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六十章:梦由心生

书名:孤军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唐小豪 更新时间:2019-05-16 12:25:44

  李困带着疑惑一直看着庙门口,可始终不见绿衫女子的身影,于是便将自己的推测告诉给了书生。

  书生却问:“先生真的相信有所谓的鬼?”

  李困想了想回答道:“过去深信不疑,但这些年来,我却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鬼了。”

  因为李困曾经尝试过各种见鬼的法子,但最终都没有成功见鬼,于是便抛弃了鬼神之说,认定那就是民间传说而已。

  可是,刚才自己看到的绿衫女子又是什么?

  想到这,李困不由得看着自己那幅画,从画上看,似乎女尸与绿衫女子的模样并不像,但带着那个念头却会让人产生联想,一联想就越看越像。

  两人畅聊饮酒,不知不觉好几个时辰过去了,但那坛酒却依然不见底,这让李困觉得很是奇怪,他下意识去看坛中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书生却问:“你看到了自己吗?”

  带着醉意的李困不明所以:“我为何要在酒坛之中看到自己?”

  书生端起酒碗,摆在两人跟前,指着道:“酒中似乎有你我?”

  李困觉得书生有些神神叨叨的,但还是俯身看了一眼,依然什么都没看到,只是疑惑地笑了笑,不明白书生什么意思?

  书生叹了口气,不说什么,只是称自己有急事要离开,以后有缘再见。

  说着,书生起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困端着酒碗坐在那,觉得好生奇怪,不仅遇到了绿衫女子,又遇到这么一个奇怪的书生。

  忽然间,李困又想,难道那书生也是鬼?于是,他开始翻找自己的画作,但所有画作之中和自己的记忆内,都没有书生,自己虽然画过一个服毒自尽的书生,可那书生有些发胖,和先前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李困又琢磨,难道鬼真的就和人一样吗?死了之后还维持着原先的形态?这真的是有趣。

  于是,李困将自己的所有画作都张贴在城隍庙之内,仔细数了数,留下来这些年很是满意,决定珍藏的一共只有三十幅画,男女老少都有,死因和死状也各有不同。

  每一幅画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画上的人都是闭着眼的。

  李困斜卧在城隍庙内,欣赏着自己的画作,也在心里寻思,还有什么样的死尸自己没有画过呢?

  就在李困昏昏欲睡的时候,绿衫女子却出现在城隍庙内,缓缓走到李困跟前,平静地看着他。

  李困翻身爬起来,直言问:“请问小姐到底是?”

  绿衫女子却是解下了自己的铜镜,双手呈上给李困。

  不明所以的李困拿着铜镜,看了看,摇头表示不明白。

  绿衫女子干脆举起铜镜,面朝李困:“你,可以看到自己吗?”

  李困定睛看去,才发现铜镜中的自己无比的模糊,连模样都看不清楚。

  难道是铜镜太花了?可李困用手去抹铜镜的时候,才发现那面铜镜表面光滑无比,早就被打磨过,那是为何呢?为何自己的模样会在铜镜之中模糊不清?

  “因为……”绿衫女子缓缓道,“你已经死过一次了,准确来说,你是死了之后,却因为执念而留在了这个世界上,现在你只算个活死人。”

  李困惊呆了,半天才道:“什,什么意思?”

  绿衫女子道:“当初我们俩第一次相遇时,你还记得吗?”

  李困仿佛记得,可又觉得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

  女子道:“那日,你去画一个大户人家难产死去的妇人,被愤怒的大户人家打成重伤,扔在荒野之中,原本你要死了,却在弥留之际握住了那根断指,也就从那时候起,你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李困猛然惊醒,这才发现,为何这么久以来,自己画尸再也没有被人当做怪物,为何自己和书生进入饭馆的时候,店小二对自己视而不见,原来是因为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到自己。

  李困却是笑了,自己穷尽一生要画鬼,结果到头来自己却成了鬼。

  不,比鬼还可怕,属于半人半鬼。

  李困又问:“那么你是谁?”

  绿衫女子很是伤心:“果然,你连我都不记得了,不过没关系,你只需记得,我是掌镜便可,而之前那名白衣书生他还有一个名字,叫无常。”

  无常?白无常?黑白无常勾魂使者?李困恍然大悟。

  女子又指着那坛酒道:“这酒的名字叫忘却,喝下之后会逐渐淡忘过去的事情,最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而那截断指原本就是你的。”

  李困举起自己的手,才发现右手没有食指,突然间无数的片段涌现,可他却无法看清楚,也无法将片段组合在一起。

  李困迷茫了,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绿衫女子道:“你为何不给自己做一幅画呢?”

