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十七章 不可言说

书名:侦探先生有獠牙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小羽X 更新时间:2019-02-08 19:48:10

  以前经常有人给我说以前血族和人类之间的战斗是多么的血腥。

  那人绘声绘色的描绘那时的场景,末了总会补充一句,真是怀念那种爽快的日子。

  可是,真的到了他们所期待的爽快的日子的时候,所有人又都开始期待和平。

  “不管是谁,总是考虑着自己。才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不是吗?口是心非的时候却又要装出笃定的不行的样子。”

  K躺在屋顶上,“不是吗?”

  他难得话这么多,我一度以为他喝醉了。

  不过从他一回来就是这样,话很多,酒倒是一滴也没有沾。

  “你受刺激了?”

  “刺激?你说洛子昀?”

  “不是。是你发现,自己被边缘化了。”

  洛子昀的确对得起和K同样地位的吸血鬼。

  他一站出来说要保护血族,维持秩序。

  不仅仅顺利的进入到了权利的中心,还顺带把K给排挤了。

  以前我一直以为侦探先生是个正人君子,虽然偶尔会用点小手段,可是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可事实证明,我看人的眼光一向不准。

  我猜中了K的心事。

  他坐起来,看着我。

  微风吹动他的长发,如果他不开口说话,想必很多人会以为他是个美人吧?

  之前我就说过了,真正的美人,是没有性别的区分的。

  K就是这样的一个美人。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种事情吗?”

  “会。”

  我笃定的说。

  K愣了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如果你不在乎,为什么要拼命抢夺一个名字?你们不都是因为想要留在血族,被认同,害怕孤独,才会那么拼命吗?说的好像真的完全不在意,其实害怕被孤立的要命。你是这样,洛子昀也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所以我们三个才会遇到。

  K站起身,他把长发理到脑后,离开了屋顶。

  院子里有一群黑影闪过。

  又是一些不知死活的猎人。

  可是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攻击行为。

  “他们是来谈判的。”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说道。

  她的伤已经好了。

  “谈判?今晚?”

  我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不仅仅是什么都不知道,几乎一点风声都没有。

  “你觉得K会不会和猎人联手?”

  墨忽然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她看着我,笑了。

  “他想要借此除掉洛子昀?”我不是个傻子,自然明白墨想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哦。”墨笑了,转身离开。

  她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里。

  似乎早就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我躲在K的书房外,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

  墨在走廊的另一处看着我,她没有出声制止。

  “走吧。”她张了张嘴,我知道她想表达的是什么。

  她拿着一把匕首,朝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地刺了下去。

  谢谢。

  穆兮,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一边跑,一边问自己。

  我听见风在耳边不断的呼啸,好像无数的声音挤在一起质问我。

  对啊,对啊。

  我爱着洛子昀。

  我爱他。

  所以,我那么拼命的想要为他得到一个归宿。

  我知道的,我一早就知道的。

  “你想要去哪里呢?”

  有人拦住了我的去路。

  “砰”的一声,什么东西摔在我的面前。

  那是墨的尸体。

  她瞪大眼睛,朝着我的方向被扔在了地上。

  鲜血从她头部流出来,一直流到我的脚边。

  K静静地欣赏着我因为恐惧和愤怒表现出来的一切反应。

  他在享受这个过程。

  “你还真是卑鄙啊。”我骂了一句。

  我不打算束手就擒,可是,现实却是我根本就打不过他。

  “我其实比不上你,穆兮。你以为我就没有怀疑过你吗?”

  “你什么意思?”

  我朝后退了一步。

  我的确害怕K。不仅仅是因为实力悬殊的问题,还是从小到大在心里就种下的恐惧。从小我就被告知了他很恐怖的事实,所以只要是涉及到K的事情,我就会很害怕。但是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只要有K的存在,我就不用担心。

  我只需要知道,只要不和他为敌,那就什么事情也没有。

  我啊,其实只不过是个胆小鬼而已。

  但是,我也利用了这一点。

  因为不仅仅是我自己知道我不敢违抗他,K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正好利用了这一点。

  K朝我走近,他冷笑着掐住我的脖子,冰冷的触感瞬间蔓延至全身。

  “那些人,是你杀死的吧?”

