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363 二审

书名:乔先生的黑月光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姒锦 更新时间:2019-07-12 00:12:33

  池月、乔东阳、董珊三个人是一起从小木屋出发的。

  入城时,正好是早班高峰期,大街上车流拥堵,人们繁忙而匆促,脸上都面无表情。

  池月和董珊坐在一起,大抵心情沉重,没有交谈。

  寂静的空间里,乔东阳的电话突然响起。

  他在开车,按了免提,“喂!”

  乔正崇熟悉的声音响在车厢:“我接到通知,马上要去一趟看守所,不能去庭审现场了。”

  看守所?池月皱了皱眉头,看着乔东阳。

  他眼皮不抬,嗯一声,“是有什么事?”

  乔正崇:“对方没有说清楚,我觉着可能和你大伯有关。”

  在看守所的乔家人除了乔瑞安就是乔正元。今天乔瑞安开庭,这个点儿可能已经从看守所提走,而且,如果和他有关,又怎么会通知到乔正崇?

  乔东阳没有过多猜测,淡淡道:“有事及时联系。”

  “嗯。”乔正崇说完没有挂电话,迟疑一下,问:“你小妈今天会出庭,到时候,你多照顾一下她的情绪。她不容易。”

  他不知道董珊和乔东阳在一起。

  于是那带着关切的声音,就以外放的形式传入了董珊的耳朵。

  乔东阳看了董珊一眼,池月也是。

  但是董珊面无表情,就像没有听见一样。

  乔东阳脸色微微沉下,“知道了。”

  ……

  汽车里再次沉寂下来。

  董珊还穿着昨天那套衣服,烫得平整,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让她看上去一丝不苟,没有情绪起伏和波澜。可是,乔东阳电话一挂,池月仍然发现了她眼里的湿意。

  她眼圈是红的。

  近二十年的情感纠缠,蔓藤一样缠在她身,即使全力挣扎,一时半会恐也难以解脱。

  这样的她,让池月想到了沙漠里跋涉的旅人。

  踏遍黄沙,不一定能找到一个出路。

  董珊这一生太不容易了,池月有想过,如果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会怎么做。答应是肯定的,她不是会为别人牺牲得如此彻底的人。董珊身上有爱有善良,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可遗憾地是,这个世界其实一直在默默欺负那种单纯而善良的人。男人也是。越是好的女人,越容易被辜负。

  “快到了!”

  乔东阳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池月长松一口气,轻轻去扶董珊。

  “董珊,睡着了吗?”

  “没有。”董珊淡淡回答。

  这一路行来,她半阖着眼,一声未吭。

  池月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手触到她的身体,这才发现她一身冰冷,不由吃了一惊。

  “你冷怎么也不说啊!刚让乔东阳开个空调就好了。我那边有衣服的,我的衣服,你可以穿……”

  “不冷。”董珊朝她莞尔,“没那么严重。只是年纪大了,可能没那么容易暖和了。”

  听她声音带了笑,池月松一口气,“你哪里就老了。又美又年轻好不好?你要是不说,谁看得出你的年纪?”

  四十多岁的女性,只要保养得好,压根儿不显年纪,董珊本就是天生丽质的美人胚子,和池月走在一起,要不是她打扮得过余成熟,说是姐妹完全没有问题。

  董珊一笑,不多言语。

  今天这个案子与她的关系大,池月很照顾她的情绪,一直挽着她的手。

  而乔东阳这个连剧本的醋都要吃的人,毫无意见,乖乖走在后面。

  董珊是一审的证人,被法庭通知到庭。但是池月和池雁并没有接到通知。王律师说,二审只是对一审的案卷进行审查,如果二审法庭认为案件认定事实不清,就会通知到证人。否则,一审时已经留有证词,如无意外,就不会再通知。

  为难董珊了。

  一个噩梦,多年不能醒。

  希望今天是个结束吧!

