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四章

书名:欢喜良媒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弹指婆婆纳 更新时间:2019-04-15 23:55:05

  汪芦月缓过神来,见杜念卿看着她不说话的样子笑了,“我还是赶紧带你们去拿你们想要的东西吧!徐凤他们很快会回来了。”

  杜念卿点头,现在还是先拿到证据要紧。

  “林仲会把东西藏哪?”杜念卿问,这么重要的东西他应该不会放在别人知道的地方吧?

  “他这人疑心重,做事也特别小心,他把那些东西都藏在了二楼书房里的保险柜里。”汪芦月小声说道。

  杜念卿和管姝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顺利上了楼以后,汪芦月四下看看,汪芦月让小玉拿出钥匙开了书房的门,杜念卿凝眉,书房竟然还锁了门。

  “小玉,你先在外面守着!如果楼下有人进来了,你就轻轻咳嗽!”汪芦月叮嘱一声。

  “好!”

  三人进去后,书房里一片漆黑,汪芦月走到书桌前将桌灯打开,杜念卿扫了眼整个书房,倒也算宽敞,保险柜摆在了书架的后面,上面还盖着一张桌布,汪芦月带着两人走过去,掀开桌布,管姝说道:“这保险柜的密码......”

  “我知道!”汪芦月走过去,“上次我无意之间听到他提起过一次。”

  汪芦月说完就上次转动几下保险柜的机关,转了几次,她蹙眉,发现有些不对,杜念卿看到她的表情,问:“怎么了?”

  汪芦月不死心的又试了几次,皱着眉看了杜念卿一眼,摇摇头,“不行,打不开!可上次我明明就听到他说的是这个......”

  杜念卿看了眼保险柜,“会不会是他换密码了?”

  汪芦月蹙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杜念卿咬着下唇,汪芦月有些自责的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我应该提前试验一下再带你们来的。”

  “你别这么说,本来你能帮我们,我们已经很感激了!”杜念卿听出了她在自责,所以忙安慰她,又继续说:“二夫人,恕我冒犯的问一句,你为什么会嫁给林仲?你看着跟林子清都差不多大。”

  从汪芦月今晚的装扮以及她对林仲明显的憎恶都让她觉得她嫁给他另有原因。

  “是我父亲把我许配给他的。”汪芦月有少许恨意,但也是无奈,她接着说,“我家原先虽谈不上是大家,但也家境殷实,但是因为前些年我大哥好赌。所以在外面欠下了不少债务,时常有人上门来讨债,家业渐渐就被他给败得差不多了,直到后来,他赌性不改,家里实在是还不上钱了,可我父亲亦然为了保全我哥,就将我许给了早就看上我的林仲。”

  杜念卿皱眉,怎么又是这种事?

  “你父亲也太过分了!竟然如此重男轻女!”管姝为听得有些生气,为她打抱不平。

  汪芦月苦涩一笑。

  “二夫人,你有没有想过林仲是故意想让你听到那个密码或者说他知道你知道了密码,所以才改的?”杜念卿大胆猜测。

  汪芦月垂眸思考,沉默片刻她才抬起头说道:“我也不能确定,我现在只能先帮你们把话套出来,也试探试探他是不是在怀疑我!”

  杜念卿和管姝都有些犹豫,汪芦月看出了她们的担忧,笑着说道:“我刚刚就说过了,帮你们也是在帮我,林仲被当众揭穿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事。”

  林仲害死崔云浩的事情就已经让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

  权衡之下,杜念卿还是点点头,“好!那我们里应外合,多想办法联系!”

  “嗯!”汪芦月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说道,“这时间也不算早了,你们赶紧走吧!待会儿他们也该回来了!”

  “嗯!”

  小玉在外面守着,一切平静,趁着这个安全的点,汪芦月把桌布盖好,关了桌灯,跟着两人一起出了书房,然后又将书房的锁门关上了。

  汪芦月把人送下去后,杜念卿刚想要跟她说两句什么,就听到不远的过廊处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沙哑的磁音:“是谁在那里?”

  几个人心一紧,汪芦月瞬间就听出来是林子清的声音,趁着现在黑暗中,林子清看不清楚这边的情况,她让小玉先带着她们两人从侧院的后门出去。

  “你们快点走吧!”汪芦月声音压得很低,冲小玉使了个眼色,让她把人给送出去。

  “嗯!”

  等看到小玉带着两个人消失在了黑暗中,汪芦月才慢悠悠的朝着林子清的方向走过去,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林子清也终于看清了是汪芦月的脸,她微愣,脸上因为微醺而浮起一片红晕:“芦......二夫人!”他立马改口。

  “子清,是你啊,你怎么出来了?你父亲不是让你多跟那些生意上的人打交道吗?”汪芦月笑得很亲和,虽然她恨林仲,也讨厌徐凤,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而且林子清对她也很好,很尊重,所以她也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后辈,表现出慈爱。

  “其实也没什么好打交道的!以后生意场上的事情,平时工作时多来往就好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交朋友。”林子清盯着她,不知是不是因为微醺,眼神竟闪着迷离的光,他又继续说:“你不是也是因为不喜欢交朋友,所以刚刚才离开的吗?”

