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30章 被威胁

书名:鬼帝缠身:绝宠腹黑大小姐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金培培 更新时间:2019-03-15 00:10:47

  四周顿时化为一片虚无,周围空荡一片,然而在这片虚无中央。云亦盘腿而坐,全身笼罩着神秘的黑暗气息,高深莫测、诡异至极。

  墨色的金丝软袍微微鼓起,一头泼墨似的乌黑青丝也随风飘起,刹那间风华绝代,又如君临天下的王者,让人臣服、心生敬畏。

  离落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云亦的身后竟然出现一道虚影,似龙非龙,似凤非凤,诡异,神秘,透着浓浓的肃杀与阴戾,有一种毁天灭地、睥睨天下的霸气!

  他究竟是谁?

  离落目光深邃,一瞬不瞬地望着云亦笼罩在黑雾下俊逸神秘的面容,心中千头万绪,满满的疑问。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与此同时——

  神界的一端,一位白袍男子席地而坐,一手轻挑银弦,在古琴上拨动着,一手端着华丽金杯,姿态放纵,神情惬意,直到酒杯空尽才缓缓站起。

  男子的身后是一个碧水寒潭,仙雾缭绕,衬的男子出尘如仙,如傲世而立,恍若仙人,令人不敢直视。

  一袭白袍,衣袂飘飘,临风而立,青丝倾泻而下。

  远远望去,白衫如玉,青丝胜墨,一股数不尽的清雅,高贵。

  一双清澈透亮的瞳孔,蝶翅般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薄唇如玫瑰花瓣般娇嫩欲滴。

  闪着熠熠光辉的眸子,望向西方的某个地方,看了许久,最后勾唇一笑如桃花般的绚丽、醉人。

  恍然间,原本还好好的云亦一下子就摇摇欲坠,几乎要跌落地面。离落眼疾手快如闪电般身影朝云亦飞射而去,一把接住他酥软倒地的身子。

  “云亦?”

  离落急得大声呼唤,面色急切,心底涌起一抹淡淡的愧疚。

  此时的云亦双眼紧闭,气息微弱,唇色惨白,肩头披着飘逸如墨的青丝,显得极其的魅惑,有一种病态到极致的阴柔、邪魅之美。

  离落十分好奇云亦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玄奥,怎会全身都弥漫黑色雾气?还引发了那样的变故?

  手指轻轻的搭在云亦的手腕上,眉宇却微微蹙起,神色十分不解,脸上更是想不通的迷茫。

  “怎么会这样?”云亦的脉象古怪极了,时有时无。

  正在她百感交集、一筹莫展的时候,云亦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只通体漆黑的九翼天龙。扑朔着巨大的翅膀,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

  吼——

  一瞬间,离落只感到周身的气血狂涌翻腾,遏制不住的想要破体而出,耳边嗡嗡作响,嘴里也溢出了一丝鲜血,浓浓的铁锈味充满了整个口腔。

  直到怒吼声停止后,离落才感到体内翻腾的玄力平息了些许。整个人紧绷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空中巨大的兽身,愤愤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云亦,心底对他的好奇则有节节攀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个人的实力不仅强悍至极,连契约的玄兽实力也这般惊人,仅仅是吼声就让她心神不宁,气血翻涌,险些招架不住。

  空中巨大的玄兽却不以为然,不断的煽动着翅膀,闪着幽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离落,如灯笼般巨大的兽眼,整个笼罩了离落。

  周围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而巨龙似乎仿若未见,一副吃人的模样。

  冲着离落又是一声怒吼,幸好这次她早有准备,暗暗提起了玄力,才避免让这吼声给震死过去。心里真是恨极了这对主、兽二人。

  这两个是不是老天爷派来折磨她的?真是智障主子跟着智障兽,离落怒气冲冲的瞪了回去。

  吼什么吼?再吼,老娘就要归西了。

  似乎读懂了离落眼里的深意,九翼天龙终于不再吼叫。而是整个身子飞速的下降,趴在离落面前,一双巨大的兽眼嫌弃的看着离落。

  赤果果的嫌弃,毫不遮掩。

  看的离落心里怒极,她竟然被一只兽给嫌弃了。看它的意思,是让她和云亦坐到它的背上。

  原本就嫉妒愤怒的九翼天龙此刻更是不爽,它居然要让除了他主人以外的人坐上他高贵的背上,真是兽生一大耻辱。

  离落看着九翼天龙眸中满满的嫌弃和厌恶,突然勾唇一笑,我还就翩翩让你不爽,足尖一点,抱着云亦绵软的身子就飞身坐在了九翼天龙的背上。

  就在离落坐下的瞬间,九翼天龙迅速煽动巨大的翼翅,猛然拔高了数丈,飞速的朝着森林的深处飞去。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九翼天龙一个转弯,在一处幽闭的地界上空慢了下来,整个身子呈直线俯冲向下。

