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77章 借兵

书名:阴棺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西极冰 更新时间:2019-03-15 23:50:49

  念斟要留在书院等魔宗的消息,他并不希望我留在书院,斟酌了很久答应我去浚乐国,还准备派两个弟子护着我,我当然拒绝了。

  我谎称几个时辰就回来,随后捻了个一步千里的手诀,转瞬间就到了浚乐国皇宫。

  奇怪的是,皇城里居然没有月熙驾崩的消息,带刀侍卫一如往常地在宫里巡逻,完全没有异样。

  我径直到了乾清宫,才发现这儿布了个聚阴阵。寝宫内外死气沉沉,一缕一缕散碎的鬼魂从四面八方飘过来,都困在了这阵中。

  难道月熙也成鬼修了么?人皇如果沦为鬼修,恐怕天理不容吧?

  我现了身,从聚阴阵中走了过去,那些被困在阵里的鬼魂看到我就吓得瑟瑟发抖,在阵里疯狂地蹿来蹿去。

  陈申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我愣了下,忙拱了拱手,“洛……阴棺娘子,你,你怎么来了?”

  “月熙呢?”

  砰啪!

  寝宫里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紧接着便看到月熙急急忙忙冲了出来。他应该是在休息,穿着中衣,跑得急还赤着脚。

  “七七,你……我……”

  他看到我神色很激动,唇角颤巍巍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仔细看了他几眼,还是那么瘦,白发苍苍,但却没有咳嗽了。

  但他并非鬼修,也不是炼尸,就是头顶的魂火灭了。不过我现在没有时间研究他到底是不是鬼,是不是炼尸,我来是有急事的。

  “月熙,我想借你三万铁骑!”

  我要闯魔界,但不能只身去送死。

  魔道祖师和魔宗四大长老有多厉害我不是不知道,可我上不了天庭也下不去黄泉借兵,唯一有点交情的就是月熙。

  浚乐国那三万铁骑是陈申炼制的炼尸,比起生前要凶猛得多,与魔宗魔兵是可以一决高下的。

  但我怕月熙不借给我,又道:“小哥哥被魔宗十万大军困着,我要去救他,还请你帮我这个忙,往后定会重谢。”

  月熙缓过神来有些迟疑,道:“七七,三万铁骑也不可能是魔宗十万大军的对手啊?你可要想好了,昆仑神君都被困,你去未必有用。”

  “不管生死,我一定要去!”

  他想了想道:“行,我同你一起去!”

  陈申脸色顿变,对月熙鞠了鞠躬,道:“皇上,三万铁骑乃死尸炼成,并不好控制。魔宗地势险要又充斥着戾气,恐怕……”

  “七七需要朕,朕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陈申,传朕旨意,命三万铁骑速速准备进攻魔界,朕亲自领兵!”

  “皇……”

  “等等!”想不到月熙如此慷慨,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又道:“月熙,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不用去,我修的就是鬼道之术,可以控制他们。浚乐国百姓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若有人趁你不在作乱,那我就成罪人了。”

  月熙拧眉沉思了会儿,又道:“既然如此,让大将军跟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既然月熙这样说,我也没拒绝他的好意,让陈申跟着一起。他是大将军,指挥作战肯定比我厉害,到时候定会帮萧逸歌不少忙。

  魔宗山门就在昆仑山那一条山脉下,因为蝠婆婆当初把我送出来时,并未走太远就是昆仑山仙门下的集镇上。

  我与陈申领着三万铁骑从浚乐国官道连夜策马狂奔,不过两天多时间就已经到了昆仑山下,在与昆仑山仙门相背的地方扎了营。

  这些炼尸与生前果真是大不一样,根本不会疲惫。包括他们的坐骑,好像也不知疲惫一样。

  我一问之下才晓得,陈申当初作法炼制炼尸时,活生生把那些战马也都炼成了半死不活的鬼马,如此才能配得上铁骑的战斗力。

  好狠毒的手段!