  “我跟你不一样,你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多交朋友是应该的!”汪芦月说道,林子清凝眉看着她,说话也有几分严肃,“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啊?就一岁而已。”

  汪芦月一愣,觉得他有些较真了,但是也没多想,她轻笑,“虽说这年纪啊,相差不大,但是我终究也能算得上是你的长辈!”

  林子清凝眉,垂眸将眼底那抹不悦的情绪隐藏起来,他又盯着她这身装扮看了一眼,皱眉说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这样?”

  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她时,她还不是他父亲的二夫人,那个时候的她也不会将自己打扮得如此艳丽。

  汪芦月垂眸打量了自己一眼,微笑掩饰:“这样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啊!”

  林子清凝眉,他听得出来她是在说违心的话,或者直接说,她根本就不是真心想要嫁给他父亲的,当初要不是因为她哥哥的事情,或许她就不会是他的小娘了,可能......

  “我父亲对你好吗?”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汪芦月愣愣的看着他,心里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她本来想要回答些什么,就听到了不远传来的林仲的声音,“什么人在那里?”

  汪芦月看到林仲和徐凤一同往这边来的,就猜到庭院里也都差不多散场了,她妖娆的走到林仲身边去,就连笑容也妖娆:“老爷!”

  “是月月啊!”林仲晚上喝了酒,看着汪芦月的眼神更加的色眯眯,一手还揽上了她的腰,顺势抹了把翘臀,汪芦月蹙了蹙眉,脸色有些难看,她是下意识的排斥,但还是伸手去将他的手挪开,嗔责道:“老爷!你太坏了!姐姐还在这呢!”

  林子清看着他们在人前如此恩爱的模样,不禁皱起了眉,汪芦月的情绪他都看在眼底,她分明就是排斥的,为什么还要假装这么亲密?

  徐凤冷着脸一句话不说,林仲笑容逐渐猥琐,他伸出手点了点汪芦月的鼻尖,声音都沙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小妖精,走!咱们回屋里去!”说完搂着汪芦月的腰就往屋里走,留着徐凤和林子清在原地待着。

  林子清的眼神还没有收回,看着这一幕,除了攥紧的拳头暴露着青筋,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徐凤冷着脸,心里咒骂着汪芦月是狐狸精,她抬头看到林子清的眼神时,凝眉呵斥道,“子清,你下次不许再跟那个女人走那么近!”

  “妈,你为什么不能对二夫人尊重一点呢?”林子清看着徐凤,他不知道女人的嫉妒心能有多强。

  徐凤蹙眉,“尊重她?你有见过她尊重过我吗?子清,我才是你亲生母亲!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他不仅日日想着勾,引老爷,还总是处处与我作对,你还让我尊重她?”

  “既然如此,当初父亲要娶二夫人的时候,你大可以劝说他不娶亲啊!”林子清不管她母亲的抱怨,继续说道,“二夫人平时也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只是妈你把她想得太坏了!”

  徐凤有几分错愕,她从未想过她自己养大的亲生儿子竟然当着她的面为了维护跟她敌对的女人而数落她?

  “子清,你这么说考虑到我的感受没有?我才是你母亲!”徐凤再次强调,心中就更多了一分对汪芦月的嫉恨,连她的亲生儿子竟然都维护她!

  “正因为您是我母亲,我才更要就事论事!不偏袒于谁!”林子清义正言辞,将徐凤怼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徐凤气得直点头,“好!很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是在对我这个做母亲的质疑了!我一心为你好!可你却觉得我这个母亲做得很差,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去找汪芦月吧!我倒看看她能对你是真心的吗?”说着她都渐渐有了哭腔,林子清凝眉,赶紧上前去安慰徐凤,“妈......”

  徐凤恼气的拍掉他的手,把头偏到一边去,说道:“哼!走开!你不是觉得我不好吗?那就别理我!”

  “妈,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你怎么可能不好呢?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林子清哄着她的情绪,徐凤听到这句话才终于有了笑容,然后极力压着笑容,说道:“那你听妈的话,不许跟汪芦月走得近!她是我的死对头,不管怎么说,你都要站在妈这边!”

  “......”林子清凝眉,有些为难,但是看着徐凤那要哭的架势,只好先应了她,“好!”

  徐凤骄傲的笑了,她娘家有背景,而且还有林子清这样一个孩子,而汪芦月除了那张脸,什么也没有!想跟她斗,她就让她先得意一会儿!

9993 3552397 MjAxOS8wMi8xNi8jIyM5OTk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6/9993_3552397.html