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3章 出大事了

书名:逆天狂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果喵- 更新时间:2019-06-12 23:46:07

  徐玲玲看了一眼门外的男人这才放心的脱去了衣服。

  还算守信用,没有进来。

  水汽瞬间氤氲了整个浴室。

  徐玲玲光着脚,一边哼着歌,脑袋里全是厉司爵对她温柔浅笑的模样。

  脸颊瞬间升腾起一阵的红云。

  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情景,竟然在今天如此逼真的发生了。

  厉司爵对她的笑,对她无比温柔呵护的语气,甚至还夸她可爱,莫非是真的喜欢自己了吗?

  徐玲玲猛的晃了晃脑袋,将心中的旖旎全部摇开。

  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校草一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

  徐玲玲看着镜中对自己有些恍惚。

  吃了白诗语给的美容丸已经三天了,明显她已经从刚开始的臃肿,整整退去了一圈,望着明显已经消瘦下去的脸颊和腰身。

  几分清丽从眉目间掩饰不住的透露出来。

  白诗语说7天之后就会见到分晓,或许真的能够脱胎换骨,到时候厉司爵看到变了样的自己,会真的喜欢上自己呢。

  想到今天那群人奚落自己的模样,她又止不住的叹了口气。

  她明天一定要多求求白诗语,给她多一些美容完,一定要将最完美的自己呈现出来。

  下定了决心,刚刚还沮丧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徐玲玲哼着小调,就去拿毛巾。

  只是刚迈出一步,脚底瞬间一个踉跄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便朝着后面的洗手台倒去。

  眼见就要脑瓜着地,徐玲玲紧闭双眼,可下一秒预料而来的疼痛却没有。

  只听一声闷响,她整个人跌在了软垫儿上。

  徐玲玲抬起眼皮,整个人懵逼的看了一眼身下的软垫儿。

  这是怎么回事儿?她刚刚明明把垫子拿到另一边去了。

  徐玲玲揉了揉,还是有些吃痛的脑袋抬起了头。

  就见一道黑影蓦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

  尖叫声瞬间贯穿了整个浴室。

  耶律勋不知何时竟堂而皇之的飘了进来,此时此刻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你!你不是说好了不进来的吗?怎么进来了!”

  “你把眼睛给我闭上,快出去。”

  少女猛的捂住了胸口的位置,脸红的更像是一个煮熟的虾子,双愤怒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手指着门便是大声吼道。

  “我不进来你就要摔死了。”

  男人冷冷的吐出一句,一条白色的浴巾随之便飞到了少女的身前,盖在了她的身上。

  徐玲玲也顾不得许多一把扯住浴巾,将自己裹了个明明白白,便是站起身来,怒目直视。

  “要你管!”

  原来这软垫而是这个男鬼给她弄来的,她就说奇怪呢,明明刚刚不在这里的。

  不对,他怎么知道自己摔倒了?

  难道在门外无时无刻都不偷窥自己?

  想到这里,徐玲玲瞬时瞪大眼睛。

  “你竟然敢偷窥我!”

  她指着耶律勋愤怒吼道。

  “这叫感知,不叫偷窥,况且,你的这个身材有必要吗?”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上下扫过徐玲玲,眼底露出了几分玩味的笑容。

  徐玲玲:...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嫌弃她身材不好?

  她生平最介意别人说她身材的事情,当即炸毛指着男人就是吼道。

  “耶律勋我告诉你,你别仗着我拿你没有办法就这么肆无忌惮,小心我找人收了你,我姐妹可是一个高人,抓鬼无数。”

  徐玲玲适时的搬出了白诗语,打算来一个恐吓。

  只见对面的男人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唇角露出了几分无奈的效益。

  “你是说你那个个子很高很漂亮的女人。”

  “对!”

  徐玲玲得意的仰起了胸脯,一脸傲娇你死定了的表情看向男人。

  “哦,既然她这么厉害,怎么没有发现我?”

  耶律勋幽幽的说着,缓缓的飘到了贵妃榻前坐下,那模样要多悠闲,有多悠闲就差手里还捧着一壶茶了。

  徐玲玲当即脸色一白。

  是了,白诗语不仅没有丝毫的察觉,甚至连他一直飘在自己身边都不知道,拿这个恐吓耶律勋好像没什么作用。

  “你要是真的想我早点走,也倒不是没有办法。”

  见徐玲玲脸色铁青,一语不发,一副吃了鳖的样子。

  男人瞬间发话。

  “什么办法?”

