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十六章:黑暗之中墙缝之后

书名:孤军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唐小豪 更新时间:2019-04-15 12:25:16

  索凝的反应和说辞都在尉迟然的意料之中。

  不过尉迟然疑惑的是,明明索凝打开了门,可以自己出去查看的,为什么她不敢出去?就好像索凝明明已经消失了好几个小时,这段时间内,她从甲楼来到乙楼,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查看这座楼里的一切,却似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胆小害怕?

  一个胆小害怕的人,又怎么敢独自一人跳进窟窿之中呢?

  索凝和尉迟然来到大门口,凑近看着那扇门。

  靠近门的那一刻,尉迟然才发现,乙楼的大门与甲楼的大门是不一样的。

  为何说不一样?

  甲楼的大门是一扇机关门,是项家后来担心有人偷偷潜入特地找工匠打造的,而且是项金的父亲项景地死后才做的。而跟前乙楼的大门却是一扇普通的大门,虽然也是一道厚重的大门,但门上写满了各种怪异的组合文字,也只有一把锁,而且这种锁不管里外都可以打开。

  索凝看着门上的那些文字道:“这上面写的是密讳。”

  尉迟然道:“铁衣门的密讳?”

  索凝点头道:“对,这些密讳文与道教的讳字基本相同,就算是符咒的一种吧。”

  尉迟然道:“可是为什么甲楼和乙楼的门不一样呢?”

  索凝道:“只能这么想,也许在一开始,苏离所画的图纸中,就标注了两栋楼,甲楼在地上,乙楼在地下,地鸣楼后来卖给项景天之后,项景天并不知情,所以就导致,后来项家改造了甲楼的大门,而忽略了地下乙楼的大门,所以乙楼的大门还是与刚修建的时候一样。”

  索凝的推测的确有道理,那么,现在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门外有什么?

  尉迟然打开了门,推开门之后,看着外面那扇大门,还有周围的围墙。

  索凝也看着外面,虽说她之前已经看过了。

  尉迟然纳闷道:“外面看起来和甲楼一样。”

  尉迟然是故意的,实际上不一样,因为外面一片漆黑,虽说可以看清楚围墙和大门,但在那之上的天空却是漆黑的,不是入夜之后天空的那种黑暗,而是一种深渊中的黑暗,一种似乎可以吞噬掉一切,单是目视就让人胆寒的黑暗。

  索凝看着漆黑的天空道:“为什么这么黑?”

  尉迟然道:“也许是晚上吧?”

  的确,现在看表的话,时间是晚上十点。

  索凝却是迈步走出去,走向围墙的大门口,低头看着门。

  那扇门也是一样,可以从里面打开,索凝的手放在门锁上,迟迟未动。

  尉迟然上前,正要开门的时候,却听到门外传来了什么东西在尖叫的声音。

  这个声音让两人吓了一跳,那尖叫如同是猎隼一样,但只有一声,同时还伴随着回音。

  尉迟然的手也停住了,下意识看着门口,索凝看了一会儿门口又看向他。

  许久,索凝问:“那是什么在叫?”

  尉迟然道:“打开门不就知道了吗?”

  尉迟然慢慢开门,而索凝却下意识后退。

  门终于打开,门外还是一片黑暗,似乎什么都没有,又似乎在黑暗中潜伏着什么。

  尉迟然低头看着门槛之外的地方,也是一团漆黑,这很奇怪呀?为什么可以清楚看到门槛看到大门的位置,可近在咫尺的其他位置却是完全漆黑的?

  周围也没有灯,没有光,是什么让他们两人能看清门和围墙?

  尉迟然再转身仰头看着身后那座楼,这座地鸣楼也是清晰可见,就屹立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突然间,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站在门口的尉迟然的手臂。

  尉迟然吓了一跳的时候,那人却直接抓着他的手借力从黑暗之中冲了进来,直接将尉迟然扑倒在地上。

  旁边的索凝吓得叫了一声,可等她看清楚那人之后,却下意识道:“爸?”

  ●

  再说深处在甲楼中的丰瑞和鲍君浩两人,已经十分焦急了。

  索凝失踪,尉迟然进入窟窿中寻找,前后加起来的时间快六个半小时了。

  鲍君浩却一直在偷偷看着丰瑞,因为他从监控和录音中听出,这家伙是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可奇怪的是,尉迟然却能和这种精神病正常交流。

  鲍君浩曾经接触过精神分裂的人,大多数都表现得很异常,但眼前的这个自称钟山,实际上叫方寻忆,还有个名字是丰瑞的男人,却看着像是……

  怎么形容呢?鲍君浩在心里想了半天,才想出那两个字——演戏。

  对,这个人像是在扮演一个人格分裂患者,哪儿有人格分裂的人可以切换得如此自如,自己心知肚明不说,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

  此时的丰瑞却双眼发直地看着地面,因为此时此刻,在他的体内,丰瑞和方寻忆正在商量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丰瑞坚持要先做掉鲍君浩。

  方寻忆疑惑:“你为什么要杀掉鲍君浩!?杀掉他对整件事有任何帮助吗?”

