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零九章 大结局二

书名:他从尸河来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南风至北 更新时间:2019-03-14 23:21:51

  她早就知道了。

  要杀巫季,只能在她魂魄合二为一的前一刻,将半边魂魄附在自己的身体里,用这把匕首,借着魂鼎的力量杀了她!

  而阿梨自己,自是要忍受和巫季一样的痛苦!

  杀了她,等于杀了自己!

  巫季狠狠推开阿梨,却已是为时已晚。寸寸撕裂般的疼痛开始在身体里蔓延,那魂鼎早就爆裂开来,她的生命在逐渐流失,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然而此时此刻,她内心却没有不甘,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不再纠缠了啊……看这远边死不瞑目的杨晟,她终于正眼看了他一次。

  他其实长得很好看。只是太傻了啊……

  巫季嘲讽地笑了:“痴儿。”

  却不知笑的是杨晟,还是她自己。

  她一生的疯狂和偏执,再也没有机会去好好探寻了。

  阿梨自是好不到哪去,她浑身都皮肤都在慢慢流血,身上的力气在慢慢消失……元凩之拼了全力破开结界,跌跌撞撞地跑到阿梨身边。

  “阿梨……阿梨……”这大概是他最狼狈的时刻了,惊慌失措,声音颤抖,像个失去了至宝的孩子。看着阿梨浑身是血的身体,颤着手不敢动。

  阿梨笑了,咽下喉咙里的血,轻声道:“凩之,抱抱我好不好?”

  “好……好……”他将她好好抱在怀里,将脸贴在她额头,七尺男儿,却是泣不成声。

  阿梨微微抬起手拂去他眼角的泪,说:“不要自责。”

  “也不要怪奴舟。我知道你早就发现了我在用血养那匕首,我也知道你把匕首换了,我知道,你想像上次那样,自己去。”阿梨的声音越来越弱,身子已经几近透明,点点荧光从她身体里飞出来。

  她哭着说:“可是我不想。我不想忘记你一个人活着,你知不知道那样的日子真的很难熬,我宁愿……我宁愿自己去,也不要忘了你……”

  元凩之的吻着他的额头,心脏痛的痉挛,浑身麻木,声音颤抖:“不可以……你怎么可以骗我……”

  “就这一次了,好不好?”她用尽全力抬手抚着他的脸。

  她的凩之啊……她舍不得……

  “你要等我好不好?你不可以忘了我……”

  “不会……”

  “答应我,一定要等我……”她探头过去,覆上他湿润的唇,元凩之再也忍不住将她抱紧,却在下一瞬怀中陡然落空!

  “阿梨!!!”

  你怎么可以骗我,你怎么可以丢下我……

  满天荧光中,仿佛是她温柔的掌心轻轻抚过。

  她说,别难过。

  司安和魏煜阳赶到之时,却只有奴舟抱着傅白蛮回来,还有背后一脸狼狈险些认不出来的元凩之。

  司安声音颤抖:“阿梨呢?”

  奴舟摇摇头。

  这一下,仿佛抽干了他浑身都力气。

  阿梨,那个总是笑着的女子,那个聪慧善良的人,他还没见她最后一面……

  十天后。

  “你真的要走吗?”司安看着面前这个消瘦了许多的男人,皱着眉问出声。元凩之没看她,只是看着不知何处的天际,声音沙哑:“她走丢了,我去找她回来。”

  司安心一颤,却是没再拦他。

  那个人……或许不会再回来了。

  房子已经留给了黄大师,奴舟和傅白蛮已经去找幸存的白虎族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但有朝一日他们还是会相遇,我会在时光中寻到你,那时的你,是否初心依旧。

  番外

  你相信轮回吗?

  我信。

  元凩之这一走,便是足足一百年。他走过山川,涉过河海一步一步地重复她曾看过的风景,仿佛每一处都有她的味道。

  阿梨,元凩之每次默念这个心上的名字时,心里总会刺痛一下。

  我相信你说的,我会等你。

  你不在时,徐徐春风中,新生的嫩芽是你。

  烈日灼灼下,拂过我面容的凉风是你。

  漫天火红中,落入掌心的红叶是你。

  皑皑山脉上,贴在我颈间逐渐融化的雪,也是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经轮回,你要何时才会回到我身边?

