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3章 秘术入门

书名:逆天狂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果喵- 更新时间:2019-07-12 14:22:41

  韩家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先不说丢人,就单单是生意上的损失就足足让企业运营出现故障,更别是他们韩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问题,一味的掩盖是没有任何用的。

  “这件事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爸,我才是受害者。”

  韩英听到她爸爸的话,一下眼泪就落了下来。

  要知道现在收到伤害最大的人是她好不好。

  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现在一下成了豪门笑话,那滋味她都要难受死了。

  越想韩英越委屈。

  越委屈就越恨白诗语,要不是白诗语她现在还是前呼后拥校园女神。

  “爸,你就真的这么看着人家欺负你女儿吗?”

  “那你说怎么办?”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光是花钱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韩胜武需要的是扭转局面,重新把丢的面子捡起来。

  韩胜武个商业奇才,他在商场上精明能干,总是在别家还没看到商机的时候已经抢占了先机,所以凭着脑子活泛也做了不少大生意。

  韩胜武眯着眼睛沉思。

  “这件事情我必须好好想一下该怎么解决,陆家肯定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我们不能让你身上再有任何的污点。”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白诗语,只要让她承认是她给我下的咒就好了。”

  韩胜武摇头。

  “这事说的轻巧,白诗语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咱们的话?”

  “也是啊!”

  韩英一下失望之极。

  事情最后父女二人商议出结果,他们最终选定了一个方案,经过一夜的沉淀,韩英总算心里感受了点。

  第二天。

  出门前,韩英回到房间里给人打了一个电话。

  学校里此时还没上课,肖兰兰和王亚亚都已经不再来学校了,韩英独身带着父母就来了学校。

  “哎呦,是韩英的家长来了,去办公室谈,去办公室。”

  赵文权是个极其有眼力劲的人。

  他远远看到韩英带着父母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走了过去。

  虽然这时候学生都还没来,但他不想让韩英出现在班里。

  赵文权把韩英的父母请到了办公室里,刚进门韩胜武将一个木质的盒子塞到了赵文权的手里。

  “这是家乡的一点特产,也就是点茶叶,您笑纳。”

  韩胜武说着,不等赵文权接受,一下就给塞到了怀里。

  茶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那个盒子上雕刻的异常精美,甚至盒子上的小锁都是金灿灿的。

  让人一恍惚还以为是金子。

  赵文权想也不想,直接抬手将茶叶推了过去,拒绝的话还没出口,一下又被韩英的父母热情给堵了回去。

  “就是点茶叶,你要是不要就是嫌弃我们,就是嫌弃韩英这个学生。”

  “不不不……”

  这个帽子扣的有点大。

  赵文权慌忙否认。

  “那就好,既然不是嫌弃那就收着,孩子学习上还是要您多费费心。”

  客气的话说完,韩胜武话锋一转就继续说道。

  “韩英的事情想必您也清楚了,那孩子平时好好的,忽然就成这样了,我带她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说是被人恐吓,甚至还有高人提点说有人在学校里施法弄巫。”

  “什么?”

  赵文权一愣。

  他的脑子里一下就闪出白诗语的样子。

  虽然这件事情蹊跷,但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白诗语做的怪,要是平白无故的就去找人家。

  不太好吧!

  再说,鬼鬼神神的事情在学校里说,那不是打老师的脸吗?

  韩胜武眼尖,他一下就知道赵文权的为难之处。

  他抬手拍了拍赵文权的肩膀,低头灰暗的眼神满是难过,声音沙哑哽塞。

  “韩英内向,要不是这事有人偷偷告诉我,我都还蒙在鼓里,也怪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平时太忙顾不上孩子。”

  “是啊!”

  韩英的妈妈说着,潸然泪下。

  有人偷偷告诉韩胜武?

  这话一听,赵文权直直的看着韩英,他当即对着韩英问道。

  “到底是谁?”

  “白诗语。”

  韩英毫不犹豫的说道。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赵文权也不敢肯定,且不说白诗语跟韩英本来关系就不好,就单说这事就不好处理。

  而此时,某只苦逼的大黑雕一脸不情愿的载着三人往山上飞。

  它可是天下第二雕。

  不是出租车!

  二黑心里憋屈,嗷嗷的吠了一声,那声音很是委屈。

  “乖。”

  白诗语柔声哄着二黑,又伸手在它脖子上顺毛捋了捋,好像是安慰孩子一样。

  清晨冷气还没散,空气里隐隐的白雾夹杂着露水沾染了少女一头的露水,在光亮闪闪发亮。

  此时雕的背上还有徐玲玲和陆雨萱,她们也已经习惯了二黑的背。

  “诗语,你问问二黑,它想吃什么,我给它买,不然这一天两趟可不把我家二黑给累瘦啦?”

