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9章 预知梦

书名:黑色情人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月北 更新时间:2019-03-12 20:35:54

  刘佳乐忘了很多事。

  忘了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忘了自己的家人,自然也记不起李林。

  李林去拉她的手,还被她躲开了。

  李林没法忍,对她解释自己和她的关系,一路上又说了很多他们之前一起经历的事情,她听的很认真,不时还会问一些问题。

  梁珺依旧被韩立背着,耳朵却竖起来,一直在听这两个人的对话,刘佳乐要是真忘了李林,那没有扑到李林怀里也说得通,但她整个人很镇静,没什么惊恐表情,一滴眼泪没有,这就不符合她的性格了。

  森林里白天虽然亮堂许多,但却安静的出奇,这里除了树木以外什么也没有,一些树林里常见的小动物或者昆虫都没有,整个林子死气沉沉,梁珺留心地观察着周边环境,但很快就分辨不来方向,只能问韩立。

  森林比他们想象的要大,这次韩立沿途在树上做了一些标记以防迷路,大半天就这么走走停停的过去,也没找到出口。

  几个人都累,就找了个地方休息,李林还在和刘佳乐说以前的事情,梁珺被韩立放下来,她坐在地上扯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裤子看伤。

  膝盖那块惨不忍睹,已经变成绛紫色,韩立瞥了一眼她腿上的纱布,弯身从包里又拿出一管药膏扔给她,“这是外伤用的,你涂伤口上,以免发炎。”

  梁珺愣了下,拿着药膏看了看,“你是行走的医药箱吗?怎么什么药都有。”

  韩立在她旁边坐下,“习惯。”

  梁珺擦完,将药还给他的时候视线在他肩头停了几秒,忽然问:“你以前做雇佣兵的时候经常受伤吗?带这么多药。”

  韩立低头将药塞包里,把水杯拿出来打开,喝之前很敷衍回她一句,“出任务的时候难免受伤。”

  梁珺眼珠子转了转,“那你身上有很多伤疤吗?”

  韩立喝完水将杯盖拧上,凉凉地瞥她一眼,“你还是觉得我会杀你。”

  梁珺垂眸,声音小了许多,“我妹妹的预知梦都实现了。”

  韩立蹙眉想着她这个妹妹,“她从小就能预知未来?”

  “也不是,”梁珺手摸摸自己膝盖,“而且她并不是什么都能预知的,她梦里看见的没有好事,都是灾难……”

  “什么样的灾难?”

  “天灾人祸都有,”梁珺回忆着,“她梦里都是一些片段,地震时候被压在房子底下的伤者和死人,或者列车脱轨坠桥的瞬间……”

  总是伴随着很多的血,尖叫,凄惨的哭喊,梁叶的所有梦境无一例外透着那种无力回天的绝望和深深的恐惧,梁珺也曾窥见过不止一次。

  韩立说:“她不是普通人吧,她要真是柳玉言所出,柳玉言那时候身体已经不正常……”

  梁珺脸色突然一变,“别问了。”

  她偏过了脸。

  韩立:“……”

  一提到梁叶,梁珺的态度很快就变得警惕,他知道再问不出,扯着唇角笑笑,吐槽一句,“防备心这么强,当初怎么就让我和李林还有刘佳乐上了你的车,那时候也没见你怕。”

  梁珺脸色不太好看,“我当时看到的是李林和刘佳乐,他俩看起来都安全无害的,如果不管,他们不知道要在那里等到什么时候,要是我先看到的是你,我铁定不让你们上车。”

  韩立冷嗤,“怎么没见你去找李林谈合作,要他帮忙。”

  梁珺被噎住,说不出话来。

  她一般不会依赖别人,但依赖过他,过去很多年没靠过谁,但靠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打从心底里想要相信他不是那个会杀了自己的人,这些反常她都觉察到了,只是不太愿意面对。

  韩立也没为难她,起身去和李林说话,她一个人低头在原地愣了一阵子,思绪又回到了梁叶身上。

  梁叶昨夜就在这林子里,这么近……

  一想起梁叶,心情就有些说不出的烦躁和沉重。

  ……

  当初柳玉言在身体已经出现异常的情况下不顾梁逸生的劝阻坚持生下了梁叶,临产那段时间梁逸生特别紧张,梁珺记得那一天,她和梁逸生等在手术室门口,医生抱着梁叶从手术室出来,梁逸生看着医生怀里的婴儿,怔了许久。

  他看着梁叶的眼神十分复杂,但梁珺看得清,里面是没有欣喜的。

  他终于真正成为一个父亲,但他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尽管医生为梁叶做完检查之后说梁叶是健康的,但梁逸生似乎不相信,后来经常强制梁叶去做体检,最后频次竟发展到一个月就去一次。

  没检查出什么来,梁叶的身体很健康也很正常,倒是她的心理状况在梁逸生的提防和冷漠对待下越来越奇怪,柳玉言发病的时候,梁珺见着是会害怕的,但是梁叶不会,梁叶总是冷眼看着柳玉言发狂。

