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5.骑士的牧场

书名:带着仙门混北欧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全金属弹壳 更新时间:2019-03-15 12:02:45

    好不容易碰到老乡,陈松真想在桥上多唠一会。

  可惜人家是跟团游,中巴车在河流入海口组织了一波钓鱼活动,短短半小时后,又得发团离开。

  奉天青年叫段英雄,姑娘名叫杜晓晓,是一对新婚小夫妻。

  聊到旅游,两人有些不爽的说道:“这团有点坑人,景点倒是弄了不少,走马观花,一点意思没有。”

  陈松说道:“看你怎么想,如果是出来旅游的,那这种团也不错,见识的东西多。如果是想度假,那就别跟团,找旅行社办个签证然后提前联系好个地陪,然后找个小镇住上几天,那样花钱还少、还要舒服。”

  他单纯是热情的给建议,毕竟这是除了荆伟外他遇到的第一波老乡,发自心底的想帮人家点忙。

  可他过于热情了,而且像是在拉客,段英雄就难免多想。

  面对他的介绍,段英雄含糊的说道:“好,下次再来冰岛就按你说的方式来度个假。”

  但杜晓晓却是动心了,那炯炯的目光跟X光似的上下扫描陈松:“老铁,咱们投缘啊,你刚才说你就住在镇上?那妥了,我们去你们镇上待两天行不?”

  陈松痛快的笑道:“行,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就去流萤镇待一下,镇上有旅馆,价格不贵,吃的地方也多,可以泡温泉、可以泡酒吧,也可以出海去钓个鱼,挺不错的。”

  段英雄顿时面色如土:“媳妇咱哪有时间呀?”

  杜晓晓不耐的摆手道:“到时候跟导游说一声,剩下的项目不参加了,没什么意思,咱们去找个地方休闲两天。”

  段英雄说道:“这个咱们回头仔细商量,现在收团了,咱们赶紧走吧。”

  中巴车开走后,他们也上车开去了塞尔福斯。

  哥布尔问他道:“你来塞尔福斯要干嘛?”

  陈松说道:“一是要去超市买点蔬菜水果之类,二是我持枪证生效了,我打算去枪店转转。”

  哥布尔顿时说道:“去枪店有什么意思?枪是野兽,枪店是动物园,那里面的家伙已经没有野性了。”

  “要买枪不去枪店去哪里?”

  “我带你去见我那哥们,骑士波特,他就待在塞尔福斯,那家伙的手底下藏着不少野兽,带你去开开眼界。”

  陈松问道:“上次我的AK就是从他那里弄的?”

  哥布尔点点头道:“对。”

  这样陈松就了解了,对方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物,他心里有些抵触,但又不想拂了哥布尔的心意,就委婉的问道:“人家愿意见我吗?”

  “他敢不愿意吗?”

  哥布尔就是这样的糙汉子,脚底油门一踩,直奔小城西北。

  路上他又介绍了一下,这个骑士波特的全名叫帕斯特罗-波特,在塞尔福斯西北方有一座不错的牧场,哥布尔就是奔着这牧场而去。

  在陈松想象中,骑士波特这种人应该是面色严肃、表情阴翳的冷酷中年人,或者身高马大、或者矫健彪悍,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终日藏在地下室或者什么不见光的密室里捣鼓违法军火。

  他设想了一下,心里有点打鼓。

  这骑士波特在塞尔福斯有一座很漂亮的牧场,小城位于两条河夹道之间,东边是肖尔索河,西边则是惠特河,而这庄园就在惠特河的河边。

  惠特河地势低,从北方惠特尔湖蜿蜒流下,它在流经小城这块的时候如同峡湾,两边有低矮但奇丽的山崖,牧场横截了一段河道,这段河道里就有一处山崖,也有流畅的坡地,景色宜人。

  一辆猛兽级别的装甲车横亘在牧场门口,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民用装甲车了,长度超过六米、宽度高度都有两米半,棱角分明、线条冷酷,以大个头著称的勇士皮卡开到它旁边都成了个弟弟。

  陈松震撼道:“沃日,这什么车?”

  “骑士十五世。”哥布尔耸耸肩,“加拿大人搞出来的疯狂猛兽,一台防弹越野车。”

  “霸气,真好!”陈松下意识的说道。

  哥布尔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好的?还比不上咱们的皮卡呢。”

  陈松惊愕:“真假?”

  哥布尔一本正经的说道:“假的,这台车是波特花了八十万美元买的,这皮卡车才多少钱?不过也是真的,他把这车当姘头,不让别的男人碰它,所以这车再好我也不能开,还不如这能开的皮卡呢。”

  说着他还补充了一句:“再好看的女明星不让我草那也是零分,再丑的女人让我草那也是十分!”

  “十分是满分?”

  “不是,满分是一百分。怎么,随便约泡的丑女人还想得满分?”

  皮卡车开进去后,骑士十五世的车门打开,一个面目冷酷的中年人跳了出来。

  陈松以为这就是那位骑士波特,但哥布尔降下车窗喊道:“马龙,你竟然敢玩波特的娘们,这算什么?3P啊?那能不能加我一个?不太会P!”

  中年人利弗尔面无表情的说道:“嘘,小声点,我是趁着他还在睡觉偷偷上来过把瘾。”

  说话间他看到了陈松,就用下巴点了点皮卡问道:“这是谁?”

  哥布尔说道:“我老板,流萤镇第一高手,布鲁斯-李的老乡,中国战狼!”

  陈松一乐:“你也知道战狼?”

  哥布尔说道:“那天你揍斯凯林松的时候我听你说过这词,我觉得它挺酷的,今天就安在你身上了。”

  两人下车后马龙狐疑的看着陈松,然后伸出手道:“你好,我是马龙-利弗尔。”

  陈松客气的跟他握手,结果对方突然加大了握力。

  这样他就明白了,人家是在考验自己呢。

  没说的,走你!

  陈松气运丹田手里使劲,马龙眼角死死跳动,薄薄的嘴唇抿的死死的,脸上表情却毫无变化。

  难道自己使劲太小?陈松就来了个二次加力。

  马龙依然是表情不变,但却往后收手了。

  等陈松松开手,马龙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甩手。

  哥布尔看懂了,他说道:“嗨伙计,这是波特的地盘,你给他的人下马威干嘛?”

  陈松说道:“我没给他下马威,是他主动跟我较量的,再说这也没什么,你瞧他自始至终表情没变过,说明这在他承受范围内。”

  哥布尔道:“可马龙是个面瘫啊。”

9984 3539360 MjAxOS8wMi8xMS8jIyM5OTg0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1/9984_3539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