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葬礼

书名:请听神明的话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19-06-12 12:39:05

  狭窄的廊道上,高晏和宿江飞奔跑上楼,身后的鬼怨凭靠上千只手臂快速攀爬,直接蹿到廊道顶,逐渐逼近两人。

  宿江回头看了眼,差点就飙眼泪:“爹!求你再爱我一次!!!”

  高晏跑在前面,已经摸到三楼楼道口,回头一看,鬼怨就在宿江的头顶,中间部分的几十只手臂突然向两边裂开,露出肉红色的口器,口器张开,里头全是交错的锋利牙齿。

  鬼怨的口器下方就是宿江的脑袋,只要再往下一点就能一口咬断他的脑袋。

  鬼怨也确实这么做了,千钧一发之际,宿江抱头蹲下,高晏则提着杨棉借给他的桃木剑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剑刺向肉红色的口器。

  桃木剑此时锋利如钢刀铁剑,直接将那口器洞穿,浓痰似的液体喷洒出来,恶臭味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

  “上去关门!”

  宿江手忙脚乱爬到楼道门口,留下高晏独自应付鬼怨。

  鬼怨尖啸一声,爬上天花板,上千只眼睛怨毒地瞪着高晏,密密麻麻的手臂蠢蠢欲动,恨不得抓住眼前刺伤它的人类然后撕裂四肢和头颅,最后再吃掉。

  高晏紧握桃木剑,猛地转身逃跑,耳边响起窸窣的声音,眼角余光瞥见那些白胖的手臂正要抓住他塞进后面的口器——

  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空间去思考下一步动作,心脏紧张得缩起,像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攥住,连呼吸都困难。

  高晏凭借本能猛力向前冲,一脚踩上三楼楼道最后的阶梯,因惯性作用,上半身前倾,整个身体犹如一张紧绷起来的弓。

  高晏刚上来,宿江立刻关上楼道的铁门。

  铁门擦过高晏的发尾,夹住鬼怨的三只手掌,宿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那三只手掌夹断然后上锁。

  鬼怨出不来,在铁门后面发出愤怒的吼叫,口器翕张的细微声响,以及上千只眼睛因愤怒而瞠大,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发出‘嗡嗡’地声响,像是无数人在小声而吵闹的互相指责。

  那些细碎的声响光是听着就头皮发麻。

  宿江喘着气,双眼无神:“宴哥,我中午特意要了四份午饭,还剩两份藏起来想当宵夜凑合。”

  高晏:“还吃得下吗?”

  宿江摇头,欲哭无泪。鬼怨长相太反人类,食欲受到影响,根本吃不下宵夜了。

  高晏也吃不下,他直面鬼怨的口器和浓痰似的血液,那臭味至今还萦绕鼻间,再好的胃口此时也没了。

  宿江:“你看上去很遗憾。”

  高晏:“套餐味道可以。”他眯了眯眼,说道:“餐餐菜色不同,没有重复,水平很稳,绝对是个四星级厨师的水平。还剩下四餐,再让我吃个两餐琢磨一下,出去后我就能做出来。”

  高晏是个生活全能型的人才,平常就很自律,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不说,厨艺居然还很6。

  宿江跟他住了一年多,所以知道高晏曾为了提高厨艺水平特意报了厨艺学校。

  正因如此,结婚嫁人的宿江死活也不肯搬出去自个儿住。

  这特么都被照顾成巨婴了,谁舍得离开?

  宿江没有选择放弃:“我尝试一下忘记鬼怨的样子,多吃两口,记住味道再描述出来。”

  高晏:“……”行的,很可以。

  他接过钥匙串,拔下三楼铁门的钥匙,然后上楼。

  两人在五楼楼道撞见房东,彼时杨棉还有精英男四人都在门口警惕又恐惧地瞪着房东。

  房东的目光溜过高晏手里的钥匙串,面孔瞬间扭曲狰狞,气得肺都快炸了,他还不能找人算账。

  玩家未侵入他的领域,他就不得攻击玩家。

  艹他妈的,俩逼玩意儿!

