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八章 蹦迪

书名:欢喜良媒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弹指婆婆纳 更新时间:2019-03-15 00:11:49

  杜念卿被释放出去后,福祥和老四还有黎子都在警察厅外头等着,见到人出来,福祥赶紧凑过去,“老板娘,那些警察没对你用刑吧?”

  杜念卿看到他没事,心里也就安心多了,“我没事。”

  “这件事啊,多亏了我!不然你们现在还出不来呢!”老四骄傲的拍拍胸脯,黎子睨了他一眼,毫不给面子的拆穿他:“你好意思把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揽吗?”

  老四被揭穿后心虚的看向别处,福祥笑着揽过他的肩,缓解他此刻的尴尬。

  “黎子,你怎么来了?你家少爷呢?”她有些问题要问他。

  “少爷他在家出不来,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今天那警察厅的瞿副队长上门来拜访了老爷,说了上次少爷帮您的事,所以这会儿他得留在家里哄老爷顺心。”

  杜念卿挑眉,原来是瞿伟上明家献殷勤去了,那货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还真会这么做。

  “知道了,黎子,回去替我好好谢谢你们三少,他的意思我明白了。”杜念卿转而看向另外两人,“福祥,让你跟着受连累在监狱里待了几天,你先回家好好修养几天,就算我给你放的假。”

  “老板娘,你这么说反倒让我不好意思了!”福祥挠头,老四接话,他还是心疼福祥:“大哥,老板娘既然都说了给你放两天假,你就多休息两天,这几天在监狱里看着你都瘦了不少!”

  福祥瞪了他一眼,杜念卿笑笑:“你这个好兄弟挺为你着想的!你就休息两天吧,前些天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打算关门停业几天。”

  最近这一连串的事情让她

  黎子在一旁听着,他问道:“佚小姐是想出去散散心吗?”

  福祥和老四闻言也都瞧着杜念卿。

  “可能吧!行了,都各回各家吧!”杜念卿说了句,朝三人挥挥手,就先走了。

  杜念卿回到良缘铺时,瞥了眼梦乐乡,想来这件事得一步步查下去。

  她最在意的还不是骆老赌鬼的死,而是到底是谁会为了要陷害她而杀了骆老赌鬼!难道又是程蝶月?但是细想不可能,那天她已经出院了,而且她也不知道她的计划,怎么可能会知道骆老赌鬼会出现在那里,然后又找人把他给杀了?

  这件事情存在疑点,她暂时还想不通,这刚出狱,她也只想先放松自己的心情,晚上去梦乐乡蹦迪去!

  “她被释放了?”黎子回来以后,明祎寒就忙着问。

  黎子点头,还将杜念卿说过的原话告诉了明祎寒,他哼了哼,“那丫头还算有点良心。”

  “她还说什么了?”

  “佚小姐放了福祥几天假,说是也打算暂停营业几天,可能是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毕竟最近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明祎寒靠在沙发上,双臂搭在沙发上,指尖有规律的敲击着,很随意,但是他的眼神却又有几分认真。

  “薛小姐!”

  明祎寒回神,和黎子对视一眼后,看向正厅外头,怎么就回来了?

  只见薛思雅完全像是换了副模样,一身粉色碎花旗袍着身,婀娜多姿的曲线被完美的修饰出来,洁白的小腿露在外头,这身打扮让人看了心生遐想,淡粉色的旗袍倒是很配薛思雅的气质,只是更多了几分俏丽。

  “怎么样?好看吧?”薛思雅见明祎寒多盯着她看了两眼,以为他是被她给迷住了,心道果然她旗袍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可以可以!很好看!黎子,你觉得呢?”明祎寒拍手称好,还鼓舞黎子也一起称赞,“好看,薛小姐穿旗袍是真的很美!”

  薛思雅骄傲的扬起下巴,“我就说了,我只是不穿,要是穿了,肯定不比程蝶有差!”她长这么大就没有比别人差过,除非是她不想争。

  明祎寒挑眉,“你为什么要跟她比呢?”

  “要不是因为你喜欢她,我能跟她比吗?”薛思雅吃味的瞪了他一眼。

  跟程蝶月比,那简直就是在自降身价!

  “......你其实不必跟任何人比!”明祎寒淡淡说道。

  “你不喜欢她了我当然就不会跟她比了!”如果明祎寒喜欢程蝶月是因为她的气质和身材,那她绝对不比程蝶月差啊!

  黎子此时此刻只想为自家少爷默哀,身边的花蝴蝶实在是太多了!恐怕他难以招架啊!这一个个的,分明就是冲着他来的!

