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69章  眼里只有她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19-04-16 00:37:09

  闵姜西被秦佔紧紧的箍在怀里,一时间竟是退不出来,只能扭头看着重重趴在地上的男人。

  秦佔下手有多黑,她不是第一次见了。

  人群中出来几个人,都是小偷的同伙,凑近去看,地上的男人摔晕过去,叫都叫不醒,其中一人看向秦佔,大声道:“人都昏过去了,你打算怎么办?”

  秦佔说:“他乐意挣这份钱。”

  男人瞪眼道:“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胡作非为横行霸道?”

  “就是,现在人伤成这样,你别想走!”

  人群中有人嘀咕:“报警吧…”

  圈内的男人凶神恶煞地看过去,“警察会管这种富二代吗?还不是交点钱就让他走了。”

  围观的看客说:“不然怎么办?刚才也是他摆明了坑别人的钱。”

  大家谁也不是傻子,秦佔是猖狂,但小偷的奸猾更是普通人常见的,眼下已经有人看出套路来,偷偷的报了警。

  两人搀起地上昏迷的男人,另一个对秦佔道:“我们送他去附近的医院,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好歹把他的医药费先垫上吧。”

  秦佔面无表情的说:“你过来,我给你。”

  男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满眼警惕跟防备。

  火车站附近就有警察分局,警察很快就会来,看出秦佔是个不好惹的主,有人低声示意,“走了。”

  四人一个小团伙就这样退出大众的视线,闵姜西暗自用力从秦佔怀中挤出来,身边纷纷有人道:“你们不该让他们走的,这帮人就是骗子。”

  “对,应该等警察来。”

  闵姜西抬眼看向秦佔,“你没事吧?”

  只四个字,秦佔忽然就没有那么生气了,面不改色,他出声说:“没事。”

  闵姜西问:“你看见什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打人?

  秦佔随口回道:“那人鬼鬼祟祟,没干什么好事。”

  正说着,警察跟荣一京等人几乎是同时从外圈进来,看着圈内的人,荣一京诧异:“怎么了?”

  警察也问:“刚才有人报警,谁是当事人?”

  闵姜西主动道:“那几个人已经走了。”

  荣一京来到黑脸的秦佔身旁,小声说:“出什么事了?”

  秦佔对警察道:“没事,已经私了了。”

  警察不喜欢秦佔这种指挥式的回应,出声道:“这里是公众场所,要注意公共治安和素质…”

  他兀自叨念,闵姜西生怕秦佔会突然翻脸,一直小心翼翼的在看他脸色,秦佔忍着没出声,警察一顿说教,临走时还留了秦佔跟闵姜西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作为备案。

  等到警察走后,这场闹剧也彻底落幕,荣昊问闵姜西有没有事,闵姜西摇头,突然看了眼腕表,七点五十五了。

  “丁叮给你们打电话了吗?”

  闵姜西望了眼出站口,又看了看秦佔和荣一京。

  秦佔不用看手机,他又没有丁什么的联系方式,荣一京掏出手机,上面没有未接,他打了个电话出去。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荣一京开口:“是丁叮吗?”

  手机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是。”

  “我是荣一京,你应该知道我吧?”

  “知道。”

  “我在出站口等你,你出来了吗?”

  “出来了。”

  女孩子声音听起来有些怯,问一句答一句,荣一京说:“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红色。”

  荣一京眺目往里看,不多时,目光落在某处,“你行李箱是粉色的?”

  “嗯。”

  “我看到你了。”

  荣一京拿着手机,扬手喊了一声:“这边。”

  所有人都顺着荣一京的视线往前看,只见出站口左侧的角落,站着一个身穿红色高领毛衣和浅色牛仔裤的女孩子,个子不高,一米六二三的样子,但是人群中很显眼,一来是她脚边硕大无比,看起来足有五十斤重的行李箱,二是她跟毛衣差不多颜色的红脸蛋。

  深城的冬天也不会冷到哪里去,大家都是针织衫配外套,挡风就够了,女孩子却是穿着厚重的棒线毛衣,羽绒服卷在胳膊下。

  跟荣一京目光相对,女孩子慢半拍拖着行李箱走过来,闵姜西主动上前,笑着跟她打招呼,“你好丁叮,我是闵姜西。”

  闵姜西欲帮她拿行李箱,丁叮马上扣住行李箱的拉杆,“谢谢,不用,我自己来。”

  闵姜西说:“别客气,一路过来累了吧?我帮你提。”

  “谢谢,真的不用,我自己提的动。”

  荣昊走过去说:“给我吧。”

  丁叮摇头,荣一京笑着道:“这是我弟弟,荣昊。”

  丁叮点头,“你好。”

  荣昊执着的当一个绅士,跟她一起扯住拉杆箱的把手,眼看着两人就要争起来,荣一京说:“你让他提,他要减肥,正愁没有体力活做。”

  丁叮略一迟疑,荣昊拉着脸拖起行李箱往前走。

  荣一京给她介绍,“这个你该叫哥。”

  丁叮对秦佔点头,“哥哥好。”

  秦佔“嗯”了一声。

  荣一京又给她介绍,“这个你私下里可以叫姐姐,她以后会是你的家教,你叫老师也行。”

  丁叮冲着闵姜西颔首:“闵老师好。”

  闵姜西以为她之前根本没记自己的名字,只是这一个称呼,她就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最后是秦嘉定,荣一京嚷丁叮喊弟弟,她乖顺的打招呼:“弟弟好。”

  秦嘉定难得的客气了一把,主动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丁叮脸颊两侧一直很红,闻言似乎更红,很快道:“我在火车上吃过了。”

  荣一京随口问了句:“你从哪坐来的?”

  丁叮说:“乌斯特。”

  “要坐多久?”

  “五十二个小时。”

  听到这时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荣一京随后笑笑,“先去吃个饭,晚上回去好好睡一觉,这两天折腾坏了。”

  丁叮说:“谢谢你们来接我,不用麻烦了,我直接取住的地方就可以。”

  她说话声音有些小,饶是如此,还是能听出普通话不大标准,不是南方系,也不是东北那边,她说从乌斯特来,可能事那里的口音。

  荣一京说:“你不吃我们也要吃的,来接你之前,我们都没吃饭,一起去吧,两个弟弟都想跟你熟悉熟悉,正好闵老师也在,你们聊聊。”

  这话说的丁叮拒绝不了,闵姜西忽然想到秦佔对荣一京的评价,真是上到八十九下到刚会走,就没他搞不定的女人。

  “想什么呢?”

  身旁突然传来熟悉的男声,闵姜西抬眼一看,是秦佔。

  秦佔打量闵姜西的脸色,不冷不热的说:“要笑不笑的,谁又戳你笑点了?”

9932 3552426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52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