  再后来,柳玉言被梁逸生杀了,那一天深夜,下着小雨,梁珺也才17岁,看到客厅里血腥恐怖的情景,吓的跑了出去。

  她穿着拖鞋和家居服,衣服被淋湿,她缩在街道边的屋檐下,黑夜是静谧却又喧杂的,她在雨幕中看到向着她走来的梁叶。

  那一年梁叶12岁,身上却有些不合年龄的老成,走的缓慢而镇定,最后停在梁珺面前,对着梁珺伸出手,轻轻叫了声姐姐。

  当时梁珺想也没想,就去拉梁叶的手,外面还在下雨,她想把湿淋淋的梁叶拉到屋檐下。

  只是才拉住梁叶的手,眼前就浮现了她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一幕。

  是梁逸生拿着刀子,一下又一下,砍在柳玉言的身上——

  头,四肢,内脏……

  鲜血喷溅出来,柳玉言变得粗嘎的声音发出痛吟。

  即便头都被砍下来了,她还在叫痛,地板上的断肢在动,那些辨不清是什么器官的东西也在蠕动,发出声响。

  梁珺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像是被梦魇压身不得动弹,她最后甩开梁叶的手,恶心到想吐,恐惧到浑身发抖,她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淡然的小姑娘,视线落在她还对着她伸出的手上。

  “刚刚那些……你让我看的?你可以让我看到过去?”

  梁叶手垂下去,小女孩的声音在雨声里听起来很单薄,“不是过去。”

  梁珺还在发抖,脸色惨白,身体因为过分的恐惧而僵硬,盯着梁叶的视线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这是我昨晚的梦。”梁叶说。

  梁珺看着自己的手,强忍着想吐的感觉,浑身冷的厉害,眼泪也涌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看着着梁叶,“你怎么能梦到,怎么能让我看到……你,你就是个怪物……”

  她灰白的唇哆嗦着,“爸说的没错,你不正常……梁叶,是你害的对不对?他们变成这样,都是你……”

  她哭出了声。

  隔着两步远的距离,梁叶还站在雨中,闻言缓缓低下头,“不是我。”

  梁珺那时候太害怕,最后不顾下雨跑了更远,将梁叶撇在身后,可是后来雨停,天亮,她发觉自己居然无处可去。

  折回梁家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噩梦,也许等她回去,梁逸生和柳玉言都好好的,但等她回去,家里已经陷入火海。

  火光映的天都是红的,梁逸生用汽油洒遍了整个屋子,就连雨水后残余的潮湿也没能阻挡火焰。

  梁叶就站在那片火光通天的背景里,对着她,小声地叫姐姐。

  从那天起,梁叶的身体就停止了生长。

  她永远12岁。

  ……

  天色渐晚,一伙人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这么往林深处走探寻出路的法子未必行得通,补给也没有了,商量过后,决定还是先折回车子那边。

  天黑之后他们开始行动,梁珺沮丧到极点,韩立也有些消沉,只是表现的倒不是太明显,李林回程路上就连话都少了很多,倒是刘佳乐,走出森林的时候眼底明显是兴奋的,走出几步还回头望了望。

  梁珺趴在韩立背上冷眼看着刘佳乐,刘佳乐回头对上她目光,扯出个笑来,梁珺也冷冷动了下唇角。

  树林外面今夜月光白晃晃,梁珺在脑海中盘算了下日子。

  再有三天,赵莺莺又要被献祭了。

  几人折回去,韩立将梁珺放到帐篷跟前,梁珺皱着眉,“我要去车里。”

  她有些嫌弃这个李林和刘佳乐滚过的帐篷。

  韩立攥着她手臂,“你的腿有伤,今天本来就没好好休息,在车里又屈伸不利,对养伤没好处。”

  梁珺扁了扁嘴,“可是……”

  “听话。”

  他语气一软,梁珺耳根就也软了,有些犹豫。

  韩立无奈道:“至少先躺好休息会儿,睡觉的时候再挪。”

  梁珺勉强应了,但是进了帐篷之后没拉住拉链,心理作用下她总觉得帐篷里面味道不好闻,想散散气。

  她躺下之后方觉得舒服一些,整个人也放松了点,有声音隔着帐篷传过来,她判断出是刘佳乐在说话。

  “这个……给你,你出汗了,擦一擦吧。”

  声音很娇软,嗲的要命,她本以为是对李林说的,结果回应的声音却是韩立的。

  “谢谢。”

  她本来已经闭上眼,闻言又睁眼,竖起耳朵来。

  刘佳乐说:“你背了梁珺一天了,累不累?”

  韩立嗓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还好。”

  “你要不要喝水,我那里有……”

  这句被韩立打断了,“李林呢?”

  后面的话梁珺没心思听了,她笨拙地翻了个身,打亮手中的手电,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又关上,轻轻叹了口气。

  不多时,韩立打开帐篷进来。

  他长手长脚的,在小帐篷里不可谓不憋屈,俯下身子低声唤:“梁珺,睡了么?”

  梁珺手里的手电又亮起,笔直地对着男人的脸晃过去,韩立皱眉,抬手遮挡了一下光线。

  光晃过他鬓边,梁珺用手肘撑着起身凑他跟前。

  韩立没料到她这个动作,她贴的很近很近,手电的光束下他抬眸,甚至数的清她纤长的睫毛。

  梁珺语气不善,“我重吗?”

  韩立没反应过来。

  “问你呢,我重吗。”

  韩立想了想,才说:“不重。”

  梁珺皮笑肉不笑的,“不重你还出汗?”

  韩立:“……”

  可是说是很不讲理了。

  他无言以对,两人静静对视几秒,梁珺毫无预兆关了手电。

  瞬间没了光线,韩立没思想准备,也没反应过来,梁珺已经抬手勾住他脖子,凑近他耳边,吐息撩过他耳朵,声音压的很低也很轻。

  “这个刘佳乐,你觉得正常?”

9835 3538338 MjAxOC8xMi8xMy8jIyM5ODM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5_3538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