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01章 故人常在

书名:刺猬小姐向前冲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麦苏 更新时间:2019-03-15 00:09:53

  廖俊生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发现她其实是在盯着自己右手的无名指在瞧,指端有一层浅浅的白色,与周围的皮肤颜色有些不同,那应该是佩戴过戒指而留下来的戒痕。

  她想到什么?

  她想到了谁?

  廖俊生心里边一阵发慌,他感受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压力,捏在手心里的戒指已被汗打湿,但谢天谢地,他这辈子的动作从来没有那么利索过,捏着她的手指,顺利套了进去。

  因为不知道林佳的手指有多粗,也没机会去量,廖俊生买戒指时,凭借的是感觉。

  他明显是买的大了,套进去时,松松垮垮,没有半点阻碍。

  这下,他又很担心林佳会随时反悔,把戒指还给他,说一声抱歉。

  一整个晚上,似乎所有人都在为求婚成功而欢呼,但两个当事人却是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个眼神恍惚只顾着傻笑,另一个沉默安静,心神仿佛游离到了九霄云外,完完全全的不在状态。

  不知是谁开始提议敬酒。

  廖俊生护‘妻’心切,敬向他的,他喝,敬向林佳的,依然是她喝。

  很快,就醉的晕头转向。

  又有人起哄,要廖俊生亲林佳一下,必须亲在嘴巴上,还有个说法,叫做一吻定情,给这段开花结果的感情,盖一个章。

  “林佳……佳佳……”廖俊生心都要画了。

  林佳坐在距离他那么近的地方,触手可及。

  他来到了她跟前,“我会对你好的,只对你一个人好。”

  嘴里有说不完的情话,这么多年来,守着、盼着、期待着,所为所求,不就是在等着现在,能够名正言顺的把心里所想的话,告诉给她知道。

  他屏住呼吸,亲了过去。

  快要碰触到她微微抿起的嘴唇以前,林佳很是不经意的一扭头,避开了。

  他亲到了她的脸颊,软软的,有点香。

  “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这种事不急。”廖俊生把她抱了个满怀,用上了特别大的力气,“你安安心心的等着做新娘,在没结婚之前,你不愿意做的事,我一定不会做,佳佳,我不会再犯错了,就算是喝了酒,我也记得留很多的理智。”

  ————————

  廖俊生的确是没有再做让她不舒服的事。

  但他也很有本事,一夜之间,就把求婚成功的事,宣扬的全世界都知道。

  远在小城的林佳的父母,廖父廖母,亲戚,他和林佳共同的好友。

  似乎所有人都在感叹一句不容易,廖俊生是拼了老命在追,终于,还是让他修成正果了。

  隔天,他约她去拍婚纱照。

  据说是早就偷偷的下了定金,就等求婚成功。

  林佳似乎能理解廖俊生的想法,他是在担心夜长梦多,生了其他变故,便想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给敲定到不可反悔的地步。

  可谁想到,在婚纱店的正门前,一个不经意的抬眸,仿佛见了故人。

  林佳脸上的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抬起手,主动搭在了廖俊生的臂弯之间。

  顺着她的视线,廖俊生望了过去,当他的目光,隔空与那双桃花眼对了个正着,他迅速侧身,用自己高大的身体挡住了林佳的视线。

  “佳佳,进去了。”从昨晚持续到现在的恐慌,突然爆棚,廖俊生还得努力维持着平静,强颜欢笑着。

  “嗯。”林佳随着他转身。

  廖俊生全程观察着林佳,她没有回头看,眼神没有变化,细微表情也没有变化。

  难道,她根本没有看到——

  谢天谢地,她没有看到。

  “廖太太真的是非常漂亮,不管哪件婚纱穿在她身上,都有种独一无二的感觉,那边还有几套很不错的,可以先试一试,哪些满意就先记下来,稍后几天,会有户内和户外拍照,可以自由搭配。”

  店员眉开眼笑,不住口的称赞。

  廖俊生很开心,直跟着点头,“佳佳,你喜欢哪件都可以的,我定的套餐是可以无限使用店内所有的婚纱,你放心大胆地试,我等你。”

  “是啊,廖先生真的是超爱你呢,生怕您拍的不尽兴,定下的是店内价位较高的套餐,您将享受到最完美的服务,务求给您留下一个完美而甜蜜的回忆。”

