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受伤

书名:孤夜行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淇昕 更新时间:2019-04-14 23:54:03

  可能是因为我被这通电话扰乱了脚下的速度,梅子歌显然逼近了不少,她又一次举起了匕首,似乎是要全力一击,我再次躲闪,然而梅子歌手里的匕首还是划破了我的胳膊。

  钻心的疼痛冲淡了我对血液的重视程度,就在我准备放弃逃跑来个“鱼死网破”的时候,梅子歌突然把匕首丢在了我身边,看上去她好像并不是为了要我的命。

  “就当咱俩扯平了……”

  梅子歌没来由的一句话惹得我半天没回过神,但随后她卷起了衣袖,一道伤疤便冲进了我的视线,看起来还是新增的伤疤。

  “什么扯平了?我可没伤过你!”

  见四下无车,我只好给梓涵发了消息,希望她能来接我去医院,其实我本意是要打“120”的,但我没有了勇气。

  “不管是你——还是她!”梅子歌咬牙切齿的说着,“明明说好做盟友,却背后捅我一刀,这伤我不会忘的!”

  “‘蒹葭’?”

  为了不让误会加深,我念出了这个名字,而梅子歌在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明显有了变化。

  “你是……‘紫苏’?那你为什么刚刚装作不认识我!”

  “我以为你是另一个梅子歌……”

  我随口编的慌却引得梅子歌叹了口气。

  “那伤我的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梓涵’了……走,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拒绝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我自己去……你走吧。”

  “‘紫苏’!我不是有意伤你,只是‘梓涵’以你的身份骗我见面,而后想置我于死地。”

  梅子歌不甘心的解释起来,她甚至有意要用自己的衣服来做绷带来帮我做简单的包扎。

  “没事……你走吧……”

  看见梓涵发来的消息,我再次表明态度。

  “对不起……”

  梅子歌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

  “有人来接我……”

  “谁?”

  “你不该见的人……”

  “好……”梅子歌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向我靠近,“我走……”

  梅子歌捡起被自己扔到地上的匕首,然后慢悠悠的走远了,可是她好像没有完全离开的意思,站在路边的她依旧在不停向我所在的方向投来目光。

  “我打的车快到了……”

  梓涵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焦急,我还听见了她在催促司机的声音,我握着手机的手在微微颤抖着,疼痛已经侵蚀了我的全身,我全凭意念在撑着,直到视线中出现了梓涵的身影,我才放下了手机,身体沉的想要睡去,可是梓涵一直在叫我的名字,我甚至听到了“妹妹”这个代称。

  ……

  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梓涵正趴在我身边,她握着我的手,看上去是睡着没多久的样子,可她好像睡的并不安稳,有时候还会发出“嗯……”的声音,身体也会伴随着抽搐。

  “可能是在做噩梦吧……”

  我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输液瓶,而后按下了用来呼叫护士的按钮。

  “嗯?‘紫苏’……你醒了?”

  梓涵的声音里还带着困意,她松开了握着我的手,顺带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我有很多感激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就只变成了简单的一句——“嗯,谢谢你啊……”

  “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

  梓涵反倒给我道起歉来。

  “这怎么讲?”

  “我见到了梅子歌……她手里的匕首上留着的是你的血液吧……”

  梓涵叹了口气,眼眶也有些湿润。

  “她身上的伤……”

  “我做的……”

  我没想到梓涵能供认不讳,我歪了下脑袋,听她继续道明原因。

  “她的伤确实是我弄的,因为她会成为阻碍你回到属于你的世界的人。我以你的身份去和她碰面,邀她出来的理由是我掌握了‘黯’的动机……”

  “她为什么会阻碍我?”我开口问道,“而她为什么会相信?”

  “因为只能回去一个人,梅子歌是你盟友……”

  梓涵没有做任何的掩饰,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始终注视着我的眼睛。

  护士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也许她感觉到了病房里比较复杂的氛围,于是换完药后嘱咐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见病房门被关好,我才问出声。

  “安心养伤吧,你的主治医师也是白温堇的同事,他会尽心尽力的。”梓涵忽略了我的问题,“我去给你买的吃的……”

  梓涵说完,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我的手机然后交给了我,她离开的时候完全不拖泥带水,就像是一阵风,“呼”的一下,病房的门就做了一次开和关的动作。

  胳膊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我只能忍耐,为了分散注意力,我解锁了自己的手机,重新连接了网络,消息便铺天盖地传来。

  “你怎么样了?”