  惊得离落死死的拽紧云亦,生怕一个不查被甩了出去,这下降的感觉简直比21世纪的过山车还要猛,方才她都感到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不知何时,眼前原本还是森林的地界已经完全消失了。

  一幢山庄募得呈现在离落眼前,僻静雅致,依山而建,一条清澈的河流贯穿整个山庄。

  岸边种满了柳树,桃树,柳枝妖娆,桃花眼里,看的好不舒心。

  池边爬满了常青藤,郁郁苍苍,十分鲜活亮眼。成堆的石头错落有致,有一种自然的韵味。

  临水而建了一座阁楼,接近水汽,云雾飘渺,掩映在百年古树之间,被雾气遮掩,若隐若现,犹如仙境。

  九翼天龙急速的下降,迅猛却稳妥,在落地的那一刻,离落抱着云亦飞身而下,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

  看着仍旧毫无反应的云亦,离落有些着急,抱着云亦一路向前走去,奇怪的是,一路上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按理说他们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没有惊动一个人?

  这个地方看起来应该是云亦的秘密基地,可秘密基地好歹也有个喘气的吧,离落百思不得其解。

  晃了晃头,推开面前的门,展现在离落眼前的是一处宽阔如殿宇的内室。

  果然别有洞天,这偌大的内室中,雾气飞扬,热气氤氲,里外两边被白玉象牙屏风隔开。

  绕到屏风后面,离落不免有些惊诧,她心中暗赞:好大的手笔!那近百平米的浴池竟然全部是人工雕琢,白玉铺就而成,这池水也是一眼天然温泉引进而来,冒着汩汩热气。

  那一步步的台阶,用的竟然是存世罕见的羊脂白玉!不是青玉,黄玉,而是正正经经的绝世羊脂白玉!

  离落暗自咋舌!那吃惊的程度,仿佛是刚从大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土包子。

  也不怪她惊叹,要知道在她以前的那个世界,一块小小的羊脂玉就价值不菲,品相绝佳的更是有价无市。但是这里,云亦竟然拿它铺台阶!

  他那是什么脚啊?实在是太——太奢侈了!

  饶是见过大世面的离落都看花了眼,这要是扣几块回去不是一夜暴富了吗?瞬间离落满眼放光的看着这满屋子的羊脂玉,好半晌才回了神。

  收回艳羡的目光,将云亦放到温泉池边,转头对着身后的九翼天龙,一本正经道:“人我已经送来了,我可以走了吧!”

  说完,她冷冷瞪了九翼天龙一眼,转身就走。

  而守在门口的九翼天龙,闻言,巨大的兽爪在地面上猛地一拍,瓦片四溅,上好的青砖地面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一脸怒气的看着离落。

  这个女人居然想走?把主人害成这样,想溜之大吉?门都没有……

  主人体内的禁制波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她居然开的了口……

  九翼天龙怒气冲冲的望着离落,高高的举着兽爪,鼻子里不断的喷洒出热气。那愤恨的眼神大有离落胆敢踏出房门半步,就一爪子拍死她。

  离落看着阵势,眉头一跳。

  得,走不了了……

  也不知这厮是个什么玩意?

  不过有一点她很清楚,就是她打不过面前这头牛逼轰轰,还威胁她的巨兽。

  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忍。

  离落有些无语的看着九翼天龙,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云亦与常人不同,只好开口问道,“要怎么做?”

  九翼天龙挥着巨大的兽爪,指着屏风后的温泉,一双巨眼死死的盯着离落的一举一动,他可是知道这个女娃娃心机深沉、狡猾多端。

  自家主人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居然看上这个心狠手辣,不知好歹的女人,还连累自己受伤。

  温泉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不行——离落眉心一跳,大声地说道:“这恐怕不太好吧?”

  看看双眸紧闭、气息微弱的云亦,离落心底忐忑不安,虽然他气息微弱,看起来也很无害,可她仍旧不敢与他共处一室。

  天知道这个恶魔会不会突然醒来,然后对她百般蹂躏、折磨。

  吼——

  “停……”

  离落声竭力嘶的喊着,死死的压制住体内不断翻腾踊跃的玄力,整个人被迫后退了几步。

  “好——我不走就是了……”看着九翼天龙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离落两眼一翻,大声的叫到,好汉不吃眼前亏,聪明人当然不会硬碰硬,漂亮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9902 3539243 MjAxOS8wMS8wNS8jIyM5OTA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05/9902_3539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