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39章 恋爱让人恐惧

书名:佔有姜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鱼不语 更新时间:2019-07-12 00:34:39

  闵姜西入行时间不长,但做家教已经超过两年,起初只是想赚点零用钱,也为毕业后进先行做准备,但在接触这些形形色色的孩子们之前,她对这一行业的本质还是模糊的。

  都说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传道受业不必说,解惑,解的是什么惑?如果只是单纯的方程式和化学式,那传道受业既可,闵姜西觉得,解的是这些孩子们对未知将来和现有生活中不确定的困惑。

  荣昊喜欢上一个女生,不知道是不是努力学习变成好学生,他们之间就会有结果;

  秦嘉定内心善良,但行为乖张,拿捏不准是非分明和以暴制暴之间的尺度;

  丁叮初来乍到,顶着‘寄人篱下’和‘拿人手短’的压力,拼命用功读书,却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干什么;

  骆佳佳倒是有明确的目标,只不过这个目标是她父母的,从来都不是她的,她为此丢失了自己,更不清楚自己在为谁而活。

  因为茫然,所以痛苦。

  闵姜西没有能力解决所有人的困扰和烦恼,她只能竭尽所能让大家在茫然的路上,尽量坚定一些,都是头一回做人,哪有谁替谁,不过是互相搀扶,不至于孤单到走入绝路罢了。

  好在,她身边的孩子们都是善良的。

  为了安慰骆佳佳,大家不动声色的使劲浑身解数,荣昊走的自嘲路线,秦嘉定走的现实路线,丁叮更是以身说法,用自己在学习路上的血泪史博得骆佳佳一笑。

  等到骆佳佳发现自己在笑时,惊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发自内心的这么开心过了。

  闵姜西说:“佳佳是六月十号的生日,正好高考过后,我们组团出去郊游庆生,你们有什么好点子,大家商量一下。”

  荣昊说:“可以去欢乐谷,那边的水上乐园还挺好玩的。”

  秦嘉定说:“去湿地公园。”

  荣昊道:“去那地方干嘛,夏天蚊子多。”

  秦嘉定没挑明,他记得闵姜西说过,来深城还没去湿地公园看过,面无表情,他开口道:“那地方可以骑自行车。”

  荣昊挑眉,“大夏天骑自行车?”潜台词是,你疯了吧?

  秦嘉定等的就是这句话,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想着帮你减减肥,你还非要我戳穿。”

  话音落下,屋中三个异性同时笑起来,荣昊脸腾一下子涨红,“秦嘉定你找练是吧?”

  闵姜西赶紧说:“等佳佳生日的时候再练,算你俩的庆生节目。”

  骆佳佳说:“你们喜欢吃什么,我提前准备。”

  丁叮道:“闵老师不忙的话,可以让她教我们做,她做的东西可好吃了。”

  闵姜西说:“没问题,到时候齐聚我家,让他俩打下手。”

  她嘴一努,示意沙发上的秦嘉定和荣昊。

  几人在病房里说说笑笑,其实骆佳佳也不是骨子里的沉闷,遇见有趣的人,她也会笑,也会想要融入,正聊到兴头上,手机响,她看了一眼,起身出去,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对闵姜西说:“闵老师,我只请了两节课的假,现在要回去了。”

  闵姜西忙道:“快走吧,路上注意安全,到学校给我发个微信。”

  秦嘉定起身,“我们去隔壁看浴池哥。”

  丁叮说:“闵老师你好好休息,我们一有时间就来看你。”

  闵姜西微笑,“好,你们回去后都跟我说一声。”

  房门开了又关,从特别热闹到一个人的安静,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闵姜西还在想骆佳佳的状态,怕她压力太大没办法应付高考,床头柜上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

  “喂。”闵姜西视线微垂,手指有意无意的捏着被角。

  手机中传来秦佔的声音:“吵死了吧?”

  闵姜西不用问,秦佔电话来的这么及时,肯定是秦嘉定跟他通风报了信,她说:“一个人待着也挺无聊的,人多了热闹。”

  秦佔道:“我这就过来。”

  “你来干嘛?”

  “你不是暗示我一个人无聊吗?”

  闵姜西翻了个白眼,“秦先生,你这么敏感真的很难相处。”

  秦佔大方承认,“你现在随便说句什么,我都会往心里去。”

  闵姜西不怕他不要脸,就怕他突然间的认真,这让她很难接话,也不知哪根筋没搭对,学起了秦嘉定,“切。”

  秦佔说:“切什么,不相信?”

  闵姜西没回,秦佔兀自道:“等我四十分钟。”

  闵姜西心中下意识的回应:这么久?

  嘴上却说:“我要睡觉了。”

  “睡吧,我让秦嘉定他们明天别去你那,看个没完。”

  你还不是成天到晚的看?

  这话闵姜西只在心里反驳,到底没有从嘴里说出来,不然天晓得他要回什么肉麻的话。

  “我挂了。”闵姜西声音平静。

  秦佔说:“你不高兴?”

  “没有。”

  “那你怎么说话冷冰冰的?”

  “……我正常说话就这样。”

  “你跟别人说话可不是这样。”

  闵姜西承认,她有点刻意,因为不想透露出喜悦,所以尺度没拿捏好,把低调压成了冷淡。

  她不能承认,又很是心虚,不着痕迹的调整口吻,“那你想要多热情?”

  秦佔说:“你要是真不想让我去,我就不去了。”

  闵姜西忽然心底一沉,还伴随着说不上的胸闷,顺带着嗓子被人卡了一下。

  从前肯定想都不想叫他别来,如今,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这边才顿了两秒,手机中秦佔已经乐出声:“逗你的,我才舍不得不去,等着,我已经在路上了。”

  闵姜西的心又触底反弹,她一时恼火,情绪就这样被他肆意牵动,发燥的道:“你烦死了!”

  说罢,直接挂断电话。

  一个人靠在床头边,闵姜西的怒气很快下降,毕竟不是真的生气,而是恼羞成怒,冷静过后她更加明白一件事,她是真的喜欢上秦佔,比预料中还要多很多的喜欢。

  这种不受控制的情绪令人害怕,她怕自己变成闵婕,变成陆遇迟,也怕秦佔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喜欢她。

  秦佔来的时候,闵姜西知道,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装睡。

  感觉到越来越近的呼吸和温度,闵姜西鬼使神差的没有睁眼,一秒后,唇上意料之中的被人碰触。

9932 3587344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587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