  阳光很好,法庭的玻璃门被照射得亮晶晶的,那光线仿佛可以直达人心最阴暗的角落,让人陡然松气。

  庭审一开始,乔瑞安就被法警带上了法庭。

  庭上光线很强,他那只可以视物的眼睛眯了眯,另一只没有动静,形象怪异得仿佛从幽暗空间里走出来的恐怖幽灵,单看那表情,遍体生寒。

  乔瑞安舔了舔唇,恨恨地扫视着旁听席的乔东阳,一直走到被告席。

  池月注意到,他今天不止戴了手铐,还有脚镣。

  法警对他地看管也十分紧张。

  看来这货在里面是不怎么消停的,大家都防着他闹事——

  随着庭审的展开,乔瑞安干过的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再次翻呈在眼前,如一块陈年的腐肉再次被翻开,内里是看得见的脓血和伤口,弥漫着一股子腥臭的气味儿,听得人毛孔张开,身体紧绷。

  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少女,成了这个恶魔口中的猎物。

  可是他……

  被告席上的恶魔,一直在冷笑。

  乔瑞安的脸上看不到悔意,看不到一丝怜悯。

  “我没有。我是被诬陷的。”

  这是他对法官的反复陈述,没有新意,不慌不忙。

  到了这一步,他始终在为自己的罪行辩解,不肯认罪。

  被指强丨奸的案子,他一律声称是和当事人两情相悦,是在彼此认可的基础上发生的关系。人家女孩儿图他的钱,图他长得帅。对池雁和池月的说辞,他的解释是池雁是个疯子,那件事是一个精神病人在她妹妹的授意下臆想出来的恶行,不足以采信。

  而池月的证词在他嘴里更是变得滑稽可笑。

  他认为池月是乔东阳的女朋友,他们就是要整死她。

  至于其他几项指控,他在吉丘县的所作所为,被他全盘否认,一律推到了他的父亲乔正元的头上。

  “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法官大人,我不可能连我亲爹都害吧?我如果说谎,我完全可以拉别人垫背,何必把我爸扯进来?”

  他每次都叫嚷得厉害,

  可他,似乎并不惧怕。

  甚至比一审时还要坦然。

  董珊出庭了。

  在庭上,她又一次揭开伤疤,重复说起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那个改变她人生的屈辱时刻。

  陈述的时候,她不看乔东阳,也不看乔瑞安,表情淡定而慎重,每一个细节都描述得很清楚,轻描淡写得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她一说完,当即遭到乔瑞安一连串的嘲笑,“二婶,你是人老了健忘,还是故意混淆黑白?我和你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很清楚。”

  乔瑞安面对法官,抬高下巴,大声说:“在那天被乔东阳撞见之前,我和董珊早就看对了眼儿,暗度陈仓好多次了。董珊嫌弃我二叔年纪大,不中用,背着家里人就对我抛媚眼,我那时血气方刚,一时把持不住,才中了这女人的套儿。”

  董珊瞪大眼,看着他,脸上褪去血色。

  乔瑞安见状,冷笑,“咱俩好的时候,你也是心肝宝贝的唤我,背地里骂那个老不死的。一转头被你继子撞见,眼看事情败露,你就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儿,把责怪全推在我头上,害得我被乔东阳瞎了眼,害了我一辈子。你这个女人,太恶毒了!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了,怎么好厚着脸皮到法庭上来胡说八道?”

  董珊脸色苍白,握紧的双手不停发抖,

  乔瑞安也是咬牙切齿,“董珊,事到如今,你还要装吗?”

  董珊紧紧咬住嘴唇,双眼通红,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直到嘴里尝到了血腥味儿,她才狼狈地吐出几个字。

  “无耻!你无耻!”

  “我无耻!?我不无耻,那时候谁来满足你?”

  “你……你……你会下地狱的,你满嘴胡说八道……”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法官大人自会有决断,你说我是强迫你的,你到是拿出证据来啊?二婶,别张着一张嘴就诬人清白,你这种女人,会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嫁给大你一轮都不止的男人,还有什么事是你干不出来的?我看最无耻的人,就是你!”

  “乔瑞安!”董珊指着他,两只眼珠子快要瞪出来,恨不得冲过去掐死他。

  王律师轻轻扫她一眼,“冷静!”

  董珊咽一口唾沫,艰难地坐回去,“法官大人,我的话说完了。请求法庭给我一个公道!”

  中途休庭。

  等待的过程里,乔正崇的电话再次打过来。

  “东子。你大伯……没了。”

  没了?

  乔东阳怔住,“什么意思?”

  乔正崇:“他在看守所突发疾病,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去了。”

  “???”

  这样的时候。过世了?

  “什么病?”

  “现在医院的结论是猝死,具体病因需要进一步的解剖验尸……但是这个需要家属签字。乔瑞贤和你大伯母都表示,不愿意大伯身体受到破坏,还在犹豫……”

  乔东阳皱眉蹙起。

  “就由着他这么不明不白的死?”

