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2回 合适的幌子

书名:通灵小甜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陆无双 更新时间:2019-05-16 08:26:42

  “那赫连珊小小年纪,心思却如此险恶!果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深宅大院里长大的就没什么好东西!”

  一路飘来慧目斋的黄四娘,一边骂着一边在小院里新奇地飘来荡去,“你这地方不错啊,比东风镇那个院子气派多了!”

  然此时院子的主人,正握着一只青瓷酒壶,醉生梦死地坐在廊阶上。

  “你这是怎么了?明明是你完胜碾压了那赫连珊,怎么一副遭人碾压的样子?”黄四娘忽地飘到苏柒面前,着实的不解。

  “是啊。”苏柒无奈苦笑,“今日一顿王府夜宴,我既戏弄了侯府的千金,又找到了报恩的途径,可谓收获颇丰,有什么可不开心的?”

  黄四娘立时八卦炯炯:“你知道赫连钰的心上人是谁了?那就发挥你的媒婆特长,想法子帮他求到手啊!”

  “不用我想法子,人家自己已然开口表白。”苏柒脸上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苦笑,“赫连钰的心上人,是慕云松。”

  她话音未落,便见眼前的黄四娘,犹如一只断了线的硕大风筝,咚地落了地。

  “我收回我方才的话!”黄四娘艰难地重新飘起来,“赫连钰和慕云松?!这这这……哦,我倒忘了,那位定远侯爷本就是个断袖,他俩又青梅竹马。”

  苏柒望天长叹一口气,“我听得清清楚楚,赫连侯爷说要与慕云松此生不离不弃,相扶陪伴到天荒地老。”

  她脑海中竟浮现出两个大男人十指相扣,在满天晚霞下四目相对,情真真意切切,慢慢相拥在一起的情景……

  “等等,”她的臆想被黄四娘突兀打断,“赫连钰本就好这口儿,说出这话来倒也合情合理,但你家王爷相公呢?他怎么说?”

  他怎么说?苏柒回想当时她揪着一颗心,仿佛等过了沧海桑田,却听到慕云松那掷地有声的三个字:“我懂的”。

  他说他懂的,他并未否认什么,这便是应了吧?

  “他应下了?!”黄四娘一张胖脸上满满写着不可思议,“他怎么会?他怎么可能?那他拿你怎么办?”

  苏柒自嘲地笑了笑:“我本就是个假冒的便宜王妃,当初接下这头衔,便是为了帮他推拒亲事。”

  难怪他看不上那些名门贵女,难怪他会当着赫连钰的面数落她素爱惹事、相貌平平。

  也许,北靖王爷所谓的“不好女色”,就是真的不喜欢女色,他只是需要一个幌子,一个无甚背景、无甚心机,不会给他带来麻烦的幌子,去拒绝那些觊觎他的女子,去掩那众人的悠悠之口。

  而她苏柒,正是那个大小长短正合适的幌子。

  “挺好。”她举起手上的酒壶,猛灌了自己一口,辛辣苦涩的味道在胸间荡漾开来,“他二人终成眷属,我大恩得报,简直不能再好。”

  许是酒劲儿的缘故,苏柒做了一夜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的两个男子,时而相拥立于将倾的船头之上,一个对另一个说“你若跳,我便跳”;时而十指相扣共同捏着一只陶盆;时而依依惜别,说着“我若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时而争吵,哄着“我们从头开始”。

  苏柒被这同一对男男主角演绎的各色爱情故事折磨得头痛欲裂,是以当第二日正午方醒来时,竟望着头顶的床帐,由衷地长舒了一口气,发誓这辈子再不看龙阳风的话本子。

  “你没睡好啊?”慕云萱边吃点心边问候。

  她昨日得了苏柒邀请,今儿一下课便早早地跑了来,打算拉苏柒出去玩耍,见到的却是她硕大的黑眼圈和满脸的颓态。

  倒也算不得没睡好,只是睡得辛苦,苏柒打着呵欠敷衍道:“还好,还好。”

  “我今日从王妃母亲那听说一桩事。”慕云萱深觉见了闺蜜便不能不分享八卦,“广宁城中光禄大夫江大人家的独女江雪,就是昨日与我覆射输了那位江姐姐,昨夜因一手好琴艺技惊四座,被几家的夫人相中,托我王妃母亲去打听这姑娘可定下了亲事。这一打听不要紧,敢情儿江姐姐已许了人家,你猜许得是谁?”

  她问得兴致勃勃,奈何苏柒脑海中依旧被那一对男子萦绕,压根儿没有仔细听,只得随口道:“还能是谁?不是张家的公子,就是李家的郎君呗。”

  “还真不是张家李家。”慕云萱摆摆手,“江姐姐此番,可谓攀了个意想不到的高枝,许得正是定远侯爷!”

  “噗”,苏柒刚入口的杏仁茶洋洋洒洒喷了一裙子,慕云萱眼疾手快地躲开,皱眉道:“你若不喜欢这杏仁茶,放着不喝便是,何必两次三番地跟它过不去?”

  苏柒拍着胸口用力咳了一阵,依旧有些不相信地确认:“定远侯爷赫连钰?”