  “蓝岐,以及那些人类,是你找人杀死的吧?穆兮。”

  风轻轻地吹过。

  月光洒在四野,是一片银白。

  “你想要制造混乱,把事情嫁祸到我的身上。然后,除掉我。”

  “可是,我却先你一步,把锅扔给了洛子昀。”

  “于是,你杀掉了苏叶。”

  K继续加重力道。

  他的声音渐渐的飘向很远的地方,但是我依旧很清楚的听到他说的每一个字。

  “你想,用这个机会帮洛子昀在血族立足,然后排挤掉我?嗯?真是厉害啊,你看起来明明就一点也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人,却偏偏这么敢做。”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只能断断续续的挤出几个字。

  “你还记得孟栎吗?”

  K笑了。

  他的笑声充满了讽刺。

  我想起自己做的一切事情,忽然觉得幼稚又可笑。

  最后,失败是因为我没有杀掉孟栎。

  我没有杀掉帮我做这一切的孟栎。

  “他在死之前说了很多话啊。穆兮,我骗他说自己和你是朋友,他就相信了。其实,从头到尾,你才是最可恨的那一个吧?居然让一个孩子帮你杀那么多人。”

  K说的没错。

  我的确是最可恨的。

  毕竟,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

  可我没想过让孟栎杀人。

  可是第一次,我杀掉那些女人的时候,被孟栎看见了。

  他说到底不过是个孩子,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把他吓得不轻。

  最后,那孩子还问我,有没有受伤?

  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假装的啊?

  我都分不清楚了。

  我告诉他,他最好什么都不要说,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忘记就好了。

  可是,他却主动提出,这种事情就让他来做吧。

  那个时候,我的确需要帮手。

  于是就答应了。

  蓝岐的死,完全是意外。

  我没想过要杀他的。

  但是那个元老被杀之后不久蓝岐找到我,她告诉我她看见了。

  “你是想要做什么吗?非得杀死元老院的人?”

  她完全是一副抓住了我的把柄的样子。

  和她争执的时候,我杀死了蓝岐。

  我知道,蓝岐的死必然会引起很大的轰动。

  于是就想在那之前离开。

  可是偏偏被发现了。

  洛子昀被诬陷成凶手是意料之外。

  那和我最初的计划不同,我本来只是想要挑拨猎人和血族之间的关系,让洛子昀回到血族的。

  可是,却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想过最好的挽回方法是把一切嫁祸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我选好了目标,是玄浩。

  因为他的背景关系正好和蓝岐有点瓜葛。

  可是没想到的是计划没有如愿以偿。

  就在我打算把这一切都算到玄浩头上的时候,苏叶忽然找到我。

  她说,想要和血族和解。

  ——那些事情可以一笔勾销。

  ——洛子昀是吸血鬼的事情,必须让所有人知道。

  ——而且洛子昀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牺牲他一个人,可以维持两族的和平,不是很好吗。穆兮,你很清楚吧,这个局面,是你的哥哥不愿意看到的。

  我怎么可能答应呢?

  我还不容易才挑起的矛盾,怎么可能被这就几句话给说服了。

  什么叫做我的哥哥不愿意看到的?

  那什么才是他愿意看到的?

  何况,他居然说要牺牲洛子昀?

  简直就是在做梦。

  等我杀死苏叶以后,我终于稍微有了点头绪。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了。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

  那真是一个冗长的回忆啊。

  可是我不后悔。

  我觉得既然做了,就不要畏手畏脚的。反正我做过的坏事也不少,大概这就是报应吧。

  我想,自己已经没有未来了,那么,起码,让洛子昀过的好一些?

  “你要杀了我吗?”

