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是你?

书名:孤夜行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淇昕 更新时间:2019-04-30 23:54:20

  “你做噩梦了?”

  我听见了“梓涵”的声音,随后我的腰便被“梓涵”用手半环住,她轻轻拍着我的背,可我依旧没能从梦中醒来。

  梦中的我手里还拿着弓箭,边跑边向前方的人射箭,最终,她在前方不远处倒下,她拔掉了插在自己腘窝处的箭,艰难的拖着腿向前继续移动,而我狠下心又冲她射去一箭,这一箭没入了她的后背,她倒在了血泊里,我在她身边站定,对着抽搐的她补上最后一剪,她死了,可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清她的脸。

  我怀疑我是被吻醒的,因为当我睁开眼时,“梓涵”泛红的面颊距我不到五十厘米,而后她钻进了被窝,半天都没有出来。

  “怎么了?”

  我平躺着问道。

  “你做噩梦了……还在哭,不对,应该说是在流眼泪……”

  “梓涵”说完这句话才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我梦见我在杀人……”

  我叹了口气,转过身把后背留给了“梓涵”。

  “放过自己……”

  “梓涵”握住了我的手,她的声音很轻,轻到我都有些怀疑她是在说给自己听。

  “可我没有看清那人的模样,但我能听见她在哭,她的声音和我……很像……”

  “别想那么多了……放松一下?白温堇已经出门买食材去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大胆的跟我说了……”

  这一次,“梓涵”在背后搂住了我,我却坐了起来,因为我怕压疼她的胳膊,然而“梓涵”也坐了起来,她仍旧抱着我,还把脑袋靠在了我的身上。

  “‘紫苏’……你别给自己施加压力了,你想想,就算你不杀死梅子歌,她也会杀死我们的,这个世界一直以来都是弱肉强食的,只是弱肉强食的形式在发生变化……”

  “我……”

  我握住了“梓涵”的手,也许是我用力不当,我手上的伤口突然给我施加了痛感,这让我不得不收回手。

  “今晚……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我似乎是在征求“梓涵”的意见,因为我很想听到她同意的声音,然而她只是轻声说出四个字——“让我陪你”。

  我拨开了“梓涵”的手,走出卧室后直接去了卫生间,眼睛里的红血丝清晰可见,粗略的洗了把脸,我走去了书房。

  随手翻看了放在书桌上的书,我本以为自己很快能投入书中的剧情,然而我没有。这种糟糕的状态迫使我合上了书,我用手揉着眉心,直到听到脚步声这才注意到靠在门框上的“梓涵”。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我自嘲着。

  “你只是累了而已。”

  “梓涵”走向我,她拿走了我手里的书,还不太放心的把它和书桌上的几本书一起放到了书柜里。

  “这个样子的你让我很少见,你也许忘了你在杀了第一个梅子歌后说的话,你还让我报警来着……”

  “那是因为我良心不安……现在我更加不安……”

  “难道进警局才能让你安下心来吗?”

  “也许吧……”

  “别闹了,你该回到属于你的地方……”

  “可是那样我会背负更多……”

  “更多什么?”

  “人命……”

  我和“梓涵”双双陷入沉默,直到传来一阵敲门声,“梓涵”从大步走出了书房。

  是白温堇回来了,因为我听见了一声叹息。可我没有心情去见他,我甚至在想,如果不是白温堇的那些话,我的负罪感会不会就没这么严重了。

  厨房传来了水流声,没过多久便是切菜和炒菜的声音,“梓涵”再也没来书房,她应该是在帮白温堇做饭,这倒让我感到轻松一些,因为我不可能若无其事的面对她,面对这个即将要死在我手里的,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

  我把视线落到了书柜上,书柜上大部分都是和美学有关的书籍,还有一些名著,这些本都不属于我,我却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而它们的主人却要在征得我的同意后,才来和我同住一个屋檐下。

  “我想起了一些事情,第一次带我来这里的人是艾槿……”

  我自顾自的说着,还站起身走出了书房。我漫步到客厅,茶几上还放着刚刚被白温堇带回了的酒,我并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打开一罐后,我把酒灌进了嘴里,我看向落日风景图,我记得,我还给艾槿介绍过它,墙壁上装饰着的画作已经残缺不全,而让它们变得毫无生机的人好像是……“梓涵”?

  我一边回忆一边坐到了沙发上,手里的啤酒已经被我喝去了大半,我把它放到了茶几上,然后看着它发起了呆。

  “这个世界的艾槿和‘白鹰’见了面,还是我带她去的,见面的时候……‘白鹰’身边好像还坐着一个女孩,她是谁来着……”

  我仍旧思考着,在不知不觉间,我又拿起了易拉罐,酒也顺着我的喉咙进入了体内,可是那个女孩的样子我一直都想不起来,就好像是被天然形成的面纱遮住,只有个大概的轮廓能让我看清,和梦中被我杀死的那个女孩一样。

  “在想什么?”

