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2章 梁叶到底是什么东西?

书名:黑色情人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月北 更新时间:2019-05-14 19:40:32

  当晚梁珺在车上早早睡了。

  没人再来说她腿有伤非要她去帐篷里休息,她倒也乐得清静。

  李林觉察到梁珺和韩立之间的别扭,在和韩立确定好值夜顺序之后多嘴问了一句。

  “你和梁珺吵架了?”

  韩立说:“没有。”

  “之前不是还秀恩爱呢?”

  韩立瞥过来凉凉的一眼,李林犹豫了下,“咱们人本来就挺少的了,佳乐现在又这个样子……还是尽量别再有内部矛盾吧,我知道你主意比我大,但梁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你俩别……”

  韩立不胜其扰打断,“我知道。”

  李林感觉到这人身上那股子戾气,也不敢多说,乖乖收拾起东西,去了帐篷休息。

  梁珺睡的朦朦胧胧的听见一阵动静。

  因为白天的对话,她对何琇产生了一点点同情心,所以在休息之前好心地将何琇给绑到副驾驶座位上,也免了何琇露天过夜,结果这阵子,有人将何琇又从车上带下去了。

  梁珺皱着眉,没起身,就这么看着韩立将何琇拉扯下去。

  她闭上眼,心里一阵烦躁。

  他又要跟何琇问什么?

  ……

  沙漠的夜里很凉,何琇被男人拖着,踉跄脚步走了一段,男人一松手,她就跌坐在地上。

  周身沙尘飞舞,她轻咳两下,听见男人凉薄的嗓音终于响起。

  “将血肉献给泉之眼的是契子,那如果只是血呢?”

  何琇拧眉抬起脸望着他。

  他蹲下身,与她对视,“只将血给泉之眼的,算是什么?”

  “没有那种……”

  “有,”他嗓音里透着一种莫名的压抑,“有人将血献给了泉之眼。”

  “那这个人还是契子,”何琇回答,“你也看到了,所谓的降魔仪式就是个交易,这个交易不是一次性完成的,泉之眼要的不是我们这些祭品的命,而是折磨我们的过程,就算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身体,灵魂还是被这个契约所束缚,不得超生……”

  她停了下,“如果将血献给泉之眼,这个人也就是打上了泉之眼祭品的标记的契子,要是没有许愿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如果和村民一样许了愿,万一愿望达成,那契子肯定是没法好好活着的,至于怎么个死法,肉体和灵魂要受什么样的磨难,我也说不准。”

  韩立垂眸,看不出情绪,隔了几秒又问:“你所谓的,和泉之眼订立的契约,有办法解除吗?”

  何琇笑了,“制定游戏规则的是泉之眼,不是我。”

  他没说话。

  “但至少我知道,契约这东西,一旦愿望达成,就没什么解除的余地了,其他的你要真想知道,自己跳到泉里面去问问泉之眼啊。”

  她话说的有些挑衅意味,又挑眉想了下,“对了,还是怕的吧……那个赵莺莺,不肯乖乖做祭品,活着掉到泉里面,结果呢,死了一遍又一遍,总也死不掉……每隔十天被四分五裂一遍,那种绝望……也许那就是泉之眼想要的。”

  韩立站起身,后退了几步,站了几秒,转过身,径直对上梁珺。

  她站在夜风里,身影单薄,黯淡的月光下彼此不辨对方神色,他只听见她的声音。

  “你妹妹……被献祭给泉之眼了?”

  他不语。

  “她是被献祭给泉之眼然后出现症状的吗?为什么会被献祭,她又不在南贾村,难道外面还有泉之眼?是谁……”

  他打断她的话,“你难道不清楚吗?”

  她一下子愣住。

  “你难道以为这世界上真的有奇迹,梁逸生掉到谷底的人生突然间就顺风顺水,医疗检验报告上说他在挨打之后腿伤已经到致残的地步,那样的伤说好就好了,你就真相信转运这回事?”

  梁珺沉默着,手攥的很紧。

  韩立往前两步,已经站在她面前,他的语气透着丝丝入骨的寒意。

  “你是不愿意相信,还是假装糊涂,你难道就真的想不到?”

  她身体僵硬,仓皇地别过脸。

  “外面有没有泉之眼这问题,梁逸生应该最清楚不过,他当初从泉里面拿走的到底是什么,你们梁家人最清楚,”他顿了顿,“柳玉言根本就不可能怀孕,梁叶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真的只是普通……”

  “这种谎言你再多说一句,你就是选择做我的敌人。”

  她咬咬唇,低下头,“她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她知道解救契子的办法,她会看着柳玉言死吗?那是她亲妈!”

  “是吗?”他冷笑,“她现在就在这个村子里,她也可以冷眼看着你受伤,看着你被困在这里,被逼到绝路,看着你死……”

  他想起什么,“说起来,你一直防着我,怕我是预言里要杀了你的人,你有没有想过,预言是她告诉你的,你看到了吗?”

  梁珺攥紧拳,指甲嵌入掌心,尖锐的痛意骤然袭来。

  她就连呼吸都变得压抑。

  “她告诉你,扭转你命运的地方在罗布泊,所以你来了,你为了找她来了,”他低头看着她,“梁珺,你记着,我们本来不相干,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杀了你,那也是她把你带来的,她在明知未来的情况下引你来这里,你觉得想让你死的人是谁?”

