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6章 一个心脏,一个晕血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19-02-01 09:20:43

  闵姜西的职业操守就是如无必要,跟客户之间不要私下往来,所以哪怕荣一京搬出了秦佔和秦嘉定,她还是客气的说:“不了,我等会儿还有……”

  理由正要出口,荣一京手机响了,他接通,出声说:“刚要找你,我接到荣昊和闵老师了,闵老师说她不去……”

  一秒后,荣一京把手机递给闵姜西,“阿佔。”

  闵姜西很快接过来,“喂,秦先生。”

  手机中传来秦佔的声音:“一起出来吃顿饭,荣一京有话跟你说。”

  随后,秦嘉定的声音传来,“我也有话跟你说。”

  闵姜西哭笑不得,只能答应。

  秦佔那头直接挂了,闵姜西把手机还给荣一京,荣一京道:“闵老师,别跟我客气,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

  闵姜西微笑着说:“是您太客气了。”

  荣一京说:“相识一场就是缘分嘛。”

  荣昊从旁不冷不热的道:“那你跟大半个深城的人都有缘。”

  荣一京侧头,抬手去弄荣昊的头,“你小子,拆亲哥的台?”

  荣昊很在意自己的发型,当即颠儿着躲远,闵姜西说:“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荣一京笑道:“还是你了解他。”

  三人乘车去了饭店,包间房门推开,秦佔和秦嘉定已经到了,叔侄二人中间隔着两个座位,各自拿着手机在看,同款的淡定脸。

  荣昊喊道:“二叔。”

  秦嘉定道:“京叔,小叔。”

  乍一听闵姜西还纳闷儿,小叔是谁?听到荣昊‘嗯’了一声,她嘴角含笑,出声说:“秦先生。”

  秦佔道:“坐吧。”

  店员拿着菜单进来,秦佔看都没看,荣一京把菜单递给闵姜西,让她点。

  闵姜西随手把菜单推到秦嘉定面前,“我都可以,让秦同学点吧。”

  秦嘉定说:“今天主要请你,我点什么?”

  荣一京笑说:“也请你,你谱这么大,平时轻易还请不到呢。”

  秦嘉定点了三道菜,把菜单还给闵姜西,闵姜西又递给荣昊,荣一京打趣道:“想吃什么点什么,学了一下午,把我家小二累死了,今天必须多吃两碗饭。”

  荣昊一看就是被荣一京嘲笑惯了,拉着脸点了几道,闵姜西最后收尾,点了些点心和汤。

  店员拿着菜单出去,秦嘉定起身道:“我去洗手间。”

  荣一京对荣昊说:“你陪嘉定去吧。”

  荣昊一脸无语,“又不是女生,我们干嘛一起上厕所?”

  荣一京笑道:“我们大人有话要说,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荣昊嫌弃的站起身,边往外走边嘀咕,“直说不就完了。”

  两个小孩出去,转眼间房内就剩三个成年人,荣一京给闵姜西倒了一杯茶,她赶忙道:“谢谢荣先生。”

  荣一京说:“是我该谢你,听说今天上课,荣昊很配合,自己主动要求上两节。”

  闵姜西应声:“荣同学接受能力很快,只要他想学,能学进去,成绩提升不是问题。”

  荣一京道:“还是你有本事,我们家换的老师不比阿佔家里少,越大的孩子越难管,说轻了他不听,说重了又怕伤他自尊心,我妈是连惯带管,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教,你那天也看见了,她就两个方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有些话对与不对,你一听就完了,别介意。”

  闵姜西道:“我完全理解阿姨的心情,当家长的哪有不希望孩子好的道理。”

  荣一京说:“荣昊跟嘉定的情况都差不多,有学校也不上,跟老师同学都处不来,听阿佔说你跟嘉定处的不错,希望你以后也多带带荣昊,你可以拿他当学生,愿意的话,也可以跟他做朋友,虽然臭小子看起来脾气古怪,其实心肠很好,反正比我和阿佔都要好。”

  秦佔沉声道:“说自己就说自己,拉上我干什么?”

  荣一京道:“本来两个孩子就比你我强,我也比你强,就属你心最黑。”

  秦佔冷淡的瞪了他一眼,出声道:“他今天找你出来,是想告诉你,不用听他妈的,你该怎么教就怎么教,成绩都是次要的,开心才最重要。”

  荣一京说:“这也是阿佔的意思。”

  闵姜西点头,“我明白。”

  荣一京举起杯子,“闵老师,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以后荣昊你就多多照顾了。”

  闵姜西拿起杯子,荣一京又去撺掇秦佔,“来啊,你不感谢闵老师吗?”

  闵姜西看向秦佔,他面色淡淡,她以为他绝对不会遂了荣一京的意,结果他出乎意料的拿起手边杯子,隔空敬了她一下。

  闵姜西喝完茶,主动说:“我出去找找他们两个。”

  她前脚刚走,荣一京后脚就叹了声气,“啧,这么漂亮,这么会管孩子,又这么会察言观色,谁要是娶回家当老婆,岂不爽死了。”

  秦佔不出声,荣一京撩他,“说话啊,你什么想法?”

  秦佔眼皮都不抬一下,淡淡道:“你要是想娶,我随份子钱,你要是不娶光玩,离她远点。”

  荣一京笑问:“你对她就一点心思都没有吗?这脸,这身材。”

  秦佔冷眼扫过去,“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是没女人好找了吗?”

  荣一京笑的更欢,“是啊,前有冯婧筠后有荣慧琳,就连花魁都让你迷得找不到北。”说到此处,他忽然压低声音,挑眉问:“你那天跟栾小刁到底…嗯?”

  秦佔往烟灰缸里弹烟灰,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孔上不见丝毫波澜,唇瓣一动,出声道:“我不好这一口。”

  荣一京瞪眼,“你什么眼神,她还不够极品?”

  秦佔吐了口烟,“看看还好,用着嫌脏。”

  荣一京说:“她还是雏,没听她给过谁。”

  秦佔道:“我心脏。”

  荣一京撇嘴,连着‘啧’了好几声,还不等揶揄,秦佔眸子一瞥,率先讽刺他,“我不是你,你看技术,我看心情。”

  荣一京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那我有什么办法,我晕血。”

  秦佔扯了下唇角,信他的鬼。

  荣一京号称自己晕血,哪怕在床上也见不得红,所以圈儿内都知道,他从不碰良家女子,越玩得开的,跟他越合得来,用他的话讲:“出来混的,迟早要还。”所以不如一开始就找玩得起的,到时候银货两讫,再见面还是朋友嘛。

9932 3525101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25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