  宿江好一阵心惊肉跳,之前遇到的鬼怨可难对付了,眼前这疑似boss的房东又面色不善的出现,让人不得不紧张。

  高晏面不改色:“来送饭?”

  送你爹。

  房东皮笑肉不笑:“两只臭老鼠闯进厨房弄坏晚餐,今晚不提供晚餐——厨师心情不好,非常不好,做不出饭,所以明后两天不再提供三餐。”

  此言一出,其他人惊讶而且面色难看。

  他们走不出这栋大楼,其他楼层又不知道住的什么脏东西,除了房东提供的三餐再没有其他获取食物的途径。

  两天时间不能进食,体力不足就无法继续搜寻线索,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观音最后一双手臂’的头绪。

  如果遇到楼里的鬼怪,怎么逃得了?

  高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有些疲惫,手臂都在轻微的颤抖,今天一整天都在运动,现在挺想躺下睡觉了。

  “我捡到串钥匙,是你的吗?”高晏挣着眼说瞎话,仿佛中午被房东的斧头追着砍的人不是他。

  房东庆幸自己不用呼吸,不然他就原地表演咸鱼挺尸。

  高晏将钥匙串还给房东,恬不知耻地说:“如果要谢就谢社会主义和九年义务教育,我们学到拾金不昧的高尚品德——非要感谢的话,请我和我的朋友吃个两顿就行。”

  房东接过钥匙串,挤出慈祥的表情:“新青年,新使命,我懂,我配合,不会感谢。”

  哟,房东还看十九大呢。

  真与时俱进。

  “后天是我母亲的葬礼,你们要齐齐整整到场参加,不用带礼,随点份子钱就好。”房东笑得有点灿烂:“没有份子钱,就别来参加葬礼了。”

  高晏:“有要求吗?”

  房东眼神立刻充满恶意:“当然有,必须得我满意。”顿了顿,他像是想起什么不重要的事情般拍了下脑袋:“对了,只有参加葬礼的‘听话孩子’才可以离开。否则,就算找到‘最后一双手臂’通关也没办法离开。”

  众人心里咯噔一下,全都在瞬间明白房东的险恶用心。

  参加葬礼才能离开,参加葬礼必须要带份子钱,而份子钱需要房东满意。依照房东对玩家尤其是高晏的厌恶之情,只要表示不满意,那高晏就永远都无法通关。

  高晏温柔地说:“你放心,我们给的份子钱,不单你满意,你那多次病亡的、早逝的老母亲也会非常满意的。”

  多次病亡?早逝的老母亲?

  众人脸色怪异,要笑不笑的憋着,莫名被戳中笑点。

  房东诡谲地笑,没有回话。但看他的态度,估计是恨透高晏这批玩家,绝对会使绊子让他们变成游戏里的器物。

  因为只有成为器物才能一解房东心里的憋屈。

  高晏在房东走后,问杨棉:“他什么时候来的?来干嘛?”

  杨棉:“中午两点钟左右,过来就在门口徘徊,就是盯着我们表情很阴沉。不过他跟其他几个人都通过话,具体内容,我不知道。”

  高晏停下脚步,在五号房间门口转身看向精英男四人,神色淡淡,没有开口。

  四人愣了一下,倒是白领女开口:“房东游说我们拿那尊八臂断掌观音像跟他交易,他给15根佛香,还说佛香可以带出去。”

  15根,只需要用掉六根,还剩九根佛香可以带出去,任谁都会心动。

  精英男跟着说道:“我们确实心动,但还不至于没良心,也没蠢到那份上。就算有15根佛香,无法通关还是走不掉。而且,那尊断掌观音像应该比佛香更重要。”

  瘦个男子和娇滴滴女人连忙点头,他们之前跟着郑威民,害怕高晏三人拖后腿所以没好感。可是现在明显高晏三人不简单,他们肯定紧跟三人了。

  傻逼才听房东的,他吃人啊!!