  入夜,梦乐乡墙边的霓虹灯闪烁着,挂在门边的墙上的照片依旧是程蝶月那张楚楚可怜的脸,杜念卿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张脸的时候,心中也是觉得这样得是多么不合世俗的仙子才能有这种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但是现在想想,自己以前是真瞎啊!

  怎么就也被表面现象给迷惑了呢?

  进去梦乐乡,由于明祎寒的关系,舞厅里已经有几个服务员认识杜念卿了,见到人来,赶紧恭敬的上去迎客,“佚小姐来了!”

  “你们这里可以蹦迪吗?”杜念卿直接表明自己今晚来的目的。

  “当然可以,这是三少新加的活动,等这首歌唱完,下个节目就是跳舞的曲子了。”

  没想到这明祎寒还挺有商业头脑的,居然知道抓住先机。

  “好!”杜念卿一个人往里走,她随便扫了一眼,几天没来,倒是多了些小年轻了。

  台上的歌声停了,突然舞台中央响起一首很嗨的曲子,全场沸腾起来,杜念卿跟着节奏摇动,前台这么嗨,身处后台的程蝶月和朱全掀开帘子看了眼外头,朱全说道:“三少真是厉害,能够吸引这么多年轻人来!”平日里都是些富豪人家来听歌观舞,但是明三少提出增加一个让顾客自嗨的活动,这样更有吸引力,让顾客自己参与进来。

  “三少当然厉害了!”程蝶月附和一句,语气中都透着崇拜。

  朱全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凝着她,“蝶月啊!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啊!最好安分守己的好!”

  程蝶月回过头来,对上朱全的眼神,还有几分吃味,她浅浅一笑,“朱经理,你放心,我一直都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该奢望的我从来不去想。”

  “那就好!”朱全说完一句,笑了笑就走到后头去了,程蝶月忧郁的眸子闪过一丝凌厉,盯着朱全离开的背影,无话。

  杜念卿在舞池中央蹦得正嗨,突然就有一个年轻男子蹦到他面前来了,好看的脸对着她笑,她淡淡回笑,不理会他继续自己一个人自嗨,但是那年轻男子似是缠上了她,她面对哪边,他就蹦到她的正面,只听到年轻男子说了句,“小姐,交个朋友吧!”

  杜念卿假装听不清,把手放在耳朵边,困惑的摇摇头,谁知道年轻男子不肯死心,直接凑到她耳朵边说话,那距离差点就碰到了,杜念卿微愣,突然就有人从他们中间插过,硬是将杜念卿和年轻男子隔开了,杜念卿定睛一看,明祎寒不知道什么出现在这了。

  “你干什么?”年轻男子不悦的瞪着明祎寒,明祎寒一双眸子嗔着淡淡怒意,不由杜念卿没回过神,就抓过她的手就直接十指紧扣,将她锁死,故意把手抬起在他面前一晃,他冷冷的睨着他,“她是我的女朋友!”

  刚刚他在进来前就听到门口的服务员说杜念卿也来了,就进来看了眼,谁知道他刚在人群中找到她的身影,就有一个男人在她面前蹦来蹦去,而且还突然就凑得那么近,这个丫头居然也不会躲开!

  年轻男子皱着眉头,看着两人的关系,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是不甘心的走开了,待人走后,明祎寒回过头凝着她,杜念卿看了他一眼,又垂眸看着他还牵着她的手,就想挣脱,明祎寒把她拉到安静点的地方,才放开她,睨着她:“你来这干什么?”

  “蹦迪啊!”

  “呵,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是来交友的呢!”明祎寒轻哼暗讽。

  杜念卿凝眉,“那又怎么了?”

  “你!”明祎寒瞪了她一眼,他对着自己的刘海吹了口气,眯着眸子睨着她:“你倒是很潇洒啊!刚出狱就来蹦迪!心情恢复得不错啊!”

  杜念卿笑笑,“还好!明祎寒,走走,咱俩跳舞去!”

  “谁要跟你跳舞?”明祎寒傲娇拒绝。

  “那你不去你拉我出来干嘛?”杜念卿瞪着他,莫名其妙。

  “我进去了!”杜念卿转身就又进去了,明祎寒想拦着她,但是没拉住人,他只觉得今晚的杜念卿有些奇怪,她的情绪好像哪里不对劲,要是在平时,她要么是用眼神都能杀了他,要么就是已经对他上手了,但是现在她却这么平静,反而让他觉得她很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入狱的事情让她情绪不好了?明祎寒凝眉,他只觉得自己可能也是有病!这丫头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每次都是忍不住就要去帮她呢?他怀疑自己肯定有受虐倾向!

9993 3539245 MjAxOS8wMi8xNi8jIyM5OTk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6/9993_3539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