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十八章 苏醒

书名:影帝撩妻有妙计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喝酒的羊 更新时间:2019-03-15 00:10:49

  因为顾清风的话,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江年寸步不离地守着苏筠漾,除了必要的短暂休息外不停地和她说话,就连吃饭也要将菜色介绍一遍。

  “漾儿,今天妈妈做了排骨玉米汤哦!”江年接过江烨递来的餐盒,眼神却一刻不离开病床上躺着的人儿苍白的脸,声音轻柔得像是怕吓到她一般,絮絮叨叨地讲着:“我们漾儿最不爱吃玉米了对不对?

  可是妈妈煲的汤真的很好喝,你要不要尝尝看?她可是不轻易下厨的哦,连我都没有吃到过几次妈妈做的菜呢!不过,漾儿做的也很好吃,但是漾儿好像没有做过玉米。下次有机会,我要看看你和妈妈谁做的玉米比较好吃,好不好?”

  “哥。”江烨在江年警告的手势中放轻声音,小声劝道:“你稍微歇会吧,我跟嫂子说会话。你看你这一个星期嗓子哑成什么样了,而且胡须也不刮衣服也不换,清风哥说再这么下去你就要彻底失声了,而且你的嗓音变了嫂子也听不出你是谁啊。”

  “闭嘴,出去。”江年总算斜睨他一眼言简意赅地下达命令,然后又将视线转回苏筠漾身上,温柔地解释着:“阿漾,我不是说你,我是说让江烨出去。漾儿,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你也不许离开我,我们拉钩。”

  说着江年还抬起她的手,一本正经地拉钩盖章。

  见此情景,江烨自知劝说无望,也不敢碰触江年的底线,任命又无奈地摇摇头,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对守在门口等消息的顾清风等人摆了摆手。

  “没用。”江烨拍上顾清风的肩,“我再不走估计就不能竖着出来了。”

  整整一个星期了,江年不出来也不让他们进去,除了顾清风能借检查的名义时不时进去看看,大家就只有在送饭的时候才能进入病房。

  记不清轮流劝了多少次,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好在江年一日三餐倒是吃得按时,每天也能睡上三个小时,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顾清风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漾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小年年这样下去声带受损太严重会导致不可逆的后果的。”

  一听这话,阿华就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有本事把老板变成这样,你倒是有本事把他变正常啊?”

  “哎要不,清风哥你去告诉我哥,其实我们去陪嫂子说话也可以,说不定效果更好呢?”

  江烨越说眼睛越亮,却被顾明月一巴掌拍上脑袋:“我看第一个傻的人是你。这种话你觉得你哥现在会相信吗?”

  “华国不是有句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那我们找到系铃铛的人不就好了?”景越突然提议。

  “景副总,你怎么比小烨还白痴?”Key摊开双手表示无语:“系铃人在里面躺着呢,你有办法弄醒她?”

  哪成想景越很肯定地回答:“我没有,但清风有办法。”

  “我要是有,早就把铃铛解开了好不好。小年年欺人太甚,我说用给漾漾哥哥治疗的方法,他差点对我动了手。”顾清风翻了个白眼,想要小鸟依人地靠在顾明月肩上,却被他嫌恶地一掌推开,咚地一声撞在墙上,“靠!顾明月,你谋杀亲哥啊!”

  “是你先谋杀我。”

  “别吵别吵,本来我就头大,你们一闹我头更疼了。”阿华迅速将两人分开,为了安抚顾清风主动献出自己的肩膀,转过头来看向景越:“景,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嗯。”景越又是肯定地点头给了众人希望,可下一秒说出的话又让众人再次陷入失望之中:“劝说不行,那就来硬的。”

  阿华连翻白眼的欲望都没有了,只无奈地看着天花板:“拜托,大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如果你发烧了赶紧去找清风大哥退烧针吧,你觉得我们这里谁是老板的对手?”

  “我们可以一起上。”

  “……越,我觉得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我帮你检查看看是不是真的病的不轻。”顾清风说着伸手摸上他的额头,“体温还是正常的,怎么总说胡话?就算我们一起动手,你是打算把他打伤打残还是打昏?我们的目的是让他别再说话,不是让他也住院好吧?”