  “你大伯身体一直不太好,在看守所关押这么久,状态更差,管教说,他常常整夜不睡,在监舍里走来走去……猝死可能跟他的身体情况有关。”

  乔东阳沉默不语。

  叹口气,乔正崇又说:“你大伯在被警方提审时,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这个对乔瑞安很有利……”

  “承认?”

  “嗯,他把所有事情都认下来。说是自己干的,或者是他教唆乔瑞安干的。现在的情况很尴尬,死无对证,就看法庭要如何采信了。”

  乔瑞安的罪行,除了强丨奸,就是杀人。

  如果杀人不成立,被乔正元顶了锅,那么单独的几个强丨奸案子,证据都不够硬——

  事情突然起变,乔东阳眉目变得阴凉而低压。

  “你现在在哪儿?”

  “还在这边。”

  “还过来吗?”

  “可能来不及了,你大伯母还在这边闹呢,要起诉看守所。对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乔东阳抬头看一眼庄重的法庭,“很好。”

  ……

  经过短暂的休庭时间,庭审继续。

  审判长,陪审员、书记员……陆续入庭就座。

  旁听席上一片安静,鸦雀无声。

  在审判长的主持下,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审理,法槌终于落下。

  乔瑞安的案子是近两年申城最大的恶性案子,涉及面广,舆论影响力大,合议庭经过讨论,认为一审法庭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

  因此,二审法庭决定,维持原判。

  犯罪嫌疑人乔瑞安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二审即是终审。

  这个判决就像架在乔瑞安脖子上的一把刀。

  他听完就懵了。愣愣地看着审判长,懒洋洋的身姿挺得僵硬,用了差不多近十秒时间缓冲,突然疯了似地带着手铐砸着被告席的栅栏,在法警的制止下,身体疯狂扭动、挣扎,拼尽力气地嘶吼。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信!!”

  审判长摆摆手,“庭审结束,把被告带下去!”

  “……我有话要说,审判长,法官大人,你等等我,我还有话要说,我要交代。”

  他不停往前扑,那只人工嵌入的假眼球灰白狰狞,力道很大,两名法警用了吃奶的劲儿才把他摁下来。

  “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找你的律师。庭审已经结束了,不要再庭上咆哮。”

  乔瑞安不服气的挣扎着。

  “放开我,放开我!”

  他的上半身被按在被告席的台子上,但脑袋拼命上仰着,一开始是朝审判长嘶孔,很快,他的头就转了过去,望向了旁听席。

  “乔东阳——我有话说。你听我——说——”

  他像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垂危之际发出的生命之吼。

  乔东阳冷冷的看着他。

  隔这么远,仿佛都能听到乔瑞安的喘息。

  他那么恨那么恨地瞪住乔东阳,可是声音却带了一丝哀求。

  “……我被骗了,我被三叔骗了,我被骗了……我要见我爸……乔东阳……审判长……我要见我爸……”

  他的喊声如同厉鬼,状若癫狂。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

  乔东阳半眯起眼,不言不语。

  这个判决像一记重锤砸在乔瑞安的脑袋上,他乱了方寸,痛哭流涕,然后见谁都咬。

  今天乔正江一家子都没有来参加庭审,乔瑞安在被法警带离的时候,看着旁听席,不见他们,也不见他妈和乔瑞安,气得不停挣扎,疯狂地嘶喊乔东阳的名字。

  “你是个傻子,我是个傻子,我们都是傻子……只有三叔最会盘算……乔东阳!你是个大傻子,你记住了,你是个大傻子。”

  末了,他又开始哭他爸。

  “我要见我爸爸,我要见我爸爸……我对不住他……我对不住他啊!”

  法庭里安静一片。

  他的喊声如泣如诉,阴惨惨的刺骨头。

  乔东阳缓缓起身,在乔瑞安被拖离法庭的时候,对着他的方向沉沉说了一句。

  “大伯过世了。就在一个小时之前。”

  乔瑞安像是见了鬼般,瞪大了眼睛,整个人突然没了生气,像坠落深渊的幽灵,失魂落魄地垂下头,腿一下就软。两个法警生生拖住他才不至于倒下去。

9865 3587309 MjAxOC8xMi8yNi8jIyM5ODY1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6/9865_3587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