  “除了他还有哪个定远侯爷?听说是他家老夫人亲自做主,但既能定下来,想必赫连钰也没有反对。”慕云萱说罢,又有些古怪地挠挠头,“世人皆传赫连钰是龙阳君子,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她不禁摇头啧啧,“难怪昨晚夜宴上,江姐姐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苏柒摇头苦叹:又一个幌子而已,可惜了那姑娘一手好琴艺,今后怕是只能将满腔无人可诉的愁苦付诸琴弦,弹给自己听了。

  “哎,你别这么一副全天下都欠你银子的苦瓜脸好不好?”慕云萱伸手去拉苏柒胳膊,“我好不容易从王府出来一趟,是来找你一道寻欢作乐的,不是来听你唉声叹气的。”

  苏柒只得收起自己满腔的郁闷:“好!不知慕小霸王打算如何寻欢作乐啊?是喝酒赌钱还是调戏良家妇男呢?”

  “那倒不必,”慕云萱亲热挽了苏柒的手,“你不是说广宁城初一十五有大集,夜晚有夜市,如今眼看要天黑,咱们逛夜市去啊!”

  对,逛夜市去!化悲愤为食量,将郁闷心结狠狠嚼烂扼杀在口腹里!苏柒蓦地起身,临行又想起慕五爷曾经的教导:“广宁夜市鱼龙混杂,你不如谨慎些,换一身男装出去。”

  两个人逛夜市,确是比一个人有趣得多。在王府里锦衣玉食的慕大小姐,如今到了夜市反倒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处处好奇样样新鲜,加之出手豪爽挥金如土,深得夜市各色小吃老板的拥戴喜爱,二人一路吃下来,苏柒郁闷的心情倒也舒畅不少。

  管他断不断袖龙不龙阳,姑娘我的人生还有吃和远方。

  苏柒扬眉吐气地狠狠咬一口手上的八宝什锦串儿,跟慕云萱勾肩搭背笑笑闹闹地一路向前走,不经意走到一片灯红酒绿的繁华所在。

  “这什么地方?如此热闹?”慕云萱好奇地四处观看,见一条石板路被磨得精光透亮,路两旁皆是两三层的精致阁楼,挂着红红粉粉的曼妙灯笼,灯笼下许多打扮艳丽的女子或站或倚,皆是云髻高梳,插满珠翠,描眉抹粉画着艳红的嘴唇,各色鲜艳的轻罗纱裙半阖半解,见路过的男子便娇笑着合身往上贴,看得苏柒和慕云萱一阵触目惊心。

  “知道是什么地方了吧?”苏柒嗔怪地戳了戳慕云萱的腰。

  慕云萱脸上本也是红白一阵,此刻偏偏装出个见怪不怪的模样:“不就是秦楼楚馆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说娼妓这行当,也没个门楣高低,”她伸手指了指正倚在粉墙下弄姿卖俏的一个丰满妓娘,“就她那样的,也能招揽到生意?”

  苏柒刚想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却见那丰满妓娘明显误会了慕云萱那遥遥一指,竟是甩着手绢摆臀扭腰地冲她们走了过来!

  “两位小公子,来春宵楼坐坐啊,奴家给二位泡壶好茶再唱个时令小曲儿如何?”

  “呃……”慕云萱不可思议地与苏柒对望一眼:刚质疑了人家的招揽生意的能力,不曾想这生意便招揽到了自己头上!

  “不必,不必。”苏柒赶忙摇头摆手。

  然她这通发自肺腑的拒绝,在那妓娘看来却是青涩小书生面皮薄,实在可爱得很,遂大咧咧将一条圆润的胳膊一把揽住苏柒的脖子,口中调笑道:“小书生莫要脸红,姐姐教你们如何耍乐子,这样的相貌,日后必是花楼里行走的英雄,呵呵呵呵……”

  她一边说着,捻着帕子的手指还有意无意地往苏柒脸上摩挲,苏柒但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着吐意以目向慕云萱求助。慕云萱会意,将平日里学得拳脚功夫使出几成,抓住那妓娘的手腕子一翻一带,已将苏柒从她魔掌下救了出来,二话不说拖起她就跑。

  偏偏那丰满妓娘不依不饶,竟呼着喊着又一路追来,颇有不将二人捉住调戏一番誓不罢休的架势。

  三人两跑一追,引得不少来逛花楼的嫖客和揽客妓娘观看指点,俨然二人吃了霸王餐又不给嫖资一般,苏柒深觉脸面都要掉在了地上,忽然扯着慕云萱硬生生一个转弯,闯进了一栋茶楼样的地方。

  二人靠在门板后大喘了一阵子粗气,一旁有个伶俐小厮忙不迭地递上茶来,慕云萱实在渴得紧,老实不客气地端起来便灌了下去。

  便听那小厮道:“二位公子有些面生,可是第一次到咱们听雨轩来?”

  “正是。”苏柒随口答应一句,抬眼四处张望,见二层小楼上下藤萝盘绕、翠竹林立,依稀传来阵阵琴音,往来皆是男子,倒是一个媚俗妓娘也无。

9973 3566321 MjAxOS8wMi8wMi8jIyM5OTc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2/9973_3566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