,欲取那小个子咽喉,不想手掌还未近身,手背便如遭雷击。

  燕柒赶忙收回红肿的手来,打量对方,隐隐可见那人面纱之下,轻蔑的笑意。

  原来那小个子正等他出手哩!只消他一近身,那人腰身一转,肩上两个搭袋就摆动起来,无论从什么角度打去,都难免要遭那古怪搭袋重击。

  至于力道之猛?恐怕只有挨过的人才晓得其中利害!

  燕柒的护体真气,可说无懈可击,但这分秒之间,便被那搭袋破了功,打了个形散,好在燕柒练气多时,体内内丹随时可以再生真气,他一面搬运元海中的“纯阳气”护遍周身,一面赶紧祭起内丹,吐纳调息,补益元气。

  小个子虽说没受什么损伤,却也无心再斗,竟然弃船而逃,那身法轻飘已极,比价燕柒,丝毫不逊!

  燕柒更不敢去追,进船一看,不见张哲,却见昏迷不醒的武刃,他见武刃奄奄一息,也不多想,道是受了那小个子迫害,便渡气给武刃续命。

  “那小个子,戴个斗笠?”徐介从桌子上蹦下来,圆不隆冬,好笑好玩。

  “戴着斗笠,蒙了面纱,光着脚,可惜看不清脸。”燕柒说罢,叹了口气,岂料徐介拍手叫好:“不坏!这人儿,我也见过!”

  燕柒闻言,一脸惊疑,又听武刃在旁插道:“是她。”

  大家一齐看向武刃,武刃眉头一低,满不是滋味地说道:“我实在无法想到,何时得罪过她,先是给我下毒,接着又要劫走我……”

  “等等!”徐介又一屁股坐上了桌子,眼珠子幽幽发光,半开玩笑道:“这婊子来无影去无踪,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干掉我们,却‘蜻蜓点水’一般,点到即止……我看她呀,指不定是哪家的大小姐,耐不住深闺中的寂寞,听闻了你俄县一级大捕师的名号,故意来搞一搞你!”

  武刃二话不说,狠敲了几下徐介的头,训斥道:“开玩笑也得分分场合!”

  几人正兀自猜测,忽听鹿草堂哈哈大笑起来:“魔蜡,乃紫妍城魔女族秘制奇毒,可不是什么大户小姐用的胭脂水粉!”

  这句话一经说出,徐介立马哑口无言,鹿草堂复又补充道:“即便是魔女族人,也不能够任意使用魔蜡,魔蜡的使用技术只掌握在核心人员的手中!”

  鹿草堂说着,声音渐变低沉,他看向窗外,眼神变得飘忽,语气里兼之一种向往:“万古以前,东江辽阔,烟波浩渺,不知几时,河床高耸,东江水也就断了,“魔女族”在其上建立紫研城,统一东江流域。

  “紫研城又名‘东江宝都’,咱这儿老一辈的人,管它叫“魔女京”的居多。”

  一听魔女京之名,武刃的头皮倏然一紧:魔女京?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待他细想,又想不起来。

  鹿草堂:“在魔女京,满大街的窈窕女子,那是名副其实的“女儿国”啊!因为那里的男人一生下来就会被调教成奴隶和仆人。

  “女孩儿们自幼学文练武,参加层层考核,和咱们这儿科举考试差不多,若是上了榜单,并通过女王殿试,选拔成为魔女使,便可享受更高待遇,掌握更核心的知识。”

  徐介:“也就是说,能够使用魔蜡的,只有魔女使?”

  鹿草堂点了下头,摸摸胡子,神色有异,旋即转向武刃,拱了拱手:“武大人好生将息,耽搁这许久,鹿某还有功课要做。”

  徐介噗嗤一笑,没遮拦道:“怕不是说道‘女儿国’,又来了性趣……”

  鹿草堂没搭理他,夹着腿出了门,武刃见他这副狼狈样子,恐怕是被徐介说中了,也不好去送,带着笑腔道:“鹿老慢着些,人老了干不得急活儿啊。”

  “那,我们现在咋办?”徐介收敛了笑,郑重其事,问武刃。

  武刃还没答话,却见一个赤着上身的汉子闯进门来,两个青衣差人追进来连忙跪下,告武刃:“他硬闯,牛一样,拦不住!”

  武刃一看那汉子,不是张哲还有谁?旋即打发了差人,走近张哲,张哲满面怒容,一副横了心的样子,开口第一句便是:“狗官!”

9825 3549562 MjAxOC8xMi8wNy8jIyM5ODI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07/9825_3549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