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1章 离开(中)

书名:终是被他迷了眼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藏密阿弥陀 更新时间:2019-04-15 23:56:08

  陆安翻手给我看,里面什么都没有,他又抬手朝前一挥,一片枝叶又落了一地。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我惊的后退。

  “你们这个世界是没有修仙的人,但是我们那个世界有,我是修仙界的人。好了,我已经被他们找到,你也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我不想跟你废话,你跟我一起走,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情。”

  陆安跟我说这话时,声音很冷,那声音冷的像一根根刺一样,狠狠的扎进我的心里,疼的要命。

  我疼的眼泪快掉下来,还不想相信陆安的这些话:“不,你说你利用我们,是为了不让他们找到。可是,你怎么又被他们找到了呢?这前后不通啊。”

  “还不都是因为你。”陆安抱怨道,“都是因为你不让我和李思涵坐同桌。”

  说完,陆安还瞪了我一眼。

  那眼神好凶,里面只有怒气,完全看不到之前的温柔与喜欢。

  我再后退一步,“怎么可能?陆安……”

  叫着陆安时,我朝前走了一步,伸手想拉他。

  要是以前,他看我伸手,肯定早就把手伸过来了。

  但是现在,他只是冷冰冰的瞪着我,眼里还有怨气。

  我不敢去拉他,又将手缩了回来,“好,我接受你是修仙界的人,也接受你利用我,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觉得我们……“

  “你觉得我们,那是你觉得。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的差距很大,对我来说,你跟蝼蚁差不多。”

  蝼蚁?陆安竟然把我比作蝼蚁。

  我这才开始消化他说他是修仙界的人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神仙?

  “你、你是神仙?”

  “我迟早会成仙,而你……”陆安把我看了一遍,那眼神再无爱意,只有冷漠、挑剔和嫌弃,“我报答你,也算是给你机会。能不能修成仙,就看你的造化了。”

  被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用那种冷漠、挑剔和嫌弃的目光看,比一个讨厌自己的人用那种冷漠、挑剔和嫌弃的目光看,更让人难受。

  我心痛如刀割,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哽咽道:“不用了,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报答我的。那个报答,我不要了。”

  “你必须得要。因为我是修行之人,不能欠别人恩情,如果欠别人恩情,对我修行不利,难以修成正果。”

  听到陆安这话,我感觉他像是在责怪我,很不高兴,反问他:“你修不成正果,关我什么事?我们都没关系了,分手了。”

  是的,虽然陆安没有跟我提分手二字,但他说的这些话都在暗示我分手了。

  “让你去当丫鬟,对你也有好处。即使修不了仙,也能延年益寿,我建议你最好考虑一下。”

  “延年益寿?”我心中冷笑,我都被他这样利用、抛弃了,我还想延年益寿,是怕自己不够难受吗?

  我冷冷的拒绝:“不必了,我不想活那么久。”

  “你先别这么快做决定,我给你一晚上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五点,我在这里等你。学校那边,我也会帮你处理。”陆安说罢就要走。

  我看着他帅气的容颜,现在还接受不了他忽然变成了修仙界的人的事实。

  与其说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如说我还喜欢他吧。

  “陆安……”我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他,“你利用我的时候,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哪怕一点点。

  我知道自己这样很卑微,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他啊。

  陆安无情的甩开我的手,“别逗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那以前的都是假的吗?你抱我去医务室,你在姥姥面前……”

  “逢场作戏而已。”

  逢场作戏?