  徐琳琳开玩笑说道。

  “是啊!”

  一旁的陆雨萱也跟着开玩笑,最近她们都在跟着白诗语修炼,因为山里安静又有灵气,她们就天天打“飞的”来回。

  说着他们就到了山顶。

  从二黑的背上下来,此处正是山巅最好的地方,地势开阔平坦,路树成荫却又可窥见日光,她们每天就是在这里修炼。

  “诗语,我一直不太明白,咱们难道不是应该晚上来修炼,或者正中午来吗?为什么老是大早上的来?”

  这话徐玲玲憋了好久了。

  她在电视上看的都是人家晚上躲在山里修炼,或者迎着夕阳又唯美又舒服的修炼,可她们每天一大早天不亮就起床来了。

  白诗语环视了一眼四周,接着她指着远处的雾气。

  “此处正是山林的正中央,又是最高处,四周有灵气聚散。若是晚上来山中鬼魅尽出,肯定有阴气凝聚,至于为什么不中午来?”

  她说着斜着眼睛看了眼徐玲玲:“中午来,你是想热死吗?”

  ……

  “所以你大早上的就是图凉快?”

  陆雨萱说的满脸无奈。

  虽然这么说,可她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就白诗语的行事作风来讲,他知道白诗语做事情一定有她的道理。

  尽管不知道白诗语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想要选择相信她。

  “也不是全是这个道理。”

  白诗语走向山崖边缘,她抬手指着一个方向。

  “你们看,现在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月亮也还完全没落下去,阳气最干净阴气已经消散,你们是初修炼者,越是干净的灵气对你们来说越可贵。”

  地球上气息混乱,阴气,阳气还有浊气,甚至还有一些怪物修炼时候散发出来的污气,这些对初级修炼来说简直是致命的东西。

  所以白诗语选择的时候都会选择最干净的灵气。

  但是灵气也分上乘中乘和下乘,早上的太阳刚出来时候的灵气是最干净的,且蕴含的法力最强。

  虽然她不需要。

  但是对于徐玲玲和陆雨萱来说,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毕竟人的肌体有限,能够靠自己觉醒的灵气更有限,所以她们必须需要最强的辅助,而这些正是致纯的灵气能所能给的东西。

  经她这么一说徐玲玲抬头望着远处。

  她发现远处以前白茫茫的一片,可现在看起来似乎隐隐有七彩的光,五彩斑斓,有些光明,但是好像也有灰暗。

  “诗雨,你看远处那团黑色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

  陆雨萱听到徐琳琳那么说,踮着脚尖往远处看,看了半天她也没有看出徐琳玲所说的那团黑色的东西。

  白诗语顺着徐玲玲的目光看了过去,远处的山林中白雾层层,但是白雾之下是隐隐发光的混沌气息。

  难道她已经能分辨出世间灵气了吗?

  白诗语凝神,远远的一团黑色的雾气,时隐时现若仔细去探查,居然觉得那团黑气有些熟悉。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硕大的身影,身披铠甲满身都是一样的气息。

  他怎么会在这里?

  白诗语未来的确认,那边陆雨萱忽然惊叫起来。

  “那里真的有东西!”

  她一边说着,一边跳着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那里真的有东西,我看到那里好像树中有什么东西在乱窜。”

  白诗语并没有去看那个方向。

  相反,她回过头看着眼前的两人。

  眼前的徐玲玲和陆雨萱头顶上绿色居然比前些日子深了不少,这是秘术有所提升的缘故。

  但是……

  徐玲玲的提升好像是在分辨各种气息,而陆雨萱不同,她的眼睛可以看到细微之处,这难道就是她们本身天赋所长带来的技能?

  “告诉我,你能看到什么颜色的东西?”

  白诗语回过头对着徐玲玲严厉的问道。

  忽然的严肃,让徐琳琳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扭头过去去数。

  几秒之后,徐琳琳惊讶的发现,她居然能看到好几种颜色。

  “我能看到好像有红色,白色,黑色,灰色,中间还有隐隐的蓝色,也好像是浅浅的紫色。”

  果然是这样。

  “那么你呢?”

  白诗语转向陆雨萱问道:“你能看到那些颜色不能,还是说你能看到其他的东西?”

9919 3587460 MjAxOS8wMS8xMS8jIyM5OTE5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19_3587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