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2章 蠢丫头,老子爱你

书名:帝国爹地霸道宠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九殿下 更新时间:2019-03-15 12:47:55

  当温寒即将吻上温凉的那一刹那,一声轰隆巨响声音传来。

  整个屋子仿佛地震了一般颤抖起来,接着就是瓦砾往下砸落的声音。

  摩天大楼竟然被飞机撞了一个缺口,温凉抬头看去。

  一架飞机撞开一个缺口飞走,接着又是第二架飞机继续撞。

  因为力度太大会容易导致楼体破坏,从而发生崩塌砸到温凉。

  所以乔厉爵选择了一个冒险的方式,几架出色的战斗机在他前面给他开路,生生将酒店给撞出了一个大口子。

  在那个缺口之中,一人顺着绳子从天而降,落到屋中。

  螺旋桨飞速转动,尘土飞扬之中那人领带飘扬,身着西装,修长的双腿稳稳落到地面。

  他的背后是断壁残垣,此刻的乔厉爵帅出了天际。

  温凉眼睛猛地瞪大,她是不是在做梦?他真的来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登场。

  “乔……”

  乔厉爵冷冷看着温寒,一字一句道:“从我女人身上滚下来,这是命令不是商量。”

  温寒也没料到乔厉爵会出动这么大的阵仗过来救温凉。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数道红点同时从各个方向朝着他身上扫来。

  除了直升机,他还安排了狙击手。

  温寒只得起身,“乔先生,看来我还真小看了你。”

  乔厉爵一步一步朝着温凉走去,看着躺在床上狼狈的女人,泪水狂涌。

  这些年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她,再多的苦难也是她一个人扛。

  她本来以为今天自己完了,乔厉爵出现。

  心中有千言万语,到嘴边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乔厉爵弯腰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阿凉别哭,我来了。”

  她动不了,很着急的看着他,“乔,带我离开。”

  “好。”乔厉爵将她抱起。

  “温寒,今天我不杀你,不是因为不敢,而是胜之不武。

  你加诸在我女人身上的痛苦,来日我乔厉爵会亲手讨回来。”

  温凉在他怀中听到这句话莫名觉得暖心,她的乔先生。

  温寒虽然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负手而立,气场并不逊色于乔厉爵。

  “我等着乔七爷的讨教,不过你可要看紧了,你能救她一次救不了一辈子,温凉迟早都是我的。”

  “呵……那就看看鹿死谁手。”乔厉爵不屑的冷笑。

  说实话他很想现在就弄死温寒,不过在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之后,他觉得温寒大有来头。

  要是这么杀了岂不是可惜?他还有存在的价值。

  他抱着温凉离开,温寒站在一屋的碎石面前,看着直升机远去。

  歼击机,乔厉爵竟然能出动这样的飞机,看来他也并非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

  双方都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热血沸腾。

  温寒从废墟中扒拉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善后。”

  在市区突然出现歼击机,还直接撞上了大楼,这件事要是被放大,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版本。

  而他作为事件中心人物,他可不想卷入什么风云之中。

  挂了电话,温寒看到一物,那是极小的一个针孔摄像头。

  面上掠过一道冷笑,乔厉爵竟然早就在他的房间做了手脚。

  怪不得他来得这么巧合,之前在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他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温寒一脚将摄像头踩得粉碎,乔七爷,果然名不虚传。

  温凉窝在熟悉的怀抱里,吮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乔……”千言万语都哽在喉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蠢女人,要是我没来,你打算如何?我说了我是你男人,什么事情都交给我!”

  本来以为这个时候应该是说不尽的柔情蜜意,乔厉爵却是直接吼了她一句。

  这一吼将温凉刚刚才停止的眼泪又吼得簌簌落下。

  “呜哇……”温凉委屈极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只因为面前的人是乔厉爵。

  这一刻委屈袭来,温凉再也隐忍不了哇哇大哭。

  “阿凉,我错了,你别哭。”

  打从乔厉爵和温凉相处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哭得像个孩子。

  他手忙脚乱,一边帮她抹着眼泪,一边有拍着她的后背,就像是哄茶茶那样。

  温凉暂时还不能动弹,只能让乔厉爵手足无措的哄来哄去。

  这眼泪越哄越多,乔厉爵慌了神。

  “宝贝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应该一开始就进来。”

  “阿凉,我求求你不要哭了,只要你不哭,我什么都给你。”

  看他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之前从直升机上面下来的模样?

