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颗糖

书名:第一千零一颗糖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05-16 09:06:33

  
  第一颗糖

  城东某个小区二号楼的一单元传来了阵阵女人孩子的哭声,正是晚饭后,不少人都在看这边,但是没有人上前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远远地观望着,很快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男人长得真高,快一米九,穿着简单的黑衣长裤,掩饰不住里面精壮的体格,身上带着匪气,往那里一站就让人不敢过去,不仅如此,他的脸上,从右眼睛下方到下巴还带着一道疤,更添几分煞气。

  男人从里面走了出去,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见他们扭过头不敢说半个字,男人脸上露出了嘲讽的冷笑,继而头也不回走进了夜色中。

  站在原地的人们愣了一下,一下子便散开了,各干各的,空气中依旧漂浮着一楼里女人小孩的哭声。

  男人正是闫榭,他走出小区以后,便给公司老板发了信息——

  “他联系了你了。”

  男人发了信息以后,坐上了车,很快就回到了城北的破小区。

  闫榭刚进小区,迎面走过来脚步轻快的年轻姑娘,年轻姑娘雪肤明眸皓齿,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此刻正在跟一个老太太打招呼,没有看到刚好进来的闫榭,扭过头正好撞在他身上。

  清新的洗发水香味从鼻间一闪而过,讨厌跟人隔得太近的闫榭皱了皱眉头,年轻姑娘撞到了人,嘴里条件反射地说着对不起,抬起头在看到闫榭的一瞬间,白皙的脸蛋一下子红透了,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

  闫榭并没有搭理这个姑娘,走快了几步,同时也听到了刚才跟年轻姑娘打招呼的老太太跟人聊天——

  “这姑娘可惜了,长得不错但是脑子有问题。”
  “好像听说是小时候把脑子烧坏了,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她可以嫁给傻子。”

  “说起这个,我想到了一个好笑的事情,咱们小区老李不是有一个亲戚是傻子吗,老李就想着这姑娘虽然傻了点,但是也算是勤快听话,就去说让她嫁给他亲戚,想着两个人还能生两个孩子,也能有个照应,你猜这姑娘怎么说?老李跟我说的时候,把我们给笑死了。”

  “她难道还不干?”

  “可不是,她说她有喜欢的人,把我们几个人笑死了,她一个傻子,哪个正常的男孩子能看上她?”

  “说起来有点奇怪,她好像还有工作?”

  “在物业那边工作,也不知道怎么找到的?”

  唐豆豆也是碰巧找到的,她当初刚搬进小区,谁也不知道她智商有问题,正好这个小区的物业招人,唐豆豆一去就成功了,每天工作内容是收物业费和调解邻里关系,后面发现她智商有问题,物业公司老板也看她可怜,再加上她又很少犯错,于是也没有辞退她,但是又不好让她继续做原来的工作,就安排她打扫楼道卫生。

  唐豆豆买菜回来的时候,走到楼道里就听到了争吵声,还隐隐约约伴随着小孩子的哭声,她抬头朝着上面张望,应该是她的邻居。

  唐豆豆三步做两步走,飞快地上了楼,果然听到房间里小孩子越来越大的哭声,唐豆豆立马敲了敲门,一边敲门一边说道:“你好。”

  听到敲门的声音,里面的男人吼道,“谁啊!”

  唐豆豆被吓了一跳,但是还是记得自己平时学的话,礼貌又亲切地说道:“我是龙达物业的工作人员。”

  “关你屁事!”男人打开了门,怒气冲冲地说道。

  唐豆豆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但是听到里面孩子越来越大的哭声,还是认真而固执地说道,“希望您能够理解。”

  唐豆豆说这个话的时候,偷偷地看屋子里的小男孩,小男孩一边哭,一边偷偷地竖了大拇指给唐豆豆。

  男人被一个小姑娘当面这样说,伸出拳头想要打人,结果就看到了那边的门打开了,似笑非笑的闫榭斜靠在门口,看了过来。

  闫榭身高一米九,穿着简单的短袖长裤,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是依旧如同蛰伏的猛兽,让人不寒而栗,那是来自灵魂的恐惧。

  男人想起了别人说过的话,这个人砍过人,坐过牢,就连那些高利贷的人都不敢惹他,他们整个楼的人,一直都躲着这个人,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男人在这样的目光下,立马就怂了,关上了门。

  唐豆豆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我学过专业术语。”

  闫榭:“……”