  李困却摇头:“我连自己的模样都忘记了。”

  绿衫女子道:“模糊有模糊的模样。”

  李困拿起断指,对照着铜镜中自己模糊的模样开始作画,等画作完之后,他看着画中的自己,却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相公,相公……”

  李困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房间内的床上,而旁边就站着那名绿衫女子,女子关切地问:“你梦到了什么?”

  李困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石枕,这个被叫做织梦的石枕竟然如此神奇,枕下后产生的梦境竟然如此真实。

  故事讲到这后,东新柔起身道:“故事讲完了,我也口渴了,抱歉,现在才想起来没给两位准备茶水,你们是要喝茶呢,还是喝酒?”

  尉迟然还沉浸在故事中,若不是方寻忆用手碰了碰他,他还没回过神来。

  尉迟然道:“喝咖啡吧。”

  东新柔转身走向厨房,边走边说:“我这里只有速溶咖啡,不过口感还可以。”

  尉迟然看向方寻忆,方寻忆则低声道:“我没明白这个故事要表达什么?”

  尉迟然道:“她好像在告诉我们,关于其中两位画尸匠的故事?我也不是太明白,等下不如直接问她。”

  不久后,东新柔端着咖啡回来,也给自己准备了一杯红酒。

  东新柔落座后问:“两位对这个故事怎么看?”

  尉迟然直言道:“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方寻忆则道:“感觉就像是另外一个版本的黄粱一梦。”

  东新柔道:“我其实并没有说完故事,在故事的结尾,李困发现,梦中发生的一切,都是他曾经所画的一个故事,只是织梦将他画中的故事具体化了而已,当然这个故事还有后续。”

  尉迟然立即问:“后续是什么?又说了什么?”

  东新柔笑道:“后续就是李困按照梦中的情景开始四处寻鬼,也就是故事一开始发生的那样。”

  方寻忆依然很疑惑,而尉迟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问:“东小姐想告诉我们,枕着织梦入睡,所做的梦,并不是单纯的梦,而是这个人的未来?还是说,织梦可以将梦境变成现实?”

  东新柔道:“梦由心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人有执念,才会去纠结梦的真假,也是因为人有执念,便会将美梦当做是未来,而对于噩梦,人往往会说梦是相反的。”

  尉迟然微微摇头,他实在不是很理解。

  东新柔提示道:“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困》,明白了吗?”

  尉迟然仔细思索了一遍之前东新柔的话,忽然道:“我明白了,其实李困根本就是已经被困在梦中,一直没有醒来,对吗?”

  东新柔举起酒杯道:“干杯。”

  尉迟然举起了杯子,他似乎明白东新柔要说什么,其实她就想告诉自己和尉迟然,织梦很危险,这就和之前他们了解到的齐源和王雷一样,因为没有分清楚现实和虚拟世界,以至于最终变成另外一个人。

  尉迟然又问:“画尸匠一派虽然将织梦当做至宝,却不认为那东西很是真珍贵,就是因为织梦很危险?”

  东新柔道:“所以,画尸匠一派的镇宝叫乾坤镜,镜子是可以照出自己的模样,也就可以透过镜中的影子看到真实的自我,现实就是现实,美梦只是美梦,你美梦做得再真,也只是梦而已,就如我们作画一样,只是完成梦的一种方式。”

  尉迟然和方寻忆总算是明白,也知道东新柔的确是帮了他们不少,但却又不明白东新柔为何会出手相助?

  面对这个问题,东新柔只是道:“身为画尸匠一派,有义务这么做,毕竟装满不切实际四个字的盒子是我们打开放出去的。”

  离开东新柔的住所,尉迟然和方寻忆都保持着沉默,那个故事虽然有趣,但的确也很沉重。

  只是,现实中的李困是不是也是一个纠结于画鬼的人呢?大概是吧。

  返回项家大宅的地下安全屋后,尉迟然将东新柔所说告知给了初夏。

  初夏听完似乎没有太多的感触,只是道:“接下来去乌飞那里吧,找到乌飞了解一些情况之后,你们再去对付那两个地相。”

  方寻忆道:“先找容易合作的,然后再对付棘手的,是这个意思吧?”

  初夏道:“我们已经禁止那两个地相离开华人城,所以他们暂时逃不了,而且也无法带着设备离开,总之,这一切调查结束之后,就该轮到你们进入游戏之中寻找线索了。”

9987 3566411 MjAxOS8wMi8xNC8jIyM5OTg3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4/9987_3566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