  正说着,江烨突然激动起来:“我有办法了。打不行,我们可以骗啊。”

  “骗?”Key头疼地扶上额头,连眼神都懒得给他:“先不说老板的智商多么高,就算是你成功骗到了他,等他反应过来我们几个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或许他会看在我们追随多年的份上留个全尸。”

  “放心啦,我哥平时是天下无敌,可是遇上跟我嫂子有关的事,瞬间就智商小于等于零了,不会发现什么的。”江烨给了所有人一个肯定的眼神,酝酿半天才神秘兮兮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话一出口,众人陷入良久的沉默之中。

  “我觉得,或许可行。”顾清风思虑许久后第一个开口:“现在小年年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总不能漾漾有一天醒来,面对一个哑巴老公吧?再说了,就算事后小年年要杀要剐,不是还有小烨在前面顶着吗?左右小烨是亲弟弟,江年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我同意。”景越也跟着表示赞成。

  “试一试吧,总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Key也同意。

  顾明月向来话少,只用一声“嗯”表明了态度。

  但听完众人的讨论后江烨却不干了,要不是在医院他一定暴跳如雷:“喂喂喂,怎么一到关键时刻你们就都这么没义气啊?不是说过共甘共苦吗?怎么每次背黑锅的都是我?还是阿华对我好,就他没说让我一个人扛。”

  “废话真多。”阿华直接打开门,一把将他推了进去,“快去快去,事不宜迟。”

  “你!”江烨气愤不已地回头,刚想冲着阿华骂上几句,就感觉周身温度急速下降,冻得他有些发抖,这才意识到他已经在病房之中,连忙将头转了回来,战战兢兢地迎上江年能够杀人的目光:“哥……那个,别打我,我是来说好消息的,有关嫂子,真的我保证。”

  江烨现在相信他绝对是爸妈亲生的了,否则他现在应该已经身首异处了吧,不,准确地说是已经被挫骨扬灰了。

  哆哆嗦嗦地说完重点,江年的目光终于柔和不少,可语调依旧冰凉,因为沙哑的缘故更添几分气势:“说。”

  “清,清风哥他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不,不会有危险,嫂子能很快地醒过来。”

  “他人呢?”

  “啊,他,他他就在门外,我现在给你叫啊。”江烨如蒙大赦,急忙撤退,打开门一把拽过顾清风:“那哥你们,你们先聊,我就先出去了啊。”

  关上门的江烨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双腿打颤瘫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太可怕了,简直是人间地狱。”

  “别说,老板上辈子有可能是台冰箱。”Key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感慨。

  “不,是冰刀。”顾明月补充,“冰箱不会杀人。”

  二十分钟后,当顾清风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众人赶忙迎了上去,拍肩的拍肩,握手的握手,像是在庆祝他能够活着出来。阿华甚至竖起大拇指感叹一句:“清风,你是真正的勇士。”

  “别说没用的。”顾清风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不停地拍着胸口顺气,“我要歇会,然后就驻扎在里面了。我可是跟江年说了要想漾漾在一个星期内醒过来,我每天的治疗时间就不能让任何人打扰,他才同意出来的。”

  “一个星期?”阿华瞪大眼睛,“顾清风你这卫星放的有点远啊!一个星期,你怎么不说她一天就能醒呢?到时候做不到,我们不都得陪葬?”

  “你以为我想找死?”顾清风心有余悸地反驳道:“你进去试试,再长一天小年年就要把我吃了。我不这么说,你以为他会乖乖出来?”

  Key以头抵墙,绝望地呼喊着:“看来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生命了。现在买墓地来不来得及?我不想把骨灰撒在大海里。”

  “现在只有祈祷,漾漾能够听到我们的哀求,快点醒过来了。”顾清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自己鼓励。

  也许是他们几人的诚心乞求感动了上天,也许是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他们,也许是苏筠漾真的不忍心看他们几个被江年惨无人道的折磨,总之在顾清风“治疗”的第六天,在众人即将崩溃,规划着逃跑路线时,苏筠漾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手指微微地抽动了一下,长而浓密卷翘的睫毛也有了轻微的颤动。

  江烨热泪盈眶地拉着阿华往床边凑,显得比江年还要兴奋:“醒了醒了,阿华你看到了吗?嫂子要醒了。”

  “我还没瞎。”话虽这么说,阿华也是激动万分。

  一方面真心盼着苏筠漾能够清醒,一方面她醒了,他们的苦日子也就到头了。

  于是万众瞩目之下,苏筠漾的眼睛终于睁开。

9892 3539244 MjAxOS8wMS8wMi8jIyM5ODk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2/9892_3539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