  这是梅子歌发来的消息。

  “听‘梓涵’说你被梅子歌伤了,现在好一些了吗?”

  这条信息是“黯”发来的。

  “涵涵你还好吗?”

  艾槿的消息让我皱起了眉头。

  “你可不能有事啊,你出了什么差错,我可怎么向老白交代啊?”

  “浩子”这个备注让我提不起一丝兴趣。

  我像是交代结果一样平静的给他们回复了消息,再次接收到的消息统统被我忽略,而在这些消息里我根本没有见到来自“白鹰”的消息。

  “或许是‘梓涵’没有通知‘白鹰’?”

  “也可能是‘白鹰’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所以忽略了我这次受伤的事……”

  我在心里给“白鹰”做起了解脱,我要暗示自己,没收到“白鹰”的消息很正常。

  “‘白鹰’他可能是照顾艾槿又要分担‘夜行者’的事所以才没来得及给我发消息……对,一定是这样!”

  我关闭了屏幕显示,轻轻侧了个身,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杯水还有一片止疼药,显然是为我准备的,可我的意志力告诉自己,不能轻易吃药,能扛能撑就不能凭借药物。

  “‘黯’知道我受伤的事情很正常,因为梓涵可能会和他讲,但艾槿和‘浩子’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是梅子歌告诉他们的?那他们为什么会取得联系……”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直到梓涵推门走了进来,我才停止了毫无意义的思考。

  “‘紫苏’……你该不会想吃止疼药吧?虽然我知道吃了会好受一些。”

  梓涵把一碗粥放到了床头柜上,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止疼药,她的神情是关心我的,这一点无疑,但我为什么会从她的眼中看到慌张。

  “我倒想让你把它收起来呢我可不吃。”

  “那我把它还给护士啊……”

  说完,梓涵拿起止疼药转身离开,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支起了床打算喝粥了。

  “别急……我喂你,你那胳臂别乱动。”

  梓涵几步便跑到了病床边,她打开了饭盒的盖子,用塑料勺舀起了一勺粥然后送到自己嘴边轻轻吹了吹才送到我嘴边。

  “没看出来……”我一口把勺子里的粥喝掉,在咀嚼的时候同时发声,“梓涵你还挺会照顾人的,以后啊……谁跟你在一起谁就享福了……”

  “夸的假惺惺的,赶紧喝了。”

  梓涵又送来了一勺粥。

  我和梓涵配合默契的将一碗粥快速“扫荡”干净,可就在梓涵收拾垃圾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我探头看了过去,来的人是白温堇。

  “好一些了吗?”

  “还好……谢谢你啊……”

  面对白温堇的询问,我依旧是淡淡的回答了他,其实这样的回答让我有些惭愧,但我实在想不到其他说辞。

  “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说,别仗着自己学了医,就硬撑……”

  在白温堇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一瞬间觉得,此时的他更像是“白鹰”。

  “真没事,难受的话我可真不会放弃这个折磨自己同行的机会!等我能出院了,我就请你和梓涵吃饭。”

  “行啊,看来恢复的还不错,能贫嘴了。”

  白温堇笑了笑,然后走到梓涵身边,他俩小声说了什么内容,我并没有听见,只是我知道他们要离开一会儿。

  “‘紫苏’我去扔垃圾,你还想吃点别的东西吗?”

  看出了梓涵是要拖延回来的时间,我索性依了她的心意。

  “我想吃小蛋糕……抹茶味的……”

  “好,那你等我啊……我开白温堇的车,很快的。”

  我冲梓涵比划出“OK”的手势,她这才拎着垃圾和白温堇离开了病房。

  面对再一次仅剩我一人的病房,我只好打开音乐播放器听起了民谣,那是我喜欢的音乐类别,每一个民谣都像是在娓娓道着一个故事,我甚至也想过背起吉他浪迹天涯,做一个旅者,编写自己的故事,然而这个畅想还没来得及实现,我的生活节奏就被打乱。

  我闭着眼睛,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那里有诗和远方,流浪的歌手,天边的云彩,一望无际的草原,波澜壮阔的海洋……

  “原来你在这里……”

  一个声音打破了我心中的宁静,这个声音也让我感到恐惧。

  难道我注定不会被放过吗……

  “刘烨……你怎么会找来这里?”

  我睁开眼睛看着来人,他风尘仆仆似乎是赶了很久的路,但这一次我没有感动,多的更是一种打心底里的恐惧,因为我看见了一把水果刀……

9976 3552033 MjAxOS8wMi8wNC8jIyM5OTc2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4/9976_3552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