  他抱我去医务室是逢场作戏,我可以接受,但是他在姥姥面前逢场作戏,我接受不了,也不想接受。

  他是欺骗姥姥啊。

  当时姥姥已是弥留之际,他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我想质问他,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变成眼泪淌下来。

  “好!你不喜欢我,可以。你利用我,也可以,但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能知道我的情敌叫什么名字吗?能知道情敌的情况吗?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那情敌听到我和陆安的谈话了,赶走陆安回答之前,回答道:“我叫翁清雅。我们翁家在修仙界可是十大家族之一,我是翁家族长之女,身份高贵。”

  对我炫耀一番,翁清雅又对陆安道:“陆安,她不愿意去就算了。她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能有什么造化,去了也是……”

  “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陆安淡淡的说道。

  翁清雅很喜欢陆安,怕陆安不高兴,一听陆安这样说,就立刻改口道:“行,带着她。就是多一张嘴的事,我们翁家还能养得起。”

  说罢,翁清雅朝陆安靠了靠,“陆安,我们走吧。父亲一直想见你,知道我找到你了,肯定高兴的很。”

  陆安就和翁清雅走了。

  “陆安……”我知道我和陆安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知道我和陆安不再有可能,但是看到他和别的女生走了,我还是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陆安往前走了两步,才停住脚步,但并没有转身:“明天早上五点,我最多等你五分钟。”

  说罢,大步上车,离去。

  看到陆安听到我叫他,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我的心直接死了。又看到他停下来了,我的心瞬间为他活了,激动的直跳。

  可是又看到他没有转过身,听到他后面的那句话,我的心再一次死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和翁清雅上了车,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车扬长而去,我没有去追,感觉天塌下来了一样,眼前一片黑暗,很悲伤,很无助。

  “呜……”我转身将心里的难受发泄在墙上,拳头一拳一拳的砸着,眼泪一重一重的往下掉着。

  怕别人看到我砸墙,会过来问我,我砸了几下后,就躲在了矮树丛后,躲在那里哭,哭也不敢哭出声音。

  那是天色已昏,虽然有路灯,但是没人会想到墙边的矮树丛后有人,所以没人来打扰我,我在那里哭的很畅快。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怎么也想不通陆安怎么就成了修仙界的人,脑海里飘过他抬手,挥斩枝叶的场景,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

  我想起陆安曾说父亲、母亲、祖父和祖母这样的字眼,还以为那是富贵人家对爸妈爷奶的称呼,以显尊贵。

  现在想来,我之前的思想是有多狭隘,狭隘到我不知道除了我们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

  想到父亲、母亲这些尊称,我又想到那天下午,陆安还跟我说想带我走,带我去看山看海,浪迹天涯。

  那天我们多么浪漫,漫步在夕阳下,畅想着未来,希望时间过的快一点。

  可是,还没到未来,我们就散了。

  我脑海里飘过许多画面,从第一次遇到陆安,看到他戴着口罩,以为他是薛敏浩的人,和他那双清澈漂亮的眼眸对视,从此记住了他的眼睛开始。

  一直到现在,所有和陆安有关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就是第一次被东哥和古磊打,我去拿伸缩棒,看到他从桌子上抬起头,只露出一双眼睛来,我也记得清清楚楚。

  啊,他的眼睛是多么的清澈。

  我以为再也看不到像他那样清澈的眼睛了,但今天我又看到了一双。

  原来有那样清澈的眼睛,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是修仙界的人,怪不得眼睛能那么清澈。

  想到陆安的眼睛,我就想到翁清雅,就想到他们两个一起离去的场景,我的心好痛好痛。

  忽然,我想到了老班对我说的话,他说陆安长得好,学习好,人品也好,是个不错的人,让我好好把握,别弄丢了。

  我是想好好把握,可是陆安不给我机会,我还是把他弄丢了。

  “呜呜,老班,我不是故意把他弄丢的,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好难过,好想找个人说说。

  可是,找谁呢?