  沙漠里的夜风阵阵,呜呜的像是在哭泣。

  梁珺身体僵直,心口不断下沉,安静地站了一阵,没有接这话,转身回到了车上。

  她躺在后座闭上眼。

  记忆里的梁叶虽然和其他小孩不一样,但也不是没有过活泼可爱的时候。

  韩立是不会懂的……他有个亲妹妹,他是有家人的。

  而她,她一直就想要个家,柳玉言和梁逸生曾经给过她一个——很完美,很短暂的梦,梦破碎了,她带着过去的恐怖记忆,能牢牢抓在手里的只剩下一个约定,一个承诺。

  她所拥有的,也只有这一个家人。

  她看过梁逸生和柳玉言最狼狈痛苦时的模样,已经没法往更糟糕的方向去设想,他的暗示她不是听不出,只是不想面对那种可能。

  她想要相信梁逸生和柳玉言是深爱彼此的,想要相信柳玉言的病只是运气不好使然,她想要相信这个家即便已经破碎但不是那么不堪的模样。

  可他非要告诉她,这都是她的臆想。

  ……

  翌日。

  早起洗漱过,韩立叫上李林,打算去水牢。

  梁珺在车上没下来过,跟不存在似的,临走前李林将何琇绑车上的时候回头看了眼,梁珺躺在后座一动不动,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叫了两声梁珺。

  哪知道人压根就没睡,听见他声音,已经翻身坐起来。

  李林绑好绳子叹口气,“你和韩立怎么回事?”

  “没怎么。”

  李林又不傻,知道这俩人都不肯说,他道,“男人很好哄的,不然你哄哄他?”

  梁珺冷冷地扯动唇角,“亏你想得出。”

  “总不可能叫他那个闷葫芦哄你。”

  李林想了想,“算了,我说的你们也不听,但你小心点,别再睡了,不然我们走了真有事就麻烦了。”

  “知道了。”

  李林这才下车跟韩立走。

  去水牢已经驾轻就熟,两人推开石头,韩立交代李林,“你回去跟着梁珺。”

  李林愣住,“为什么?”

  “她那个妹妹,梁叶,是咱们离开南贾村的关键,梁叶有可能会来找赵莺莺,但也有可能趁着其他人不在的时候接近梁珺。”

  李林一头雾水,“那不是个小丫头吗?”

  韩立冷笑,“梁叶已经二十岁了。”

  李林睁大眼,回想了一下,“那为什么梁珺还拿着她以前的照片找人?”

  “梁叶的身体不会长大,不会变老。”

  李林更惊讶了,“怎么可能?!那为什么……”

  “别问了,想出去你就听我的,”韩立已经没了耐心,“注意梁珺的动向,我在赵莺莺这里留守一天,避免出现我被村民困在这里的情况,晚上六点你过来找我。”

  李林点头。

  “对了,”韩立补充,“别多嘴和梁珺问东问西,万一打草惊蛇,大家都出不去。”

  可直到回到驻扎地,他还是有点没回过神,脑子里一大堆疑团,但也不知道该不该问梁珺。

  梁珺也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见他回来,问都没问一句,他就更不敢贸然乱问问题了。

  午后梁珺休息会儿,有了动静。

  她将自己的包收拾了一下,看样子是要出去,李林忍不住问:“去哪里?”

  梁珺解释,“食物快没了,我去再试试和赵成谈谈,给他干活换一点食物。”

  李林从地上站起,“我跟你一起吧。”

  梁珺迟疑地瞥了一眼被绑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何琇。

  “她反正被绑着,而且没有车钥匙,不用担心。”李林说。

  梁珺睨着李林,“韩立叫你跟着我?”

  李林一脸讪讪。

  她笑了笑,身上那种冷淡的气息消散一些,“也行,但是他一个人在水牢,就不怕再被村民困住上不来?”

  “我迟点去找他。”

  “他倒是挺相信你。”她语气有些凉,想到那个晚上在森林,李林就连刘佳乐都能撇下就跑,她觉得韩立的心未免太大。

  李林显然也想到了,偏过脸,“我不会再扔下同伴的……我又不傻,现在我们要是不团结,大家都没活路。”

  梁珺没再说话。

  显然,在韩立眼里,现在这个会跑路的李林都比她可信。

  ……

  隔了一天,在望远镜里面被人撕成几块的人现在又好好的被绑在水牢。

  赵莺莺看到韩立,眼泪就流了下来。

  “他们那时候不敢抓我,我害怕……我只是想试试能不能逃出去……”

  她语无伦次地哭。

  韩立没耐心听,“别说刀子,你一个人对付那些村民,给你再好的武器也没用,他们一旦反应过来,你只能任人鱼肉,你要是肯合作,去和泉之眼面对面,或许你还有一线希望,不然就永远在这个死循环里。”

  赵莺莺抽噎道:“可是泉之眼……很可怕……”

  “那你到底还要不要再试一次?”

  水牢幽静,听得见水滴落的回声,赵莺莺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最坏的结局不过是再死一次,”韩立说:“这次你也知道你反抗没用了,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举行仪式的时候我会在场,如果你接触到泉之眼,你喊话我在上面可以听到,把你看到的一切告诉我,只要我找到办法,一定会带你走。”

  赵莺莺抿唇忍着眼泪,声线打颤,“你会在场?”

  哪怕过去无数次,她依旧恐惧一个人面对自己四分五裂这个下场。

  韩立点头。

  她说:“好。”

  “刀子我再找一把给你,这也是最后一把,什么都不是无限的,时间也一样,”他声音沉了沉,“还有八天,仪式之前我会做些准备,这是最后一次,这次你要是做不到,我不会再等,我们会离开村子。”

9835 3565585 MjAxOC8xMi8xMy8jIyM5ODM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3/9835_3565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