  廖俊生与店员聊的尽兴,但林佳始终不发一言。

  落地镜里的自己,身披白纱,裙尾拖地。

  她静静的站在那儿,长发随意的挽起了个发髻,用一顶别致的小皇冠固定住。

  看上去,的确挺美。

  可是,林佳清楚的知道,这绝不是她梦想之中,所期待着婚礼。

  还记得小时候,外婆曾抱着她,聊起未来她出嫁时的样子,外婆说,如果她那时候还活着,她会一针一线,亲手帮林佳绣制出一件独一无二的嫁衣,那一定是天下最最美丽的礼服,让林佳变成世上最让人羡慕的女子,风风光光的嫁给她想要嫁的男人。

  外婆的嫁衣,不会是婚纱。

  “佳佳?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的戒指是不是不太合适,等会试穿完婚纱,我陪你去珠宝店,把戒圈改一改好吗?”廖俊生的眼神里满满的担忧。

  林佳的亮亮的眼神,好像能看穿他心底里藏着的想法。

  她开了口,“等会公司还有事,我必须赶回去。”

  “这么重要的日子,不能请一天假吗?我想跟你在一起的,需要准备的事还有很多,那些全得要一起来完成。”廖俊生握紧了她的手腕,不愿意松开。

  “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不急于一时,廖师兄,我是真的有事。”林佳忍耐着情绪,跟他解释。

  “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叫我廖师兄?是不是应该改口,不如喊我……”

  老公二个字,他来不及吐出口。

  林佳已经摇了摇头,“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喊你的,突然改口我也觉的不适应,以后时间还长,慢慢来吧。”

  时间还长,这四个字,她挂在口边,一直强调。

  廖俊生听的心里边特别不是滋味。

  时间真的有那么长吗?为什么他感受到的,就只有不安。

  林佳终于还是说服了他,独自离开了。

  走出店门时,廖俊生特意朝着某个方向看了看,很好,那个人并没有等在那里,早已离开了。

  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应该也是彻底死心了吧,但愿如此。

  ————————

  绣锦

  ——中华手工刺绣

  一年的光景,整个办公区扩大了五、六倍,隔壁的两家写字楼也一起租了下来,如今除了罗落雪、君北北之外,这间公司内还有其余四只团队,分别负责产品研制与开发,当然运营宣发依然是必不可少,在这一点上,公司是尝到过大甜头的,因此从上到下,永远都是极为重视。

  周丝雨,她依然坐在前台的位置。

  当之无愧,她是这栋写字楼内最美的前台。

  对此,周丝雨是相当的得意,比她出去谈了几个大单子都来的成就感满满。

  见林佳回来,周丝雨连忙招招手,“不是说有事吗?这么早就回来销假了?”

  “事情办完了,呆在家里也是无聊,想回来等着一起看第四季和第五季的样品,不是约好了下午四点送过来,怎么样,那边打电话了吗?”林佳接过水果茶,喝了一口,味道甜甜的,香香的,又不会觉的口腔黏腻,喝下去时,齿颊留香,一路舒服到胃里去。

  林佳紧绷了一整天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放心吧,四点整准时会送来,厂家是立下了军令状的,做不到的话,他们要请全公司的人吃大餐,要知道,咱们绣锦别的没有,那是盛产着大胃王,不怕吃垮吃穷他们的部门经费,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记住守约,按时把东西送来。”

  有好多代工厂,已与绣锦合作了不止一次。

  合作愉快,互惠互利。

  久而久之,相处的跟老朋友一样。

  当然,他们也都知道周丝雨这个人不太好热,一帆风顺的时候,她是见了谁都笑,又送茶又送水果,可如果谁敢误了她的事,没把工作做好,第一个翻脸不认人的发飙的一定也是她。

  被炸的体无完肤、黯然退出的厂商代表,也有许多了。

  能长久的留下来的这些,在做事风格上,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

  “那我去里边等着好了。”林佳轻舒了一口气,回到这熟悉的环境当中,她更自在放松。

  果然,逃回到公司来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可以悄悄的喘上一口气了。

  周丝雨跟在后边,走了过来。

  林佳坐在绣桌边,打开了针线盒,开始选线。

  《仲夏夜人马座》完成以后,林佳没有停,又开始绣制星空系列的其他作品,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二副,目前绣的名为《冷冬仙女座》,全图才构思好,一看轮廓便知又会是一副令人惊艳的杰作。

  “等等,你无名指上的戒指是怎么回事?”周丝雨本来是想闲聊,但无意之中,却给她发现了了不得的事。

9900 3539242 MjAxOS8wMS8wNC8jIyM5OTA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4/9900_3539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