  唐豆豆回过头的时候,闫榭已经关上门了,唐豆豆正好看到闫榭的门上贴了两张广告,她赶紧走了过去,把广告撕掉了。

  她平时听同事说,有些坏人是通过在门上贴广告来判断是不是经常不在家。

  闫榭第二天出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楼道里亮着微灯,唐豆豆已经开始工作了,她身上穿着宽大干净的黄色制服,背上背着一个大实木桌子,一步一步地往下挪。

  这种大型的垃圾,按理说是不能放在楼道里面,而是需要自己扔下去的。不用说,楼上的人也是看准了扔在门口,这个傻子肯定会当成工作背下去。

  这个小傻子并不矮,有一米七,但是瘦得皮包骨头,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气,背着桌子,一寸一寸地往下挪,中途喘口气就算是休息。

  可是她到底手太短了,扣住边缘的时候,时不时地还有停下来,调整一下姿势,因为太用力了,她咬着牙齿,额头上全是汗水,整个脸都是扭曲的。

  看到闫榭的时候,唐豆豆停了下来,低着头,站在一边,脖子羞得红红的。

  闫榭看了她一眼,只当她也是害怕,整个小区,无论男女老少,看到他都是一样的害怕。

  闫榭想到这里,转身就离开了。

  下楼的时候,闫榭能够听到她还在慢慢地挪动那个实木桌子,似乎是磕着了哪儿了,能够听到她倒吸了一口气。

  闫榭顿了一下,脸色晦暗不明,最后还是快步离开了。
  唐豆豆真的磕着了,拐歪的时候,她全身心都在背上背着的木桌子上,没有注意到栏杆,不小心磕着膝盖了。
  她皮肤白,这一磕,膝盖上淤青了一大块,唐豆豆忍着痛,揉了揉。

  揉完了以后,还是努力往下慢慢背。

  “登登登……”楼下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

  唐豆豆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高跟鞋旗袍,长卷发披在肩上,很漂亮,唐豆豆一时看呆了。

  她也看到唐豆豆了,“你好,请问你认识闫榭吗?”

  来人是闫榭的高中同学苏妮,她找了很久,最后通过一个警局的朋友,知道了闫榭住在这栋楼,但是不知道具体的地址。

  唐豆豆认识这栋楼所有人,但是名字就不清楚了,她把木桌子放了下来,转过头看向来人,开口说道:“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的?多大了?我可能认识。”
  苏妮看清楚唐豆豆脸的时候,愣了一下,唐豆豆长得很符合年轻人的审美,肤白红唇,明眸善睐,还有一头浓密的黑发,视觉冲击很大。

  唐豆豆被盯得不好意思,脸更加红了,以为是自己出了什么错,有点无措地低下头:“他……他长什么样子?”

  苏妮这才回过神,她想起了三年前的闫榭。
  那个时候的闫榭,刚高中毕业,带着少年的高瘦阳光,是高考状元,天之骄子,少年意气。
  这几年,她都没有见到他,他也不肯见她们,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她也不知道。

  “他今年二十五岁了,瘦瘦高高的,很爱笑……”
  这个太笼统了,唐豆豆想了想,好像没有符合条件的。
  唐豆豆还是说道,“这样吧,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就住在这栋楼,到时候我帮你打听一下周围有没有闫榭这个人。”

  苏妮拿出了手机,两个人记下了对方的电话。

  把这个漂亮姑娘送走了以后,唐豆豆慢吞吞地,终于把大木桌子挪到了楼下了。

  唐豆豆呼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大事。

  晚上闫榭回来的时候,刚洗完澡,就听到了敲门声,敲门声很小,透着一种底气不足。

  闫榭穿着一条短裤,打开了门,就看到了外面低着头的姑娘,低着头的姑娘正是唐豆豆,她手里捧着一个青花大碗,碗里是点缀着葱花的肉丸子汤——

  “我……我……”

  唐豆豆的目光原本放在肉丸子汤上,她努力想要让自己表现好一点,想起了奶奶说的话,跟人说话的时候要看着人家,不要低着头,于是唐豆豆抬起头——

  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没穿上衣的心上人,猛地低下头,伸手把大碗往前一送,磕磕巴巴地说道:“我……我煮多了……给你吃……”

  闫榭的角度,只能这个唐豆豆的头顶,看了一眼蹄花汤,淡淡地说道:“不用了。”

  紧接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唐豆豆端着蹄花汤,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自己房间。

  

9938 3566333 MjAxOS8wMS8xNi8jIyM5OTM4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6/9938_3566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