  “笨蛋七爷。”

  见她笑了出来,乔厉爵这才放心。

  “抱我。”温凉轻轻道。

  乔厉爵将她抱在怀中,“还要再紧点。”

  他一寸寸收紧,温凉在他怀中低喃一句。

  “乔,还好你来了。”

  如果他没有来,她真的和温寒发生什么,温凉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她和乔厉爵的缘分也走到了尽头。

  “小笨蛋,我说过不管什么事情由我来担,你偏偏要逞强。”

  “是,乔哥哥说得对,以后我再不逞强了,我第一次觉得有靠山的感觉还挺不赖的。”

  见她破涕为笑,乔厉爵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

  “这才知道?”

  “是啊,这才知道有人用飞机撞大楼,就是为了救我。

  乔哥哥,明明有那么多方式,哪怕你打个电话报警扫黄也可以啊,你为什么要选择最极端的方式。”

  温凉觉得要是自己的话会有更多方式,虽然那些飞机没有坠机,不过已经耗损太大。

  修理汽车尚且不菲,更不要说飞机了,这个败家子。

  乔厉爵冷哼一声,“你该庆幸,如果你选择了屈服,今晚那里就是你们两人的墓地。”

  温凉:“……”

  “所以乔哥哥是为了送我一程才兴师动众?”

  “可不是,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只差将心都挖出来给你,你还想着要爬墙,是在挑战我男人的底线。”

  温凉嘴角抽了抽,为了杀她,这规格也是够可以的。

  原来她在黄泉路上走了一圈她还不知道。

  “七爷,你心真狠。”

  “怎么,难道你给我戴了绿帽子,我还应该将你亲亲抱抱举高高?阿凉,不要背叛我。”

  温凉见他眼中的惶恐之色,无奈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你。

  一开始我就打算好了,我要杀了温寒,就连最坏的结果都打算好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乔厉爵狠狠敲了她脑门一下,“谁给你的胆子鱼死网破?

  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就算你不要我了,那茶茶呢?你也不要她吗?”

  “我知道有你,我本来想要好好嘱咐你一下,你太聪明我怕觉察出我有问题。

  所以我不敢说太多,甚至连好好道别都不敢,对不起,乔。”

  “以后再遇上麻烦事,全都交给我!”

  “嗯。”温凉松了一口气,第一次知道有个依靠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可是乔,这次你搞得这么夸张,要是被报道你会很麻烦吧。”

  “没有人敢报道。”乔厉爵的神情肃穆。

  温凉也不是傻子,刚刚来的飞机有歼击机和轰炸机。

  乔厉爵就算是商界的王,他也不可能调动这样的军火武器。

  如果没有一定的特别许可,这样的飞机是不可能出现在市区的低空领域。

  航空管制比起陆地管制还要严格的多,如果是没有来历的飞机早就被驱逐出境或者击毁。

  很显然这些都是编制中的飞机,乔厉爵竟然能调动到市区来。

  乔七爷,并不只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

  不过那又怎样呢?在她心里,他只是她的男人,这一个身份就够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她有,乔厉爵也有。

  “不会给你惹麻烦就好。”温凉只是提了一句便没有再开口。

  和乔厉爵一样,她并没有盘根问底。

  该说的不用她问他会回答,不该说的,她问了也未必会有答案。

  每个人在这个世上都有不同的面具,温凉深知道这一点。

  很多人会有好奇心,对别人的秘密好奇,甚至想要窥视那些秘密。

  秘密之所以被称之为秘密,就是不为人知的东西。

  好奇心害死猫,温凉不蠢,也绝对尊重乔厉爵。

  “宝贝还在家等我们。”乔厉爵擦干她的眼泪。

  “不许哭了,免得宝贝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

  一句家让温凉心里涌起一股暖意,她的手能慢慢动了。

  她紧紧抓着乔厉爵胸前的衣服,“乔先生,你真的愿意给我一个家吗?”

  乔厉爵温柔的抚着她的发丝,“是,温小姐,我会给你一个家,一个只有我们的家。

  除了茶茶,以后我们还有其他宝宝,这一次我守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受苦难。”

  她对温寒说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温凉很在乎这个家。

  这是一个希望,他不会和温寒他们一样亲手毁了。

  他要好好保护温凉,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乔厉爵俯下身,在温凉的耳边轻轻道:“宝贝儿,这句话我说过很多遍,但我仍旧想要说。

  你最好给我记好了,这辈子都不要忘,温凉,你这个蠢丫头,老子爱你。”

  温凉对上他的眼睛,“我记住了。”

  她主动抬头吻住了他的唇,这个优秀、任性、狂傲的男人是她的,真好。

9964 3539376 MjAxOS8wMS8yOS8jIyM5OTY0 http://m.clewx.com/book/201901/29/9964_3539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