  我偷偷打量了陈申许久,他生得很是俊秀,咋一看倒是更像一个权臣,谁又能料到他这样的皮相下会有那么狠的一颗心。

  可再想想念斟,又觉得陈申好太多了。

  歇脚的时候,陈申拿出作战地图在圈圈画画,跟我讨论进攻策略。

  魔宗占地辽阔,我把几个主要地形给陈申说了,其余的也不知道。我虽然出生在魔宗,但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化尸洞里,也是两眼一抹黑。

  陈申真不愧是有勇有谋的大将军,凭着我说的那些地形,就简单地画出了魔宗大概的结构图。

  我们权衡许久,决定再往西行三十里,在魔宗山门外扎营。我率先进魔宗去探一探,他们接到我消息再进攻。

  临走前,陈申找到了我,踌躇许久跟我道:“也不知道应该喊你阴棺娘子还是洛小姐,但无论怎样你都是在下最为感激之人。”

  “陈将军有话直说。”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但不管洛小姐愿不愿意,都不要跟皇上说这件事。”

  “嗯?”

  “这一仗无论如何在下都会全力以赴,陪洛小姐战到最后。但在下只是鬼修,修为不比洛小姐强大,若在下不幸灰飞烟灭,还请洛小姐看在这点儿情分上,把那锁魂铃赠与我家皇上。”

  “……”

  我竟无言以对,我以为陈申会提出什么苛刻要求,却想不到竟是这个。

  他见我没回应,忙跪了下去,又道:“皇上原本阳寿已经,是在下找了个生辰与皇上一样的人替他死。眼下他虽被人替死,但也是半死不活之身,如若离了那锁魂铃,恐怕就魂飞魄散了。”

  “你倒是一片忠心,月熙有你这臣子倒也是福气。你起来吧,我答应你便是!”

  “多谢洛小姐!”

  入夜后的魔宗一片漆黑,天际看不到一颗星子。周遭阴冷的戾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好像戾气层又变重了。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久久都散不去。

  远方的城池内灯火通明,城墙上的魔兵如老鹰似得走来走去,俯瞰着城外四周。

  我用了隐身符,所以肆无忌惮地往城里走去。

  刚走到城楼下,我便看到城门上吊着个黑漆漆的东西,好像风干了,被厉风吹得飘来荡去。我微眯起眸子看了许久,才发现这是个风干了的人。

  我看不清她脸,却看到了她那身不知道打了多少布丁的衣服,一块蓝,一块灰,补得花里胡哨。

  这是蝠婆婆的衣服,因为她用唯一的好衣服给我做了身衣服,她自己就捡那些死人的烂布东一块西一块补成了一件。

  这一瞬间,我满身的血气都冲到了头顶,但被这漫天厉风一吹,又慢慢回到了四肢百骸,平静下来。

  我不能慌,不能沉不住气。

  我飞身跃上了城楼,轻轻走到东城垛一个魔兵跟前。他正望着挂在城楼前的蝠婆婆阴笑,跟另外西城垛那个魔兵道:“这老太婆挂在这儿腊肉味都出来了,香喷喷,要不咱们干脆弄下来吃了算了。”

  “她又丑又老你也下得去口?”

  “咱们军营粮草不足,再这么跟仙界那昆仑君耗下去,回头怕是连死人都没得吃了。”

  “要吃你吃,我可没兴趣!”

  这家伙咧嘴阴森森笑了下,鬼鬼祟祟上前把蝠婆婆的尸体拉了上来。他将蝠婆婆放在地上,拉开她袖子低头深深嗅了嗅那一阵阵风干肉的气味。

  我这才看到蝠婆婆的右胳膊早就已经成了枯骨,看骨头上那密密麻麻的牙印和残留的干肉,不难想象她的手臂是被人啃了。

  这一刻,我满身血气又冲到了头顶,在这家伙即将下口去啃蝠婆婆左手时,我上前抱着他的脑袋狠命一拧。

  只听得“咔擦”一声,我直接把他的头给转了一圈。

  他人还没倒,眸子瞪得跟铜铃似得,两簇红黑色的血顺着他眼眶流了出来,紧接着鼻子,嘴巴,跟着淌出了血。

  西城垛的魔兵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到这家伙脸和背在同一个方向愣了下,急急走了过来。

  这人看不到我,于是我又一个箭步挪到了他身后,抽出他身上的佩刀就抵住了他脖子,“别动,告诉我昆仑神君他们在哪儿?”

  “别别别杀我,他们在在在在西魔窟,尊祖带着十万大军在那边跟他僵持不下。”

  “昆仑神君多少兵力?”

  “据说只有五,五千!”

  “什么,五千?”

  五千对十万,还僵持不下?

  我心下一阵狐疑,忙抬手狠狠一下把这魔兵打晕,捻了个傀儡符去报信给陈申,自己飞身就往西魔窟那边飞去。

9834 3539566 MjAxOC8xMi8xMy8jIyM5ODM0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4_3539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