  我想到了姥姥。

  想到姥姥,我就想到姥姥不在了,然后难过又加了一层。

  “姥姥,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希望姥姥在那边看不到我现在哭泣的样子,也听不到我这些话,“陆安要和别人结婚了,但是却要带着我一起走……”

  说到这个,我就想不明白陆安是修仙界的人,要回去就回去,干嘛为什么非要带着我。

  他说是报恩,但我感觉更像是报仇,恩将仇报。

  不对,他也不是恩将仇报,他是……

  他说他欠我救命之恩,如果不报的会,会对他修行不利,难以修成正果。

  说白了,陆安还是在利用我。

  他真会利用啊,连报恩的机会都不放过。

  说什么也是给我机会,看看能不能修成仙,我修成仙又如何……

  忽然,我想如果我真的能修成仙呢,赶在陆安之前修成仙,我是不是可以暴揍他一顿。

  想到这个情况,我有些想跟他去了,想将他摁在地上,“piapia”打他的脸。

  但我又想我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我能修成仙吗?

  修不成会怎样?一辈子当丫鬟?

  不,我才不想一辈子给人当丫鬟。

  我不去了,我就不让陆安报恩成功,让他修仙失败。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但紧接着,我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修仙失败会不会死。

  想到陆安修仙失败,有可能会死,我的心就疼了,就慌了。

  我还是喜欢陆安的,还是舍不得他死的。

  “去吧!”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反正姥姥也不在了,陆安也要走了,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就当去另一个世界散心了。”

  可又一个声音说:“陆安都抛弃你了,你还想着他干嘛?”

  这两个声音在我脑海里吵了起来,她们吵了许久,都没有吵出个胜负。

  天黑透了,夜越来越凉了,身上被蚊子咬的包越来越多了,我该回家了。

  再不回家,姥姥该担心了。

  我擦去眼泪,揉揉脸,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看了看远处的人,慢慢往小区里走。

  怕自己哭太久,把眼睛哭肿了,被姥姥看出来,我在回家之前,先去了一趟小区的公共卫生间。

  在公共卫生间里,我洗了许久的脸,许久的眼睛,确定眼睛看不出来哭过才回去。

  “姑姑,姑姑回来了。”走到离我家还有半截楼梯的时候,上面传来了嘟嘟宝儿的声音。

  我抬头去看,看嘟嘟宝儿和大姨站在门口,嘟嘟宝儿怀里抱着一个金猪储钱罐。

  因为看到我回来了,嘟嘟宝儿兴奋的直跳。

  “大姨,嘟嘟宝儿,你们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我惊讶的问道。

  大姨道:“嘟嘟宝儿想把储钱罐给你,怎么劝也劝不听,我们就来了。”

  在大姨说这些话的时候,嘟嘟宝儿将怀里的金猪储钱罐递给我,“姑姑,这里面都是我存的压岁钱,给你。”

  “谢谢嘟嘟宝儿,你的心意姑姑领了,储钱罐就不收了。”我没接。

  大姨道:“拿着吧,是嘟嘟宝儿的心意。”

  嘟嘟宝儿道:“姑姑,你快收下吧,不然嘟嘟宝儿不开心了。”

  “好吧,谢谢嘟嘟宝儿。”我心想嘟嘟宝儿才四岁,四年压岁钱能有多少,就收下了,后来才知道里面好多钱,将近二十万。

  见我收下了,嘟嘟宝儿很开心。

  我摸了摸嘟嘟宝儿肉嘟嘟的小脸,抬头对大姨道:“大姨,我要离开了。”

  这句话说出来,我整个人轻松多了,脑海里吵架的两个小人也都不吵了。

  “离开?”大姨很震惊。

  嘟嘟宝儿问:“是和陆安哥哥一起离开吗?”

  “嗯。”和陆安一起离开是事实,也能让大姨放心一些,我就没隐瞒。

  大姨问:“去哪儿?你们为什么离开?怎么突然离开?”

  “嗯,他爸妈都在国外,想让他去国外上学。他舍不得我,就让我和他一起离开。我也想跟他一块儿去。”我编了一个出国的理由。

9920 3552400 MjAxOS8wMS8xMS8jIyM5OTIw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1/9920_3552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