  我冷笑了一声,充满挑衅意味的看着K。

  我知道他杀不了我。

  我是他的食物他不能杀死我。

  果然,他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

  “你们都听见了?她承认了。”K大声说道。

  我这才看见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人。

  其中,洛子昀赤红着双眸看着我。

  我希望他并不是因为强忍住泪水才让眼睛变红的。

  这场闹剧,我成了最终的牺牲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笑了多久,一直到最后没有力气。

  那些人惊恐的看着我,在他们眼里,我是个疯子。

  直到洛子昀朝我走过来。

  “不要再过来了。”

  我掐住自己的脖子,和洛子昀保持距离。

  “抱歉,好像做错了很多事情。”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把事情变成这样的,侦探先生。”

  “我就是……太喜欢你了。嗯……不对,我不应该这么说,你应该不太想要我说喜欢你。”

  我咬了咬牙,逼着自己不要流出眼泪。

  那样实在太可悲了。

  我知道此刻的自己很可怜,也很可恨。这里的猎人也好,吸血鬼也好,多得是想要杀死我的。

  我环顾四周,看见好友吾界也在人群中。

  他哭了。

  我看得我很清楚,他左眼流下一滴泪。

  “值得吗?为了我?”洛子昀的声音沙哑的可怕。

  我知道他在拼命压抑着什么。

  “侦探先生,我不知道啊。想这么做,就做了。不过我好像闯祸了,是吗?”

  我捡起地上的匕首,摸到刀柄以后,松了口气。

  我终于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我想,遇见洛子昀是命运给予我的恩赐。

  我我很孤独。

  所以遇见了同样孤独的他。

  这是命运对我我救赎。

  可是,如果,到最后只能有一个人得到救赎。

  那么,我希望是你。

  于是——

  为了你,我可以无恶不作。

  第一次见到洛子昀的那个午后。

  那个阳光照进书店的午后,温暖明媚的春天,他推开门,樱花花瓣随着他的脚步飘进店里。

  他露出少年般有些稚气的微笑,“你好。”

  后续——吾界

  穆兮的尸体被埋在一颗樱花树下。

  很早以前她就在我耳边唠叨着说,以后自己死了一定要被埋在樱花树下。

  那样子的话,在春天到来的时候,自己就会活过来。

  我嫌弃的看着她,总觉得这个女人脑袋里想的东西无法理解,而且总感觉异常的怪异。

  我和穆兮的哥哥是好友,却没想到和她也能成为好朋友。

  这大概是因为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个女孩的她,以最为单纯和直白的方式说的那句,哇,你真好看。

  我承认,自己是自恋了一点。

  可是不得不说,和她认识的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起码,就某些方面来说,她是很有趣的。

  当然,麻烦更多。

  其实,不知道她自己发现没有。

  她有轻微的臆想症。

  那是在她的哥哥死后的事情。

  总是在某个瞬间,莫名其妙的发呆。

  我知道她大概是看见了以前,或许是看见了穆君。

  她想到过自杀,可是后来她发现死亡的伤痛没办法盖过心底的伤痛,于是改成了自残。以至于差点弄坏自己的眼睛。

  我很心痛她,可是与此同时我也清楚的知道,她其实不会真正的死去。她难过的不是兄长的死,孤独。她唯一依靠的人离开了,她害怕的孤独就会重新出现了。

  她和洛子昀,其实是同一类人。

  我想,她真的是爱着洛子昀的。

  所以,她体会得到他的孤独。明白他的惊恐和不安。

  我以前总是说她自私自利。

  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

  为了逃离自己不愿意承受的孤独,而留下爱她的人独自承受。

  她难道不是最自私的人吗?

  我在某一年遇到了洛子昀。

  那已经是穆兮死后很久的事情了。

  那正是春天,他从开满樱花的街道走过。

  他也看见了我,于是停下来朝我点了点头。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最后还是他给我打招呼,“近来好吗?”

  他的语气一贯礼貌疏离,叫人觉得舒服却难以靠近。

  我忽然想起穆兮以前就是如此描述他的。不觉有些悲伤。

  “你要去哪里?”我答非所问。

  风吹过,树枝上的樱花花瓣随风飘的到处都是。

  我这才发现他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

  “我去看看她。”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鲜红的玫瑰轻轻地贴在他胸口的位置,凝结着过往的岁月和不可言说的秘密。

  我记得那种玫瑰的名字叫路易十四。

  我记得那种花的花语是——只钟情你一人。

9980 3527773 MjAxOS8wMi8wOC8jIyM5OTgw http://m.clewx.com/book/201902/08/9980_3527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