  傅白蛮和奴舟找到了余族,现在的他们生活的很好。司安和魏煜阳的缘分一直都在,轮回了几次,他俩总是形影不离。

  阿梨,你说我们以后生几个孩子好呢?

  元凩之走了好久,却最终又回到了树林里的那间府邸。

  某日,阳光微煦。

  一个男孩满头大汗地在太阳底下蹲着马步,小小的脸蛋上却是无比坚毅。

  “大哥。”

  树下微眯的男人懒懒地应了一声,声音低沉,甚是撩人。

  “为什么我叫长安啊?”

  “因为你此生注定平安长久啊~”大门被推开,一道清冷的声音携着笑意闯进,长安大惊,此处有结界,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的?!

  女子慢慢走向那装睡的男人,看着他青筋鼓起的手背偷笑。

  明明很开心,还装。

  慢慢覆过去,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正欲起身却被他狠狠按住,热烈的吻让她险些招架不住!

  长安正被惊得目瞪口呆,眼睛却被一张纸蒙上。

  “呀~”少儿不宜哦~

  清风中仿佛还有男女亲昵的呢喃。

  “你装睡,过分。”

  “我还有更过分的,阿梨要试试吗?”

  “……”

  一百年的孤独和思念,好在最后,我等到了你。

  此后余生,你别想再逃开。

  阿梨被这饿了一百年的男人折腾的一个月都没下过床。

  要不是医生说她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怕是这时间还得延长。

  这日她正在选择宝宝的小衣服,一只大白虎却陡然从窗户翻进来,眼泪汪汪地就要扑过来,却被元凩之黑着脸揪住后颈皮。

  “呜呜呜阿梨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还以为……”元凩之的脸更黑了:“你胡说什么呢!”

  阿梨笑道:“你可别乱动!”

  傅白蛮不解,在看到她温柔抚摸肚子的动作时怔住,继而大喜:“阿梨你有小宝宝了吗?!”

  “嗯!”

  “我要当他的干妈!”

  “呀!”呀呀从里屋冲出来,揪着傅白蛮脑袋上的毛就可劲地折腾,傅白蛮看见它更是开心得哭出来,一时间也忘了当干妈的事,追着呀呀便跑出了房间。

  阿梨笑着摇摇头。

  一百年了还是老样子,只是奴舟比以前稳重了许多,自进来后便一直看着阿梨和元凩之,虽然不说话,但眼中的笑意却是丝毫不少。

  “阿梨,你是怎么,回来的?”元凩之去煲汤了,奴舟才有胆子问出这个问题。

  怎么回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她其实自己也没把握自己还能活着,毕竟魂鼎已碎,自己魂魄碎的那么厉害,能再聚到一起的希望几乎没有。

  是因为什么呢?

  阿梨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片青绿的湖水之中,周围的小蘑菇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还有使者,以及那条期待已久的小黑蛇。

  “你遵守约定除红莲子外分毫未取,将你魂魄聚齐,是山主大人的馈赠!”

  于是她便在那湖水中泡了几十年,每一天,她逐渐长出的皮肉和身上的骨髓都会重组一边,深入灵魂的痛意日日折磨着她,然而她却从未想过放弃,每天期待着,和她的凩之相逢的那一日。

  “天不负我,得此机会。”

  “阿梨,吃饭了。”

  她看着那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笑得开心又满足。

  “我不想喝鸡汤了。”

  “不行。”

  “那你晚上别折腾我了,用手也不可以!”

  “……好。”

  奴舟看着两人的背影,突然明白了傅白蛮时常挂在嘴边的那个词。

  幸福。

9979 3539208 MjAxOS8wMi8wNy8jIyM5OTc5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7/9979_3539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