  徐玲玲来了精神,盯着男人。

  “我发可能是现吸收月光对我很有作用。”

  他能让那三个混混产生幻觉,甚至能挪动软垫这种实物,是在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若是说原因,大概就是这几日,徐玲玲带着自己吸收了月光的缘故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带着你晒月亮。”

  徐玲玲皱眉问道。

  男人诚恳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只在窗前晒是不够的,最好你能直接睡在外面。”

  徐玲玲嘴角抽搐了一瞬。

  这他妈是在整她吧。

  “不行,我才不睡外面。”

  徐玲玲一口拒绝。

  开玩笑,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睡在外面,成何体统。

  喂蚊子吗?

  “反正我也已经等了几百年了,不在乎多等,而且我觉得你家也还不错。”

  耶律勋悠闲的靠在了贵妃榻上,一副享受的姿态。

  徐玲玲嘴角猛的抽搐一下。

  要论不要脸这个男鬼排第二还没有人敢排第一。

  她算是服了。

  “是不是只要你经常吸收月光就能自己出去?”

  徐玲玲虽然单纯,但是也猜出了月光和法力之间的关系。

  “可以这么说。”

  耶律勋点了点头。

  “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徐玲玲依旧不太死心。

  “目前我只发现这种方法,也许还有其他的办法。”

  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太确定,到底是因为月光的影响,还是因为其他?

  “明天我问一下,我闺蜜他应该会知道。”

  白诗语见多识广,虽然不一定能够制服这个魂魄,但是应该也知道一些东西。

  打定了主意,徐玲玲决定明天去找白诗语一问究竟。

  另一边。

  白家老宅,被一阵阴沉的气息笼罩。

  白诗语刚回去,就看到等候在门口的白子航。

  “诗语,你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

  白诗语一夜未归,今天一回来,就看到白子航这副样子,不由蹙了蹙眉。

  “怎么了?”

  她进来之前就看到别墅被一阵死气给围绕,想必是家中有人身缠重病。

  能有这么强烈的死气,基本上可以判断是白老爷子出事了。

  白子航一把将白诗语拉到角落,在确认过周围没人的时候,才小声道。

  “爷爷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你没回来病情突然加重,王医生已经在里面守了一天了,前前后后也来了不少的医生,都说爷爷快不行了,现在所有人都围在里面呢,就等着你回来。”

  白子航担忧的说道,多的却没有说,二房的人是如何的阴阳怪气,各种要让他们交出白诗语和神丹。

  白自忠一生都不说谎的,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说白诗语去寻神丹去了。

  “爸已经忽悠了那帮人,说你去找神丹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回去不能空着手,这个你拿着。”

  白老爷子的病不是一天两天了,起死回生的神丹哪有那么好得的,这群人分明就是要对付他们家。

  白子航和白自忠一商量,除了拿一个假的,根本没有办法。

  说着,白子航就是将手里的丹药递给了白诗语,黑色的小丸子做的和上次真的神丹十成的像,却只是普通的面粉而已。

  白诗语在手中捏了一会,随后笑了。

  “哥,谢谢你和爸为我准备,不过我们要准备的可不是这个东西。“

  白诗语浅浅一笑,信手将手中的小丸子扔了出去。

  “哎!你干嘛啊!”

  白子航看白诗语把药丸给扔了,当下急了,就要冲出去捡。

  却被白诗语一把拦住。

  “诗语,这个时候可不是意气用事胡闹的时候。”

  如果他们真拿不出药,不知道二房那边会怎么对付他们呢。

  “你觉得就算是真的给了药,那药会落到爷爷的手里么。”

  白诗语淡淡出声,声音带着几分的冷意。

  听的白子航瞬间愣住了。

  “你这是啥意思?”

  “二房他们的用意不过就是谋取神丹,又刚好在爸爸没有站稳脚跟之前让爷爷没有时间更改当下的格局,甚至说可以在谋取神丹的同时掉包,如果失败了,我们一家就是罪魁祸首了。”

  白诗语冷静的说出这番话,听的白子航瞬间头皮发麻。

  他们难道竟然想换掉神丹给爷爷,加害白诗语么。

  这个计策要是真的的话,那二房的那一家人也太歹毒可怕了吧,连自己的爹都要害。

  “可是,现在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啊。”

  就算是假的神丹,那边二房要是想对白老爷子动手脚,最终还是会怪到他们的身上。

  白子航顿时生出几分的绝望。

  “哥,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他们害了爷爷,更不会让他们霸占白家。”

  说罢,不等白子航反应过来,白诗语已经踏步朝着中堂的方向走去。

  她原还以为这老二家的有点良知,却没有想到,这群人当真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亲情,那就别怪她也对他们下手了。

  少女微微眯了眯眸,艳丽的红莲瞬间绽放,如血如泣。

9919 3577118 MjAxOS8wMS8xMS8jIyM5OTE5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19_3577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