  丰瑞冷冷道:“他不死,就永远有双眼睛在盯着咱们,而且你也知道,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他就是项金派来监视尉迟然的,杀了他,对我们有好处。”

  方寻忆问:“现在死任何人,都对我们没有帮助,他或许还知道什么。”

  丰瑞依然语气冰冷:“尉迟然的脑子很聪明,有他就足够了,我们不需要多一个脑子,而且还是敌人的脑子。”

  方寻忆不耐烦道:“你除了杀人还知道什么?”

  丰瑞道:“还知道为你扫清障碍,你难道忘记了,这几十年来,因为你的心软,数十次让我们俩险些毙命,若不是因为我的坚持,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就在此时,方寻忆却抢先一步占领了身体,与此同时,他站起来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方寻忆突然站起来说了这么一句话,让不远处看着他的鲍君浩吓了一跳。

  鲍君浩带着惊恐的眼神看着方寻忆,方寻忆也知道有些尴尬,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此时在他体内,丰瑞也在试图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可因为方寻忆过于坚持,他并没有得逞。

  丰瑞只得道:“好,那我就等着,等着再次帮你擦屁股!”

  方寻忆回到楼上,回到尉迟然的住处,坐在那喘着气。

  每一次争夺这副身体的控制权,都会让他很疲惫,就好像长途跋涉了好几十公里一样。

  等他缓过神来之后,就看着旁边的透风缝隙,虽说之前已经查看过了,但因为尉迟然之前的感觉,还有看到的那双眼睛,让方寻忆觉得有必要再查看一番,说不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方寻忆站在被拆开的墙壁跟前,又探头朝着里面看了看,虽然很狭窄,但的确可以站进去一个人,方寻忆思考了下,钻了进去,紧贴着墙壁用手电照着,朝着右侧慢慢移动着。

  站在墙壁缝隙中的方寻忆吃力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走了大概五六米之后,发现前面似乎有一个拐角。在他终于将身体挪过去,走到拐角处之后,发现拐角后方还有一个房间,而房间内堆满了各种监视监听的器材。

  “原来这里还有个暗室。”体内的丰瑞道,“看样子尉迟然的感觉似乎没错,只是拆开墙壁的时候,我们没想到,这么狭窄的地方拐个弯就豁然开朗了。”

  方寻忆道:“这个房间方方正正的,不知道原本修建的时候是做什么用的,但之前计算面积的时候,就可以发现,房子原本的建筑面积和使用面积之间差距很大,所以,肯定有暗室之类的地方存在。”

  丰瑞借着方寻忆的眼睛看着堆放在屋内的那些器材:“这些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器材,在当时算是先进了。”

  方寻忆点头道:“对,不难判断,这些东西应该是属于警察部的,也就是警察部派来的那五个警察携带的。”

  丰瑞笑道:“有意思了,失踪的警察没找到,却找到了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那么问题来了,是他们将东西藏在这里的呢?还是有人杀了他们,把东西扔在这里了?”

  方寻忆看着摆得整整齐齐的东西:“他们不像是遇害了,倒像是发现了什么事之后,不得已将东西藏在这里了,可是,为什么这么井然有序呢?东西不是胡乱摆的,摆得很整齐。”

  丰瑞道:“查看下,录音机还在不在。”

  方寻忆查看一番后道:“这里的录音设备不少,但是普通录音机却没有。”

  丰瑞道:“初夏曾经说过,五名警察失踪之后,唯独留下的就是一部录音机。”

  初夏做简报的时候曾经说过,五名警察进入地鸣楼之后,每小时都必须通过无线电向总部汇报。前两天没有任何异常,到第三天,五个人开始不合,在无线电汇报中就出现了争吵,互相指责对方缺点,甚至还有人打小报告。

  到第五天,无线电汇报就停止了,五个人也就失踪了。

  警察部找不到人再愿意进入地鸣楼,只得花钱雇佣了两个亡命之徒进来,进来查看后,发现只剩下一部录音机,其他什么东西都不见了。

  按照规定,五名警察要24小时录音,五天内,他们肯定留下了很多磁带,可磁带上哪儿去了?其他设备又上哪儿去了?

  当时没人知道,现在这些东西都好端端摆在方寻忆和丰瑞的眼前。

  方寻忆打开最下面那个皮箱,果然在其中发现了一盘盘叠起来的磁带。

9987 3552194 MjAxOS8wMi8xNC8jIyM5OTg3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4/9987_3552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