  吃人魔的话能信吗?必须严防紧守死死隔绝。

  于是房东的离间计还没开始就夭折,谁让他出场就是吃人怪物的形象出来装逼?

  高晏浅浅地笑了下:“行吧,都回房睡去。”

  精英男四人面面相觑,他们犹豫着询问:“不点佛香……不用保命道具吗?”

  高晏:“不用。”他想了一下,又说道:“算了,你们都进来拜观音。”

  众人鱼贯而入,就见到放在床头柜上的八臂断掌观音像。对比起前天晚上被高晏随意放置在床脚的待遇,这会儿算是质的飞跃。

  房门外面那碗五两生米被端进来摆在观音像面前,高晏拿出三根佛香,点燃后对着观音像拜了三拜,然后插|进生米。

  高晏侧身:“全都过来拜一拜。”

  六个人听话的拜观音,下跪磕头,可比高晏诚心多了。

  拜完后,精英男问:“这样就可以了?”

  高晏:“可以了。”

  四个人犹豫,显然不太相信这样就能安全度过今晚。

  高晏:“观音能慑一切鬼怪妖邪,拜过它就会没事。”顿了顿,他补充了句:“信不信随你们。”

  反正除了相信,他们也没有其他保命手段。这游戏里的观音蒙上一层阴影,古怪恐怖又阴邪,他们实在没办法相信拜完观音后,观音真的会保护他们。

  精英男和白领女对视一眼,思索片刻,咬着牙说道:“我们信你。”赌一把,信高晏就能活下来通关离开这个鬼地方。

  队伍中能力比较强的两个人都表态了,瘦个男子和娇滴滴的女人也只能选择相信。

  于是四人各自回房,等待今晚的命运。

  他们一走,杨棉问:“拜观音真的有用?”

  “不是那个用法。”高晏把桃木剑还给她,接着脱下鞋子躺上床,准备睡觉。“三楼铁门的钥匙被我拿走了,楼上的东西不到活动的时间,楼下的东西出不来。”

  宿江和杨棉面面相觑,前者对着口型问:“懂吗?”

  杨棉耸肩:“不懂。”但看样子,高晏应该想到通关的办法了。“睡吧,早点睡就不用挨饿。”

  宿江想了想,决定还是把宵夜留到明天当早饭好了。于是,他也跟着爬到沙发上睡下了。

  杨棉收起桃木剑,经过观音像时又拜了拜才关灯睡觉。

  一夜无梦到天亮。

  高晏总算不用半夜被吵醒,更不会在熬到凌晨时好不容易睡下突然被一嗓子嚎醒,几天来终于睡了个好觉。

  精英男出现在门口,见到高晏便激动地说:“没有人死。”

  其他三人也都出来了,发现大家都还活着就觉得看见了希望,心情激动自不必言说,反正高晏的腿是抱定了。

  高晏嘴里含着糖果,肚子有点饿,对于没有人死亡的结果并不感到意外。

  因为主神级玩家的缘故,由郑威民动手脚搞出来的晋级场已经降为初级场,没人死才是正常的。

  白领女过来问高晏他们今天的任务是什么,高晏轻声说:“躺着吧。”

  “???”让他们当咸鱼的意思吗?“这怎么好意思……”

  高晏提醒他们:“躺着省点力气,没有三餐供应了。”

  闻言,其余几人突然就觉得肚子饿了,因为他们从昨天晚上就没有吃饭,神经又一直紧绷,现在一松懈下来就发现肚子好饿。

  今明两天不供应三餐,哪来的力气干活儿?

  高晏吃了四颗糖,撑到中午,已经看不太清了。他起身,对躺尸的咸鱼们说:“走。”

  宿江:“去哪呀?”

  高晏:“吃饭。”

9933 3576950 MjAxOS8wMS8xNS8jIyM5OTMz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5/9933_3576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