  “梓涵”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看向她,她正向我走来,手里还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

  “我可能没睡好,有点懵……”

  我抬起手挠了挠头,信口又讲谎话说出了口。

  “那吃点水果?我们还得一会儿才能做好饭。”

  “我帮你们吧。”

  “没事,你休息就好,再说厨房也容不下咱们三个人呀。”

  “梓涵”把水果盘放到了我面前,顺手还拿走了我的酒。

  “别喝那么多酒,多伤身子啊……”

  我看着“梓涵”晃动着起易拉罐,于是及时开口,“里面没有多少了,也就剩了几滴吧。”

  “梓涵”好像想开口和我讲道理,但在她迎上了我的视线的那一刻,她抿了抿嘴,把想要说出的话吞进了肚子,随后她用牙签扎走了几片苹果,转身走去了厨房。

  我看着她和白温堇忙碌的样子,竟觉得他们如果结婚住在了一起一定会很幸福。

  午饭的气氛很好,毕竟白温堇再没有说什么我不爱听的话,“梓涵”也会给我夹菜,我被她照顾的很好,她却拒绝了我给她夹得菜,她只吃自己附近的菜而且吃的很少,对此她做出的解释是自己不太饿。

  白温堇下午离开的时候,“梓涵”还有些不舍,她还向白温堇发出了晚饭的邀请,可是被白温堇借工作之由拒绝了,“梓涵”并没有当着白温堇的面把不悦的情绪诉说,只是当那扇门被白温堇在外面关上后,“梓涵”抱怨了一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笑而不语,打开电视招呼着“梓涵”来看剧,她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在我身边坐下,然后拿起身边的一个抱枕,她的双手握成拳状,一下又一下的捶打在那无辜的抱枕上。

  “我们晚上吃什么?”

  我随口一问,“梓涵”的反应却有些大,只见她掏出手机来回翻看着,终于她的手机界面停住了。

  “外卖。”她说,“不然就吃水果减肥……”

  “好好好,依你依你……”

  我笑着揉了揉“梓涵”的脑袋,可她却抬起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不许摸,我今天早上才洗的。”

  说完,“梓涵”就把我的胳膊抱到了她的胸前,我只好不再乱动,视线也重新放到电视屏幕上,可我的心思还在白温堇发给我的那条消息上——

  “今晚八点来我办公室,别让梓涵知道。”

  我看向窗外,天空终于放晴了,万里无云,那蓝色仿佛是沁入了心田的美,几只鸽子追逐着飞过那片天,消失一阵后又出现在之前经过的位置,它们像是训练有素的使者一样,记得自己的航线,记得自己的归属。

  ……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挨到七点的,只记得在此之前看到了夕阳的余晖,美得差点让我忘记了正事。看着还在吃外卖的“梓涵”,我开始试着找出门的理由。

  “我一会儿要出趟门。”

  “散心吗?我陪你呀!”

  “梓涵”一边吃着披萨一边说着。

  “见一个人……”

  我的话引起了“梓涵”的注意,她放下手里的披萨看向我。

  “见谁?”

  “刘烨。”

  我说出这个名字后,“梓涵”的眉头分明写出了她的不悦,而我也猜出了“梓涵”的想法,她不会跟着我一起去了,这正好达到了我的目的。

  “你怎么还要见他?他都那么对你……”

  “梓涵”又把精力放到了吃披萨这件事上,这让我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好歹救过我一次……”我佯装无奈,“总得想办法补偿一下。”

  “那就早去早回,有遇到棘手的事,记得尽快联系我。”

  “那我去收拾了……”

  “梓涵”冲我摆了摆手,我这才走回卧室,随便往背包里装了点东西后,我向“梓涵”道别完,迅速打开了眼前的门。

  起初我还是匀速走着,直到我觉得不会被“梓涵”通过阳台发现我是有急事在身的时候,我才迈开了步子跑了起来。

  出了小区,没过多久出租车便停在了我身边,钻进车里,司机很快把我带到了目的地。

  整理了一下衣服,我迈进了眼前让我有些犯怵的医院,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让我足够做好心里准备。

  “还有十五分钟……”

  我一边走着一边暗示着自己,脚下的台阶依次被我走过,再走过走廊,我停在了白温堇所说的那间办公室门前。

  “咚咚咚……”

  我叩响了眼前的门。

  “请进。”

  显然这个声音不是白温堇发出的,但我还是推开了门,只因为门牌上有白温堇的照片以及他的执医编号。可当我看清办公室里的人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你……”

9976 3560015 MjAxOS8wMi8wNC8jIyM5OTc2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4/9976_3560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